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宏土地:论世界民众对促进理想社会制度创建所肩负的历史使命

更新时间:2012-10-29 15:52:23
作者: 宏土地  

  是以个人为中心实施政权方式进行社会协调时期的不断取得进步的历史进程所表现的结果。

  用这个“理论”我们用以解释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的“人民力量”终究会取得胜利,可以作出逻辑的理解。法西斯国家力量,当时的德国和日本等它聚合的政权力量是彻头彻尾的以个人为中心的团伙力量,它能协调好国家范围内的团伙,有它的一定的威权力和人心掌控力的基础。但是它这个人心掌控力完全是建筑在蒙骗欺骗盲目愚忠的人群支持的基础之上。其内部充满彻头彻尾的利益倾轧和争权夺利,是团伙内每一个个人的为人行为准则。其内部人员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相互倾轧是必然的行为反映。这样的人心掌控能起到有效作用和具有持续生命力是可想而知。相反,对于这样团伙外的其他团伙,利益受其严重侵害的它国民众,他们的人心聚合的生命力我们也可想而知。在这样二大团伙的对抗中,得人心而聚合的人群,我们从逻辑上可知,反法西斯的“人民”力量必然要大于法西斯的反动力量。在这个力量的抗争中,人民的力量必然会制约法西斯的力量,是符合逻辑推理的结果。而不是归因斯大林的个人作用,或美国原子弹的作用。所以“人民”这个概念,我们在这里赋予是能得到人心聚合的力量这个含义。而这个人心聚合又是能囊括更多数的社会人群的拥护聚合,那么这样的人心聚合的人群才可称为是“人民”的聚合。或者说要取得这样的人心聚合,它必然要具备得到更多人群拥护的前提。能对“人民”这个概念能感召的是它对人们利益的维护是对所有这些人是公正的,它对所有这些人共同遵守的行为准则的规定都能够公平地对待的。只有有了这二点才能称为取得人民性人群的人心掌控,这个人心掌控才具有得到人民力量支持的号召力。

  

  三、 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理论所存在的“缺陷”

  

  当初中国革命和东欧的社会主义革命能取得胜利,建立共产党统治的国家,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胜利吗?这其实是说对了一半。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历史唯物论,提出的一个很重要观点是认为,“至今所有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第464页)。从现在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实践对这个理论的逻辑进行理解,这个理论存在许多“缺陷”。由对经济现象中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分析,从物权的界定进而认识对人群的界定,把社会的对抗人群界定为阶级人群的对抗,而且这个阶级对抗具有历史发展中出现的一贯性,进而成为理论认识,这从逻辑上有它成立的理由。所以我们不否认这个理论的成立有它一定的科学性。但是,恰恰是这个阶级人群的划定,并非仅仅因为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划定的人群关系,这里还有更为深层的因素,导致我们立足于这样理论基点去认识社会主义社会的构成,难免要发生逻辑的悖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缺陷就在于,在理解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时候,我们是运用阶级与阶级斗争的观点去分析人群的划分。在革命取得成功的时候,也用这样的观点去分析人群的划分。但是在设想大同社会,共产主义社会时,又把人群中存在的区别给忽视了,认为随着生产资料的公有,物质财富分配公平,发生在人们间利益矛盾也同时消失,这时阶级人群已经被消失,成为人人都具有标准的社会行为的个人。一切人都是认定为能遵守社会规则的个人,在此基础上构想理想社会的模式。如果社会的发展能达到这样的人们都能遵守社会行为守则的社会状态,这个社会模式的构成确是有它实现的可能性。但是,社会的每一个个人是否都能做到自己的社会行为都是遵纪守法的呢?特别是物质供应还有巨大限制的历史时期,用侵犯他人利益来扩张个人利益的社会行为,能否被完美地制止消弭呢?如果做不到,我们就要面对这样的铁的历史事实:即使在当前的历史时期里,以个人为中心进行对自身利益的扩张建筑在对他人利益或公众利益的侵犯的社会行为还是层出不穷被存在。共产党内大量腐败人员的延绵不绝地被暴露,这就是铁的事实。存在人们间利益的扩张反扩张的抗争,还是在社会中被大量存在。我们不是用这个观点去看待历史的现状,不是用这个观点去分析理想社会模式的构成,那么所有形成的所谓理想社会的观点思想理论都不是建立在有逻辑推理的前提之下产生的产物。这些观点思想,理论推论的理想社会构想都必然存在逻辑推理的缺陷。

