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陆克文:中国崛起与新领导人面临的挑战

更新时间:2012-11-15 10:15:39
作者: 陆克文  

  

  中共十八大除了承先启后之外,新的领导人将面临新的挑战。

  最有可能成为中国下一届领导人的习近平,似乎是一个对自己能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不会有任何疑问的人。

  他将在中国逐渐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时成为国家的掌舵人,这也会是自从英王乔治三世以来,首次出现一个非英语、非西方、非民主的国家,站上主导世界经济的地位。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中国内开国元老并在随后的经济发展中贡献良多,因此习近平的家庭背景几乎是无懈可击,习近平自己曾经在军队任职,在担任省级领导时也得到了如何管理经济发展的经验。

  过去的五年当中,习近平还花了不少的时间来加深对国际事务的了解,尤其是在中美两国关系上,下了很大的功夫。

  由于习近平在寻求中国现代化的同时也保持东亚的战略平衡,因此他也会是那种美国可以打交道的领导人物。

  我们从经济史中学到的是,政治力量随着经济力量增长,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外交和安全实力就会跟着上来。

  但是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面对的核心挑战将是,在应对中国崛起的同时还要维持并加强现行国际秩序。自二次大战以来,现行的国际秩序就一直是国际战略稳定和经济成长的基础。

  在过去的30年,现行的国际秩序在中国改革和现代化的时期,相当符合中国的需要。

  让现行的国际秩序继续保持下去,也是符合中国的利益,虽然中国当初并没有参与制定游戏规则,反而是由二战获胜的西方国家在攻占柏林之后建立起了这个秩序。

  民族主义与东亚中国的经济力量快速增长,但是军事力量还是明显地不如美国;在本世纪中期之前,美国仍然会是唯一的强权,也就是唯一能够把战略施展到全球的强国。

  但是在东亚地区或是范围更广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中国的影响力是越来越大。

  中国的战略能力,这股结合了其军事力量和军事信仰的力量,目的就是维护中国的"核心利益",其中包括长期主张的与台湾在政治上统一、保卫中国对南海与东海的领土主权主张。

  中国的领土领海主权主张和许多该地区内的国家发生争执,虽然美国对这些争执保持中立,但是南海与钓鱼岛,也就是日本所称的尖阁诸岛未来都可能成为发生冲突的热点。

  政治意义上的民族主义在东亚地区还是非常活跃,虽然实际上各国的经济益发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但是民族主义的火苗还是很容易就冒出头来,不论是否是民主选举出来的,区域内一些国家政府已经越来越难对其加以控制。

  所以对区域而言,主要的挑战就是如何建立包括各国间军事信心与安全在内的地区安全。这也已越来越变成是东亚峰会的重要任务。东亚峰会是泛区域的高层参与、公开讨论政治与安全议题的机构。

  中国未来的角色在东半球之外,中国将会如何在全球施展其外交政策是个尚未得到答案的问题。

  短期而言,应该记住的是,中国首要的任务是为国家和人民完成经济现代化,此一任务的中心地位也就决定了中国外交的走向。

  中国希望全球战略稳定能够保持下去,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冲突会影响经济成长的前景。

  中国也希望能够继续取得国际市场的通路,国际市场是中国经济得以成功发展的基本因素。未来,中国的领导层希望国内市场能够超越国际市场成为本国经济增长的推动力量。

  经过了这一波的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之后,中国开始担心全球经济过于脆弱。不过开放的贸易与投资对中国经济中期前景而言还是非常重要的。

  成为世界上受到重视的国际强国也是中国重要的政治利益所在,中国便是基于此一原因而为世界秩序的稳定做出贡献。

  在联合国安理会担任常任理事国已经让中国的地位极为重要。而中国一再支持俄国否决联合国对叙利亚采取制裁措施,凸显了中国外交决策与安全决策圈子之间的内部冲突。

  外交决策圈子对国际社会如何看中国支持或者保护如叙利亚、伊朗以及朝鲜等专制政府的反应相当重视。但是安全决策圈子则是服从于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就遵行的互不干涉原则。

  不过,中国未来有可能会更加积极地参与社会、经济、人道事务以及环境问题有关的国际机构。

  非洲和中国中国已经派员参加联合国在世界各地的维和任务,同时中国也自己发展出来了一套国际援助政策,西方已开发国家则是采行经合组织推行的政策。虽然两者大为不同,但是却意味着中国已经在援助发展中国家方面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前之所述,在中国有着重大经济与外交利益的非洲尤为明显。中国将非洲视为能源与原料的替代来源,而能源与原料对中国经济持续现代化的发展极为重要。

  中国对非洲的直接投资会继续增加,而这也会继续在许多国家造成问题(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赞比亚)。中资企业在这些国家大规模采矿造成了与当地社区关系越来越紧张。

  非洲对中国维持在发展中国家的地位仍将是至关重要的。在非洲,许多人在讨论"北京发展模式",亦即通过市场改革达到经济增长,无需在政治上做到像西方自由派民主国家眼中的全面政治开放。

  故而中国经会继续在非洲各国扮演主要的经济与外交政策角色,这也包括了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非洲联盟,中国在当地全资兴建了一座总部大楼供非盟使用。

  中国看未来国际社会会提的问题是,那么在未来的10年,中国的外交政策会不会有重大改变?广义的来说,中国的外交政策会继续沿着前述轨迹前进,因此保持原样的部分会多过于基本的改变。

  对中国的核心问题依旧会是在未来全球秩序演化的时候,中国打算寻求取得什么样的影响力。

  要是全球秩序出现变化,中国还没有在概念和政策上拟出框架。国际社会的其他国家因此有机会(不论是善意还是恶意)在这个最为重要的时刻协助华人思考问题。

  对散居世界各地的华人朋友们,我们的核心论点是现在应该加强现有的世界秩序,而不是让秩序变得越来越失去效果、更不是用别的方式来加以取代。来源:BBC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9121.html
文章来源:BBC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