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岳峙:把琉球问题提到台面上来

更新时间:2012-09-17 20:33:52
作者: 岳峙  

  

  9月,日本野田政府不顾中国政府和领导人的再三警告,悍然通过了将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国有化”的决议,引起了海内外中国人的愤慨。

  与以前相比,近几年来,国内对琉球问题的关注也越来越多。只要钓鱼岛问题一热起来,国内就有人建议中国提出琉球问题。这当然有其道理。钓鱼岛在中国台湾与琉球之间,如果琉球成为问题,钓鱼岛就不是中日之间的问题了,而是中国与琉球之间的问题。

  

  从琉球到冲绳

  

  众所周知,琉球曾是中国的朝贡国,即使1609年遭到日本入侵,成为日本的属国,也仍然保持着对中国的朝贡关系。1872年,日本意图吞并琉球,琉球提出的要求中,最主要的也仍然是希望保留对中国的宗藩关系。日本大兵压境,琉球选择了向中国求救。中日双方经过反复多轮博弈,也未能对琉球归属问题达成协议。直到中国在甲午战争中战败,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才将台湾、澎湖列岛割让给日本,夹在台湾与日本之间的琉球也就被日本顺手牵羊地吞并,琉球才成为日本的“冲绳”。

  二战期间的开罗会议上,美国总统罗斯福曾提议,建议将琉球交给中国,为蒋介石所拒绝。因此,在《开罗宣言中》,在关于要求日本归还中国领土的部分,没有提及琉球。战后,美国单独出兵占领了琉球。之后,又分别于1953年、1962年和1972年份三次将琉球群岛交给日本,并在1962年承认了日本对琉球的主权。

  虽然琉球被美国交给了日本,但仍保留驻军,也就是世人皆知的驻日美军冲绳基地。冲绳基地是驻日美军最大的基地,现役官兵约2.8万人。冲绳基地面积占全部驻日美军基地的75%,在此建有各种军事设施共39处。从军种看,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占70%,指挥他们的是美国第三海军陆战队远征军司令部,这支部队是美本土以外的一支可以“从夏威夷到非洲好望角作出快速反应的部队”。

  美军在冲绳主要有两个基地,一个是嘉手纳基地,另一个是普天间基地。其中嘉手纳空军基地现在是美军在远东地区最大的空军基地。普天间基地是驻日美海军陆战队在冲绳岛上的两大基地之一。1995年,驻冲绳美军士兵强奸少女事件在冲绳引发大规模的反对美军基地运动。为平息这一浪潮,日美两国政府决定将普天间基地搬迁,但直到2010年5月28日,才决定把该基地迁至冲绳县名护市美军施瓦布军营周边。但这一决定遭到了冲绳当地人民及政府的强烈抵制。普天间基地搬迁问题成为美日关系中长期无法解决的重大问题。

  最近,中日之间在钓鱼岛问题上又现争端,而美国也不失时机地多次强调,钓鱼岛在日美安保条约的适用范围内。根据该条约,若日本领土遭到攻击,美军将视为本国安全受威胁,并将与日本采取协调行动。美军放话要帮助日本保卫钓鱼岛,距离该岛只有约400公里的冲绳美军基地,自然要担当重要作用。

  

  琉球独立运动

  

  虽然琉球被交给了日本,但对于琉球而言,日本毕竟至少曾经是侵略者,是被强制占领的。一个有着长达上千年的独立历史记忆的民族,虽然被前后占领了100多年,但历史记忆是无法被抹去的。

  而且,在二战结束前,实际上日本也从来没有将琉球视为自己的领土,不把琉球人当日本人。在日本人的词汇里,就像把中国人叫支那人一样,琉球人也被他们称为“琉奴”。二战快结束时,日本以“担心琉奴带领支那(中国)人清算日本”为由,下达所谓“玉碎令”,要当地驻军杀光琉球人。据不完全统计,在美军占领之前,被日本人杀死的琉球人多达26万。

  即使是在美国将琉球交给日本之后,琉球人也长期受到日本的歧视,被视为“贱民”。在经济上,早在1978年,日本学者中村丈夫就从经济从属关系等具体数据中得出琉球是日本的“国内殖民地”的结论。1982年,山崎等日本学者在研究中也不得不承认,琉球“在国家内的从属地区遭受榨取、掠夺、压制、疏远和歧视等现象”。

  美军虽然将管辖权交给了日本,但仍然保留着驻军,而且发生过多次美军与当地人的冲突。但在这些问题上,作为一个“主权外包”的国家,日本政府从不敢与美国理直气壮地交涉,加上他们在内心里并不将琉球人视为日本人,所以在关系到当地人民切身利益的问题上总是显得不够积极。

