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碧辉:抵制卖国是全人类共有的价值观

更新时间:2012-09-04 00:50:22
作者: 李碧辉  

  

  看了陈锦云《暴政是老百姓成为“带路党”的直接原因》,我感到震惊。文章看似在谴责暴政,替老百姓变成带路党辩解,警示当政,但字里行间充满了“卖国有理”,并且公开崇洋媚外——宁做洋奴才也不愿在暴政下苟活。该文逻辑之混乱,思辨之狭窄,判断之荒谬,价值之陈腐,让人惊叹!也许只有在当下中国,才有这样大张旗鼓为卖国叫好,为卖国找理,为卖国树旗的言论!

  笔者想就该文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思想观点谈几点看法。

  

  一 抵制卖国是全人类共有的价值观,任何原因的卖国都将受到批判和清算。

  

  人类历史上,不同时期,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很多行为准则都不尽相同,甚至相悖,同一国家同一民族的思想观念和行为准则还会与时俱进,随着历史条件的改变而改变。但有一点,古今中外,一切民族一切国家都概莫例外,共同遵循,不约而同,空前一致,绝不更改一丝一毫,那就是决不允许在异国异族面前出卖本国本族利益,对背叛本国本民族的奸细不宽恕,不留情,坚决铲除,绝不手软。古今中外可以找出无数这样的例子来。东西方意识形态迥然,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制度公然对立,国家与国家之间时而友好,时而翻脸,吵吵闹闹,打打杀杀,但对待叛国这一点上却出奇地一致,都是除了道义上的谴责,还有法律上的制裁,至于寻常时期,言论可以自由,但决不允许卖国主义舆论出现。对待大义凌然的爱国志士和民族英雄,各个国家各种意识形态也是出奇一致地发扬光大,崇尚赞美,哪怕是对敌对国家的爱国人士民族英雄也会充满爱戴和敬意。不出卖本国本民族是世界各国共同遵守的道德,必须坚守的道德,绝不容许突破的道德。一国之间,各党派各民族各阶级为了各自的利益和主张可以你死我活,打来斗去,互不相让,一旦面临外敌入侵,各党派各阶级却又都立刻放下各自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团结起来共同对抗外敌。在外敌面前,国家和民族利益高于一切,大于一切,任何党派的利益主张都不得凌驾于此时国家的领土完整领权独立之上,这是不容质疑的。大敌当前,为了一己私利勾结利用外来势力打击政敌,引狼入室者,必将成千古罪人,为后人唾骂。那个跪倒在地的秦桧塑像,就是人心的见证。

  对人类而言,思想和政见可以随历史条件而改变,但爱国主义道德楷模民族英雄却穿越时空,穿越所有阶级、所有民族、所有国家,像恒星那样光芒永射,被人敬仰。当政见和意识随历史大潮退却的时候,爱国主义道德楷模依然矗立在历史的最高台阶上。

  屈原为楚国人民投江而去,最初是楚国人民在端午那天纪念他,接着是更多的人民纪念他,尔后是整个中华民族纪念他,端午成了整个中华民族的端午节。岳飞被奸臣害死,邓世昌英勇战死,但他们虽死犹生,活在人民心里,活在了文化艺术中,活在所有意识形态里。

  可是看看中国今天的这些言论,我们无不感到悲哀和义愤!这些言论已经在突破全人类共有的道德底线。任何原因的卖国都必将受到诛杀,这在古今中外本来是没有疑问的。可那些看似在为老百姓说话谴责暴政的言论却到处飞杨,蛊惑人心,在反暴政的旗帜下得到一些人赞同。殊不知这是在帮敌人的大忙,最终达到乱我中华亡我中华的目的,哪里是在为老百姓着想,不信大家扒拉扒拉历史看看,哪一个亡国的老百姓有好日子了?

  言论是可以影响人的,影响世风,久闻其臭不知臭,人是信息的产物,各种信息作用于人从而改变人。言论是一种超强信息,类似于核辐射,看不见却威力无比,不知不觉影响大脑中枢,人的指挥系统。以言攻心,贬其形象,损其信心,抽其道义,令其无名无分,失道寡助,无从凝聚人心,便可不动刀枪出奇制胜,属于不战屈人兵的上上策。其哲学依据是名正言顺,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中国近几十年来有许许多多卖国行径,都伴随着曲里拐弯的卖国言论,但还不敢直接公开,现在这些几近公开的卖国言论,是在用“言”为卖国正名。如果一任此等卖国言论蔓延泛滥,瓦解人心,或许用不了多久,中国将不战自败,不战自乱,到那时国将不国,其政是否仁义,恐怕连现在的十分之一都不及。一些学人的价值观混乱到如此程度,人类共有的道德底线都不要了,还在这里标榜什么反专制反暴政,此种行径,稍微有点良知的人们都不齿。

  暴政、专制绝不可以成为卖国的理由,任何原因的卖国都必须讨伐。这是全人类共同的道德底线。中国人若是突破这个底线,就等于自绝于人类,心甘情愿被人看不起,那才是货真价实的贱民奴才。

  官僚腐败肯定要反,坚决反,暴政要反,坚决反。但绝不是牺牲道德和底线,那无疑于饮鸩止渴!

