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牧川:三农问题、土地制度改革与国家前途

更新时间:2012-08-29 23:01:18
作者: 牧川  

  

  另外,还需要补充一点,在开展这样的合作之前,农民还是应该组成合作社或者农业协会。企业要运行,要有收益,必须是规模经营,必须将土地连成片。企业很难与单个的农民打交道,所以农民还是应该组成一个合作社,以农民协会的方式和企业谈判,既保护了自己的利益,也方便了合作。

  然后,我们再来讨论资本下乡在非农领域可以做什么?

  目前的农村,基础设施比较落后,道路、水利、电力、通信等都比城市落后很多。这些领域,资本其实都很难做什么。资本都是逐利的,而且大多数都是短期利益,资本不愿意在这些投入大、产出少、见效慢的领域折腾。基础设施的改善需要政府的大力投入。

  依笔者之见。资本下乡不能带来农村面貌的普遍改观,而只能给极少数地区带来富有地方特色的产业,比如资源工业、旅游业、特色农产品加工业等等。而在没有什么特色的地区,资本是不会下乡的。农村基础设施落后,难以吸引资本投入。在中西部城市、三线城市、四线城市都难以吸引外来投资的大背景下,期望农村地区吸引外来资本,实现工业化,改变两极分化的趋势,只能是异想天开。

  工业、农业发展不起来,商业、服务业就难以发展。所以单纯依靠资本下乡,不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出路。

  要平衡中西部城市的发展,必须以国家政策之手去干预。要平衡城乡发展,也只能以国家政策之手去干预。外来私人资本在合法经营时,也只是提供某种程度的缓解,改善少数几个地区,却无法解决根本问题。单纯依靠资本下乡的手段,只会导致国家发展愈来愈不均衡,城乡差距更大。

  不过,国家资本也可以和私人资本实现合作。宋鸿兵先生在《货币战争4》中曾提出国家可以发行“农业特种公债”,吸引私人资本购买这种长期投资债券。笔者认为这个方法经认真测算后可以考虑实行。

  宋鸿兵认为,“农业特种公债”的发行,一方面将为农村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工商业投资提供充足的资金;另外一方面还可以回收目前社会上严重超发的货币,缓解通货膨胀,减少流动性泛滥所带来的资产泡沫化和投机盛行的严重冲击;还可以增加银行间交易市场的深度和品种,完善金融体系建设,让股市和债市更加均衡,目前的股市投机实在是太严重。

  短期内,国债与GDP的比例可能增加,但是这没有什么害怕的。这样的生产型负债与欧美透支消费型负债有着本质不同。农业负债是良性负债,农业投资将改善农村地区基础设施,提高农业产出和非农业产出,进而提高农民收入,扩大国内市场,逐步消化中国外向型经济的产能过剩,从而实现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从外需型向内需型的转变,进而增加财政收入,增加的财政收入可以用来支付农业公债的利息。

  

  五、多管齐下,统筹城乡发展

  

  三农问题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发挥全国各个方面的力量,主动调整经济结构。

  虽然各个地方的自然条件、经济条件有所不同,具体的针对性的措施有所不同,但是我们也可以梳理出一个解决三农问题的思路。

  第一,首先是发展壮大国企,国企是社会主义的基石,也是实现共同富裕的中坚力量。国企的发展壮大,将改变目前很多地方政府以土地财政为主要收入来源的窘境。政府财政收入增加了,才有能力投资到中西部地区、三线四线城市,投资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农村地区医疗、教育、养老等公共服务水平。

  第二,主动调整经济区域布局,在中西部地区、三线四线城市创建新的工业区。吸引人才、技术、资本、资源从东部地区回流中西部,吸引农民进城打工。新的投资建设应避免低端的、高耗能、高污染、生产过剩的产业。

