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修泽:论超越性改革战略

更新时间:2012-09-13 10:42:14
作者: 常修泽 (进入专栏)  

  当前处在新的发展理念与传统的发展理念博弈的时刻。中国到了从“物本导向”向“人本导向”战略提升的新阶段。提出《人本体制论》正是旨在克服传统的“GDP至上”的“惯性运作”。

  2.3.2 “人本”针对“官本”。中国长期以来作为一个“官本位社会”而非“公民社会”,最大特征是重“权力”而轻“权利”。必须强调尊重公民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等方面的基本权利,特别是保障公民的财产权利,实现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2.3.3 “人本”拒绝“民粹”。要实现社会公正,但要防止“民粹”。无论是“权贵”还是“民粹”,对中国广大人民群众来说都是不利的。中国应防止堕入民粹主义陷阱。

  

  3 “超越性”改革战略的三点基本内容

  

  基本内容有三:一是寻求市场化和社会公平“双线均衡”的改革新思维;二是开拓“天、地、人”三位一体产权制度的改革新视野;三是确立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环境“五环式改革”的大框架。这三方面,在我的《人本体制论》《广义产权论》和《中国第三波转型论》中分别有论述。下面扼要分析。

  

  “超越性”之一:在市场化和社会公平“两个鸡蛋上跳舞”

  

  “双线均衡”思维,重点是就经济体制改革领域而言的。从市场经济本身的逻辑和属性来说,它应该是以机会平等、地位平等、交易规则平等作为基础的。如果背离了这几个平等,就不能叫市场经济了。但是,市场经济解决不了结果的不平等,或者说,它克服不了自身带来的收入分配差别的问题。再加上当今社会腐败风气的存在,产权制度性的缺陷,等等,就更强化了目前收入分配不公的问题。

  不久前我对台湾和香港的经济社会状况进行了实地考察,发现台湾和香港的贫富差距也在明显拉大,基层民众对此意见较大。其实,这也不仅是两岸的问题,从全球范围来看,主要国家社会公平方面的矛盾和问题都比较突出。这是一个世界性问题。

  几年前,我曾提出“双线均衡”理论,当时我用了一个形象的说法,叫做“在社会公平和市场化两个鸡蛋上跳舞”。我在《人本体制论》第十九章“社会公平与市场化改革兼容”一节中写道:“在中国,社会公平和下一步推进的市场化改革是可以兼容的。在这一点上,我的基本想法是‘两线均衡论’:中国的宏观决策层需要学会在市场化和社会公正‘两个鸡蛋上跳舞’。要兼顾两个方面,并把握‘两个鸡蛋’的均衡点。”这就是我一再讲的中国要在市场化和社会公正“两个鸡蛋上跳舞”,而不要把任何一个“鸡蛋”打破。并指出,“如果打破了经济市场化这个‘鸡蛋’,中国就会倒退;打破了社会公平这个‘鸡蛋’,中国就会动荡。”

  下一步,中国和其他的社会主义转轨国家的改革,应该寻求市场化改革与社会公平“双线”之间的“均衡”。作为中国的改革者,应在此基础上超越既往的改革传统思维,整合改革的各种健康力量,构建中国市场化和社会公平的改革“大屋顶”。这是我提出的中国大陆、两岸、世界三个制度文明的“大屋顶”之一。一方面,中国大陆要坚定地按照市场化改革的思路走下去,不能动摇,不能否定;另一方面,讲究公正化,实现公平正义,而且要找准“双线均衡”的点。坚持这一取向,可以凝聚社会各方面的改革共识。

  

  “超越性”之二:要有“天”、“地”、“人”产权制度的新视野

  

  当代人类的可持续发展是一个包容人的生存发展环境(“天”)、人的生存发展资源(“地”)和人的生存发展自身(“人”)在内的完整体系。因此,下一阶段的改革,应该研究“天、地、人”产权的制度安排(参见《广义产权论》2009,论文《天地人产权论》2011),这是探索更具时代“大智慧”、更有宏观“大视野”改革战略不可缺少的部分。

  2000多年前,中国的先哲曾率先提出了“天、地、人”的哲学理念。借用这组概念来研究当今中国和世界现实,就会发现:当前,人类正面临着资源环境的严峻挑战,面对日趋强化的资源环境约束,必须增强危机意识,着力实现可持续发展。而要实现可持续发展,除了继续坚持“技术创新线路”和“结构调整线路”外,更重要的是针对当前“天、地、人”三界所出现的新情况、新矛盾,在体制上做文章,特别是在产权制度和价格制度上探索,寻求“天、地”与“人”和谐发展的制度安排。

  先看“天”(环境):针对环境领域的产权缺失,应着手建立“环境产权制度”,这是我在《广义产权论》中着力探讨的命题。其制度框架为“三大支柱”,即环境产权界定、产权交易和产权保护制度。“环境产权”的实质是“环境人权”问题。中国应尽快而且鲜明地打出“环境人权”的旗帜,以便在世界上占领制高点。

