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臣:一位民国新闻老兵的自述

更新时间:2012-09-07 23:37:17
作者: 李臣  

  

  《一九四九国府垮台前夕》是报人龚选舞先生的一部回忆录内容翔实,立场鲜明。该回忆录记述了作者自1946年大学毕业后以一个懵懂青年踏入《中央日报》,以记者的身份,亲历的国府还都、审判汉奸和丢失大陆等一桩桩历史大剧,再现了那个曾改变千万人命运的波澜壮阔的历史大变化,堪称一位民国新闻老兵的民国见闻自述。

  

  该回忆录由楔子、夏都庐山、汉奸大审、南京再见和尾声五部分组成,以历史发展为主线,以作者从事新闻事业成长为副线,将那个历史精彩瞬间一一立体呈现在读者面前。

  

  通观全书,该回忆录有如下几个特点:

  

  一、回忆录呈现了历史沧桑巨变、人生沉浮难定的大情节。

  

  在本书楔子部分的第一章,标题就是“如此偶然,那般注定(阴差阳错的新闻人)” ,文中记述道,本来作者的打算是“选择全部公费的四川省立高级工业学校。准备三年毕业之后,先做几年技师,赚了钱再求深造”,哪知后来却被学长“押往省中注册”。高中文理分组时,本可以选择理组的我,出于种种考虑,再加上一时冲动最终选读“文组”。应届毕业后的我本来学的是法政,为了表达友情,填志愿时顺手填了一家报馆,从而阴差阳错的真进了《中央日报》做起了“额外临时试用助理记者”。真可谓人算不如天算。

  

  其实,在书中,不仅个人命运难料,即使是国家民族的前途也是风云变幻,殊难判明。

  

  还在抗战中苦苦支撑的中华民国各阶层都以为彻底打败日本还需时日时,美国等盟国军队攻入日本本土并投掷了两颗原子弹,苏联红军也突然向盘踞在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发起总攻,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投降速度之快大出民国一班民众的意料,以致国府不能及时派军收复失地,而不得不命伪军等原地协助维持治安等待光复。抗战胜利后的中国人民都以为迎来新纪元时,内战阴影却又笼罩在中华大地。而国民党政权历经三年内战,其战场失利之快,政权动摇之剧烈前所未有,很快被赶出大陆。

  

  这一幕幕历史巨变出现在眼前,那么的迅速,又那么的出人意料,足以让所有人瞠目结舌,感叹世事难料。

  

  二、回忆录体现了作者豁达晓理,不苛求历史人物。

  

  正是由于世事难料,变化无常,今日的达官贵人,很可能就成为明日的阶下囚甚至刀下鬼。看惯了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记者,对世事的洞察显然比一般人要来得深刻、明了。也正因如此,龚老在回忆录中对那些今朝得意明日失势的各色人等也就没有幸灾乐祸反而无形多了几分同情甚至理解。

  

  而这份同情与理解既是源于龚老几十年历经沧桑所感悟的对人性丑恶一面的洞悉,也是源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体谅。

  

  龚老在书中对汉奸卖国求荣都不是只做鞭挞而无怜悯,也以不失人情味的笔调回顾了他们的生命历程轨迹,对他们如何落水进行了入情入理的推敲,个中既有惋惜,也有感慨。其中就提到了许多爱好文学的读者非常感兴趣的周作人。龚老在书中不是仅仅出于民族大义把周作人大肆贬损,而是从他的身世入手,指出家族的历史兴衰与周作人的冷漠孤傲的紧密关联,强调“一遇环境变迁,遭遇不佳,孤零零、冷清清的周作人便不免动摇了”,更何况“综其一生,周作人就是这样冷漠孤傲,动摇多变,没有定性,随波逐流……多变而无定性的他,这时已种下失足落水的因子了。”就是这样条分缕析,作者方能以人情世故之洞察来细细探究这样的文人雅士,怎会落水去做人所不齿的汉奸的原因。落到这样下场,对周作人当然是巨大的悲剧,所以,龚老也不由得感慨“周作人在抗战之前仙逝,一定被人永远怀念,尊为恬适一派的首席散文大师。”当然,龚老也不忘交代,由于国共内战致使大陆巨变,周作人实际上只关了四年就出狱了,对比他当初被判刑十四年无疑正说明了世事难料。

