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亚伯拉罕林肯是同性恋者吗?

更新时间:2005-02-22 21:52:56
作者: 戈尔•维德尔/吴万伟译  

  或者如德克萨斯州长理查德在有人问到她离婚的问题时说的你知道“男人是些什么货色。”真是别有深意的强调。那么这儿子加起来有13个的两个父亲到底在做什么呢?这些不仅从林肯青年时期留下的档案从得到很多东西,还从金赛的研究发现中吸取营养,关于哪些经历或性发展让有些男性容易被其他男性吸引。高兴的是,弗洛伊德无处可找来咨询。

  

  特里普对林肯亲密世界的重塑中,最引人注目的发现不是许多有关林肯同性恋的细节,因为林肯事实上结婚了,却非常罕见地谈到他异性恋的一面。虽然威廉•赫恩登的大部头安尼•罗特里奇浪漫悲剧引起许多学者某种程度的警惕,他确实还有别的故事要讲。

  据赫恩登说,“林肯对我说,在1835-1836年间林肯在胡子城(Beardstown)和一个女子的鬼混中染上了梅毒。1836-37林肯搬往斯普林菲尔德,这时我觉得疾病缠上他,不愿意相信我们的医生,他给德里克(Drake)医生写信。“在辛辛那提得到德里克医生的治疗,可能用汞,他治好了吗?1840年他和出身高贵的玛丽•托德(Mary Todd)订婚。林肯是个在伊利诺斯政界前途无量的男人当然要找一个体面的妻子和象样的家庭,但是突然他解除了婚约。到了他的床上。写了一首诗题目是 “自杀”发表在斯普林菲尔德报纸上。后来这份报纸在档案里神秘失踪。赫恩登对这些的评论是隐蔽含糊的。他暗示林肯儿子中的两个的夭折和Tad的说话能力丧失,之后玛丽•托德的头疼,精神衰竭,发疯,所有这些细节好像和《诊断和治疗手册》Merck Manual of Diagnosis and Therapy\'s中对全身麻痹梅毒的症状一致。虽然我们一直了解的是她进行了头部解剖(奇怪的是,甚至在1882年整个身体肯定被检查过了)。不管怎么说,在沃尔特•里德医院(Walter Reed Hospital)可能有记录,当然也可能没有。现在的问题是,特里普为什么不记录林肯在斯普林菲尔德逛妓院和在胡子城女子异性恋的事情呢?人家要三美元,他没有那么多,要求赊帐,后来根据赫恩登的说法,她没有要林肯一分钱。

  

  这里我们也谈到历史。傲慢的教授戴维•赫伯特•唐纳德(David Herbert Donald)不同意特里普对林肯私生活的解释,但是他也反对赫恩登的说法。因为唐纳德教授写了一本了不起的书《林肯的赫恩登》,他在转向他自己的人物。唐纳德教授是最有权威的林肯研究专家,众多的历史都支持他。特里普是个标新立异的家伙有新的资料和不同的综合推理方法。不管是唐纳德,还是特里普,还是赫恩登的枪手都无法证明。林肯的枪手毫无疑问准备讲一个故事我怀疑是个下流的故事。

  

  几年前在哈佛大学,唐纳德教授和我在Massey讲座后回答听众的问题。一个教授迫切想讨论我在自己的研究中没有涉及的林肯的同性恋问题,唐纳德教授就想阻止他。他和我意见一致,不管是真是假,林肯的性生活与内战中的功勋,与解放黑奴有什么关系?

  现在我读了唐纳德教授的书《我们是林肯男人》,虽然他不同意特里普的结论,他们的学术关系好像是友好的。特里普很快致谢偶尔从唐纳德的著作中引用了东西,这可以解释特里普的研究中没有胡子城姑娘的内容。唐纳德教授是金赛博士时代以前的人,不可能认定林肯和斯皮德两个男人之间的性接触,以及后来林肯和鹿皮队长德里克森的行为。唐纳德教授对胡子城姑娘是这样说的“同样的引起争议,同样的无法证实,的是林肯对赫恩登的亲密告白。后来,赫恩登告诉他的文字合作者威克(Weik)说“林肯年轻的时候就有梅毒大概在1835-36年”(意味着林肯在26或27岁时,亚历山大大帝这个年龄已经征服了大半个世界)“对于这个故事,赫恩登50多年后写到林肯的所谓越轨行为,死后 20多年的事情,已经没有可以证实的证据。(在这么敏感的事情上,难道还有什么?”林肯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到此事。(我们怎么知道?)“甚至没有对这个时期和他同睡一张床的约书亚•斯皮德说。(我觉得尤其不能给约书亚•斯皮德说,他的床上可能染上林肯的病菌,尤其是像当时许多男人一样患有梅毒恐惧症。唐纳德认为林肯对赫恩登讲有梅毒的故事的起源。如果他确实讲过这样的故事可能是对这种和现在对艾滋病一样的共同的恐惧的结果。那些没有经验的男性会认为梅毒能致人毙命。唐纳德甚至引用一位历史学家查尔斯•斯托茨(Charles B. Stozier)的说法认为林肯对自己健康状况的无知。(关于什么,他困惑什么,什么不知道?)难道让我们相信一个聪明绝顶的三十岁的律师对镇上三美元找个姑娘的异性恋一无所知吗?

