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岱:全民皆x ——一个外星人的地球J国价值生态考察记

更新时间:2012-08-11 22:22:46
作者: 金岱 (进入专栏)  

  看到那里的房子修筑得特别整齐,农民住房都八字对排,两排对开住房的头上还有一口水塘,军长对这种别致的格局特别满意,下命令全省农村开展"八字头上一口塘"运动,要农民一律拆除旧房,按新格局营造新房。其时农民连饭都吃不甚饱,哪有财力造新房,但旧房又必须拆,于是许多地方的农民便无家可归,只好外窜乞讨去了。

  

  这一天的"从军潮",可谓波澜壮阔,大开大阖,丰富多彩,足令W先生大开眼界。智慧的W先生感到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他对这个国家发生的事情感到神秘莫测,不可思议。

  

  三、全民皆农

  

  第三天一大早,W先生一觉醒来,发现他下榻的旅馆空空荡荡,全然不象昨天晚上那么热闹。走到大街上一看,大街上更是人烟稀少,偶尔碰到一两个行人,不是七老八十的,就是残废,或者病弱的,整个城市已经全然没有了生气。W先生感到十分惊奇,这个国家的人们之变化多端,实在是令人颇费猜度。

  

  W先生一路走去,问了好几个大街上唯一能见到的神志还清醒的老人,以及耳朵没有残废的病人,才知道,这个国家的人们接到一道命令,除了"老弱病残"外,一律要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大概是鉴于城市的人们长期远离自然,聚居在喧哗嘈杂之中,灵魂蒙上了灰尘,要去乡下,在那些纯朴的乡民中沐浴沐浴古风,洗涤洗涤灵魂。而且,城里人很久不参加体力劳动,去农村参加那些肩挑手提、牛拉犁耕的劳动,于身体是大有裨益的。看来,这个古国对"修身养性"之道,的确是颇为讲究,而且颇多妙法的了。W先生想。

  

  W先生向城外走去,他发现,人们果然全部都涌到田地里来了。一开始涌来的是学生(这个国家几乎什么事都是年幼的学生带头,然后大人门紧跟其后),学生们的这种行动,被叫做"插队",即"插"到农民组成的生产队中,把自己逐渐变为农民。后来呢,老师们、科学研究人员们、医生们、工程师们、机关干部们、法官们、警察们、营业员们、乃至于工人们,都纷纷地涌来了。这些成人们,组成了所谓"五七大军"(据说那道下乡的命令是本国元首于5月7日那一天下达的),他们统统都决心将自己脱胎换骨,改造成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农民。

  

  这些城里人在乡下干得很欢,他们似乎立刻就比乡下人还要乡下人。乡下人如果挑一百斤,他们就必定要挑两百;乡下人如果在田地里撒一百斤肥料,他们就撒一千斤。W先生就看到有一群教授,在水田里倒满了人粪,是从很远的地方挑来的,累得臭死,然后,他们跳着满是屎尿的田地里插秧,把每一蔸秧都插到一团巴巴屎上。

  

  诚然,某些职业的城里人在乡下也还要干他们的本行,例如医生。人总是要生病的,乡下人虽然身体健康,也不可能全免病灾。所以医生们就无需到农田里"接受教育",而继续留在乡下的医院里。不过,在乡下的医院里也并不意味着完全不"接受教育",在乡下人的医院往往有一套特殊的制度。在这里,一点医学常识都没有,甚至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民当院长,原来在城里医院扫地、洗衣、消毒器械等的工友做主任医师,原来城里医院里的护士当医生,原来城里医院的医生当护士,原来城里医院里的主任医师当工友,而原来医院里的医学权威,赫赫名医或院长什么的,则只能看太平间、背死人。这样一来,但凡病人进到医院里,院长指挥主任医师看,主任医师指挥医生看,医生指挥护士看,护士倒是颇能看病,但碰到疑难病症,护士就指挥工友看,碰到更疑难的,工友就指挥守尸人看。

  

  教师在乡下也是颇受重用的,他们常常被免去农田劳动,而分派去教农民的孩子读书。但这时已无书可读,无书可教,所有的书籍都被认为是不具有"贫下中农"的感情,被认为是错误的,甚至是反动的。而且,教育的标准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高中升大学的考试中,只有"白卷",即一个字也没有答的卷子,被认为是真正的满分,考"白卷"的人也被认为是英雄的考生,如果这位考生的手上有足够厚的老茧,那就是真正的高才生,能够进入第一流的大学。总之,大学考试的标准是"白卷"和"老茧"。

  

  W先生认为,这其实是理所当然的,既然全民皆农,全国都要向农民学习,那么不仅考试,一切都应以农民的标准来衡量。目不识丁和满手老茧,既然是这个国家大部分农民的标准,那大学考试怎么离得开它?

