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斯伟江:珍惜改革旗帜

更新时间:2012-09-28 11:43:29
作者: 斯伟江  

  

  虽然有时和有西吵点嘴架,不过,有西那种希望国家尽快改革的心是真诚的。我今天也想学他写个条陈,期望王公大臣们在胜利的大会开过之后,能抓住最后的机会。

  话说历经辉煌的罗曼诺夫王朝,终于到了百病丛生的时代,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三世,遭遇到了光绪皇帝同样的境况,国家需要重大的改革,要从君主专制,走向君主立宪,自我革命是皇族自我生存的必然之路,所谓毒发于臂,断臂求生,于国于家,都是必然的路径。所以,亚历山大三世开始改革。要知道,这种结构性的变动,是需要时间的,因为,社会各阶层对这种改革的利益诉求是不一样的。官僚不愿意失去权力,王公大臣认为丢了祖宗遗产,激进派认为改革力度不足,可惜的是,改革的亚历山大三世,死于激进派的暗杀,想象一下吧,就算在当下的中国,用枪报复XX,在社会上有多受欢迎?

  亚历山大三世的儿子,尼古拉斯二世,认为,是改革,让他父亲丢了性命,于是,他反其道而行之,逆水行舟,因此,他就成了末代沙皇。虽然,整个社会,已认为革命只是一个时间、方式问题,但是,人们总幻想,不流血,小成本,犹如,目前大家幻想体制内的健康力量。(固然有,有,但作用很复杂,待我专文分析)。

  当沙皇的军队对1905年1月的示威者开枪后,全国的叛乱、总罢工持续不断。尼古拉斯二世开始宣布宪政改革,他创立了俄国的第一个议会,杜马(赌马:Duma)。但是,沙皇有权否决杜马决定,并随时解散杜马。问题是,这样的杜马,他不久都忍受不了,于是,第一届杜马,被解散了。接着,第二届,被解散了。接着,第三届,被解散了。第四届,被解散了。事不过三啊。于是,最后的希望,破灭了。(欧洲近代史)

  破灭的,不是改革的方向和方式,而是,人们已经确信,他们已经不需要再提改革两字,改革的旗帜已经彻底倒下。接下来的事情,最终交由暗杀党成员亚历山大-武力扬诺夫(被判死刑)的弟弟,伊里奇-武力扬诺夫,他后来改名叫列宁。

  改革者邓小平,请允许我这么称呼他,尽管他在风波中的决策非常令人争议,但换个角度看,指望一个强人,既完成经济改革,又完成政治改革,是一种奢望,本身就说明,这个民族是不成熟的。改革是由整个社会集体完成的,没有强大的外在压力,强人推行的政治改革,本身是靠不住的。很多人意淫台湾小蒋,忽略了小将面临的压力。固然,小蒋自身是很开明伟大的。但,(台湾政改的首要动力,不是小蒋,而是族群矛盾 By 张铁志)。

  当改革的旗帜逐渐陈旧,不管是党内改革,抑或司法改革,一次次地让人们失望,很多人已经看到了这一点,犹如老毛说的,扫帚不来,灰尘不会自动跑掉。呜呼,冤冤相报何时了?社会已经不是没有网络的社会,社会上明白人越来越多。人们已经不满足假装摸石头。他们希望有点真的学游泳,或者造桥。现在,很多人仍对胜利的大会之后,抱有希望,这种希望,既幼稚,又珍贵。如同,一个满脸青春痘的少年,满怀着对一个女明星的单恋。然而,女明星最终是会倒在郭台铭的怀里,而郭台铭娶的不是她。当一个政权单纯认为,我有枪,最后,枪未必选的是你!因此,此时,你也变成一个有弱点、需要受保护的人。

  要是真的能珍惜这种纯真的爱,或许,尼古拉斯二世不会是末代沙皇,整个被布尔什维克灭门于地下室的惨剧不会发生。

  改革,这两个字,犹如生命,很珍贵,真的该珍惜。不要让她死去!在她死后,释放出来的,是无法估量的能量,谁都不能掌控。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775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