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军 吕卫华:我国刑事简易程序的若干问题

更新时间:2012-11-12 23:48:40
作者: 王军   吕卫华  

  是先写言词证据还是先写实物证据,等等。我们认为,制作适用简易程序案件的审查报告,应以高检院公诉厅下发的公诉案件审查报告为基础,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简化案件审查报告的内容和格式。由于案件情况千差万别,如何简化、简化到何种程度,各地可以进行研究和探索,不一定采取统一和固定的模式。对于简单、多发性案件,可以探索采用模板化的案件审查报告。案件审查报告中对事实证据的分析论证应贯彻从客观到主观的原则,即遵循先实物证据后言词证据的论证方式,避免过于依赖言词证据,而强调实物证据对于认定案件事实的重要作用。对于审查报告中有较为详细的证据摘录的,可以不制作阅卷笔录或者根据举证质证需要有重点地制作阅卷笔录。此外,制作适用简易程序案件审查报告,应注意与案件管理系统中相关规范的衔接。还有,关于制作出庭预案的问题,由于适用简易程序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且相关庭审程序可以简化,故无需一律要求制作举证提纲、质证提纲、答辩提纲和出庭公诉意见书,可以根据适用简易程序案件特点制定简要的综合出庭预案。但对于案情较复杂、社会关注度高、新类型案件、共同犯罪案件以及被告人虽然认罪但证据较薄弱的案件等,应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制作相关出庭预案。出庭预案应简明扼要,突出重点,能够满足庭审需要即可。对于公诉意见书,应当积极探索,尝试进行适当的改革,以适应简易程序案件庭审的需要。

  关于办案模式问题。简易程序旨在提高诉讼效率,节约司法成本,采取何种办案模式直接影响这一目的的实现。实践中,不少基层检察院设置相对固定的办案组或者专办人员办理适用简易程序案件。这一做法有利于办案人员熟悉适用简易程序案件的特点和操作程序,加快办案进度,提高办案效率,因而可以作为一种形式加以推广。需要强调的是,不宜采取办案人员和出庭人员相分离的做法。办案要讲究亲历性,出庭人员不具体审查案件,不熟悉案情,一旦被告人对案件细节提出辩解,可能造成无法答辩的情形,甚至可能造成错案,而案件承办人员只做书面工作不出庭也不利于公诉人的培养,故应避免出庭人员和办案人员分离的做法。

  关于适用简易程序的审批程序问题。《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307条规定,对依法可能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单处罚金的公诉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经检察长决定,适用简易程序的,应当向人民法院提出建议。可见,人民检察院认为应当适用简易程序,需要向人民法院建议的,应当由检察长决定。而在调研中我们发现,实践中,由于报检察长批准决定效率低下,很多基层检察院都只是由部门负责人审批即起诉。我们认为,由于适用简易程序属于审理程序的选择问题,且适用简易程序需经被告人同意,因此并不影响被告人权利的实现,一定程度上还是对被告人权利的保障,故建议对有关规定作出修改,由主诉检察官自行决定或公诉部门负责人批准决定。

  关于集中讯问犯罪嫌疑人和相对集中提起公诉的问题。为减少提讯犯罪嫌疑人路途花费时间,提高工作效率,对同期办理的可能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犯罪嫌疑人,可以采取集中一个时段讯问的方法。对于非羁押的犯罪嫌疑人,可以将不同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同时传唤分别讯问;对于羁押的犯罪嫌疑人,可以一次到看守所分别对多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进行讯问。对于侦查机关(部门)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公诉部门承办人经审查认为可以适用简易程序的,按照有关规定报请批准后,可以相对集中地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以为人民法院的相对集中的开庭审理提供基础。

  关于庭审方式的简化问题。刑事诉讼法修改后,要求简易程序案件公诉人全部出庭,在全国检察机关公诉部门人员少任务重的矛盾本来就比较严重的情况下,如何既能有效地履行出庭公诉职责,又能提高工作效率,节约诉讼成本,成为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第213条规定: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案件,不受本章第一节关于送达期限、讯问被告人、询问证人、鉴定人、出示证据、法庭辩论程序规定的限制。但具体如何简化,值得探讨。