  

  因为唐纳德不相信赫恩登的故事,特里普肯定觉得可以忽略胡子城这个姑娘。这支持了他的说法林肯不喜欢女孩。唐纳德在这件事上拒绝赫恩登的观点毫无疑问是由于不愿意承认这么一个伟大人物怎么可能花三美元去逛窑子并染上梅毒。因为我们中没有一个可以证实赫恩登说林肯说的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认为赫恩登是在杜撰故事不是为传主增添光彩而是相反?安尼•罗特里奇是大骗局,让年轻的林肯听起来像完全正常的人在失去初恋的情人而伤心欲绝。这是19世纪终生未婚的人试图解释为什么没有发现意中人的搪塞。布坎南总统在这点上比较成功。

  

  虽然我曾经同意唐纳德教授的观点林肯的性生活没有对他的公共生活产生任何的影响。现在我感到困惑金赛博士关于过早进入青春期的男性的论述。性早熟,他们容易心理上也早熟。林肯对成人世界的理解开始的早,让他不仅视野开阔,也让他移情他人不像自己。他还避免了在十多岁时被灌输了思想的青年的烦恼和焦虑那时的观念是谴责手淫,同性恋大逆不道。而林肯从亲身经历中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从这个角度来看认识到从对圣保罗的谦恭顺从,到认识到一个人种把另一个人种当奴隶来使用是真正的罪恶不是巨大的一步。

  

  有人哀叹林肯对基督教的冷漠。不过不是宗教而是宗教狂热让他苦恼和反感的。最后随着内战越来越残酷血腥,他开始祈求上天和全能的主虽然没有特别的宗教信念。在这点上,特里普让林肯更偏向伦理而不是道德。前一个词来自拉丁语“习惯”,后一个来自希腊语“习惯”,但是两个词有天壤之别。和林肯没有多少关系的道德是基于宗教的,意味着以宗教的名义,同性恋就可以被指责为不道德的,而伦理学试图用法律,原因结果关系,逻辑和经验观察来处理它。特里普写到“从青年时期,林肯表现出出众的能力看人生的大的画面而不是被细枝末节的东西改变方向。”这已经听着很像伦理学了,基于普遍分享的价值观和两个极端除了被相反的铁路道轨两边认可的微小的差别外。

  

  多年来,赫恩登征询查阅拜访了林肯的许多朋友和相识了解林肯的性格和观点。律师里奥纳多•斯莱特(Leonard Swett)的回答是在1866年元月17日。在描述了巧妙化解内阁危机挽救了林肯政府后,他总结说“公众对他的性格的错误观念是他被国人看作是坦率的,厚道的,缺乏世故的人。没有比这更错误的观念了。在直率诚恳,实话实说的光滑的外表下,他表现出最非凡的心计和最聪明的辨别力。他远远地支配运动人当我们在棋盘上一步步挪时,他在生活中保存留住结交的所有朋友,能让他的敌人称赞他。做到这些不是靠耍小聪明或阴谋诡计而是通过眼界开阔,看得远,理智和洞察力。他总是对自己的计划或目的点到为止,让人们觉得他已经表达了一切,实际上他留了很多,事实上几乎什么也没说。他讲的都是装腔作势,真诚坦率而又没有多少重要性的话,然而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意图或者看出他的深层打算。”

  

  最后,没有这个伟大的,伦理意识的林肯,就没有美国。虽然我们现在有分歧,我们应该永远对这个人充满感激,感激他的创造者,以我们的名义让他的青春期早些到来,因而让我们重新成为信仰上帝的国家。

  

  译自:“Was Lincoln Bisexual?” By Gore Vidal

  http://www.vanityfair.com/commentary/content/printables/050103roco02?print=true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820.html
文章来源:燕南首发(http://www.yannan.cn)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