  当我们在思考,中国共产党能打败国民党,是运用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是很好地发动组织了社会一股革命的力量,对抗打败了由社会腐败者(相对说)所纠集在一起的国民党反动力量的结果,这是不错。共产党运用阶级分析法对社会人群的相对正确的划分和团结,使聚集的人群具有强大的革命力量,这是必然的结果。共产党也正是走的一条正确的路,使共产党受到社会支持的人群始终占有社会的主导力量。正是这个力量大于国民党能纠集的社会人群力量,这二个力量的对抗,力量强大的一方必然要打垮力量弱小的一方。就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德日法西斯国家纠集的力量,最终不能大于被残杀被蹂躏的反抗的世界人民的力量,法西斯力量终究要走向失败,这也是这二股力量对抗的必然结果。

  共产党的力量最终能打败国民党的力量,里面的原因,我们不能仅仅从共产党是聚合了无产阶级的阶级人群,或者称为被压迫被剥削的受苦大众人群去理解。共产党在聚合人群的过程中,它还贯彻有一条很重要原则,这就是它还严格贯彻了这个集团成员自身的社会性的为人行为则守原则。这个其实才是共产党能赢得成功更为重要的一个因素。它是把人的为人行为则守原则提高到高于阶级划分的原则,而我们以前往往看不到这点。这就是共产党与国民党的最大区别。国民党的失败,就失败在它的集团组成,不强调党内成员个人的社会性的为人行为则守原则,只强调服从集团的最高利益原则。它贯彻的是个人主义为上的利益维护原则。所以它这个集团的成员聚合,基本都是带有个人目的而来,人与人之间经常充满着个人之间的勾心斗角的内部争斗。就如德日法西斯集团所组成的性质一样。所以国民党它内部的腐败是彻头彻尾,光天化日被存在。这样的集团它的存在完全是被一些个人为了个人利益的利用而服务。不会真正具有个人为集团集团为个人,上下一体相互保护的凝聚力。所以这样的集团不会形成人民性的集团。它的最后结局只能成为“人民”集团的对立面。一个与人民力量对立的社会人群,其最终对抗只能是失败也可想而知。

  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打败了国民党,创立了新中国,我们从国家的独立统一这点,不可否定他的历史贡献和作用。我们也不可否定他运用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贡献和作用。但是那么多的评价和肯定,我们几乎没看到,毛泽东的成功还有一个非常伟大的成功根源。这就是,毛泽东在领导中国革命中创导了一个社会性的为人行为则守原则(主要表现于维护整体利益的利益守护原则)在共产党党内的确立。我们知道,过去的历史中创导社会的为人行为则守思想,佛家的与人为善,宗教的积德行善等等,这些思想道德说教应该说也是为人行为则守思想,似乎确立这样的则守很普通。历史上许多个人也打着这样旗号来聚合人群。历史上的这些为人行为则守思想,大都只是强调从个人要求做起,行使个人的行为则守。这些行为则守,经历了那么长的历史下来,如果只停留在个人层面上的则守,它只能在个人能意识到这个则守的感悟下,这个则守才起到制约自己行为的作用。但是对于那些因个人的欲望冲动要把个人的欲望满足建立在抛弃则守外取得利益所得时,这个则守对他就变得一分不值。这个则守就不能变成社会性的行为则守。这就是历史上许许多多的道德教育,实际上不能起到根本作用的根源。

  那么为什么毛泽东创导的为人行为则守原则,称为有社会性的呢。实际上毛泽东他自己也未必知道他的一些做法实际是贯彻了社会性的为人行为则守原则。只不过客观上这些做法是起到了社会性的为人行为则守遵守的效用。否则毛泽东如果知道了这点根源,他也不会犯“文化大革命”的错误,他也不会在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还强调阶级斗争这个理论。社会性的为人行为则守原则,它是对人的行为品质的评价,是以人的行为表现来评价并上升为团队的行为规则和社会的行为规则并高于阶级划定的评价,而不是仅仅以阶级划定的评价作为规则,这就是二者的区别。“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错误,主要表现在把“个人主义”的东西无限扩大化为全是资产阶级的东西,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东西。而且要严厉地一概取缔抹杀。这种做法是把对人的行为评价都归结为阶级划定的评价,犯了教条主义认识上的错误。实际上如此对阶级斗争概念定义,既不是把为人行为则守原则作为根本评判标准,又是对人们正常的权益进行了权益剥夺损害的行为,从另一角度而言,反而转变为属于损人利己的个人主义行为。而毛泽东恰恰在这点上自己也认识不清。

