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军:通往悬念之“门”的“楼梯”

——浅析希区柯克电影中门与楼梯的空间造型

更新时间:2012-10-25 20:18:14
作者: 李军  

  希区柯克大频率的反复使用这种匹配镜头(如表中分析),正是通过这种主观视点对楼梯顶端及门的中心凝视,使影片观众与“文本中的观众”达成了对异域空间表象“门”的欲望的认同,激发影片观众对剧情发展的诉求和期待。而主观视点的匹配镜头B(行进中的角色)同样以中心透视呈现于银幕则使影片观众恢复短暂的理性:欲望的快感随即转化为对欲望承担者的担忧和焦虑。这种担忧和焦虑心理机制的基础往往是信息落差造成的“信息悬念”、观众对角色欲望的认同(在希区柯克影片中,这往往颠覆社会道德)、观众身处影院时空的安全感三者之间的杂糅。对欲望的期待和恐惧的焦虑混合于影片观众,并随着“文本中的观众”在楼梯上的缓慢行进与对门的主观视点的中心凝视及其匹配镜头的高频使用而愈加强烈。正是通过这种“文本中的观众”的“凝视/被凝视/在凝视”的往复循环,电影的叙事者希区柯克消隐了,造成了欧达尔所谓的“主体陷阱”。

  

  希区柯克影片对门与楼梯这种空间造型组合的偏爱不得不让广大影迷联想到希区柯克的天主教情结,在前文中导演坦言“对一个人而言,教育是非常重要的,我所受的教育和我的本能可能会暴露在我的创作里……我出身于一个天主教家庭,我的教育是严格的宗教性质的”,这不难让人想到弗洛伊德的三重人格理论,我们知道希区柯克是熟识弗洛伊德思想的(影片《爱德华大夫》)。当我们把“我的本能”对应于“本我”,把“我的教育”看作是对“超我”的塑造,就会发现希区柯克的三重人格在其影片中的暴露,一方面他的影片中显露着虔诚的天主教情结,另一方面他希区柯克又在影片中不露痕迹地充当着“全知全能的上帝”,将观众与角色玩弄于股掌之间,践行着弗洛伊德“诗人与白日梦”的理念。

  

  --------------------------------------------------------------------------------

  

  [1][M]《希区柯克与特吕弗对话录》(法)特吕弗著 郑克鲁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P261

  

  [2][M]《世界文化象征辞典》(德)比德曼著 刘玉红等译.桂林:漓江出版社,1999.12.P45

  

  [3][M]《希区柯克与悬念》王心雨著.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9.6.P138

  

  [4][D]《论希区柯克的电影悬念》李林著.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4.4.P12

  

  [5][M]《希区柯克与特吕弗对话录》(法)特吕弗著 郑克鲁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P228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838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