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东方彧:言论自由、界限及大学的名誉权

——北京大学与邹恒甫微博事件的法律评说

更新时间:2012-10-07 22:49:38
作者: 东方彧  

  名誉权与人格利益、经济利益密切相关,受到侵权很显然会产生损失,法律也强调对这些主体的名誉权进行保护,但这一民事权利是否应当同样赋予受诽谤或攻击的公共服务机构呢?在这一问题上,我国法律规定语焉不详,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从未明确表示这里的“法人”包括国家机关法人和公共服务机构法人。

  根据前面所说的大学的法律地位和职责,本文认为,像北京大学这样的公共服务机构即使受到错误指责,一般不会给它履行法定职能带来严重的影响,既没有经济损失,也不存在什么精神损失。也就是说,邹恒甫的“爆料”不影响北京大学继续提供公共服务,不影响其作为“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享有教育自主权和一定的行政管理权。从我国的司法解释来看,法律设置法人名誉权的主要旨趣在于通过保护法人在经营活动中的信誉来保护法人的正常经济收入不会遭受损失。作为事业单位的公立法人,很明显不存在这两方面的损失,也就说,公共事业单位的民法上的名誉权应该弱化处理,在一些情形先甚至应该被否定。有人说,北京大学的教授们因为此言论的影响,无法到外地讲学,影响收入,但这似乎和邹恒甫的爆料之间无法形成直接的侵权关系。

  其三,因为没有损坏结果,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因果关系的问题。

  第四,基于前面的分析,邹恒甫主观上是否存在过错也同样不重要了。而且,根据我国法律监督的基本原则,一切主体的法律行为都处在监督与被监督的位置,作为使用纳税人的钱、提供公立服务机构的北京大学同样也处于被批评的地位,对公共服务机构的监督是公民行使民主权利的重要体现,是为了使这些机构更好地履行公共服务职能。由此可以推知,北京大学和邹恒甫之间就本事件来说,所形成的主要是一种公法上的监督关系,即使邹恒甫主观存在过错,这种过错也无法构成民法上的侵权过错。

  因此,就这个事件来说,似乎北京大学无法顺利地应用民事侵权责任来维护自己的名誉权。有人说,那可以用刑法,因为邹恒甫捏造事实,可以告他诽谤。这个更不行,如果北大是以诽谤罪起诉邹恒甫的,对照诽谤的构成要件,诽谤行为侵犯的客体是他人的人格尊严,也就是说侵犯的对象是自然人,法人、团体、组织不能成为诽谤罪的侵害对象。虽然邹恒甫公开损害了北京大学的名誉,但其涉嫌诽谤的对象是北京大学的部分院长、系主任和教授们,北京大学可以发表声明澄清,但无法直接起诉。而由于邹恒甫未直接指名道姓,北京大学的教师们同样无法提起自诉。

  

  四、并非无言的结局

  

  纷纷扰扰地说了半天,似乎这个事情没法在法律上做个了解,变成了一个“无言的结局”。北京大学就这样被莫名地损毁了一番,竟然无法反抗?其实,事情总是一分为二的,坏事也可以反过来理解变成好事。首先这个事件还是反映了公众监督意识的崛起,对相关公共机构的行为时刻紧盯着,告诫它们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其次,这个事件也在提醒着所有的人,说话是要注意责任的,万一真的构成侵权,还是逃避不了法律责任的。第三,对北京大学来说也未必是坏事,如果最终证明邹恒甫纯粹无中生有,那反而会促进北京大学更好地树立自己的光辉形象,也有利于监督北大及其老师们的行为,也使北京大学更加懂得合理应对舆论监督,如此岂不善莫大焉?

  最后提一点,因此事受到牵连的梦桃源餐厅作为企业法人,通过诉讼维护自己的名誉权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祸福相依,或许将来生意反而会更好呢。

  

  《方圆》2012年第18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786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