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雷玉琼 唐红李:境外公职人员收受礼品制度的启示

更新时间:2012-11-15 17:46:32
作者: 雷玉琼   唐红李  

  (三)规范既收礼品的处置方式

  《关于对党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国内交往中收受礼品实行登记制度的规定》规定了“因各种原因未能拒收的礼品,必须登记上交”,即国内对于既收礼品的处置方法是登记、上缴国库。登记上交礼品是一种较好的礼品处置方法,但是礼品上交后的处理方式并没有明确规定,礼品上交这种处置方式后续可能存在以下问题:一是送礼者认为政府已经收受了他们的礼品;二是礼品上缴容易造成上层官员私吞礼品等贪污行为;三是礼品没有得到有效利用,可能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针对这些问题,我国可以借鉴境外对既收礼品的处理措施,首先尝试及时完整地退还礼品,既避免了违规收礼的发生,又可以处理好送礼者和收礼者的关系,让送礼者清楚下次无需送礼。其次是公务人员自己花钱买下超过限额标准的部分,这种行为避免了公职人员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表明他收礼品和“买礼品”是私人行为,与他是否为公共权力的行使者没有关系。

  (四)严惩公务员违规收礼行为

  我国对公职人员违规收受礼品行为主要采取的惩处措施是党纪处分——警告、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这相对于境外的停职、开除、监禁等惩处措施,显得宽容多了。惩处措施的不严厉导致公职人员对收受礼品行为存在着广泛的侥幸心理。境外各国各地区对违规收礼的惩罚极为苛刻,并且以法律作为充分依据。综合我国的具体情况和境外的成功经验,可加强对违规收受礼品行为的惩处力度,根据公职人员具体违规收礼的价值,可处于罚款、严重者停职甚至监禁等惩罚。只有以严厉的惩处方式做后盾,存在收礼动机的公职人员才会自觉收回贪婪之手,不为眼前的小利触犯法网。

  (五)完善对公务员违规收礼行为的监督机制

  我国现行的约束公职人员收受礼品规定的实施, 是一种相对封闭的运行模式,其操作主体主要是行政机关自身,这就往往使得监督者与被监督者合二为一。政府在对收礼行为进行管制时,很容易脱离社会公众最广泛的监督,这是我国公职人员的收礼行为常常引起民众不满的症结所在。通过对比国外已成体系的收受礼品监督机制,可以发现,我国对公务员收礼行为的监督机制需要强化。在我国,党和政府以及全体民众需要共同努力,对官员收受礼品行为进行多渠道的监督。监控机制是一个开放性的监控机制体系,[5] 是由多种监督方法和监督渠道组合而成的综合体,我国监督机制需要抓好以下几点。

  1.建立统一、独立、专管的监督机构

  监督机构要自成体系,专门监督公职人员违规收礼行为,接受上一级监督机构的授权,并且其他任何机关都无权指挥、干涉监督机构的工作。监督机关所有的选任、调动、奖惩等事项均由监督机构自身或授权机关决定,独立于其他机关之外。纵向的监督机关新机构、新体制,不仅能够对有收礼动机的公职人员形成威慑力,而且能够减少官员收受礼品隐匿不报现象的发生,同时打破监督主体受制于监督客体的僵局,能够避免监督过程中的相互扯皮,使得监督机构的权威性得到增强。

  2.增强舆论力量对收礼行为的监督

  舆论监督可以通过广播、电视、报纸、杂志等传统的传播媒体和新兴的互联网, 曝光甚至批评公职人员违规收礼的不良现象和不当行为。马克思说,舆论是一种“普遍的、无形的和强制的力量”,它对公职人员的收礼行为形成某种约束,而且制衡着公职人员的权力行使。我国需要为舆论监督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增强舆论力量对收礼行为的监督。

  3.拓宽民众监督渠道

  民众监督是对党和政府的监督的重要形式,民众监督是人民群众历史主体地位和国家主人翁地位的根本体现。同其他的监督形式相比, 民众监督更具有根本性、广泛性,但民众监督不具强制性, 我国目前有些地方官员收礼已经成为一种风气,根本不会理会群众的看法,有的地方甚至还存在压制、打击报复监督群众的现象。拓宽监督渠道是实施监督的必然条件,也是当前实施有效监督的薄弱环节,还需要从法律程序上保证民众监督渠道的畅通,保护监督者不被打击报复,这也是完善参政党的监督机制的重要环节。

  综上所述,要想从根本上规范公务员收受礼品行为,我国必须制定相应法律法规,设立专门的监督管理机构,基本禁止公职人员收受礼品,合理处置既收礼品,严惩违规收礼的公职人员,使我国的礼品制度真正发挥实际效用。

  

  参考文献

  [1] OECD Managing Conflicts of Interests in the Public Sector,A Toolkit, OECD Publications.2005.

  [2] 信贤. 浅析收受礼品隐匿不缴行为的认定[J].政法论丛,2001(5):64-72.

  [3] 张云新. 内地与香港廉政的比较[J]. 前进论坛, 2002(2):19-20.

  [4] 苏珊?罗斯?艾克曼.腐败与政府[M].北京:新华出版社, 2000.175-176.

  [5] 里克?斯塔彭赫斯特,萨尔?T?庞德. 反腐败——国家廉政建设的模式[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00.115.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9138.html
文章来源:《行政管理改革》2012年第1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