  

  不过,W先生感到非常忧虑。这个国家的人民倒是热情澎湃,干什么都排山倒海,这是令人赞叹的。可是,如此下去,这个国家很快就要变成文盲之国,怎么还谈得上开通星际交往,星际交往可是靠老茧无法进行的呀。贝塔星座即使再喜欢这里的人们,也无法跟这里建立星际关系呀!

  

  四、全民皆学

  

  W先生在地球上这个国家的第四天,是他感到最热闹,最振奋,可又是最困惑,最觉莫名其妙的一天。

  

  第四天这个国家突然结束了全民皆农的状况,大幅度地改变了方向和政策,提出了发展科学技术,致力经济建设,把国家推向现代化的口号。老实说,W先生非常振奋,他觉得,这个国家终于抓住了根本,不发展科学技术,进行经济建设,国家如何能富强起来?又如何与他们的贝塔星座进行星际交往呢。

  

  国家新政的第一大有力措施就是实行全国统一的严格的大学升学考试,这个国家的人们称之为"高考"。从这一天起,文凭开始闪光了,开始起作用了。人们蜂拥向阅览室挤去,像图书馆挤去,向书店挤去,向教室挤去,向考场挤去。总之,在一切与书本、与知识、与考分、与文凭有关的地方都人头涌躜,人满为患。作为一位学者的W先生对这一壮景大为赞赏,他还特别满意地看到,不仅小孩子、年轻人,就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甚至五十上下的半老徐娘和半老徐公,也都上起学来。国家在设立了高中升大学的正式"高考",以及硕士研究生考试和博士研究生考试等正式的教育层级考试外,又设立了"成人高考",以便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也能通过考试,进入大学,学得知识,拿到文凭。而各式各样的大学也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地面上来,电视大学、业余大学、夜大学、函授大学、刊授大学、报授大学、自学大学、育英大学、育才大学、育良大学、育苗大学……电视里、广播里、报纸上、杂志上、街道的电线杆上、建筑物的门上窗上,人们喜欢聚集的墙角落里,到处都能看见上学的广告。

  

  与此同时,那些与书本、知识、考分、文凭没有什么关系的地方则一下子人烟稀少起来。车间里、办公室里、商店里、医院里、警察局里,所有这些地方都只剩下老年人在那里撑台面。W先生在一个法庭上,看见只有一位胡子头发都花白的老法官埋在堆积如山的卷宗里,忙得一头大汗,晕头转向,年轻的法官和书记员们通通都读书去了,拿文凭去了。

  

  W先生现在对地球上这个国家的事情有一些经验了,他开始感到不妙起来。他还惊讶地发现,文凭(学位)倏忽之间成了这个国家的通行证,或者说是公民证。文凭几乎成了国民进取的唯一标尺,当官要看文凭,提工资要看文凭,分房子要看文凭,安排子女就业要看文凭,找对象自然是更要看文凭了。一位在大学里教了三十年书的大学老师,虽然作出了杰出的研究成果,但因为没有相应的文凭,结果终于没有评上副教授,而这位老先生的学生的学生都已经是教授了,这位老先生于是伤心欲绝,很早地就离开了人世;一位农民,多年潜心研究这个国家最伟大的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写了几十万字很有独到见解的论文,却因没有文凭,不能换上城市户口,更不能进行专业研究,依然只能当他的农民;一位某科学研究所试验室的实验员,在他的实验室里做出了重大科学发明,但因为没有文凭,便只能永远做这实验室的实验员,而不能成为试验室的主人--研究员。……

  

  W先生记得,在"全民皆兵"的那一天里,地球上这个国家曾流行过"唯成份论",那时他们信奉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社会的生活一切领域里的根本性评价便是家庭出身。而现在城头变幻大王旗,这个国家又流行开了"唯文凭(学位)论"。

  

