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必坚:牢牢把握党的十八大主题

更新时间:2012-11-25 13:53:01
作者: 郑必坚  

  还提出了一系列更具明确政策导向、更加针对发展难题、更好顺应人民意愿的新要求,构成了新的战略布局。

  这里的关键,首先就在于坚定不移地牢牢把握发展这个硬道理,力争把我国社会生产力在21世纪第二个10年推进到历史新高度。与此同时,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要求不失时机地推进一系列重要领域的改革和发展。形象地说,这里有“三大内功”:一是加快经济改革和产业结构调整,带动整个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二是加快科技、教育和文化的改革和发展,建设人力资源强国、人才强国和创新型国家;三是优化社会治理,使全社会在民主法治基础上更加活跃又更加有序、更加和谐起来。这里,我仅着重就练好“社会治理”这一内功谈些认识。

  社会治理,说到底是对人的管理,这对我们这样一个已经拥有13亿多和将要拥有15亿人口,而又处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历史进程的大国,至关重要。我国正在发生社会大变动,特别是同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相对应的人口大流动。这就要求我们在加快构建和谐社会进程中,更加有效地加强社会治理。是否可以这样说,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在社会治理的大思路、大战略上,经历了前30年和后30年两大段。前30年,毛泽东同志提出的“组织起来”(注:1949年9月30日,毛泽东同志在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起草的宣言《中国人民大团结万岁》中说:“全国同胞们,我们应当进一步组织起来。我们应当将全中国绝大多数人组织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及其他各种组织里,克服旧中国散漫无组织的状态,用伟大的人民群众的集体力量,拥护人民政府和人民解放军,建设独立民主和平统一富强的新中国。”),曾经是真正做到了(后期在某些方面走向反面);后30年邓小平同志提出的“活跃起来”(注:1987年5月12日,邓小平同志在《改革开放使中国真正活跃起来》的谈话中说:“中国真正活跃起来,真正集中力量做人民所希望做的事情,还是在一九七八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从那时到现在的八年多时间,我们四个现代化的新长征走了第一步。我们确定一心一意搞建设是正确的。”),也真正做到了,并且至今方兴未艾(同时无可避免地存在种种失序、失范、失衡现象)。那么是否可以这样设想,从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任务算起,到2020年,在对我们这个总人口将接近15亿的大国的社会治理上,真正开辟一个“更加活跃又更加有序、更加和谐起来”的崭新阶段呢?当前,我们在继续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同时,在推进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中,展开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民生建设和社会建设,还有社会主义民主和法治建设,而这对于我们有系统地加强和完善社会治理正是一个极好的时机。

  可以预期,按照党的十八大精神,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定性阶段上着力练好这三大“内功”,我们国家到2020年就一定能够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那时,中国就将成为工业化基本实现、综合国力显著增强、集“世界工厂”和“世界市场”于一身、国内市场总体规模位于世界前列的国家,成为人民富裕程度普遍提高、生活质量明显改善、具有更高文明素质和精神追求的国家,成为社会更加充满活力而又安定团结的国家。

  

  大会主题与精神状态

  

  (十一)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我们党的历次全国代表大会主题中,都有对党员干部精神状态的明确要求。党的十八大报告对党员干部精神状态提出的要求是:“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凝聚力量,攻坚克难”。

  精神状态问题,对于我们这个有着90多年历史、8000多万党员的老党、大党来说,对于我们这个已经取得举世瞩目的执政业绩,而又长期面临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这“四大考验”,同时面临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这“四大危险”的老党、大党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中国共产党在90多年历史征程上之所以能够历经磨难而不衰、千锤百炼更坚强,一靠路线正确,二靠作风正派,第三靠的就是始终保持积极进取、百折不挠的精神状态。这个伟大的成功历史经验,我们永远不能忘记。在今天为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而奋斗的关键阶段,尤其不能忘记。

  (十二)正是基于这一点,党的十八大报告郑重地提醒全党注意:“必须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这一重大提示,不但同我国已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定性阶段的国内大局密切相关,也同正在发生深刻复杂变化的国际大局密切相关。

  从国内大局看,改革开放30多年成就辉煌,同时我们的工作还存在许多不足,同人民期待还有不小差距,前进道路上还面临不少困难和问题。这些困难和问题是我国发展新的阶段性特征的一个方面的集中体现,如果应对得当,我们就能跨上更高的发展平台。如果应对不当,我们就可能面临更大困难,甚至造成经济徘徊不前和社会动荡不安。

  从国际大局看,和平与发展仍是时代主题,世界力量对比有利于保持国际形势总体稳定,同时世界格局进入深度调整期,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发生深刻变革,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新的分化组合,新旧矛盾相互叠加,新旧力量相互博弈,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世界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多。

  清醒把握国内国际两个大局,清醒把握“必须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这一重大提示,我们就能更加深切地理解党的十八大主题对党员干部精神状态提出的上述“四句话”要求的深刻内涵。

  (十三)首先来看,这“四句话”中的前两句——“解放思想,改革开放”。

  在这里,党的十八大报告把“解放思想”和“改革开放”如此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作为精神状态问题提出来,实质上就是要求全党,在以改革开放为鲜明特征的整个新时期,必须继续坚定不移地把注意力集中到解放思想和解放生产力上面来。这是因为,革命是解放生产力,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解放思想是党的思想路线的本质要求,而解放生产力则是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的中心任务。