  一是是否全文宣读起诉书。从调研情况看,实践中,有的公诉人出庭时全文宣读起诉书,有的在审判长已经核实身份的情况下,省略了被告人基本情况部分,也有的省略了案件来源部分。我们认为,虽然刑事诉讼法并没有规定宣读起诉书可以简化,由于在法庭调查前,审判长已经核实被告人身份等基本情况,故从节约时间成本的角度考虑,起诉书中被告人基本情况、案由、案件来源和诉讼过程等内容均可以简化宣读甚至不宣读,而直接从“经依法审查查明”部分开始宣读,但在宣读前应确认被告人对起诉书中上述相关内容无异议。

  二是在被告人对指控事实没有异议时是否讯问、如何讯问。我们认为,对于被告人认罪且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证据没有异议的简易程序案件,应当以不讯问或少讯问为原则,或只讯问关键情节,而将主要工作在庭前做细做好。但以下情况应予以讯问:被告人当庭否认非主要犯罪事实的;量刑情节需要核实的;对主要靠言词证据定案且证据较为薄弱的;关键证据可能引起争议的;共同犯罪案件需要区分相关责任的等等。在法庭审理中,可以随时针对新出现的情况进行讯问。讯问时,应当突出重点。

  三是如何出示证据。简易程序案件公诉人出庭后,公诉人出示证据是比较重要的一个环节,也是关系到庭审是否简化的一个重要方面。实践中,公诉人出席简易程序法庭出示证据方式多样,做法不一致。我们认为,如何出示证据,不宜一刀切,总体上,从有利于指控犯罪和提高诉讼效率的角度考虑,不宜机械照搬一证一质的原则,对于控辩双方无异议的证据,可以简化举证质证程序和内容。实践中,可以根据具体情况采取以下方式出示证据:一是只宣读证据名单,不说明证明的内容;二是宣读证据名单,同时概括说明所证明的内容;三是证据比较多的,采取分组出示的方式,宣读每一组证据名单,并同时概括说明每一组证据证明的内容。此外,对定罪证据和量刑证据能分开出示的应尽量分开出示;对于辩方要求出示的证据、双方可能存在争议的证据、对定罪量刑起关键作用的证据等,必要时应详细出示。对辩方出示的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证据应进行质证。

  四是如何开展法庭辩论。我们认为,在法庭审理中,公诉人宣读公诉意见书后,应围绕指控的罪名、量刑及其他有争议的问题进行辩论。对被告人认罪案件,法庭辩论不一定分定罪辩论和量刑辩论两个阶段,但从定罪辩论向量刑辩论过渡时,层次应清楚,即在法庭调查后应进一步确认被告人是否认罪,在被告人认罪的情况下,对定罪问题可以不需要辩论,而仅对量刑问题展开辩论,量刑问题的辩论,也仅针对双方有争议的问题,没有争议的不需要辩论。

  关于简易程序转普通程序的问题。在简易程序案件庭审中,如果发现存在不宜适用简易程序的情形需要转为普通程序审理的,是公诉人建议还是由法院自行决定?处理这个问题,需要考虑两个因素,即既要符合法律规定又要符合实际情况便于操作,在适用简易程序案件的法庭审理中,公诉人发现存在不宜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情形,需要转为普通程序审理的,应当建议法庭按照第一审普通程序重新审理。如果出现被告人或辩护人对指控的罪名有异议、被告人的辩解对定罪量刑有较大影响、共同犯罪案件中责任不明确影响量刑、对证据合法性存在争议、对程序问题存在争议等情形的,应尽量建议法庭转为普通程序审理。如果审判长发现的,审判长应当决定转为普通程序。还有,转为普通程序审理时,之前已经审理过的是否需要完全重新审理?如被告人涉及五起犯罪事实,已经审理其中的四起,是否需要全部重新审理?我们认为,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应当是“重新审理”而非“继续审理”。

