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淑真:亟待研究政党变革的深层逻辑

更新时间:2012-11-07 17:17:17
作者: 周淑真  

  

  2012年的中国和世界发生了很多事情。欧债危机——特别是希腊、西班牙等国债务危机使国家濒临破产,这是政党政治“过度的民主”所造成的,政治选举导致民主的“短视化”。而中国的社会矛盾激化等问题,是民主政治发展滞后所造成的,可以清楚地看到,当前中国民众急切地盼望“肃贪、治乱、共富”,特别是“反腐败”这杆大旗有巨大号召力。

  我们必须承认,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在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的历史条件下,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党如何治国理政,始终是一个重大理论和实践课题,新政治观的核心始终是政党政治理念的变革。

  

  适应变化与时俱进则强拒绝变革停滞僵化则亡

  

  政党的确立和发展是现代国家发展的一个重要条件。从近代世界发展来看,300多年来,世界各国政党林林总总,生生死死不计其数。据2010年统计,目前全世界204个国家和地区中,除20多个君主制或政教合一的无政党国家外,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存在着政党,大大小小政党共有6200多个。从各国历史来看,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政党的组织结构、意识形态、选民基础或者阶级基础都处于发展变化之中。适应变化与时俱进则强,拒绝变革停滞僵化则亡,成为一条不可抗拒的规律。

  而在世界各国政党政治发展过程中,“作为一种政治观念、渴望和意识形态,民主几乎赢得了现代意义上的普遍影响”。与民主相联系的原理、原则、态度和习惯建构的各种政治制度、规范、政治行为,构成政治民主的基本要素,它与专制相对立,是人类社会千百年来形成的政治文化遗产,成为普遍认可的价值观念。“民主形式和机构”,如选举、议会、内阁和总理是处理议事日程、作出政治决定最为方便的工具。民主的制度形态尽管不同,但为绝大多数国家的政党所采纳。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形态,其核心始终是政治权力问题。

  世界各国执政党兴衰成败之间存在着内在机理和普遍规律,中国共产党作为当代世界最大的政党,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长期执政,必须重视和遵循这些规律。

  

  如不能实现自我转型改革将缺乏足够的空间

  

  当然,当代中国的政党政治有着自己独特的形态。近代历史发展使我国在政党政治方面走上了与西方国家不同的发展道路,历史赋予了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党成为国家政治的中心力量,并对国家的内政外交、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负有全面责任。

  西方国家的政党以议会为主要舞台展开权力与利益的角逐和分配,不论哪个政党执政,它所需要做的主要是运转“国家机器”,而不是设计制造“国家机器”,任何执政党的下台都无损于“国家机器”,甚至不影响“国家机器”的运转。而我国却不同,中国共产党不但是现有“国家机器”的最初设计者、制造者,同时是运转“国家机器”的操作者,也是“国家机器”的维护者,更是修缮者与改进者。党不但肩负着政治领导职能,同时还执掌国家政权,对经济发展、人民幸福、民族复兴负总责。如果说其他国家执政党承担的是有限责任,中国共产党则承担着无限责任。

  回顾过去,党在长期奋斗中形成了自己政治、组织等方面的独特优势,这种优势为改革开放成就的取得提供了制度保障,以快速的经济增长和综合国力的提升为标志,铸造了世界政党史上伟大的丰碑。同时我们必须认识到,以暴力革命和武装斗争夺取政权是革命党的主要特征,中国共产党是世界政党历史上最成功的革命党。革命党在完成建立新国家政权的任务后,必然面临着不断转型。因为政治逻辑常识告诉我们,革命党成功之后,事实上成为这个国家唯一的执政党,它不可能继续以“革命党”的姿态和“阶级斗争”的方法从事建设。“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的沉痛教训和“无产阶级转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失去理性和价值支持的权力对社会造成的灾难,从反面深刻说明了这个道理。虽然从新世纪以来,党在思想理论上重视由革命党到执政党的转型,认识到自己所处的历史方位,但革命党的思维模式和政党理念或多或少依然影响着我们。对解释社会现实缺乏说服力,精神建构方式脱离实际,社会矛盾的错综复杂与理论解释的无力苍白形成鲜明的对比。

  执政党如何认识危机以及如何面对危机实现自我变革,已成为中国解决社会危机的关键。执政党如不能实现自我转型,则改革将缺乏足够的空间;改革如缺乏足够的空间,则会引起剧烈的社会震荡。而社会的剧烈震荡往往多以非理性的方式进行,届时无论执政党还是整个社会,都将付出巨大的代价,这是中国人民所不愿看到的。因此以执政党新的变革,促进中国民主政治发展,是现在中国应对危机、走出困境的唯一出路。今日中国的当务之急是认真研究政党变革的深层逻辑,从思想理念到制度形式,逐渐增加民主的成分和含量,实现从革命性政党向民主性政党的变革。

  

  生来变革世界的政党通过变革自身就能继续引领时代

  

  政党政治理念变革,是政党面对已经并正在继续发生的社会变化所造成的各种问题,在思想理论、组织结构、运行机制等方面主动或被动地作出的反应,是政党在新的历史环境中寻求继续生存所进行的选择。在这方面有过成功的经验,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作为全球最大的执政党,中国共产党新的变革应表现在:

  一是在思想观念上从坚持“专政”转向重视民主的价值。以人的尊严、人生价值为基础的民主政治,包含平等、公义、理性、协商等原则的内涵,应体现在制度安排和政策主张上。执政党应根据时代的发展和社会政治生态的变化调整自己,对已有的理论和原则依据进行全面分析和重新诠释。

  二是在形象上以建立廉洁政治为目标,严惩贪腐。腐败的“基本形式是政治权力与财富的交换”,权力不受监督必然产生腐败,高度腐化的社会必然充满愤懑和不安。改变腐败严重的现状,必须充分发挥现有制度的作用,使各项制度切实运转起来,如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人大监督,各级政协和民主党派的民主监督,执政党内的监督、舆论监督,实现司法公正。必须彻底改变千方百计规避监督和把这些机构作为摆设的心理。在具体做法上,除严格执行现有预防和惩处腐败案件的各种制度法规外,也应采用各国通行的政府官员的财产申报制度等预防腐败的有效做法。30多年的改革开放事业,使整个国家和社会面貌有了根本性的改变,但腐败不除,“攻守之势异焉”。认清各种危机之间的关联性和内在逻辑,让权力切实得到监督,才能重新找到那些中下层民众需求的精神动力。

  三是必须认识对自身组织进行改造的重要性和迫切性,以更符合时代的组织结构和构成体系,以党内民主的各项制度机制的实践和创新,创造出活力健全的肌体。一个政党的影响和能力不是总与党员的人数成正比,苏联共产党垮台就深刻说明了这一点。执政党的组织建设应以权力结构得到改善为出发点,同时应重视党员的权利与义务,使愿意为党的事业冲锋陷阵的人的积极性和进取心得以发挥。而在制度机制上,要改变现在某些带有“官本位”色彩的作法和规定。

  执政党需要新的动力、思想和远见,回应时代,以更开放、更加多元化的方式面对大众,这是政党政治理念变革的核心价值。这样党就能保持奋发有为的精神状态,唤起改革攻坚的巨大勇气。生来变革世界的政党通过变革自身就能继续引领时代。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导)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885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