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一兵:再论西方马克思主义文本研究中的伪同一性问题

更新时间:2012-10-02 17:27:41
作者: 张一兵 (进入专栏)  

  写得最好的是导论部分,实际上讲的是方法论问题。第一卷翻译成中文大概接近80万字,30万字应该完全可以说明问题了。当时萨特已经开始吸毒,每天只写10页,一直到死。在那个时代,这已经是个很普遍的现象。萨特的思想和卢卡奇有相似性。在1945年以前,萨特并不能算是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因此,在西方马克思主义中讨论萨特的时候,他的起点是1945年。但是,在国内研究萨特的人里面,人们是不设定边界的。这种无边界的研究方法导致萨特思想里完全不同的东西被当成相同的东西而被指认。在这种无边界的方法论前提下,有没有可能真正进入萨特呢?我个人认为,完全没有可能。

  

  三

    

  在卢卡奇以外举的第二个例子,是我刚刚出版的《反鲍德里亚》[15]这本书。这本书,我不敢肯定是否会有一定的读者群。尽管鲍德里亚还是很热。在最早与仰海峰讨论他所写的博士论文的时候,当时我还是将鲍德里亚定义为后马克思思潮。而当我认真研究鲍德里亚的文本时,却发现当时自己做出的这个判断是严重失误的。

  在我新的认识中,鲍德里亚的思想发展也分三段。第一段从《物体系》[16]开始,可能最多到《消费社会》[17]。在鲍德里亚的早期思想形成中,有三位老师直接影响了他。一位是前西方马克思主义著名大师列斐伏尔,他在转到《空间的生产》以后,很多想法都和以前不一样,可能在《日常生活批判》第二卷开始就已经发生变化了,而且已经进入后马克思思潮中。鲍德里亚在接受列斐伏尔指导的时候,他的起点并不是西方马克思主义,这是我在这本书中提出的新观点,即认为他的起点就是后马克思思潮。他的第二位老师就是居伊·德波,他也在拒斥马克思对现代性的资本主义的批判,德波的《景观社会》[18]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描述模式,即用景观批判代替了马克思的商品经济关系批判。德波的情境主义逻辑与列斐伏尔相关,他们主张的“让日常生活成为艺术”就是从列斐伏尔那里获得的。《景观社会》这一文本的叙事逻辑,也与阿多诺非常接近。在德波制作的《反对电影》中,整个电影都是白屏和黑屏,穿插着狗叫和导演的旁白。他是反画面的。阿多诺的否定辩证法是反理性逻各斯,是反理性话语的总体性,德波这里则是反景观的,反表象。第三位,是罗兰·巴特,他已经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了,是后现代的后结构主义大师。鲍德里亚是在这三位老师的影响下,当然主要是在列斐伏尔的直接指导之下完成了《物体系》这本著作。

  我认为,鲍德里亚《物体系》的总体构架是海德格尔,通过对海德格尔的专题研究,我确认了这一观点。这是鲍德里亚一生中最重要的文本之一,是后马克思思潮中很重要的一本文献。在此书中,鲍德里亚用了一种左派的、与后马克思主义接近的话语来表述海德格尔在他的思辨哲学中描述的“世界”概念。另外,列斐伏尔和居伊·德波同时看到了一个问题,就是资本主义发展到五六十年代,出现了一个质的变化,即消费问题的凸显。列斐伏尔是最早提出消费问题的,他认为当代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官僚控制的消费社会;而在《景观社会》一书里,德波指出资本通过景观来制造幻象,从而使消费成为奴役人的一个重要方面。这两个方面,加上罗兰·巴特关于大众文化的批判,构成了鲍德里亚在欧洲甚至全世界最著名的成名作——《消费社会》的基本思考线索。所以,因为鲍德里亚的这两个文本,他的思想发展的第一个阶段被我放置到后马克思思潮中。

