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岱:全民皆x ——一个外星人的地球J国价值生态考察记

更新时间:2012-08-11 22:22:46
作者: 金岱 (进入专栏)  

  许多城市都在迅速地扩大。有的城市将原来那些人迹罕至的冷僻的街道统统开辟为商业区,使这些地方一下子热闹起来。各个城市原来作为展览战争文物(这个国家的人通常将其称之为"革命文物")的巨型展览馆,展览厅现在都改为大型交易中心。报纸上、广播里、电视里大量出现了商业广告,许多报纸都用整版整版的篇幅登载那些对于某某公司开张的祝贺,展示出各色商店公司百花齐放的景观……

  

  W先生还看到这个国家本来不很发达的交通现在尤其拥挤、紧张和纷乱起来,不管火车、汽车、轮船、飞机,买票总是一件头等的难事,总是要排很长很长的队。要么就得靠买高价票,或靠贿赂,靠托熟人、拉人情这国人叫做"开后门",而车上、机上、船上也总是人满为患,特别是火车,通常上了车便要准备不拉尿,因为挤得无法上厕所。交通工具里这些人,据W先生观察,商人的确居多。而更多的,尤其是火车上,更多的是被这国人称之为"民工"的人们,他们通常原是农民,现在开始到各地的城市去做工,他们象潮水一样地涌向这个国家的各大城市,以至于形成一种在这地球上少有的人潮汹涌的壮观景象……

  

  不管怎么说,这个国家的市场是发达起来了,商品也丰富起来了,看来,这的确是一个真正的转机,这个国家这回应该是大有希望了。W先生是个热情洋溢、具有强烈事业心的学者和外交家,他是抱定了要使贝塔星座与地球上这个大国发生星际联系的决心而来到这里的。初来时,他看到这个国家虽然贫穷落后,但文明古老,文化深厚,人民非常热情、淳朴、勤劳、努力,他认为这种交通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然而,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使他很觉有些沮丧,甚至有点泄气,一次又一次的新的气象最后总因全民蜂涌而上,蜂涌而好,蜂涌而来而演变成为闹剧,甚至惨剧,使人倍感失望。他开始丧失信心,开始觉得与这个国家进行星际交往是难乎其难了。而现在呢,他的热情忽又点燃了,他又一次看到了希望,他想,市场的繁荣必将使这个国家整个繁荣起来,而使这个大国不仅在地理和人口上,也在经济、文化、政治等一切方面成为地球上举足轻重的地区,贝塔星座如欲与地球联系,这个国家是无论如何不可忽视的,它会是一个最重要的据点的。

  

  由于这令人鼓舞的新的希望,也由于对时间紧迫的考虑,W先生来到了地球J国一宇航中心,想调查一下两星星际交际的技术问题。当他跑到这里,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里出现了一个"环宇贸易开发公司",门口的人把W先生当作了商人,拉着他大谈生意经,向他推销彩电、冰箱、录像机等等。W先生惊讶地差一点把下巴都掉下来了,怎么这里已经开始和外星球做生意了呢?细细一询问,原来这个"公司"仅仅是对地球上甚至只是国内的老百姓做生意的。

  

  W先生感到有趣,便去各个部门和单位走动。哦,原来这个国家所有的部门,单位,各种行当,各种级别,通通都兴办了贸易开发中心和公司之类的名堂,有明的,有暗的。而且据说,因为国家发给工作人员的工资有限,现在物价又再上涨,各部门,各单位必须通过自己做生意,攒了钱,来贴补工作人员的生活费用。说得当然很有道理,不过,对地球上这个国家的事情已经颇有经验了的W先生却非常忧虑起来:发展市场经济固然不错,但如果这个国家的人们又来一个"全民皆商"的话,那可就糟了,那就又要重蹈覆辙,说不定会又来一劫了!(他想起了"全民皆兵"的那一天里,遍地"司令部"、"战斗队"的情景,现在如果遍地"公司"和"开发中心"什么的,那就是可谓何其相似乃尔了。)

  

  六、全民皆商(2)

  

  W先生急忙飞往各地,进行深入考察。他悲哀地看到,果不其然,全国上下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在可以说是疯狂地做起生意来了。

  

