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任莉 廖其发:试论我国高校“扩招”的合理性

——从前苏联在中亚各加盟共和国的教育实践谈起

更新时间:2012-07-31 09:04:14
作者: 任莉   廖其发  

  

  摘 要:文章借鉴前苏联取得重大成就的“大众”国民教育的经验教训,根据我国的教育现状,深入分析高校“扩招”现象,认为应全面、客观地评价高校“扩招”所带来的一系列影响。接受高等教育的国民越多、层次越高,国民素质就越高,社会经济发展的潜力就越大。

  关键词:前苏联;国民教育;高校“扩招”

  中图分类号:G64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5787(2010)02-0056-04

  

  作者简介:任莉(1974—),女,四川达县人,西南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博士研究生 ,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讲师,主要从事俄罗斯语言文学及中国教育史研究;廖其发(1952—),男,四川三台人,西南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教育史和当代中国教育改革研究。

  

  1 引 言

  

  1999 年高校扩招以来, 我国高等教育的招生人数成倍增加。 据统计,1998 年全国高校在校生人数为 643 万人;2008 年全国各类高等教育在学人数已达 2 900 万人,十年间规模扩大了 4.5 倍。 就在人们为高等教育的超常规发展以及公众对接受高等教育的渴求得到了满足而欢呼时,一系列由高校“扩招”所带来的问题接踵而至,譬如由于招生规模总量的绝对增长幅度大大超出了各种投入的增长幅度,造成了师资力量和教学设施准备相对不足、教育经费短缺、教学管理水平不高等问题。 其中,最受大众争议和瞩目的莫过于高校教育质量和高校毕业生就业两大问题。

  一部分人认为高校“扩招”影响了正常教学秩序,降低了大学生的整体素质。 一项调查表明,90.9% 的被调查者认为“扩招”后教育质量有所下降;54.5% 的人认为有明显下降;近 10% 的人认为有大幅度下降[1]。

  大学毕业生“学业有成,工作难找”也是高校“扩招”后面临的突出问题。 从零工资就业、名校生养猪论、港校报考热,到疯狂公务员考试、大学生技校回炉、教育部严查 就业率造假,无不体现出知识型劳动力市场的“紧张”。 从表中可以清楚的看到 2002-2009 年之间, 高校毕业生总量逐年增加,与此相反,毕业生就业状况却不容乐观。

  2002-2009年普通高校毕业生总量与就业率一览表

  年 份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毕业生总量(万人) 145 212 252 338 413 495 550 611

  就业率(约%) 80 70 73 72.6 70 70 70 58

  (数据根据莫云仙.我国高校毕业生就业严峻的主要原因及对策[J].科技创业,2009年第11期)

  高校“扩招”所引发的争论至今难以平息,许多文章对高等教育的超常规发展提出了质疑:“论教育扩张的失衡”(战弋,《现代教育科学》,2009 年第 6 期)、“论‘高校扩招’教育政策的能力限度”(林晓娇,《民办高等教育研究》,第 4 卷第 3 期)等等,甚至有人直接提出,要缓解大学毕业生就业难问题,首要的是“减缓高校扩招势头,逐步收缩招生规模”(周家华,“缓解高校就业需要全社会的努力”,《当代贵州》,2009 年第 11 期)。但也有为高校“扩招”喝彩的,认为扩招的思路是对的,不能因噎废食。 扩招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国民素质,而非是“按岗定量”。 这一点,不管会不会发生影响就业的风暴,都应该毫不动摇(杨振威,“理性看待高校扩招”,《教育与职业》,2009 年 4 期)。究竟该如何理性的看待我国高校 “扩招”? 在当今全球性知识经济背景下,高校“扩招”能让我们得到什么?前苏联在中亚各加盟共和国实施的“大众”国民教育政策的成功实践或许可以给予我们启示。

  

  2 中亚高等教育的发展证明我国高校扩招具有较大合理性

  

  前苏联中亚五国建国初期教育状况十分落后, 这与我国国民受教育状况长期低水平徘徊相似, 也是我们比较研究的基础。

  众所周知,苏联建国初期可谓满目疮痍,尤其是在教育领域。 到“十月革命” 胜利、国家成立为止,苏联仍然是个文化相当落后、 文盲充斥的国家,“男子几乎 70%是文盲, 女子将近 90%是文盲。 居住在沙俄的 71 个民族,有48 个没有文字,80%的儿童是文盲”[2]。 中亚各加盟共和国的教育状况就更加糟糕了:十月革命之前,中亚地区甚至没有一所为人民大众而开设的高等学校和中等专业学校,当地居民受教育程度极低,文盲充斥。 1897 年,在 9~49 岁居民中 ,吉尔吉斯人识字者仅占 0.6%、土库曼人占0.7%、塔吉克人占 0.5%、乌兹别克人占 1.6%、哈萨克人占2%[3],1913 年,乌兹别克斯坦识字人口占 2%、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识字人口分别占 1.5%、2%~3%[4]。

  然而,短短 35 年之后的 1957 年,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却在苏联发射成功,震撼了整个世界。 西方发达国家纷纷探讨苏联科技领先的原因。 美国国会在对苏联进行了全面考察后认为:“美国的科学技术已落在苏联的后面”,究其原因是“美国学校教育水平落后”[5]。 如何将一个经济基础落后、 国民受教育水平程度如此低下的国家在短时间内改变成为教育强国? 回顾和探讨苏联时期的国民教育经验,尤其是考察其在中亚各加盟共和国的“大众”国民教育政策,特别是苏联逐步、适当地扩大高等教育规模、提高其质量等方面的举措,或许对认识我国高校“扩招”有所启发。