  但情况很快发生了变化,我发现,鲍德里亚在此后就开始走向马克思主义的反面。为了说清楚这一转变,我先阐释一下自己的所谓“构境论”思想史解读模式:我将思想家的思想发展进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思想家比较多地在一个特定的话语体系中活动和接受熏陶的语境,比如早期海德格尔就是在天主教和现象学中,在一个特定的构架中进行思考的,他指认现象学为自己的一个方法论依托。青年马克思在开始的时候,是用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的人本学为主要构架作为描述和批判资本主义的话语。在这位思想家成长的第一个阶段,我把它称为他性镜像阶段。当然,这用的是拉康的话。一个思想家在早期的时候,通常大都如此,即把别人的话语指认为自己内在的东西。近来我读书的时候,终于搞懂了德勒兹的“褶子”概念。他有一句话“最内在的就是最外在的,最外在的却往往是最内在的”。这种表和里的关系,他经常用“褶子”来表述。拉康也是这个意思,就是通常我们自认为是最本己的东西,恰恰是他性的。按照弗洛伊德讲的最重要的方面,在平时的交往中,我告诉别人的东西往往不是我内心所想的。精神分裂就在于主体控制消失之后,内在欲望就会表现出来。但是,拉康与弗洛伊德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后者认为被压抑掉的原欲是最本真的部分,但拉康则认为欲望实际上是被他者制造的。你最内在的恰恰是最外在的。就像我在写《回到列宁》[19]的时候思考的问题,列宁早期的真理标准是什么呢?或者说,他的哲学根据是什么?狄慈根、普列汉诺夫加恩格斯。这些人关于唯物主义的想法就是他关于真理的标准。对早期列宁来说,这是最外在的真理标准,但也是最内在的思想准则。这就是德勒兹所讲的“褶子”之意,他用“内的外逆性”这个很难懂的观点来表述这一思想。在这个阶段里,一个思想家生成自己思想的最重要的支撑点往往来自别人的思想,所以,他是在一个并不自觉的他性镜像中从事他的话语运作。第二个阶段,我称之为自主性的思考空间。在这个阶段,思想家已经开始独立地去思考问题,但他所依托的他性平台并没有完全消失。比如说,马克思在1845年的时候,很可能还在用赫斯的词句,使用一些旧的话语,甚至还有斯密的经济学的内容。但是,这些东西已经被他重新组织用以思考新的问题。第三个阶段,就是思想家的原创性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中,思想家所取得的独立的学术话语超出一切传统的思想。例如,马克思《1857-1858经济学手稿》中,他从以往别人那里获得的所有话语都已经发生了根基性的变化。除去哲学,他在经济学中已经超出了一切传统的政治经济学,此时,马克思在几个领域里创立了他的原创性思想。列宁的哲学研究,从早期到1913年时期,我称之为“镜像阶段”。而在“伯尔尼笔记”里,列宁达到第二个自主性思考的阶段。但显然他从来没有提出过马克思没有提出的思想话语。而且,他对马克思的理解,也只是在辩证法的实践观,与黑格尔链接的地方,达到了马克思的深度,有些地方是非常深刻的,但他自己并没有在哲学上真正有原创性的东西。

  我们再回到鲍德里亚的例子。鲍德里亚的例子十分特殊。我发现,有些特别强势的思想家比如鲍德里亚根本不存在第一个阶段,即他从来没有完全以他人的话语来言说和思想。在我最近对海德格尔的研究中,我同样发现了这一特点。鲍德里亚的《物体系》和《消费社会》这两个文本,都已经达到了自主性的思想空间。鲍德里亚使用了马克思的批判思维,但他实际上面对的是全新的问题。“物的体系”这个问题,在欧洲的思想语境中,是海德格尔第一个看到,应该说是马克思-海德格尔第一次完成的。但是,真正通过一个完整的术语系统来描述,则是青年鲍德里亚。

  鲍德里亚第二个思想发展时期是从《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20]开始的。这个阶段是他走向原创性的过程。这个时期最重要的两个文本就是《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和《生产之镜》[21]。这两个文本是他和马克思,甚至是所有现代性文本观念决裂的思想。我在《反鲍德里亚》一书中对鲍德里亚自己原创性思想的生成前提作了一个比喻,我把它命名为“真实存在的谋杀三步曲”。其中,第一步是《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二步,《生产之镜》,第三步,《象征交换与死亡》[22]。

  在《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中,他只做了一件事,即指认马克思建立在物性的、能看得见的商品过程中的政治经济学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已经全面过时了。因为今天资本主义统治的秘密在于符码的生产。而在《生产之镜》中,鲍德里亚则是在最根基上历史唯物主义逻辑之中来批判马克思,我称之为“釜底抽薪”。鲍德里亚说,生产之镜是一个巨大的幻象。他用的是拉康的话语。他说,马克思看起来是在骂斯密以来的经济学家,批判资本主义制度,但实际上是“小骂大帮忙”。因为在他看来,马克思的全部历史唯物主义理论和政治经济学批判是资本主义最大的帮凶和同谋,因为他忘记了这个星球上最大的罪恶就是劳动生产。当在这个世界上,人们从生产有使用价值的物品开始把整个世界变成功利性的王国时,悲剧就上演了。我当然不同意他的观点,《反鲍德里亚》就是我对他反马克思主义的正面反驳。其实,鲍德里亚是想说,整个西方的被称之为文明的现代性过程,是把这个星球上最美好的东西推向毁灭的进程。有时候我会觉得,《生产之镜》是理解《阿凡达》的真正要旨,在《阿凡达》中,我们看到在潘多拉星球上这一充满了诗意和象征性的世界里,没有功利性的生产。相对立的东西,就是丑陋的人类为了开发财富,用巨大的挖掘机、钢铁坦克等制造出来的今天我们生活其中的东西。最后,《象征交换与死亡》是鲍德里亚的真正原创性思想的真正源发之处,在这一文本中,他第一次提出了“拟真”、“拟象”这些全新话语来建构起对世界的描述体系。在这里,他摆脱了一切,包括索绪尔、莫斯和马克思等人的传统话语。