  陈锦云图文并茂找出了暴政逼民为奸的实例。难道这就可以成为今天汉奸的遮羞布吗?有了历史依据汉奸就名正言顺了吗?

  可以这么说,自从有了阶级,有了氏族,有了国家,就有了汉奸和叛徒,但汉奸永远不得人心,这是历史事实,也是规律。

  问题不在于历朝历代有没有人当汉奸,有没有暴政逼民成奸,而在于世界上各个民族各个国家都不容忍叛卖国家的行为,因此,汉奸从来就不敢理直气壮,振振有词!带路党只能偷偷摸摸,战战兢兢,即使做了,也不敢大张旗鼓,公开叫嚣,自知理亏,会被人不齿,永远钉在耻辱柱上,做了汉奸只能掖着藏着。汉奸的旗帜永远无法公开树飘扬,中华民族五千年共同认可的道德底线,世界各民族共同认可的道德底线,无人能突破。过往的带路党还有点儿羞耻心,还懂点儿人心底线,他们只是懦弱无能不敢斗争,或者被迫无奈,或者自私,只是怕死鬼软骨头,没有骨气和担当,但还没有无耻到叛卖是荣耀的地步,公开跳出来树旗找依据。

  

  二 国家是谁的?人民靠什么栖身?

  

  是皇上国王的吗?是统治阶级的吗?是政府的吗?是暴政实施者的吗?

  如果理清了这个问题,我们就可以理解“不卖国”何以是全人类的道德底线。

  自古以来,谁能将家和国分开?

  不错,世界进入了地球村时代,可是,有多少中国人有资本成为世界公民?无论如何现代化,人类的生存首先被圈定在国家中,国家是人民最牢靠最坚实的生存利益体,国家与人民唇齿相依,唇亡齿寒,国家与人民是巢和卵的关系,倾巢之下,岂有完卵?

  中国不是皇上国王的,不是某个主席的,也不是某个家族的,不是某个政党的,中国是所有中国人的。爱国不等于爱官僚,爱统治阶级,更不等于爱掠夺爱剥削,爱暴政爱专制。我们爱的是生我养我的这块土地,我们爱的是孕育先民并流淌至今的黄河长江,我们爱那广袤辽阔的草原,爱那烟波浩渺的湖泊,爱那生机无限的森林……一切衣食之源和无限风光的大自然,因为“我们连同我们的血肉和大脑”都来自那块土地,并永远属于那块土地。

  国家是无数家园的集合,是河流山川森林沃土,“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这块土地养育了我们的祖先,现在养育我们,未来养育我们的子子孙孙。正是因了这块土地,中华民族的血脉才从远古延续下来,延续至今,还要继续延续至未来的未来。这块土地是我们的衣食之源,是我们的希望和寄托,我们永远的爱。

  请带路党不要偷换概念,混淆逻辑,你们将国家的管理者等同于国家,等同于政党,等同于官僚,然后再以反腐败反暴政为由,落实到反国家反政府,将爱国等同于爱专制爱暴政,最终完成了卖国有理的论证。但你们完全错了!从根子上就错了。国家管理者永远不等同于国家。五千年中国,历经多少统治者,三皇五帝,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元辽满清,但中国是他们的吗?

  是的,今天,无数个家园正在远离百姓,征地,拆迁,改制卖厂,开发矿产,河流污染,森林砍伐,土地流失……我们有一百个理由发出呐喊,表达愤怒。可是,即便是一百个理由,也无法构成卖国的一个理由。

  “人生几回伤旧事,山形依旧枕寒流。”这就是我们的信念。只要社会主义中国在,只要中国不四分五裂,只要中国不被殖民,我们还会有家园,中国还有纠错的机会。绝不背叛国家,这是中华民族不同阶级不同阶层不同民族所有人数千年来共同认可的道德底线,正因为坚守了这个底线,中华民族才在无数个动乱绝望中走出来,才屹立了五千年,才有今天尔等能够在这里坐而论道。认识再分岐,价值再多元,这个底线是不能突破的。

  

  三 “暴政”的根源在哪里?