  因此,无论是从民族认同出发,还是基于现实利益的考虑,琉球都对日本缺乏认同感。自二战结束以来,琉球当地人民要求独立的声音从未间断。

  1997年5月15日,日本重新控制了二十五周年的冲绳县,没有地方能够找到喜悦和庆贺的心情。从14日开始的“思考和平音乐会”,通过追问“回归日本带来了什么?”变成了痛苦和哭泣的诉苦大会,群情激奋地呐喊着“冲绳要独立”,要求赶快找出走向“冲绳独立”的途径。集会通宵达旦,一直持续了二天一夜。

  2006年3月4日,琉球全民公决,75%的民众投票要求独立,恢复与中国的自主往来。剩下的25%因属日本血统,虽不要求独立,却也赞成自治。

  因此,曾在中国驻日大使馆担任经济参赞的学者唐淳风认为,“日本之于琉球毫无合法性可言。唯一获得合法地位的途径,就是与中国政府谈判,通过与中国签署有关琉球问题的协议,骗取中国对其琉球支配权的承认。之所以在东海油田问题上,在钓鱼群岛归属问题上不断生事,目的就是要把中国政府逼到谈判桌上去,避开琉球民意,签署主权划界协议。”

  

  大国的责任

  

  对日本而言,之所以有资格争夺钓鱼岛主权,前提是对琉球的主权。如果对琉球的主权都不成立,钓鱼岛当然不是问题。

  虽然有琉球人认为,琉球人本身就是从福建迁徙过去的移民的后裔,所以琉球人就是中国人,琉球理应回归中国,但这并不是主流,大多数人仍然希望琉球能够获得独立的地位。所以,客观上讲,中国要主张对琉球的主权并不现实。但支持琉球人民的独立诉求完全可以。

  中国外交一直秉承“不干预主义”,即不干涉他国内政。但现实的情况是,中国不干涉别国内政,而别国却总在干涉中国内政。最典型的如美国,在涉及到台湾、西藏、新疆的问题上,就长期上下其手。日本也是一样,频繁邀请达赖、热比娅之流窜访,安排政要以所谓“私人身份”会见。表面上虽然承认中国对台湾、西藏、新疆的主权,但实际上并不承认。

  中国单方面的“不干预”并未换来别国的投桃报李。与其如此,还不如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直报怨,以干预对干预。

  众所周知,在国际问题上,大国虽然也讲道义,但更多的还是考虑利益。对于大国而言,干预别国内政与否,并不取决于道德是否高尚,而是取决于两方面,一是对国家利益是否有益,二是能力是否能够支持。美国在19世纪初提出“门罗主义”,在20世纪初提出“门户开放”,都是如此。不是因为美国不想干预,而是因为当时的国力尚无法支持其干预。一旦当国家能力达到能够干预的水平,他们从来没有含糊过。

  所以,在经济规模已经稳居世界第二的时候,中国没有义务也没有必要继续坚持原有的不干预主义政策。在一些重大的国际问题上,应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和态度。而且,近年来的事实证明,无论中国主观上是否愿意干预,形势都在逼着中国干预。在非洲、在中东,都是如此。要么被动吃亏,要么主动干预保护自身利益,没有第三条道路。

  也就是说,在魁北克问题、苏格兰问题这类原来我们视为别国内政的问题上,现在应有自己的判断,无需自缚手脚。对琉球问题当然也一样。是不是别国内政问题,不能由该国自己说了算,也要听听当地人民的意见。琉球就显然不是日本内政问题,而是关系到东亚国际秩序的问题。作为东亚地区举足轻重的大国,中国当然有必要也有义务、有责任表明自己的态度,选择自己的立场。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帝国主义行径。恰恰相反,这非但不是帝国主义,而且恰恰是国际主义。到底是帝国主义,还是国际主义,要看给当地人民带来了什么。美国给中东输送民主,带给中东人民的是持续的战乱,而中国能够给他们带来稳定的秩序和经济增长、人民福利的改善,何乐而不为呢?在卢旺达这样被美国当做烂泥甩掉的地方,不也是中国在帮助当地进行经济建设吗?

  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应当对琉球人民的独立诉求有所回应,采取积极姿态。中国在历史上曾经长期为琉球提供过保护,晚清以来,中国国势衰颓,自顾不暇,无力保护琉球,这是历史事实,但这段历史已经过去了,中国也不再是晚清时期了,当琉球人民呼吁中国支持他们的独立诉求时,中国就有责任、有义务支持他们的诉求。

  如果说中国官方尚要顾及中美关系、中日关系,有更多外交上的考虑,那么民间的交往完全可以先开始进行。如允许民间机构邀请主张独立的琉球认识来华访问交流等,一方面让他们了解今天的中国,一方面也可以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

  总之,在今天的国际格局下,中国不应再回避琉球问题,是到了将琉球问题提上台面的时候了。无论是与美国,还是与日本,都可以就琉球地位进行沟通。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742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