  我们国家之所以能在新时期30多年实现世界近代以来大国发展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持续快速发展,归根到底就是由于中国共产党坚定不移地把解放思想同解放生产力紧紧联系在一起,就是由于中国共产党坚定不移地把解放生产力作为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进一步说,在本世纪第二个10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定性阶段这个新的历史起点上,作为仍未摆脱不发达状态并且处在竞争更加激烈的国际环境之中的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我们思想解放的中心课题必定仍然是,也只能仍然是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也就是要在前30多年改革发展成就基础上,从量和质两方面(尤其是质的方面),实现中国人民生产力的新的更大飞跃。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强有力地推动我国在21世纪第二个10年以至整个21世纪上半叶实现经济社会更高水平和更大规模的发展和进步,并且真正强有力地应对多方面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严峻挑战。

  (十四)其次再来看这“四句话”中的后两句——“凝聚力量,攻坚克难”。

  在这里,把“凝聚力量”和“攻坚克难”如此紧密联结在一起作为精神状态问题提出来,同样具有深意。首先是要“凝聚力量”,实质上就是要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在利益多元化和观念多元化条件下,加上在更广泛更深入参与经济全球化条件下,要求全党同志首先是各级领导干部,在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问题上,在坚持把改革创新精神贯彻到治国理政各个环节问题上,在更加自觉更加坚定地推进改革开放、不断在制度建设和创新方面迈出新步伐问题上,同时也在党和国家令行禁止、反腐倡廉的各项重大问题上,努力做到思想统一,行动统一。并且在此基础上,把党内外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更广泛地团结起来,把国内外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更充分地调动起来。能否做到这一点,无疑是一项历史性的严峻考验。

  (十五)至于说“攻坚克难”,实质上就是要求全党同志首先是各级领导干部,对于21世纪第二个10年的多方面问题的复杂性一定要有充分精神准备。

  我体会,这里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一定要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情出发,老老实实地承认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是不发达阶段,由此而来的就是清醒面对我们在此阶段多方面任务的复杂性和所担负的一系列“双重使命”。

  (十六)比如说,这10年或更长时间,我们不能不面对的一项“双重使命”,就是既要通过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取向和促进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经济体制改革来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又要促进社会公平正义、走共同富裕道路。再比如说,这10年或更长时间,我们不能不面对的又一项“双重使命”,就是既要继续完成发达国家早已完成的传统工业化,又要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促进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赶上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并且至今方兴未艾的现代科学技术新的伟大革命的时代潮流。

  (十七)前一项“双重使命”的特殊复杂性在于:解放生产力,激发社会活力和效率,包括极大地鼓励创新和鼓励创业,这同促进社会公平正义、走共同富裕道路,二者在本质上当然是统一的,但在这样那样具体问题上又可能不尽一致甚至发生某些矛盾;在长远发展上当然是统一的,但在发展过程的一定阶段上又可能不尽一致甚至发生某些矛盾。这就要求我们做到着眼长远、立足当前、统筹兼顾、全面安排,而不要企图一蹴而就、毕其功于一役,并且避免发生这样那样的片面性。还需要在尽可能妥善处理当前问题的同时,把人们引导到理解问题的两重性和过程的长期性上来。归根到底,在我们这样一个已经拥有13亿多和将要拥有15亿人口的发展中大国,只有通过改革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才是真正能够保证实现这个“双重使命”的最根本最重要的物质前提。

  (十八)后一项“双重使命”的特殊复杂性在于:我们在推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将会长期面对双重的历史性挑战。一是面对资本主义由18世纪中叶起到20世纪中叶这两百多年间所实现的以大机器工业和电气化为特征的产业发展的挑战;二是面对资本主义由上世纪70年代开始而至今方兴未艾的,以信息技术、生物工程和新材料、新能源等为特征的新技术革命的挑战。这样的“双重使命”,要求我们不能仅仅复制旧发展方式下“钢铁文明”、“机械文明”那样水准的生产力,更不应一股劲地重复旧发展方式下那种任由资本、技术排挤劳动和破坏环境的道路,而要把在资本、技术、劳动更好结合基础上的创新、创业活力之解放,提升到能够在我们这样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实现持续充分就业和全面、协调、可持续的水准和境界。

  (十九)总而言之,我们党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取得的成就是伟大的,但今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即使到2020年全面建成了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我国还是处在并且仍将相当长时期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由此而来的多方面任务的两重性、复杂性,要求我们的同志深刻地给以注意。正如党的十八大报告所要求的那样: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始终做到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顽强奋斗、艰苦奋斗、不懈奋斗,我们就一定能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一定能在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可以说,党的十八大报告这段凝练而又生动的语言,把精神状态的要求真正讲深讲透了。

  我体会,党的十八大主题关于广大党员干部精神状态的“四句话”要求,以及把这“四句话”作为保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21世纪第二个10年以至更长时间能够确有把握地夺取新胜利的精神条件的核心,其深意就在这里。

  (本文选自人民出版社已出版的十八大报告辅导读本)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935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