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曾云:“实践应当!”——胡塞尔的意志现象学分析

更新时间:2012-10-02 17:24:50
作者: 曾云  

  胡塞尔这里想要强调的是,意志的前提既不是作为追求目标的信念,也不是意志看似指向的实在目标或说现成的存在者,而是意志意识本身的决定能力和创造能力。换句话说,意志意识是没有现成的确定前提的,这正体现了意志本身在未来实践可能性中的创造性特征!

  意志意识在一定程度上所要说的是,“‘并不是它将要是,相应地我将要使它是’;而是说‘如果我想要使它是的话,它将会是!’换句话说,意志最突出的是它的创造现实的能力,即:‘要它成为!’(Es werde)!意志的设定是使现实化的设定,但这里的使现实化不是仅仅正在形成的现实,而是使它可能成为现实,使它实现的成就。不过这是更为本己的东西,它在意志意识的本己性那里有自己的源头,也只有在那里才能被理解。” 在此,胡塞尔把意志的创造能力归到意志意识那里,也就是说,意志意识可以有自发地为自己构造现实的能力,即意志意识具有本源的创造性。

  如果说作为创造性主体的意志有意向性客体的话,那么它的客体就是创造性的实践应当 (fiat) 。这种不可比较的意志设定,它的本己特性就是作为创造性的设定。 意志的这种设定不是在现成基础上的设定,而是非现成的设定。因此我们可以进一步说,胡塞尔对意志的这种创造性特征的描述,也在解构传统的因果关系的行动理论。正如胡塞尔的学生斯泰茵指出的那样:“因果关系的意志行动理论实际上是一种心理物理主义的机械论,是外在于意志本质的。” 因为意志的实践目标本质上不是在现成存在者的基础上进行构造,而是设定和创造非现成的存在。

  意志的这种创造性特征体现了意志设定的本质,它不仅是未来的创造者,指向未来的创造,也能是现在的创造者-意志就是行动意志、执行意志、现实的成就者, 这就是意志的双重特征。对于行动意志,胡塞尔进一步指出,“这种在行动中指向未来行为的意志,实际上正是行动自身、未来的实现,这种行动自身在现在的决定中包含了它的实践设定,任何指向未来的意志也是未来行动的意志,所以我们显然能进行一个无限的追索。” 换句话说,任何行动都必须包含意志行动,并且首先是意志指向可能实现的实践目标和做出决定,然后通过意志来付诸行动,意志贯彻实践行动之始终,直至实现它。这是行动意志的执行和实现功能。当然决定性意志是其行动意志指向确定性事情的前提。决定性意志带有明显的指向未来的特征,行动意志也指向未来、创造非现成的存在,但它还能指向当下,并做出创造性的成就。 事实上,行动意志和决定性意志是经常交织在一起的,并且“行动的整个显现都要把意志带进来”。

  胡塞尔进一步地讨论了意志行动的充实和时间性结构的特征。他指出,“意志在行动阶段有着它的本己结构;任何行动阶段都属于一个当前创造的点,带有现在成就的各个当下点属于突出的(ausgezeichnete)意志阶段。在这些阶段中,意志展示了它的原创性。但是在任何一个创造点上,都有一个普遍本己的意志变化的双重视阈,即创造了的过去和未来的创造。这种完成的和还没有完成的都根据意识来构造。突出的两点是:赋予首要和在一定程度上是创造性原动力的起点fiat和具有可执行特征的终点。这两点通过相互关联的统一体而被展示为意志视阈。任何新的现在的创造点在内容上充实了一种过去指向的意志意向性。” “意志愿望并不是指向进一步的愿望,而是任何意志都指向这个事情,它创造性地充实在过去以及所意向的整个过去留下来要实现的各个具体的现在阶段上。”

  意志意识作为一种特殊的实践意向性“在确定意义上说,它是一种创造意向性,在未来实施的行动中充实自身”。 而“决定性意志在行动意志中获得充实”。 当下的行动意志对过去意志意向性的充实和着眼于未来的创造活动也直接关涉意志主体的整个视阈,即:“此在视阈(Daseinshorizont)以及可能性的此在视阈”。

  顺便引申一下,从胡塞尔对意志行动和指向现实的创造性特征的描述以及这里提到的意志主体的视阈问题,可以看出,意志要实现的“存在应当”,不是一个现成的纯粹命令形式的存在应当,而是和意志主体即实践主体的视阈、处境以及实践目标的可能性根本相连的。什么是我“应当”做的?这是由通过“我能”达及的整个此在视阈和处境规定的。