  关于被告人权利的保障问题。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规定,适用简易程序的条件之一是被告人同意。对于检察机关建议法院适用简易程序的,在哪个环节以何种方式向被告人确认可以适用简易程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公诉案件的若干意见》规定精神,人民检察院对于拟建议法院适用简易程序的,应在讯问犯罪嫌疑人时告知其相关权利并听取其对适用简易程序的意见,或者制作专门的权利义务告知书,并在告知书中确认犯罪嫌疑人是否同意适用简易程序。此外,如何保障被告人的辩护权?适用简易程序,意味着被告人几乎完全丧失获得无罪判决的机会,故需要被告人对这一后果有清楚的认识。从调研情况看,被告人聘请辩护人的比率非常低,被告人不能得到有效的律师帮助,难以保证其认罪是自愿和充分意识到了认罪的后果,以上问题都值得研究。

  关于简易程序案件裁判的诉讼监督问题。刑事诉讼法修改前,简易程序案件都在三年以下量刑,幅度本来就较小,法院判决出现畸轻畸重的不多,检察机关抗诉的也不多。而刑事诉讼法修改后,简易程序案件范围扩大,无期徒刑以下案件都可以适用简易程序,故应当加强对简易程序案件裁判的审查。在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正式实施前,对于以下情况可以考虑提出抗诉:共同犯罪案件,对犯罪较重的量刑较轻,而对犯罪较轻的量刑反而较重的;认定事实错误和定性错误导致量刑有较大偏差的;程序错误可能影响司法公正的等等。

  关于与公安机关、人民法院的协调配合问题。为提高简易程序办案效率,检察机关需要与法院、公安机关构建协作机制,如与公安机关建立简易案件相对集中地移送机制,与人民法院建立简易案件相对集中出庭与审理机制。公安机关相对集中移送审查起诉,可以为适用简易程序案件相对集中提起公诉打好基础,但由于刑事案件的发生具有不确定性,侦查工作具有特殊性,一律要求相对集中移送审查起诉也不现实,故检察机关应加强与公安机关的沟通与协调,在遵循侦查规律的基础上,对于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犯罪嫌疑人承认所犯罪行,可能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商请公安机关在移送时和其他案件予以甄别,有条件的地方,通过建立工作机制,建议公安机关尽可能相对集中地移送审查起诉。同时,为提高出庭工作的效率,案件较多且有条件的地方,应当与法院沟通协调,对于同一名公诉人办理的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尽量相对集中开庭审理。但在实践中,应注意避免不同案件同庭审理,也不宜让不同案件的被告人全部到庭后统一核实身份、告知权利,对于出现此类情形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依法履行诉讼监督职责,要求人民法院按照一案一审的原则审理案件。

  关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可否适用简易程序的问题。有一种观点认为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不宜适用简易程序。我们认为,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了适用简易程序的条件,即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承认自己所犯罪行,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被告人对适用简易程序没有异议。这三个条件中,没有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主体身份作出限制,因此,只要是符合这几个条件的,不管是否未成年人,都可以适用简易程序。而且,简易程序快捷、简便,可以有效减少未成年人的身心压力,有利于对未成年人的教育、感化、挽救和尽快安置,故未成年被告人更适宜简易程序审理。

  

  王军,单位为最高人民检察院。吕卫华,单位为最高人民检察院。

  

  【注释】

  [1]《美国联邦刑事诉讼规则和证据规则》,卞建林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32页。

  [2]参见王国枢、项振华:《中外刑事诉讼简易程序及比较》[J],《中国法学》1999年第3期。

  [3]柯葛壮:《我国大陆与港澳台地区刑事简易程序比较研究》[C],载陈光中:《诉讼法论丛》第2卷,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第196页。

  [4]同前注[2]。

  [5]同前注[3],第196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9059.html
文章来源:《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2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