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寒竹:我在飓风中的纽约城

更新时间:2012-11-09 23:19:13
作者: 寒竹  

  

  10月下旬应邀到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参加一个讨论中西方文明的国际学术会议。

  石溪大学位于纽约长岛中部北岸,离纽约市中心大约100公里左右。会议时间是在10月25日至27日。会议期间秋高气爽、阳光明媚。但各大媒体已在不断发布桑迪飓风的警告。根据美国气象部门的报道,桑迪飓风为纽约地区50年未遇,政府希望当地居民事先做好准备。政府与媒体的警告并非仅仅根据天气预测。事实上,早在10月24日,桑迪飓风已在加勒比海的牙买加登陆,27日飓风开始袭击古巴和海地。但此时的纽约仍是白云蓝天、阳光普照。

  27日晚我与一些参加会议的学者回到纽约住下。翌日,一些朋友开始在纽约市区观光,并计划到波士顿地区参观。我准备按原计划于10月30日到华盛顿拜访一位原世界银行的资深官员。但是,桑迪飓风把所有计划都打乱了。美东时间29日夜,桑迪飓风开始在新泽西州海岸登陆,狂风暴雨吹袭了一夜。但是,这场飓风在纽约地区持续的时间并不长,30日后,这场飓风已经逐渐消退。到了31日,天气已经回归正常。但是,包括我在内的许多纽约居民没有料到的是,桑迪飓风给美东地区带来的灾难超出了大家的预期,而且灾难远远没有结束。

  根据美国《洛杉矶时报》的统计数据,截至当地时间3日下午5时左右,美国全境因飓风“桑迪”造成的死亡人数已有113人,其中纽约州48人、新泽西州24人、宾夕法尼亚州14人、马里兰州11人、西弗吉尼亚州7人、康涅狄格州4人、北卡罗来纳州2人、弗吉尼亚州2人、新罕布什尔州1人。美东地区超过800多万人断电。纽约的公交、地铁和地区铁路系统已经全部关闭,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和拉瓜迪亚机场进出港航班被大规模取消,纽约市通往新泽西州的隧道关闭、纽约中小学全部停课。在这种情况,我原计划的华盛顿之行和一些朋友的波士顿之行也就只好全部取消。到我在离开纽约的11月3号为止,美东许多地区仍然处于灾难之中。

  在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面前,人类仍然是渺小的。即使是美国这样的世界第一强国,现代化的设施在强大的飓风面前暴露出自身的脆弱性。从这一点上讲,桑迪飓风给美东地区带来的巨大损失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举世瞩目的世界强国在一场飓风面前竟然迟迟不能恢复正常,这就太让人震惊和失望。这种震惊并不亚于2005年卡翠娜飓风给世界带来的那种可怕画面。下面是截止11月3日,也就是飓风过去后四天后美东地区的状况:

  纽约市至11月3日,仍有200多万户家庭没水没电没暖气,学校停课,居民没汽油可加,大量尸体清理过程仍未完成,停电导致鼠疫、抢劫等恐惧蔓延。新泽西州目前灾情最严重,依然有32%用户没有电。而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ChrisChristie)已宣布无限期限制汽油配给制,并呼吁居民往新泽西以南的方向开去找加油站。

  纽约地区著名的海滩在“桑迪”席卷后,满目苍夷。昔日豪华浪漫的离岛海滩,美丽海岸线白净的沙滩已经不复存在。缠鮕纳苏郡(NassauCounty)一个污水处理厂发生故障,导致该地区住宅,医院,学校,消防站,护理院和餐馆的污水都不能得到安全处理。该地区居民一度被警告无论如何不能使用自来水,避免导致污染及传染病蔓延,使得本来断水断电的居民面临更多的困境。

  目前大约有40万纽约人住在公共住房内。大约有227栋建筑物仍然处于停电状态,其中包括布鲁克林康尼岛,皇后区的洛科威海滩、曼哈顿的字母城,这些地区都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其中,布鲁克林区的康尼岛持续经历黑暗,停水停电,有的民众用手电筒及蜡烛取光。有些居民不得不在日落前储备足够水源,以备晚上使用。还有的居民不敢出门倒垃圾,甚至有些晚上都得死死盯着家门,担心有抢劫者进入。而且,如果住在该地区的民众在附近地区没有朋友及家人,也没有汽车或驾驶车,这意味着他们无法逃避这场灾难。另外,由于停电,人们不得不扔掉冰箱里腐烂的食物。而飓风过后,许多民众家中的食物被“一扫而空”。部分地区都需要等2周以上才能恢复水电的纽约。而在新泽西州,许多家庭已经停电超过五天。