  

  3. Fiat、意图(Vorsatz)和趋向(Tendenz)

  

  上文提到作为意志本质特征的fiat, 这里有必要对它作进一步的解释。fiat的原本意义就是意志指向的目标,但并不是严格意义上作为一种“存在应当的目标”,而是“这样做”(so-doing)。 “胡塞尔接受了威廉?詹姆士的fiat的概念,这个概念在胡塞尔自己的分析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胡塞尔从意志意向性行为和体验的基础上来理解fiat, 认为fiat是纯粹的意志因素,意志指向的存在应当是指向一种善的行为,也是指向唯一善的带有实践意向性的意向性体验。 fiat被胡塞尔理解为意志的本质和“实践中的存在应当”,即一种伦理意志,但fiat不是外在的伦理法则和命令,而是意志本身的指向和规定特征。

  为了更清楚地解释fiat作为意志本质所扮演的角色,我们可以转向胡塞尔关于“意识结构的研究”手稿,以从中寻找fiat和意志行为以及意图之间的关联。胡塞尔指出,“任何行为都直接地朝向一个fiat,一个事先的还没有被现在行为充实的意志意向性。……这里的直接也意味着还是一个空的意向性。 但是fiat直接引导行为。从现象学的时间来分析,“fiat具有现象学的瞬间(Momentanen)和界点的特征。它是意志没有充实的意向性,具有行为源点的特征。……行为的发生是根据fiat: 即我做它!任何行为都是以fiat 为前提的。但fiat 不等于行为的意图,相反fiat 充实了意图意向性。” “意图所说的是:“我打算去做”,等于是“我将要”。fiat 说的是,“‘我要做’等于是‘我直接做它’。但是这个‘我做它”却是‘我将要做’的引导者。它引导到行动和转向行动里直接去做。对此,它和行动期间和行动中的‘我做’还是有区别的。”

  通过与意图的比较我们已间接地指出了意志的本质规定,fiat不同于意图的形式。但为了进一步指出意志模式的独特性,这里仍需要澄清它和另外一种模式-趋向的区分。胡塞尔在关于普凡德尔选集的手稿讨论中指出,“现在中心的问题是意志模式和趋向的关系问题”。 那么什么是意志的模式?胡塞尔指出,“首先,意志模式是一种实践姿态。它要么是一种自然的行为,要么是行动中不能被忽视的意志趋向。意志本身是一种趋向。它可以自由地向外伸展,也可以自由地向内廷伸,意志是和趋向是系在一起的。” 但“是否意志和趋向是同一种模式呢? 如果是的话, 意志将存在于每一种行为当中,没有本己的相关内容, 意志将成为意识的普遍模式。” 如果是这样的话,它将会对胡塞尔的意识概念,即意识行为的区分和意识行为之间的奠基关系产生深远的影响。

  胡塞尔指出,趋向指的这种显现是包括“我具有的外在对象的显现以及同一对象转向变化的其他显现。……我活动的所有各种可能性的显现, 但我意志所求的好像是持续不断的新的变化的显现。” 从意向性体验来看,“趋向指的是这个某物朝向变化中它的显现的方式是怎样的,以及同一物其它的显现方式是怎样的。” 也就是说,趋向自身没有特定的意向性内容,可以朝向各种可能性,可以不在行为中充实,甚至可以说,它只是一种意识体验的显现的方式和样态。而意志有自己设定的应当特征的关联内容,并且意志朝向一种确定的目标或价值,在实现活动中自身充实。

  趋向可以是任意的盲目自发的行为,可以任由各种可能的观念、本能和想象等驱动,但“作为实践行为的意志并不是任意的”。 意志本质上是朝向一个设定可能实现的目标,是理性的积极行为。在《观念I》中胡塞尔认为,fiat属于一种值得注意的本源的积极性模式,是意志和行为的始发点。

  

  三、意志内容 ---意志和价值

  

  意志的创造性特征进一步说明了意志指向的是非现成的实践目标,即:存在应当!它不是现成存在的对象和事情。但根据意向性理论的特征,即“意识总是指向某物的意识” ,我们可以进一步追问:作为意志的意向性对象究竟如何理解?是否仍可以根据胡塞尔在非客体化行为和客体化行为的类比理论来理解意志的对象性问题?

