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竞恒 :耶儒之间:以儒学背景信仰基督教的蒋中正

更新时间:2012-08-18 23:01:27
作者: 李竞恒  

  当在南岳顶峰建立大铁十字架一座,以酬主恩也”[32]。这一许愿模式,在中国具有非常古老的传统。早在商代:“当灾祸已被驱除,或者私下的祈祷得到了回答,国王常常要占卜决定,是否宜于作一次感恩的献祭”[33]。在儒家的《尚书·金縢》中记载,周武王有重病,周公向神祷告,愿亲以身代,如果神能赐武王病愈,则献上玉璧与玉圭以为酬谢。不难发现,蒋中正在遭遇危难时,与商周时代的政治家一样,通过感恩性的许愿,来强烈表明自己祷告的希望。从“天”、“帝”、“天命”的上帝,到以“冢宰”理解耶稣,包括感恩性的许愿,这些都显示出蒋中正基督教信仰中,其精神结构具有非常古远的儒家底色。而这种古老的背景,一方面帮助他进入基督教信仰,更容易深化对信仰的理解,另一方面,实际上已经在参与基督教信仰的汉语思想化过程。

  

  除了非常古老的儒家底色之外,蒋中正基督教信仰中也存在鲜明的宋明理学理解背景。除了耶儒合一的日记修身方式正是直接延续了宋明理学之日谱外,他对耶稣基督的理解,有时又是以理学的方式。如1950年4月7日日记云:“因之余尝以耶稣为太极之表现。太极者,无生、无死,不增不减,不垢不净,无我无物,无恐怖,无挂碍……此乃神人也”[34]。众所周知,“太极”在宋明理学中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意义。从周敦颐创立《太极图》,为理学奠定了重要的理论基础,程朱皆言太极阴阳之变化,“太极”即“理”。明代理学家曹端亦深入强调了太极对于“气”具有主导、驾驭的作用[35]。蒋中正以“太极”来理解并以“神人”来赞美耶稣,可见他对耶稣的尊崇,亦显示了他对耶稣基督的理解,具有浓厚的宋明理学气质。

  

  在对人性的理解上,蒋中正认为,“我们人类的天性受自上帝的灵性,这个灵性,就是仁爱的精神……在中国来说,就是‘天命之谓性’的‘天性’[36]”。“天命之谓性”出自宋明理学的《四书·中庸》,根据朱熹的集注,“性”就是“理”。这样,蒋中正对人性的理解,便将源自于基督教上帝的仁爱之性,与理学的天理之性结合了起来。对仁爱精神的强调,既是来自上帝的“灵性”,也是理学的“天性”。显然,蒋中正对人性的理解,与奥古斯丁那种沉痛地强调“在你(上帝)面前没有一人是纯洁无罪的,即使是出世一天的婴孩亦然如此[37]”的罪性论不同,蒋中正的人性观,则倾向于强调人类仁爱能力的可能,因为这种“灵性”来自上帝的祝福。这种论述,并非与基督教信仰的“原罪说”矛盾,而是凸显了人具有施行仁爱的潜能。这种理解,与理学的人性论及道德实践观有密切的关系。

  

  结 语

  

  蒋中正先生受洗之前,便服膺儒学,尤其是理学的修身论。在他早年的日记中反映,曾经有过非常艰难在“天理”与“人欲”间的挣扎经历[38]。基督教信仰,本身延续了他努力修身的这一早期追求,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强化了这一实践。自此之后,与民国同时代许多受过教育的人一样,他成为一个在“耶儒之间”的信徒,其信仰品质带有浓厚的儒学底色。学者对蒋中正的基督教信仰或儒学修养,或是论述其作为基督徒的实践,或是论述其服膺孔孟之道或王阳明的著作。但这样一位深刻参与并影响了中国二十世纪现代历史的政治精英,是如何调和二者,并在二者之间游刃有余,最终不分彼此的思想合一,确实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佛教在东汉传入中国,到唐代成为“三教”之一,并最终内化到中国传统,发展出禅宗,甚至深刻影响了新儒学思想的转型,用了一千年以上的时间。如果从第一位儒生天主教徒阔里吉思开始算起,“耶儒之间”精神资源对话与调和的历史,有了七百年。如果从明末耶稣会士影响的汉族天主教徒们算起,则有三百余年。很显然,这一过程还有待漫长的时间,才有可能实现充分的内化,出现真正意义上的汉语神学思想,形成真正的具有深远意义的新传统。对此可能性,笔者乐见其成。蒋中正的耶儒一体信仰,正是这一漫长历史过程中的组成部分。理解这一点,或许有助于我们更加深入地研究蒋中正、民国人物,甚至当代“耶儒之间”的这一问题。

  

  李竞恒

  

  2012年8月16日 写于成都狮子山

  

  --------------------------------------------------------------------------------

  

  [1] 翁绍军:《汉语景教文典诠释》,北京三联书店,1996年,第94—95页。

  

  [2] [俄]索洛维约夫:《俄罗斯与欧洲》,徐风林 译,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第30页。