  

  龚老在回忆录中不仅有对周做人的惋惜,也有同情,比如在介绍丁默邨受审时,就穿插交代了在丁受审之际,恰好他的离异发妻也在首都高院图书室担任管理员,并对丁的受审感到彷徨、痛苦与纠结。龚老意识到这本是一条绝好新闻,但是“为了不去伤害一位善良、无辜、孤独而又受苦的妇女,我决定不写这条消息”。由此也可看出龚老宅心仁厚,不为了自己抢新闻而做出没有人情味的事来。

  

  三、回忆录彰显了褒忠贬奸、弘扬正气的传统价值观。

  

  尽管龚老几十年风雨生涯,对人性保持宽容、平和心态,但在回忆录中对那些在国家民族处于风雨飘摇之际无耻出卖灵魂,为虎作伥,欺压同胞的卑鄙小人也绝不原谅。这既是他从小耳濡目染所养成的家国情怀的体现,也是传统文化对他的浸润所带给他基本的是非曲直判断。

  

   在书中第二部分汉奸大审中,龚老对作恶多端的汉奸们深恶痛绝,痛恨他们在国家民族危难之际竟忘却民族大义,为荣华富贵甘心为异族充当走狗祸害同胞。龚老对杀人魔王丁默邨的胆小畏死就极为不屑,言其“窝窝囊囊的,一点也没有电影里特工们含笑赴死的影像”。

  

  周佛海在书中也是大书特书的巨奸,龚老详细记述了周佛海的奸邪生涯,对刚正的赵琛在法言法,毅然决然判处周佛海死刑表达了由衷的敬意。

  

  文中记述了赵琛因此还影响了自己的前程,然而依然坚定自己的选择,并肃然正色:“周佛海叛国大罪,难以历数,依法,除判以死刑之外,别无他途可循。否则,我便是昧于忠奸之分,上对不起中华民族列祖列宗,下无以对中华民族的子子孙孙,中也有愧于公正廉明的司法同僚!”

  

  不难看出,龚老在回忆录中正是要彰显这种民族大义、弘扬正气。这也是奠定了全书的基本价值取向。

  

  四、回忆录以百科全书式手法立体呈现了重大历史现象。

  

  在回忆录中,龚老多年的记者生涯决定了要采访许多事件和重要人物,每次采访必然要做许多功课,这就在事实上增长了他的见闻和博览。因此,他经多年积定下来的知识自然了得。这在书中对一些重大历史现象进行了百科全书式的立体解读。

  

  龚老第一次“稀里糊涂的处女采访”就是主任让他去水利部访薛笃弼部长谈黄河合龙进展。龚老在书中就指出抗战初在花园口决堤和胜利后在同地的兴工合龙的一系列决策背景、执行过程和历史后果,读来让人对此由得拍案大叫:“原来如此!”

  

  龚老在书中也对自己奉派前往庐山采访做了大量细致的介绍,并对庐山及其牯岭的沧桑史特别进行了一番描绘,让人对民国期间的一些疑问有了比较明确的答案,比如:为什么蒋介石在抗战前后,都把庐山选做国民政府的夏都?蒋介石在抗战胜利后再度上山是否为了逃避美国特使马歇尔的和谈纠缠?看完书中的相关介绍,无疑洞悉民国时期庐山的真面目。

  

  不仅如此,作者在书中第二部分汉奸大审中还分篇章详细介绍了周作人、丁默邨、殷汝耕、缪斌、温宗尧、罗君强和周佛海等巨奸。对它们如何从政发迹、如何在政坛上崭露头角、如何在抗战大是大非问题上执迷不悟、如何在抗战后期左右逢源、如何在抗战胜利后被绳之以法甚至在以后几十年度过余生等等也都有非常详细、深入地介绍,使读者对当年抗战中伪政权中那些人人皆曰可杀的民族败类有一个很明确的认识。

  

  而这些都是龚老当年长期从事新闻事业、完成采访工作所积淀下来的史海掌故。作为过来人,他的相关介绍对还原那段难忘国史自然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712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