  在1914年的伦理学讲座中,胡塞尔进一步讨论了与判断领域类比的意志质料问题。他认为,“实践中的‘存在应当’作为意志质料或许是来自于规定的意志基础,或许是来自于没有规定的意志基础,这方面仍是不清楚的。针对意志和判断领域的类比,他指出,这里不存在预先的纯粹判断。……我完全不需要判断,意志的有关事实或许更多存在于一种本己特征的意识里,它正好看起来是作为意志意愿的。” 从中看出,胡塞尔对于意志领域中和判断领域的类比本身是有质疑的。 也就是说,通过与逻辑判断领域的类比无法真正解决意志的意向性相关项的问题。

  上文提到意志指向的是这个事情和“实践的存在应当”(fiat),但究竟如何理解这个“存在应当”(fiat)? 它与意志质料关系如何?

  对此,胡塞尔认为,“一种直观的表象显然不能直接作为意志的fiat 的基础。” 没有任何表象和事物能被意志意求,而首先是将成为结果的这个目的。意志的本质要么属于“将是自身”的主题,要么是其他“将要是”目的部分中的将是。 “实践的存在应当”不是一个现成的存在者和对象,也不是一种理想无法达到和实现的事情或愿望,而是具有指向实践实现的“即将”。意志意向性关联的这个Fiat同时也是存在应当的持续过程。 甚至可以说,fiat 也是一种行为。也就是说,意志的相关项可以是行为和实践活动的过程。

  从严格意义上说,意志追求的行为缺乏特定的客体相关项。如果说意志有意向性对象的话,那么这个“对象”就是“存在应当”的(Sein-sollende)。而这些“应当特征”(Sollencharakter)却正是“伦理价值”特有的特征。 因为伦理价值的本质恰好是应当特征的价值对象(Sollensgegenst?nde)。也就是说,意志的质料并不是源初的存在对象,而是应当存在的对象! 伦理价值正是意志指向的内容,并且,它还要通过意志行为来实现。价值是意志的内容,关于这一点,胡塞尔在1911年的“伦理学和价值论的基本问题讲座中的总结”中也明确阐明过。 实际上价值不仅是意志的内容,也是意志行为的动机,甚至规定了意志行为的有效性。但这里的价值并不是现成的客体对象,而是创造性的内容。

  胡塞尔早期主张建立形式实践学和形式价值论,其目的是建立先天的伦理学。但他并不是像康德那样把意志仅仅看作一种没有价值质料的空洞形式,而是把情感价值质料作为意志的内容,并肯定了情感(Gemuet)对意志的客观有效性的规定。 事实上,“意识的现象学分析最直接和最基本的直观洞见之一是:意志行为如果没有价值情感的激发是不可能的。一个对象必须在情感上触动我们;否则的话,就没有任何动机了,无论是促动我们追求它还是避免它的动机。依照胡塞尔的观点,没有任何价值情感的纯粹意志是荒谬的,就像一个没有外延的颜色一样。先天和绝然明见的是,每个意志主体都必定是一个价值情感的主体。” 也就是说,意志总是价值激发的意志 。

  此外,胡塞尔在1914年的伦理学讲座中讨论“形式实践”时指出,要特别关注意志领域两个前提性问题。一个是根据正确性方向的信念前提,另一个是根据有限和卓越的价值前提。但是他认为,意志的正确性以通过在其中的前提性评价的正确性为前提。只有根据正确性的价值,才有正确性意志。而且任何正当性的行为都是一种有价值的善。 “所有的法则,都是建立在实践价值的基础上,……意志、意图和行为实践的正确性都以价值为方向” 。即:意志实际上奠基在价值判断以及价值对象的基础上。

  “形式价值论和实践论仅是伦理原则的最初的和基本的阶段。就指导行为的实践结果而论,更高级、更重要和更本质的阶段是在价值论和实践论的领域内以价值和善这些先验材料为形式的‘对整个先验材料的系统说明’。正如胡塞尔在1914年的讲座中所说,‘如果没有先验材料,没有先验地带有价值谓词的各种客体,那么客观的价值概念将失去支撑,结果是客观预设的偏好能力的理念和至善的理念也将失去支撑’。遗憾的是,胡塞尔在他的伦理学讲座和研究手稿中从来没有系统地讨论过价值论和实践论原则的理论中的材料这一部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7799.html
文章来源:哲学在线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