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环球时报:革命不是止痛的鸦片

更新时间:2012-08-17 19:27:01
作者: 环球时报  

  

  编者按:本文作者李嘉楠是英国诺丁汉大学青年学者。本文仅供交流讨论,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

  

  革命是什么?

  好像不少中国人,总是在唏嘘,总是在感慨,总是在后悔。每当这个国家民族遇到迷茫困惑之时,革命马上变成一些人心里止痛的鸦片。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全国人民欢呼雀跃。而在今天,每当中国社会暴露出这样那样的问题,总有人不失时机地提出:如果再来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一切问题就可解决。海外反华势力也不遗余力地绘制一张张倒计时表,兴冲冲地等待着中国的“革命”。

  “民主”思潮在今天中国的“伪流行”并不是因为中国人本身对这个概念多么热爱,而是由于中国的大部分人,包括笔者在内,实在缺少一种恰如其分的政治语言来表达自己心中的困惑。很多人习惯性把国家出现的问题,政府出现的问题归结为某种民主的缺失。

  很多人说,中国不应该一党专政,中国需要可以选举的民主。难道这个“一党”不是中国人,是火星人?中国确实党内选举远胜于全民公投。可是别忘了,中国有8000万党员。8000万足以超过这个世界大部分国家的人口数量。这8000万人理论上已经是中国最优秀的人。如果这8000万党员全部忠实地履行自己的监督和自我监督,中国真的需要13亿张选票吗?

  当然,我们不能指望用个人的“自觉”来节约监督成本和制度成本。中国当下的确需要改革,可这是一场充满不确定的摸索。中国进一步的分权方向到底路在何方?中国需要一个中央权威,这是经济一体化的前提和大脑。如何在稳定确保“经济一体化”的前提下,建立一个“政治本土化”的中国新政治格局框架?如何确保中央政府不变成过度集权的政府?这些问题才是当下中国面临的最大难题。

  中国曾经没有和平改革的机会,所以那么多人选择了革命和牺牲。现在,中国经济基础总体如此扎实,为什么要舍本求末,去求那下下策之革命?当代一些知识分子有一种错觉,觉得是“一党”导致他们失去了自己的权利。请问中国现在的精英在哪里?高管、高官、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应该算吧。中国的精英早已不在牛棚里了。如果说一个党不足以保护弱势群体,那么十个党就会好一些吗?作为中国青年知识分子,我们应该对自己的祖国有清醒的认识,我们要对祖国的未来负责。因此,请不要妄谈革命。

  请不要急于否定当下的中国政体。这个政体显然还有很大的制度潜力。在中国现有制度下进行探索,才是社会成本最低的改革。在宪法里,我们是人民民主专政。人民,已经有法律赋予的国家主人的权利。权利由谁监督,怎么监督?我们只有通过努力思考、探索,而不是通过去破坏才可以知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特别之处,也许就在于我们将在单一执政党体系下完成中国的“去集权化”。

  中国百年革命史,多少风云多少血泪。历史没有后悔。我们更不应该让历史后悔。愿与所有中国青年共勉。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6504.html
文章来源:环球时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