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刚 张昊:丰衣足食后我们需要什么

更新时间:2012-08-20 16:40:18
作者: 袁刚 (进入专栏)   张昊  

  

  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官民各界都在试图对胡、温十年执政作总结性历史定位,已听到有“黄金十年”的提法。如果从经济发展来看,去年2011年我国国民生产总值已经高达47万亿人民币,GDP一跃而仅次于美国位列世界第二,这显然是令国人扬眉吐气的伟大的成就。成就的取得是改革开放的结果,自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来,中国保持了30多年的长时间政治相对稳定和经济持续增长,整体上解决了百姓温饱问题,成就有目共睹。

  这30多年也是中国自鸦片战争之后的一个半多世纪来,持续时间最长而少有的稳定发展时期。相较于此前百多年不停的战乱、列强入侵、革命到极致的十年文革,中国在丧失了太多发展机会后,能稳稳当当抓住战略机遇期,不内耗,不折腾,一心一意搞经济建设,获得的大发展的确尤显其可贵。将这30年统称之为“黄金时期”,也并不过份,古代“贞观之治”也不过二三十年,而对其歌功颂德少说也有近千年。

  然我们还是少歌功颂德,切莫要粉饰太平,而要多一些忧患意识。因为“黄金十年”、“黄金时期”,也只能是从经济发展上看。但为发展经济,中国人民付出了相当代价,资源和环境透支严重,一些深层次的政治和社会问题逐渐凸显,社会贫富差距不断拉大,官员腐败现象愈演愈烈。持续30多年的强制性计划生育独生子女政策,使人口红利逐渐用尽,人口老龄化提前到来。官僚权贵特权凝固化,社会不同阶层间的升隆流动在降低,“群体性事件”频发,危机与不确定性日益加深,百姓对政府的信任逐渐丧失,政府和社会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一切都在警示我们:中国的发展后劲还有多大?还能不能持续稳定发展?

  中国人民自鸦片战争以来,有着“百年悲情”,也有着百年强国梦。“发展是硬道理”!发展上了一个台阶,还希望再上一个台阶。人们都在期待“十八大”后,再来个“黄金十年”,最好中国能持续发展50年,GDP超过美国而跃居世界第一,恢复康乾盛世时的国际地位。

  然而,我国的发展势头已在明显降低减弱,其原因除国际上的萧条因素外,国内因素是主要的。许多深层次结构性的社会政治经济阻碍性难题,并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有的甚至不敢触及,亟待改革的问题还很多。执政当局一刻也松懈不得,还必须埋头苦干,深化改革。有人坦言:30年改革,容易改的都已经改了,剩下都是触及既得利益格局难改的,需要硬碰硬啃硬骨头的改革还在后头,而且刻不容缓!我国的改革是先易后难,所谓先经济后政治,现在经济发展了,政治还在拖后腿,不改已是不行!如今,政治体制改革再难也必须改,形势已倒逼着政府调整利益格局,进行更深入的体制性改革。

  改革没有回头路可走,改革是全方位的,跛脚缺位的改革则可能因其缺而祸及全身,最终将导致改革的失败。历史上这样的惨痛教训有很多,清末十年新政,改革力度不可谓不大,取得的成效亦不能说不多,但功亏一篑最终失败,就在于当政者没有作根本性改变的决心。当今有领导同志说得好:改革就是革自己的命,要将改革的手术刀对准自己,割去自身腐烂的脓疮,破除既有利益格局。从总体上讲,我国改革其实就是破除苏联模式另找出路,经济上突破了苏联计划经济模式,推行市场经济,使经济起飞高速发展。政治上也要突破苏联高度集权于党的模式,打破僵化政治局面,放开言路,允许民众监督政府,以使社会政治生活充满活力,使国家上上下下更具创造力。

  但在我国,经济发展成就有目共赌,政治体制改革的缺位缺失也有目共睹,既得利益集团顽固地阻碍着打破利益格局的改革,死死地把持垄断着政治经济资源,着力阻断下层民众的上升通道。改革也在不断地改变着中国,古人说“衣食足则知荣辱”,如今人民群众绝不会仅仅满足于“吃饱穿暖”或“丰衣足食”,在基本生活保障得到满足后,人们会转而寻求对公共事务更广泛的参与和打通社会的上升渠道,需要自由抒发自己的看法,表达自己的诉求。而如果这种需求不能在体制内的合法途径得以释放,就可能诉诸体制外的非常手段,如今各种群体性事件频发,围堵性“维稳”不堪重负,反映的就是政治民主化的制度性缺失。因为民主政治是用不着堵塞民意的,而是有其正常合法的发泄渠道,民情再喧嚣也不会影响政治稳定。我国高压紧崩的政治体制不仅成本高,而且相当脆弱,人们担心一个小事件就会象滚雪球一样扩大蔓延,冷不丁而闹大致无法控制,从而阻断改革大业。

  我国政体表面上看相当稳定,实际上却潜伏着巨大的危机,上上下下许许多多的人对前景丧失信心。经济改革创造了一个新富阶层,理论上这个阶层和他们的财富是中国进一步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力,但由于政治改革的滞后,缺乏制度环境保证,新富阶层在政治上始终有不安全感。不少先富起来的人都在千方百计地移民国外,转移资产,他们不是帮助穷人共同富裕,而是捞一把就跑,表现出对中国现行体制的不信任。对现行体制不信任的还包括大批高层现职官员,其家属子女有不少早已移居国外。有相当数量的贪官更是将贪污赃款大规模地转移至国外,有的甚至全家人移民外国,自己一个人留在国内当“裸官”。如此,则每年流出国门的财富是个天文数。

  我国一方面在极力招商引资,一方面却眼看着资金在源源不断的外流;一方面在延揽有国际视野的人才,一方面却有大量的优秀人才移民海外。几十年辛勤劳动积累的财富存在外国银行,购买外国国债,却也得不到很好的运用。这些都很不正常。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经济发展了,底层普通百姓却难以分享改革的成果,对财富的流失更是怨愤不已。中国今天能够创造财富,却不能保有财富,能够培养人才,却不能留住人才,这就需要检讨与反思。古人讲“修德来远人”,就是说要修正自身形象,建立起有吸引力的制度,才能让好的资源和财富安心汇聚到自己这里。

  由此看来,现在还真不是歌功颂德的时候,盛世危言,需要更多的忧患。我们现在更需要的是深化改革,是进一步剔除苏联模式对中国现时政治的不良影响,建立起与市场经济体制相匹配的一整套政治制度,以保障整个社会的健康持续向前发展。

  

  (本文部分内容刊于《人民论坛》总第372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660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