  例如大学校园里,原来的学术广告,现在已经被商业广告替代了;大学生们开始摆摊,卖书、卖咖啡(这算是文雅的),卖水果、买衣服,并逐渐发展为参加各种公司的各种产品推销、传销;还有不少攻读各级学位的学生忽然中途辍学,改去经商;教授们(那些科学院、研究所的科学家们也一样)不甘落后,不再愿意进行基础的、艰苦的学术研究了,他们也开始倒卖,倒卖一些走俏的材料、元件,或者向乡镇企业倒卖一些低级的小技术;文、理科的教授们靠山吃山,办起了数不清的各级成人教学,让人们交了钱,轻轻松松地就拿到文凭、学位,感觉上是一种变相的文凭与学位的生意;至于中小学老师呢,则学会了利用孩子们对于老师的崇敬而向孩子们兜售生意,有一位小学老师把冰棒箱藏在讲台底下,下课时间变几毛钱一根的卖给孩子们,孩子们自然是争先恐后地来买,老师的冰棒无疑是天底下最好吃的。老师们向学生兜售的最多的当然还是书稽,如"考试辅导"、"解题大全"之类,这些成了老师们的巨大财源……

  

  如果说一开始,这一切虽然风起云涌,却仍然还算是教师和学校的此起彼伏的民间行为,但W先生惊异地发现,这一切不久就变成了全国上下统一的一致性行为,"教育产业化"的主张被具有权威性地明确地提了出来,于是,一霎间,这个国家的所有大中小学全都成为了生产学生,并从学生身上直接取得利润的企业,或曰工商业,所有的大中小学,尤其是那些名牌的,都来想方设法按价格出售学生们获得学习的机会,出售学习的合格证明--文凭(要知道,这个国家的学校绝大部分都是国家所有的)。

  

  同时,"医疗产业化"也开始被普遍实行。医院(这里的医院亦绝大部分属国家所有)也成为了企业,或曰工商业。医生们变成了商人,他们不再按病人的病情开适当的药,而是学会了给病人开价钱尽可能昂贵的药,或者向病人开出一长串需要不需要的医疗仪器检查,以便向病人收取昂贵的医疗检查费而医生则由此拿到高额的"回扣",以至于病人们觉得,不知是在请医生看病,还是在与阎王作生意;国家防疫部门给公民打一些基本的传染病疫防针也开始收费,(照理说,这类预防针的注射,是国家对公民的法律上的强迫行为,是为了保障全社会的健康,是不允许收费的)……

  

  不仅教育、医疗产业化了,严肃的学术研究、高雅的文学艺术,也都开始产业化了,学术研究和文学艺术成果的水平评价越来越以金钱的价格来予以度量,专业学术研究和高雅文艺创作的整个运作方式(现在应该称之为生产方式了)也越来越由或明或暗的关于金钱的潜规则来予以支配。

  

  甚而至于寺庙也产业化了。一座声名远播的寺庙大张其鼓地办起了"寺庙经济"来,并美其名曰为"文化产业"。

  

  可是,如果所有这些伟大的精神事业,举凡严肃的学术研究,高雅的文化艺术,神圣的宗教,被地球上这个国家的人们称之为"人类灵魂工程师"之所的学校,以及被称之为"白衣天使"之所的医院都全部成为了产业,工商业,那本质上无法用金钱来度量其价值的"精神"这东西还存在吗?

  

  最为让人恐慌的,则是被这个国家的人们称之为"官倒"的状况。国家政府官员们利用自己掌握的权利,将他们手中控制的资源变成财富;据说最有趣的"官倒"是所谓"倒批文",在这个国家里,政府某部门的批文,特别是某部门首长的手谕,常常具有法律意义,常常是许多事情生死兴亡的根据,于是这样一种宇宙商业史上罕见的商业现象--字条买卖--就风行起来了。当然,这类生意的最高境界还不是"字条生意",而是首长们的"眼神"、"微笑"、"默认"等等之类的生意;甚至军队也做起生意来了("军倒"是"官倒"的一种),军人们用军舰倒汽车,用飞机倒烟草,用军车倒黄金,气魄确实非凡……

  

  "官倒"的变体或进一步发展,则是"官太倒、衙内倒"或曰"官太经商、衙内经商",特别是官员以各种方式拥有企业股票而成为了企业主的合伙人,成为了"官商",因而失去了对企业的非法行为的任何监督和制约作用。

  

  不过,最为严峻的事情还不是"官商",而是"商官",当地球上这个国家的所有官员脑子里都只剩下他所领导的地区的经济效益,或曰"GDP"的话,这些官员便成为了"商官",这个国家也就成为了纯粹划一的唯商之国。

  

  W先生听到一句流传的格言:"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在心慌"。

  

  W先生感到非常震惊,但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按照宇宙间许多生命社会的通行的规则来看,所谓市场文明,或商业制社会,仅仅意味着,社会资源的分布方式,主要不取从上到下垂直分配的一种,而取平行相互交换的一种。它绝不意味着全社会的人都要变作商人,全社会的工作只剩下商业一件。商业制社会并不是唯有商业,唯有市场因素的社会,相反却是,商业与非商业,市场因素与非市场因素并行而多元。

  

  但眼下地球上这个国家的人们,却忽然将国家和社会等同于市场,将市场等同于商业和商品,大家不分青红皂白,不管职业和专业分工,不管自己是否适应恰当,一概把自己变做了商人。

  

  真怪!真怪!地球上的这群人,真怪呀!这群人为什么无论干什么,都非要一风而去,全民往之呢?