  到11月3日为止,美东许多地区的汽油供应仍未恢复,这对一个被称为是“轮子上的国家”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在一些加油站可以看到手提塑料桶的当地居民拍着长队加油。据排队者讲,加一塑料桶的油大约要4个小时。这对排队最耐心的美国人来说也难以忍受。根据新泽西州警方的报告,由于排长队加油失去耐心,当地在多个加油站出现冲突事件,有人掏枪,有人拔刀,警察不得不携枪站岗维持治安。

  我在11月3号离开纽约时预先约了电召车,但电召车司机也仍然没有足够的油正常营业,结果提前5个小时把我跟其他旅客一道送到机场,因为电召车司机的油只够每天跑两趟机场。我也只好在机场等上好几个小时,这总比赶不上班级的旅客幸运了。

  在这么一场巨大的自然灾难面前,美国政府究竟做了什么呢?这是我关注的重点。在中国,每当一场自然灾害出现的时候,全国民众的眼睛都盯着政府,各大媒体也关注着政府的一举一动。但在美国这样一个崇尚小政府的国家,政府究竟为民众做了什么呢?民众对政府有什么样的要求呢?根据我的观察,这一次美国政府做得最多、最好的就是在飓风来之前告诉大家,几十年不遇的飓风就要来了,希望当地民众作为准备。

  但是政府本身似乎没有做什么实际有效的工作准备。各个部门的政府官员跟其他居民一样,在飓风来之前都急着赶回家。在各个地铁口、港口、码头和隧道口,政府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防水防风措施。

  我对此感到纳闷,桑迪飓风早在11月24日登陆加勒比海的牙买加,美国气象部门也早知道这场几十年不遇的飓风很可怕。但政府除了发出警告外,在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内没有采取有效的行动来防止灾难。如果政府的职责就是发出警告而不采取行动,那等于只是告诉民众,灾难将近,大家赶快各自想办法自保,这不是有点象丛林社会,大难来了各自飞吗?但是,在自然灾害面前,富人与普通人的自保能力是不一样。2005年卡翠娜飓风袭击新奥尔良,政府无为而治,飓风来前有车一族都驾车逃离,而许多依赖公共交通的下层穷人却没有办法逃离,只有坐等飓风来袭。

  如果说在飓风来前政府无所作为,那么飓风来后政府的表现又如何呢?我又想起了中国民众对政府表现的关注。

  在今年夏天北京的暴雨和上海的海葵台风来袭时,各大媒体都把中国政府在灾难面前的表现和作为放在了放大镜下面,中国政府做了很多事情,但也饱受批评。美国则是另外一番景象。政府似乎天生就只想扮演一个守夜人。纽约市长布隆伯格(MichaelBloomberg)在飓风来时发表讲话,要求大家待在家中,读一本好书,看看电视。看到这则消息,不由使人想起一千多年前中国的晋惠帝司马衷在全国饥荒时听见有人饿死时问道,饿死的人为什么不食肉糜的故事。纽约市长难道不知道纽约有上百万人家里断电?这叫几百万断电、断水的美国居民情何以堪?

  这一次飓风袭击美国的灾难事件再次凸显出中美两国完全不同的政治文化。中国政府是以施政绩效为合法性基础。政府必须有所作为,在各种灾难来袭时,政府如果无为而治将会失去自己的合法性。所谓大政府、强势政府并不仅仅是中国政府的自我扩张,而是社会的需要,是民众的选择。中国民众赋予了中国政府许多西方无法想象的责任。

  同样,美国政府在灾难面前无为而治也不是是某一个政府官员的主观选择,而是政治文化使然。虽然桑迪飓风暴露出美国政府的效率低下,虽然美国民众饱受自然灾害的困苦,但美国绝大多数民众还是非常淡定。问了大约十个美国人对政府在飓风灾难中的表现如何看,大多数也有抱怨,但这种抱怨也只是一种无奈和调侃,最后大家都会耸耸肩说道:我们有什么办法呢?

  从这次桑迪飓风袭击美国体会出来的一点心得是:中国民众对政府的尖锐批评是因为自身对政府给予了太多的希望、太多的责任;而美国人从来就不期望美国政府做什么,所以也从不会对政府的不作为有太多的抱怨。我想起了这次会议期间问一位美国教授,为什么纽约街头、包括地铁站里基本没有公共厕所,政府为什么不修建呢?这位教授回答道,政府为什么要修,每个家里不是有卫生间吗?为什么都要政府来管?我很难想象一位中国教授会这样回答这个问题。我突然意识到美国社会要比中国社会好管理多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8951.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