  文凭是如此重要,使得这个国家的人们开始对文凭奉若神明。一位由国家最高当局授予了"国家级中青年科技专家"的青年科学家遂放弃自己手头极有希望的研究项目,转而攻读学位去了;一位在一部轰动全国的电视连续剧中扮演主角,并已受到全国观众深为赞赏的演员,竟然半途中断在这部电视剧中扮演的角色,而去拿文凭,使电视剧迷们大为伤心,骂爹骂娘;好些位正值创作力旺盛的作家,都放弃自己手头的鸿篇巨著,去攻文凭;某位在他的专业里已是全国顶尖级人物,成果累累,著作等身,蜚声海内外,且身居国家学术要津的年老的学者,却非要与二十几岁的孩子们一样去攻一个博士学位,以至于让人觉得,在这个国家里,一切的成就,成果,著作,发明,才华,创造性的实绩,都不如一纸文凭更为实在,更为重要;至于那些身为厂长、县长、局长、处长、厅长、省长、部长等等的官员们,自然是舍不得丢掉自己的官职,于是便对工作、对自己所管辖的事敷衍了事,对付了事,以腾出时间取得文凭(或者请"枪手",偷天换日般代他们学习考试而取得文凭)。他们取到了文凭就可以继续升级,取不到便有可能丢官,官位常常与文凭成正比例,他们也就不得不如此了。

  

  真可叹为观止!W先生觉得。几乎几个小时之前,这个国家的数亿国人还视学问、知识为大粪,如狗屎,唯恐避之不及。可是一声令下,如许国人齐刷刷向后转,高喊着"攻书如攻城",大伙儿没命地往那里蜂拥扑去,闹到"全民皆学",全民皆去弄文凭,弄学位的地步,结果是文凭学位遍地都是,而学问究竟增加了多少却还难说。W先生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五、全民皆商(1)

  

  这一天上午,地球J国似乎又出现了某种新的特别猛烈的迹象。在W先生看来,这是有可能使地球上这个古老的国家真正发生文明之质变的迹象。

  

  W先生于第五天在地球上这个国家观察到的迹象是:市场的繁荣。这个国家的机制看来确实且具体地在向具有地球上现代文明意义上的市场经济转变,一夜之间出现了大量的贸易区、商业街和工厂厂房。W先生拍案叫绝起来:这才是事情的关键!

  

  纵观宇宙间各种高级生命的文明史,都有一个由血缘文明、泛血缘文明向市场文明飞跃的过程,这个飞跃是生命社会的文明史中最重要的转换之一。

  

  血缘文明,在各种高级生命的发达中,都是属于原始的、初级的、童年时代的文明,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没有完全脱离低等动物的行为模式的文明。地球上的蜜蜂、蚂蚁、狼和象等等低等动物应该说都有颇有点样子的"血缘文明"呀。泛血缘文明虽然已大大超越了具有原始性的血缘文明(当然更根本性地超越了低等动物的行为模式),但仍可以说是循着原始文明的思维定式作结构性的延伸而形成的,仍未根本性超离原始性的文明。而真正的市场文明却只有充分发达了理性的生命社会才可能达成。

  

  W先生记起地球上一位被地球人称之为哲学家的名为孔德的先生曾说过,人类社会的组织形态,其实只有两种,一为军事制,一为商业制。W先生认为这种说法虽然有些简单,可在一定意义上又确能切中要害。不仅地球上的人类,宇宙间的各种高级生命社会其实都介于这两种形态之间。

  

  W先生认为,血缘文明与泛血缘文明,从制度角度看,便可说是家群制与拟家群制社会,在其功能的根本性的一面来说,确实便也就是军事制。有智慧的生命一开始集群而居的一个根本目的,乃是为了抵御其它生命,包括与他们同类的其它生命的侵扰,所以他们的群居形态,在很大一面来说是军事性的。当这种群居发展到一定阶段,抵御其它自然生命或同类生命的侵扰的目的便会下降,因为他们已经有了足够的力量不再害怕什么了。这时,群居的人们内部进行尽可能合理的生产劳动交换,以使他们所有人获得更为有效、公正的福祉成为了群居的根本性目的和需要,市场文明于是发达起来了,商业制于是出现了。

  

  看来,地球上这个古国之所以百多年来如此苦苦奋斗却一直难以繁盛强旺的关键,就在于传统的文明过于发达,以至于形成的顽固惯性阻滞了向市场文明的飞跃,始终摆脱不了血缘文明与泛血缘文明的阴影。而现在,他们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把国家变成工厂,变成兵营,变成农村,甚至变成学校,都不能根本性地解决问题,只有在这个国家充分发展市场经济,发达市民社会,使古老的血缘文明、泛血缘文明向市场文明飞跃,才真正能使这个国家发展、昌盛和成熟起来。你说,这能不叫人兴奋吗?

  

  W先生津津有味地思索着,同时抓紧时间到处走动,收集信息和资料,以便带回贝塔星座进行研究。毕竟,按规定这回访问他能呆在地球上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多半了。

  

  W先生看到,各个城市的人口都显著地密集起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633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