  第三,主动调整经济结构,发展高新科技产业,提高中国制造的附加值,进而提高中国工人的工资。工人工资提高了,内需就扩大了,就可以将目前的出口导向型经济发展模式逐步转变到内需导向。由国内市场来消费中国巨大的生产能力。这样的经济模式将更均衡、更健康。

  第四,在国有企业大发展同时,以国企的产业链、技术链体系带动私营企业,给予一定的税收优惠、信贷优惠,促使国进民进。国有企业若是不能大发展,中国民营企业只有被外资吞并整合的命运。

  第五,统筹全局,在某些区域引进外资和技术,建立新的产业集群基地。引进外资产业时,需要注意保护国内产业,尽量避免低端的、低技术、高能耗、高污染的产业。

  第六、在自身实力强大的基础上,国企可以与民企联合走出国门,整合国外的资源。投资农业、矿产资源等领域,收购国际领先的技术。这些项目既需要战略眼光,也需要大量资本。民企可能没有这样的战略和资本,所以最好是国企带动民企去做,这样也可以给过剩的民间资本、热钱找到出路。

  第七,在城镇经济大发展的基础上,逐步吸引农民进城。在农民进城过程中,不要断然收回农民的土地、宅基地,应给农民留以后路,避免出现贫民窟。如果出现经济危机,农民还可以回农村休息。重庆的户籍制度做的比较好。农民不脱农村的三件衣服(宅基地、承包地、林地),穿上城市的五件衣服(养老保险、医疗保险、教育、住房、还有同等的就业待遇),给农民一个3年的适应期。在适应期内,农民可以根据自愿的原则,退出农村的宅基地、承包地、林地,政府给予补偿。如果农民不适应城市,3年后还可以回去农村。

  第八,通过各方面政策扶持,积极引导农民重新组织起来,建立起农民协会、合作社。在合作社里面发扬社会主义民主,扩大农民的话语权,使得合作社能够真正代表农民利益。有条件的地方,鼓励其建立起类似华西村的集体经济,在农村地区创立起工业区。

  第九,以国有资本为主,民间资本为辅,发展出一整套的农资产品、农副产品供销流通体系。通过该流通体系,将化肥、农药、机械等农资企业与农业合作社对接,将农村高质量的食品与城市居民直接对接,将中间商环节挤出去,把利润留给农民。一旦这样的供销流通体系建成,中国的农业、农民就再不是一盘散沙。控制了这个渠道,就可以有效抵挡跨国公司对农村的进攻。同时还可以将一些便于地区的特色产品推入城市,带动偏远地区农民收入。

  第十,在农村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新修水利、道路、电力等设施,改善农村投资环境和居住环境。可以考虑让农民合作社直接参与工程施工建设,避免包工头与民争利。

  第十一,完善城乡社会保障体系,实现城乡公共服务体系均等化,提高城乡社会保障的标准。对农民孤寡老人和留守儿童给予特别优待。特别要重视农村地区的教育资源投入。在城市建设大面积的公租房、廉租房,为农民工、大中专毕业生、城镇住房困难户提供住房保障。

  第十二,根据形势的发展,重新平整土地,对于一些特别偏远地区,可以因地制宜,考虑将一些人数特别少的村庄合并起来,建立农民新村,增加耕地面积,节约基础设施建设费用。平整土地过程中,可以考虑采取重庆的地票交易模式,使得偏远地区农民能够获益。目前的重庆地票交易,偏远地区农民每亩宅基地平整复耕后大约可以获益10万元。

  第十三,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打击黑恶势力和违法犯罪。不打击黑恶势力,打掉一些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新的政策无法顺利实施。

  第十四,整合目前的科研机构、院校资源,避免低水平的重复研究,避免大而化之的空泛的研究,科学研究应能理论指导实践,解决中国亟需解决的问题。让科研院所能够真正根据中国国情、各个区域的自然条件情况来进行研究。

  第十五,积极扶持一些农业科技企业和农业科研机构、院校,使得节水、节肥、高产的农业技术下乡,改善耕地质量,提高农业产出。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462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690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