  

  七、全民皆X(1)

  

  按原计划,W先生的这次地球J国考察为期一周,如按期返回的话,他的考察工作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但是W先生对于地球上这个国家的事情发生了不可遏止的兴趣,他对于这个国家的神秘莫测简直入了迷。他完全沉浸进去,思索着这个国家的问题的症结所在,例如解一道极有兴味的难题似的。

  

  在第六天,W先生对地球J国的情况进行了更为冷静、细致地观察,更为深入的思考。

  

  这一天,W先生在地球上这个国家看到了一种令人颇感掀慰颇觉鼓舞的状况。

  

  首先是和平。W先生熟悉地球J国的历史,他不仅在这回来此访问前也曾几次短暂访问过地球,且大量阅读和研究过有关地球J国的历史文献。他知道地球上这个国家历史上曾有周期性战争的现象,每改朝换代必有战争,大规模生灵涂炭的战争;他还知道他这回访问地球J国之前的一个颇长的时间里,这个国度里一直处于战争状态:与入侵者的战争、推翻帝制的战争、国家内部由于意识形态的差异而发生的不同政治力量之间的战争……即使这回来到地球J国的头几天,虽然已无大规模战争,但被这里的人们称之为"运动"的那种东西,一直非常频仍,甚至可称为是一种没有硝烟的战争,人民生活始终不得安宁。而从第五天开始,特别是第六天,这里出现了一种非常难得的,持续时间颇长的和平时期。这里的人们显然非常珍惜地享受着和保护着这种得来极为不易的和平,战争和社会动荡让他们觉得痛苦无比,厌倦无比。

  

  其次是国民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由于这个国家的首脑们在这段时间里坚持倡导和大力发展属于新的文明形态的市场经济,这个国家出现了数百年(按地球上的时间算法)未有过的经济上高速发展的时期。目前这个国家的经济总量已达地球上所有国家的第三位。这个国家一些大城市,特别是沿海的大城市,人民生活的富裕程度已颇为可观,日常生活水平与地球上一些原本经济较为发达的国家人民的日常生活水平已相差无几。尽管按W先生的观察,这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的社会保障方面还水平甚低,且人均经济总量的数字还远不够理想。但不管怎么说,对于地球上这个第一人口大国来说,这已是颇为了不起的了,W先生想。

  

  再次是这个国家的人们对自己的问题看来也是有了越来越理性的反思,且国家也在某些意识到了问题的方面努力改变。例如在国家和社会基础层面的变化上:以宪法的方式实行多元的经济所有制,立法明确物权和产权清晰的重要性,立法保障私有财产,逐渐重视将人(而不是将国家、集群等)作为社会生活的本位,即终极目的,与地球上其他国家在经济、文化与社会生活等方面发生越来越广泛和密切的联系,参与地球上的广泛的国际合作,社会不断开放,等等,都是让人感到非常鼓舞的景象,说明这里正在平缓而渐进地迈向地球上的现代文明。贝塔星座若要与地球上这个国家发生星际联系,这个地方之现代文明的,理性的,市场的与开放的状态,乃是最重要的条件。

  

  W先生对地球上这个地方已经有了感情,虽然他心里仍然还有许多疑虑,但感情使他对这里的每一点进步都觉得欢欣鼓舞。他象是在不断地鼓励自己似的,不断地对自己说:这是一个有希望的地区,一个有希望的国家,一个有希望的人民!在这个国家的人们称之为古代的过去,这里的人民曾是地球上最了不起的,最伟大的人民,现在他们正在复兴他们过去的辉煌,他们一定能够心想事成!

  

  不过,作为一个冷静的,头脑周密的,外来的从旁观察者,一个深刻的思想家,W先生不敢欺骗自己,他明白,他对地球上这个国家的现状与未来,仍怀着许多的疑虑与忧惧。他认为这个国家伟大的希望与严峻的危机并存!

  

  W先生对地球上这个国家了解越多越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633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