  社会性的为人行为则守原则的确立,实际上把人群的划分已经不是以阶级区别来划分,而是以不管任何阶层的人员的人们的为人行为则守的遵守状况来划分。这个确立已经纳入到社会守则或者说法律规定的遵守,那么人们的为人行为则守原则已经成为社会性的原则。所以它有一个要点,这就是它是社会性的,被法律规定性的。所以社会性的为人行为则守所能聚合的人心,感召的人心,它必定具有最广大性。所以它能聚合的力量也就有人民性的力量。对人群认识仅仅用阶级性的定义去划定,恰恰就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所存在的始终困扰着人们思维的缺陷。

  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在建党过程中特别强调,在党内部队内贯彻“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为人民服务”思想和树立雷锋精神等等都是把为人的行为则守原则,提高到社会守则,法的的高度来严格贯彻。正是共产党的社会性的为人行为则守原则的大力提倡,严格执行,使它聚合的队伍与社会其他人和集团之间因行为的侵犯造成利益对立的矛盾就存在得更少,因而得到人民拥护支持的力量就更大。而国民党的队伍就无法做到。共产党能取得民心,它能得到人民的支持,就有这点因素在内。所以它能打败国民党,取得新中国的建立。

  

  四、 理想社会制度的构建它应该成立的模式

  

  我们在设想理想社会制度的模式,总喜欢从个人的权益保护的完美性和物质财富富裕,分配均等等方面去设想。我们要得到个人的权益保护,不能建立在损害别人权益或公众权益的基础上求得保护。但是历史上对理想社会模式的构想,似乎忽略了人们这些损人利己行为的客观存在,以及从制度上确立制约这些行为的措施办法,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推论理想社会制度模式。

  历史上提出的理想社会制度模式,建立在这样基础上提出,只能是空想社会主义思想也是必然。包括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社会制度,虽有一定科学性,但也有很大的空想性。

  理想社会制度模式它应该既是保护社会个人最大的合法的权益追求的自由性,但也是保护公众权益和个人权益不被他人损害的权益性。而且这二方面的权益保护能够得到社会强大力量的支撑,能够对那些追求利益超越的行为得到有效制约,那么能够做到这样结果的社会制度,才可真正称为是理想社会模式。这个模式不仅仅做到对社会个人,普遍都能得到物质财富满足为主要标准,而是社会个人的正当权益都能得到可靠维护为主要标准,这才是最紧要的。

  我们在分析社会历史的演变进程,它确是反映不断存在阶级性的人群对抗这个社会现象,所以马克思主义认为历史是一部阶级斗争史。这个进程反映的人群的对抗,虽然是呈现阶级性的人群对抗,但是其基本的对抗本质还是建立在以个人为中心或者说以个人利益为至上的人群聚合特性所发生的种种对抗。所以那些农民起义领袖,在开始时都可以打着为天下老百姓谋利益的旗号,一旦人群的聚合变为能掌控权力,发展有一定的团队规模,其最终都转变为为个人,或为宗派集团的利益服务为最高目的为结局。这种以个人权益获取为至上的人群聚合模式,以及政权的构成模式,发展到资本主义的社会阶段,无非是进入到在强者的个人或集团之间达成“民主”的利益均衡的进步时期。当然不可否认这样的民主方式,比起封建社会的独裁权益的维护方式要来得进步。但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说到底还是脱离不了强调个人权益的维护或者说私有制的维护视为至高无上这个原则。所以我们说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它的基本点还是以个人为中心维护个人利益为最高利益维护原则而建立的社会制度。这个社会虽然发展到当今时代,在社会上也产生提倡为维护整体利益服务的守则和道德理念,但是这个原则只要还是首先强调个人利益为上,私有制的保护为上,那么有些损人利己损公利己现象还会被合法存在。特别对那些因保护私有财产,从而损害公益利益的现象还会被存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849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