  再看“地”(资源):针对资源领域存在的“产权残缺”,按照我的《广义产权论》的“多权能”要义,重点完善“五项权能”,即农民土地经营的流转权、林地经营权和林木转让权、矿产资源的探矿权和采矿权、水资源产权、海洋“用益物权”。通过以上努力,建立一套完备的资源产权制度。与此同时,针对资源性产品价格方面存在的价格形成机制不完善、价格水平不能准确地反映市场供求关系及资源稀缺程度等问题,推进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发挥价格在提高能源资源使用效率的杠杆作用,更好地促进资源节约及有效利用。

  最核心是“人”(我强调“每个人”):人是发展和改革的“本体”和“轴心”,要承认并尊重人权。只有构建“天、地、人”三位一体的产权制度框架,才能使改革走出新天地。

  

  “超越性”之三:中国下一步“五环式改革”的基本框架

  

  2008年,我在《人本体制论》一书中提出了“五环式改革”——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环境制度改革的思想。近年在探讨和撰写《中国第三波转型论》过程中,从发展模式转换的角度,也得出了“中国不仅需要转变经济发展模式,而且需要全方位地转变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环境五方面发展模式”的观点。一个是体制模式,一个是发展模式,都得出同样结论。“五环式改革”内容丰富,限于篇幅,简要提几点。

  我认为经济改革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垄断性行业改革;二是要素价格改革;三是财税和金融改革。具体内容不再展开。

  对于社会改革,迫切需要的是社会管理体制创新。第一,让公民和社会组织在社会公共事务管理和服务中发挥更大作用,强化城乡社区自治和服务功能。第二,建立利益表达协调机制,拓宽群众表达自己利益诉求的渠道,在此基础上建立起协调各阶层利益的机制,注重建立矛盾的预防和调解机制,尽量把矛盾化解在初始状态。第三,要按照培育发展和监督管理并重的原则,对社会组织认真培育和管理,支持社会组织依法自主参与社会管理和服务。近年来,广东、上海、浙江等地积极创新社会管理体制,取得了新鲜经验,例如用“对话”来替代“对抗”,用“维权”来促进“维稳”等。

  政治体制改革绕不过去。有三点值得关注:一是官员个人和家庭收入及财产申报、公示制度。这对有效开展“反腐败”斗争,切实摆脱既得利益集团的束缚有用;二是政府自身的职能转变。加强公共服务、社会管理以及市场监管;三是改变地方政府权力的“来源结构”。结合政府自身的改革,逐步改变权力由上级“任命制”的“来源结构”,使权力真正来源于“公民的授予”。这一点,可先从基层乡镇和县级政府开始,由此倒逼他们从追求“上级赏识最大化”转向追求区内“公民拥护最大化”。这种改革如果一时难以在面上展开,可采取逐步推进的方式。通过逐步推进,“墨渍扩散”,来解决面上的政府权力来源结构问题。

  文化体制改革和环境体制改革,同样不可或缺,不再展开。

  我把“五环改革”或“第三波转型”归纳为20个字:“经济转型,政治变革,社会共生,文化交融,天人合一”。这就意味着我们的改革和转型领域更加宽阔,或者说,有一个更宏观的“观照”。

  若将上述新战略付诸实施,操作层面可能会面临一些障碍。如,乐观者认为:“时逢盛世,可惯性运作,何需超越?”而畏难者则认为:“改革有风险,甚至会翻车,宁可维持现状,击鼓传花”。因此,实施这个战略不仅需要“有容乃大”的胸怀,而且需要“知难而进”的决心,需要付出更加艰辛的努力。

  

  注释:

  ①该文先在内刊《对策研究》刊载,后于1988年4月22日在新华社经济参考报公开发表。

  ②参见《产权导刊》2010年第10期“中外产权经济学家研究系列”文章之《创立“广义产权论”的常修泽教授》。

  ③常修泽:《广义产权论——中国广领域多权能产权制度研究》,经济出版社2009年版。

  ④参见张卓元:《开拓产权理论研究新领域》,人民日报理论版,2009年11月17日;高尚全:《一部带有开创性的产权理论著作——评常修泽教授的新著<广义产权论>》,中国经济时报2009年11月27日;卢栎仁:《创立“广义产权论”的常修泽教授》,《产权导刊》2010年第10期。

  

  参考文献

  常修泽.人本体制论——中国人的发展及体制安排研究[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08.

  常修泽.广义产权论——中国广领域多权能产权制度研究[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09.

  常修泽.产权人本共进论——国有制改革[M].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0.

  常修泽.中国下一个30年改革的理论探讨——基于人本体制论的思考[J].新华文摘,2009,(20).

  常修泽:天地人产权论.[J].新华文摘2011.09

  

  (作者简介:常修泽,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730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