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Michael Koplow:从“阿拉伯之春”到“美国之冬”

更新时间:2012-09-18 20:23:57
作者: Michael   Koplow  

  

  由电影《穆斯林的无知》所引起的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暴乱使许多人措手不及,包括那些负责美国大使馆安全的工作人员。毕竟,奥巴马政府一直在不懈地努力改善美国与穆斯林社会的关系与地位,不管是他2009年在安卡拉与开罗的演讲,还是支持埃及、突尼斯、利比亚、叙利亚以及其他阿拉伯国家新兴民主运动的政策。此外,最近这部引起开罗与突尼斯人民愤怒的电影在创作与宣传方面都与美国政府无关,因此似乎有理由认为,一旦人们的怒气得到充分发泄、抗议活动慢慢消停,一切都会回到一周前的正常状态。

  可这也许过于乐观了。更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本周的一系列事件将是一段新时期的序曲,到时候阿拉伯国家的反美暴力抗议活动将成为家常便饭,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有三:

  第一,在何为“基本权利”的问题上,美国与许多生活在阿拉伯国家的穆斯林信徒存在根本的分歧。美国人认为,无论在什么环境下,言论自由都是一种需要珍惜与维护的重要价值;而阿拉伯世界则在任何情况下都视宗教的神圣性为一种不可侵犯的价值。尽管这一分歧早已不是新鲜事,但信息技术的爆炸及其带来的广泛信息传播,不管多么不引人注意或不重要,都把这一世界观的分歧推到了最前线。

  五年前,在美国(更不用说埃及或利比亚)没人会听说“萨姆?巴奇莱”(《穆斯林的无知》导演),且只有极少数人会看到这部臭名昭著的电影。而现在,任何有一个有笔记本电脑的人都可以创作一部令人恶心的“杰作”,并确保其得到全世界上百万人的观看。如最高法院法官史蒂芬?布莱耶所说,整个地球已经变成了一所“拥挤不堪的剧院”,随时处于混乱的边缘。

  这就意味着,只要穆斯林信徒继续能够接触到少数极端美国人的病态仇恨,并因此认为遭到了冒犯,那么目前的一系列事件必然还将继续上演。佛罗里达州的牧师特里?琼斯(注:曾计划于2010年9?11纪念日焚烧古兰经)以及“萨姆?巴克莱”属于最恶劣的种族性暴力事件的煽动家。阿拉伯的穆斯林们将因对他们神圣价值与权利的无限侮辱感到越来越愤怒,而同时美国却无法限制其公民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无论这些意见有多么令人作呕。

  第二,尽管当涉及阿拉伯之春时奥巴马政府拼命地努力站在历史的正确一边,然而美国对阿拉伯各独裁者多年的支持已经使得美国声誉扫地。在短短的一两年内,美国在该地区几十年的政策失误是无法弥补的,尤其当像埃及那样的阿拉伯国家感觉到,美国一直在赤裸裸地利用它们实现自己的野心与利益。除了各种历史上的怨恨以外,美国因为其不一致的外交政策也引起了深深的怀疑:它在部分地区(例如利比亚和突尼斯)支持民主运动,而在其他地区(比如巴林)则支持当地政府。这使得美国在两边都完全陷入了失败的局面:例如在埃及,一方面,它因为支持要求民主政治的抗议民众与政党而破坏了长期的战略职责与关系;另一方面,它也没因此而得到当地公众的信任,后者视美国是伪善的,甚至是他们的敌人。

  鉴于其全球地位,美国相比于其他国家更频繁地需要在利益与价值观之间做出艰难的选择,然而阿拉伯社会没有(要么是不愿意,要么是不准备)给华盛顿留出任何回旋的余地,这使得美国更难于对付像《穆斯林的无知》那样的事件。在这样的背景下,不熟悉美国的阿拉伯人会认为美国又要故伎重演,不采取行动,也不起诉那些电影制片人,而事实上这在一个视言论自由为绝对权利的的国家是不可能的。

  最后,在阿拉伯之春中新生的民主政体向原本就混乱的局势又注入了一个新的复杂因素。新当选的政府为赢得选票并继续留任需要保持自己的受欢迎度,而最简单的做法就是让开一边,让反美的群众示威不受阻止地进行下去。在某些情况下,政府甚至会支持暴徒。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政府正是这样做的,默罕默德?穆尔西被要求在处置电影制片人的问题上与美国对抗,使得奥巴马总统为改变他的主意不得不向他打了一通愤怒的电话。此外,新出现的埃及、利比亚以及突尼斯政府意味着,抗议者的专注点不再是美国对独裁者的支持,而是察觉到的来自美国价值观的威胁——后者居然能够容忍像嘲弄先知那样的事情发生。这使得与当前类似的事件更有可能爆发,因为那些令人反感的内容无处不在,且是美国文化的一个永久特征。

  尽管在不久的将来,由《穆斯林的无知》所引发的愤怒必然会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但发生的暴乱将不再只是雷达屏幕上的一些光点。不要以为美国外交官很快就能松一口气了。

  

  译自《外交政策》网站 9月14日

  赏一卿/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746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