  

  [3] 陈垣:《元西域人华化考》,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第23—25页。

  

  [4] 黄一农:《两头蛇:明末清初的第一代天主教徒》,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第82页。

  

  [5] [美]柯文:《在传统与现代性之间:王韬与晚清革命》,雷颐、罗检秋 译,江苏人民出版社,1998年,第22—23页。

  

  [6] 刘小枫:《圣灵降临的叙事》,北京三联书店,2003年,第47页。刘小枫在更早的《拯救与逍遥》中,甚至将儒学称为基于历史主义的残酷王道,是基督信仰圣爱品质的敌对性力量,见《拯救与逍遥》,上海三联书店,2001年,第81—135页。对此,陈来先生从为儒学辩护的立场进行过回应,见《王阳明哲学的有无之境》,自《陈来自选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第287—288页。

  

  [7] [瑞士]汉斯·昆:《论基督徒》上册,杨德友 译,北京三联书店,1998年,第97—118页。

  

  [8] 杜维明:《儒家传统现代转化的资源》,自 陈来、甘阳主编《孔子与当代中国》,北京三联书店,2008年,第16—17页。

  

  [9] [法]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冯克利 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第83页。

  

  [10] 余英时:《中国思想传统的现代诠释》,江苏人民出版社,1989年,第89—100页。

  

  [11] 吴相湘:《晏阳初传:为全球乡村改造奋斗六十年》,岳麓书社,2001年,第15页。

  

  [12] 龚鹏程:《儒学新思》,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第328—333页。另外,在世俗现代主义压力下,儒学与基督教的靠拢,参见 [美]约瑟夫·列文森:《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郑大华、任菁 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第103页。

  

  [13] 裴京汉:《蒋介石与基督教:日记里的宗教生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民国人物与民国政治》,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第281页。

  

  [14] 吴经熊:《超越东西方》,周伟驰 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年,第386、第175页。

  

  [15] 裴京汉:《蒋介石与基督教:日记里的宗教生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民国人物与民国政治》,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第286页。

  

  [16] 刘维开:《作为基督徒的蒋中正》,载《史林》2011年1期,第131—132页。

  

  [17] Jay Taylor:The Generalissimo:Chiang Kai-shek and the Struggle for Modern China,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2009, P12、P16.

  

  [18] 杨天石:《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上册,山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13—19页。

  

  [19] 杨天石:《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上册,山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36—39页。

  

  [20] 王汎森:《晚明清初思想十论》,复旦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182—183页。

  

  [21]《李塨年谱》,中华书局,1988年,第73页。

  

  [22] 杨天石:《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下册,山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540、531、503页。

  

  [23] [美]沙伦·M.凯、保罗·汤姆森:《奥古斯丁》,周伟驰 译,中华书局,2002年,第34页。

  

  [24] [美]约翰·英格利斯:《阿奎那》,刘中民 译,中华书局,2002年,第116—117页。

  

  [25] [美]米尔恰·伊利亚德:《宗教思想史》,晏可佳、吴晓群、姚蓓琴 译,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5年,第1145、1150页。

  

  [26] 黄仁宇:《从大历史的角度读蒋介石日记》,台湾:时报出版社,1994年,第322页。

  

  [27] 1945年9月3日,杨天石:《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下册,山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433页。

  

  [28] 于省吾:《甲骨文字释林》,中华书局,2009年,第462页;徐复观:《周初宗教中人文精神的跃动》,自 杜正胜《中国上古史论文选集》下册,台北:华世出版社,民国六十八年,第1044—1046页;[日]白川静:《金文的世界:殷周社会史》,温天河、蔡哲茂 合译,联经出版事业公司,民国七十八年,第36页。

  

  [29] 胡厚宣:《甲骨学商史论丛初集》上册,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第239页;陈梦家:《殷墟卜辞综述》,中华书局,2004年,第581页;陈梦家:《西周青铜器断代》上册,中华书局,2004年,第54页;郭沫若:《青铜时代》,人民出版社,1954年,第5页。

  

  [30] 吴经熊:《超越东西方》,周伟驰 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年,第174页。

  

  [31] 刘维开:《作为基督徒的蒋中正》,载《史林》2011年1期,第126页。

  

  [32] 黄仁宇:《从大历史的角度读蒋介石日记》,台湾:时报出版社,1994年,第389页。

  

  [33] [英]艾兰:《现代中国民间宗教的商代基础》,自《早期中国历史、思想与文化》,杨民 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1年,第19页。

  

  [34] 刘维开:《作为基督徒的蒋中正》,载《史林》2011年1期,第126页。

  

  [35] 陈来:《宋明理学》,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170—171页。

  

  [36] 蒋中正:《耶稣受难节证道词》,民国四十七年四月四日,秦孝仪主编:《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33“书告”,台北: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1984年,第205页。

  

  [37] [古罗马]奥古斯丁:《忏悔录》,周士良 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年,第10页。

  

  [38] 杨天石:《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上册,山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35—54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654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