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岱:当代长篇小说的文化流向

更新时间:2012-08-04 15:34:25
作者: 金岱 (进入专栏)  

  

  

  新时期儿童文学创作中,儿童眼光也有了长足的进展,尤其是成人政治家、成人政治宣传家、教育家的眼光有了很大的改变。(我们的儿童一向被看得很重,例如说他们是"祖国的未来"、"革命的接班人"之类,但细想想即使这些说法中都显然已包含着大量从成人角度出发的将儿童视为工具的工具感,儿童是教育来成为我们的未来的,是培养来做接班人的,他们自己是怎样想的怎样看的呢?不知道。)

  

  在这一改变中,儿童文学中的长篇小说创作是特别困难的,成人为儿童写作,写小一点的东西,也许还能于短暂中抓住儿童的眼光和感觉,可是写长了,狐狸尾巴总是不容易藏得那么密实的,少不了要时而露出来。所以,长篇小说在这方面的长进,那是真正了不起的长进。

  

  当代长篇小说文化流向之四是寻找精神家园。

  

  在多种多样的反思与追问之后,在多种多样的消解与逃亡之后,在多种多样的关注现实的视角分离了以往的中心之后,作为政治意识形态的重要符号的文学,失去了它特别的价值,文学的唯政治功利的意义被抛弃了,然而,文学本身的价值与意义也成为了问题。

  

  当我们国家正在从传统模式向现代市场化的社会形态转型时;当人类享受了现代性的种种益处同时也饱吃了其种种苦头,正在纷纷寻找更圆满的后现代方案时,我们的文学是否理应成为一种虚无呢?

  

  英国的李维斯在半个多世纪前说,当一个社会宗教和哲学失去了它的力量,文学就成为这个社会价值的支柱。这样的自信今天中国文学界大概是不可能有的。

  

  但是,通过文学的渠道寻找精神家园的努力却还是有人在继续的。

  

  在创作中,一个比较突出的例证是近年来颇有些热闹的文学的宗教叙事。

  

  伊斯兰教性质的,基督教性质的,佛教性质的故事都有人在讲,也有人在听。

  

  这首先应该说是一件好事,多元的精神寻觅,对于转型期国人的心灵需求无疑提供了一个可供选择的满足,对于与现代世俗社会形成一定的张力也是可有裨益的。但是这里也存在着一个陷阱,我们在一些宗教性叙事的作品中,分明可以看出与文革政治迷信的如出一辙的同构来,这些作品打着精神拯救的旗号,事实上却是非常狭隘的,小国沙文主义的,唯我论的,专制气质的精神激进主义;精神激进主义的危险在于,它与我们民族传统中最需要清算的思维模式具有某种显而易见的同构,我们民族传统的家国意识中的家长─父母官─君王崇拜,早已成为我们最为顽固的深层文化心理结构,这种深层文化心理结构在不久前的文化革命中已经上演过一次异质同构地极端的浮出,形成了狂热的偶像崇拜性质的政治迷信,现在的精神激进主义,站在市场文明的对立面,以精神拯救的面目出现,其实不过是换一副脸孔试图再一次上演同样的浮出,而事实上,它也的确得到了颇为广泛的呼应,这在还没有完全摆脱文化革命恶梦的今日国人来说,既令人不可思议又一点不奇怪。不管怎么说,精神激进主义的可怕,一点不亚于世俗主义带来的物欲横流。

  

  此外,一说到精神家园的寻找,便只想起宗教,而且想起的多半是宗教的传统模式,似乎非宗教一途莫可,这显然也是一个误区。这一误区与人们普遍认为文学只能与神秘主义挂钩有关。

  

  我们中国的传统向来是没有认真的宗教的,但却并不是全然没有超越性的。儒家不是宗教,道家也不是宗教,即使后来的禅宗,依我看也并非本义的宗教(如果我们不把宗教的概念作泛化的,特别是后现代的理解的话)。

  

  更为重要的是,在我们国家的现代化进程中,人的现代化还没有真正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大量的伦理理性和价值理性的课还没有补上,不说别的,就是从早期文艺复兴,到莎士比亚到雨果这样的基本人道主义的课我们都还没有正真补上。这一课不认真补上,就急于从传统宗教(还不是后现代意义上的宗教)来作心理满足,不能说不是一件必须警惕的事情。尽管现在人们已经在用后现代性批判现代性了,但这样的现代性中的关于人的一课,如果不真正补上,对于我们的这样一种传统来说,那才是非常可怕与危险的!

  

  进入21世纪后,我们可以日益清楚地看到我们是在后现代的国际语境下补现代化的课。在这急速转型,不断跨越的社会变革中,文学应该承担怎样的精神责任将会越来越成为重大的课题。

  

  总而言之,世纪之交,中国文学,特别是长篇小说,有这样的流向种种,有这样的一幅从文化解读的视域看到的地形图。在这张地形图上,我们可以发现,一些流向已趋近完成他们的历史使命;一些流向已掀起高潮,蔚为大观;一些流向却还方兴未艾……我们还可以发现,一些流向已成坦川,而另一些流向却还在经历曲折迷途……

  

  总体上说,在新世纪里,在日新月异的传播和文化的背景上,我们的文学之路还将走下去,但文学之定义需不断更新;长篇小说之林还将繁盛,但需有更大的发现和创造。

  

  (发表于《粤海风》2000年第7、8合期,收入金岱思想随笔集《千年之门》,花城出版社2004)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609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