  国内对鲍德里亚的书已经翻译过来很多了,也有很多人在研究和引用,包括我们后来在2007年请来的凯尔纳这批外国学者[23]。凯尔纳在美国是最著名的鲍德里亚研究专家之一。在我们的交流中,我发现他们的思想也同样如此。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关注的都是被称之为后现代的鲍德里亚——鲍德里亚中晚期的东西,主要是《象征交换与死亡》之后的思想。《生产之镜》以前的东西他们是不大关注的。在鲍德里亚思想发展的三个时期,他们只是关注第三个时期,即鲍德里亚对整个后现代的批判。仿佛前两个时期的鲍德里亚根本不存在!可有趣的是,正是第三个时期的鲍德里亚却被误读为后现代主义者。最近,我在《南京大学学报》上发表了一篇讨论后现代的《论诱惑》一书的论文[24]。我指认在《论诱惑》这本书中,鲍德里亚全部把后现代思潮称为资产阶级话语最重要的最新的表现。但在中国,鲍德里亚今天还在被读为一个后现代大师。难怪德里达2002年到南京大学来的时候,坐下吃饭时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不是后现代主义者,也不是后结构主义者”。他们冤枉得不得了。这就印证了拉康的一句话,真理总是在误读中抵达它自己。

  通过刚才的讨论,我实际上勾画了一种基本的研究线索和异质性方法,这告诉我们,在面对西方马克思主义大师及其文本研究时,任何一种同质性的假设都是非法的。进而,我们自己应该首先通过内省达及一种研究和思考方法论上的自觉,这才有可能建构真正的科学思考平台。

    

  【参考文献】

  [1]张一兵:《深度解读:西方马克思主义与卢卡奇》,《哲学动态》,1999年第8期。

  [2]张一兵:《海德格尔学术思想文本中的“怎样”(Wie)》,《哲学研究》,2011年第7期。

  [3]张一兵:《无调整式的辩证法想象——阿多诺“否定辩证法”的文本学解读》,商务印书馆,2000年版。

  [4][德]海德格尔:《路标》,孙周兴译,商务印书馆,2000年版。

  [5]张一兵:《文本的深度耕犁——西方马克思主义经典文本解读》(第一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6][匈]卢卡奇:《历史与阶级意识》,商务印书馆,1995年版。

  [7][匈]卢卡奇:《青年黑格尔》,商务印书馆,1962年版。

  [8][匈]卢卡奇:《社会存在本体论》,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

  [9][匈]卢卡奇:《存在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商务印书馆,1962年版。

  [10][匈]卢卡奇:《理性的毁灭》,山东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

  [11]孙伯鍨:《卢卡奇与马克思》,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12][法]萨特:《存在与虚无》,三联书店,1987年版。

  [13][法]萨特:《辩证理性批判》(第一卷),商务印书馆,1963年版;安徽文艺出版社,1998年版。

  [14][法]德里达:《马克思的幽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15]张一兵:《反鲍德里亚——一个后现代学术神话的祛序》,商务印书馆,2009年版。

  [16][法]鲍德里亚:《物体系》,林志明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1年版。

  [17][法]鲍德里亚:《消费社会》,刘成富等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18][法]德波:《景观社会》,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19]张一兵:《回到列宁——关于“哲学笔记”的一种后文本学解读》,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20][法]鲍德里亚:《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夏莹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21][法]鲍德里亚:《生产之镜》,仰海峰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年版。

  [22][法]鲍德里亚:《象征交换与死亡》,车槿山译,译林出版社,2006年版。

  [23]2007年10月,国际上著名的鲍德里亚研究专家凯尔纳教授到访南京大学,并参加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主办的鲍德里亚国际学术研讨会。

  [24]张一兵:《诱惑:表面深渊中的后现代意识形态布展》,《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2010年第1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7800.html
文章来源:《徐州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