  

  中国目前的乱像,其“政”之暴,不是因为社会主义,不是因为文革,更不是因为毛泽东,恰恰是因为执政党背离了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背离了毛泽东思想原则,恰恰是因为文化革命没有成功遏制党内走资派,也没成功完成广大群众灵魂深处的文化革命,以至于工农大众没有意识到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与可能。也就是说,社会主义这个新生事物,在政治经济文化思想意识上,在党政内,在群众中,在中国大地上还很柔弱,还没有根深叶茂,想要灭掉她的内部势力和外部势力太强大,所以,在毛泽东逝世后,中国就偏离社会主义。中国社会主义的合理性还不足以一蹴而就,对抗反对势力,这就注定了要走弯路。

  邓小平设计的改革开放,尽管有很大缺陷,但如果始终坚持“肥水不流外人田”,坚持内向型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发展模式,就像八十年代的改革那样,社会财富在国内流转,大力扶持国内民族企业,让广大人民得到实惠,国富民强,即便有贫富差距,可国家拥有实力和信誉,国家在政治和经济上能够独立自主进行调控,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贫富悬殊,尖锐对立,怨声载道。

  九十年代后,中国走了一条急功近利的外向型依附式发展道路,依靠外资,依附外资,依赖出口,商品和资源统统卖出去,又让外资蜂拥而入来中国办企业办公司,给外资诸多优惠,外资成了亲儿,自家的企业倒像抱养的一般,与优惠政策无缘。外资肆无忌惮掠夺国人,跟着是权贵与外资联手,将数以万亿计的国有财富与民脂民膏转移国外,成为个人拥有。

  外向资本几乎快要控制中国的经济命脉,外资在中国横行霸道,外资在逼迫中国就范,逼迫中国继续为欧美廉价打工,逼迫中国继续贱卖资源和劳力,继续向欧美输血,而中国匮乏又急需的矿产,外资又联手抬价,或者干脆不卖给中国,逼迫中国的财富继续源源不断输向欧美。中国已经面临内忧外患,看看日本、菲律宾、越南在中国周边的挑衅和侮辱……看看目前中国的国际关系……

  中国的恶,西方外资脱得了干系?

  陈先生,你要是真的关心中国老百姓,你还会那么洋洋自得于你的带路党言论吗?你就没有意识到你的言论最终伤及的是老百姓吗?难道你就不知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亡国奴,更苦?

  到那时,别说带路了,恐怕老百姓跑都来不及!

  

  四 带路党开错了药方。

  

  一个寨子头人行恶,与外族奸商勾结欺压掠夺族人,民不聊生,人心涣散,外敌也虎视眈眈,时时意欲取而代之,进而殖民。对此,不是号召族人团结一致,遏制奸商,阻止头人,废止恶法,却用更加荒诞不经愚蠢之极的方式——充当外敌带路党,借外敌之手,将内患打翻在地。

  我相信此举可一解底层带路党的心头之恨。可之后呢?底层带路党是否从此和异族统治者平起平坐,和平共处?

  当外敌杀来之时,有多少人能够幸免?引狼入室的结果,绝不是美国式富庶自由和民主出现在中国版图上,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才是中国的真实下场。不必说八国联军,就说日军侵华,九一八东北三省沦陷,人民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南京沦陷,几十万人被杀……

  半殖民的旧中国,有那么多的洋主子,何曾给过中国老百姓期望中的自由民主与富庶?旧中国一穷二白,千疮百孔,任人宰割,其主要原因不就是帝国主义的疯狂掠夺和压迫吗?可如今,居然还有人期望着二次入侵,二次殖民!带路党思想和价值的混乱,可谓空前绝后。

  由洋人来统治中国,断然使不得,中国共产党不答应,中国老百姓也不答应。

  循着这个思路,我们不妨继续深入,既然洋主子使不得,谁还具有统治中国的合法性与可能性?中国共产党?中国国民党?民盟?民主建国会?民主促进会?农工民主党?致公党?九三学社?台湾民主自治同盟?或者其它团体?或者左派、右派、普世派、新自由派?

  很显然,除了中国共产党,没有哪个党派能担当此任。中共在世界风云突变中带领中国走到今天,尽管问题多多,困难重重,如果不带偏见,我们得承认,中共依然是中国的领导核心,经历过大跃进、极右、极左,三年极端困难时期和文化大革命,经历改开等许多危机,中国共产党有能力纠错。有前后三十年经验教训的正反对比,中国人民也开始觉悟成熟,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正在达成共识:中国只能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团结凝聚人民,才能于危难中救党救国救人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701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