  苏维埃政权建立后,苏联党和政府把发展“大众”国民教育事业,扩大受教育对象、尤其是受高等教育的对象视为国家建设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以中亚地区为例:在苏联刚刚成立、百废待兴、财物相当紧缺的状态下,党和政府克服困难, 大幅度增加对教育的预算拨款。 1937 年苏联政府对学校的拨款比 1932 年增加了 3 倍多。 1940 年,苏联对哈萨克斯坦的教育拨款为 6.86 亿卢布,到 50 年代初则增加到 13.6 亿卢布, 增长了 1 倍。 教育规模不断扩大:1940~1941 学年与 1914~1915 学年相比, 乌兹别克斯坦普通学校的学生增加 74 倍, 普通学校为 4 838 所,在校生 126 万多人,教师人数达 3.6 万人;塔吉克斯坦普通学校的学生增加 853 倍;吉尔吉斯斯坦增加 46 倍;土库曼斯坦增加 36 倍[6]。 各共和国陆续建立起一批高等学校和中等专业学校。 在卫国战争最困难年代,苏联政府拨出大量经费用于发展民族共和国的高等和中等专业教育。苏联教育人民委员部重视培养少数民族教师干部, 加速发展少数民族师范教育。 “据统计,十月革命胜利后最初的十年间, 苏联曾开办一百多所民族师范专科学校和俄罗斯师范学校的民族班,有 25 000 多名少数民族的青年学生在这些学校里学习。 ”[7]对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高等学校的大部分本地民族学生,政府规定免收他们的学费, 并为穷苦学生提供食宿。 战争年代,苏联高校学生人数显著减少,但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共和国的大学生名额却有很大增长。 土库曼斯坦共和国的中等技术学校的学生人数也有所增加。 1940~1978 年,全苏大学生总数增长了 5.3 倍;而土库曼斯坦则增长了 10.1 倍;乌兹别克斯 坦增长了 13 倍;吉尔吉斯斯坦增长了 16.1 倍; 哈萨克斯坦增长了 22.2 倍;塔吉克斯坦增长了 22.6 倍。 正是由于苏联当局采取的“大众”国民教育措施,使中亚五国教育状况明显改善。 据 1979 年苏联人口统计资料,原来文化教育落后的中亚地区, 每千人中具有中等和高等教育程度者 617 人,与全苏水平 638 人相比已十分接近[8]。

  经过几十年的不懈努力, 苏联人民彻底改变了教育贫穷落后的状况。 国民教育事业发生了根本性变化,逐步建立并形成了包括学前教育、普通中等教育、校外教育、职业技术教育、 中等专业教育和高等教育的较完备的现 代大众教育体系。 尤其是其高等教育领域更是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到 20 世纪七八十年代,苏联已经跻身世界教育强国之列。 比如地处中亚的乌兹别克斯坦等国每万人拥有的在校大学生不仅超过发展中国家, 而且比许多发达国家如英国、法国、西德和日本还多。 先进的教育理念吸引了众多国家的留学生,如乌兹别克斯坦 1978 年在校外国留学生人数就达 1 400 余人。 更重要的是苏联在高校“扩招”规模不断加大的同时注重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培养出了有知识、懂技术、懂专业的工人阶级和民族知识分子队伍。 教育事业的迅速发展,极大地促进了苏联经济和科学事业的发展。 1957 年世界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在苏联发射成功就是最好的佐证。

  苏联能够将一个教育积弱积贫的国家迅速发展成为世界教育强国,其“大众”国民教育政策,尤其是千方百计为高校“扩招”创造条件的历史经验很值得我们借鉴。

  

  3 中国高校“扩招”符合我国发展的需要

  

  3.1 高校“扩招”有利于缓解我国国民受教育状况低水平徘徊的窘境

  旧中国教育发展十分缓慢, 广大劳动人民几乎没有受教育的机会。 直到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人口的文盲和半文盲占总人口的 80%左右。 为了尽快摆脱贫穷落后的挨打局面,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发展教育事业,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然而,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我国国民教育状况仍然不容乐观。

  作为发展中国家, 以仅占世界公共教育经费总数1.4%的财力, 支撑着占世界学历教育人口 22.9%的庞大教育体系[9],穷国办大教育,压力可想而知。 极其有限的教育资源迫使我国国民受教育程度一直维持着很低的水平。 据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介绍,在各国大学毛入学率中,韩国是 91%;美国是 82%;英国是 59%;日本是 55%。 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是 67%,而到 2008 年,我国大学毛入学率仅仅 23%。 另有资料显示, 截至 2000 年, 我国 15 岁以上国民受教育年限仅为7.85 年,25 岁以上人口人均受教育年限为 7.42 年, 两项平均仍不到初中二年级水平, 与美国 100 年前的水平相仿,比韩国低近 4 年[10]。 不仅如此 ,接受高层级教育人口比例过低和初中以下学历人口比例过大也是我国国民教育长期低水平徘徊的明证。 在发达国家和新型工业化国家中,接受过高等教育和中等教育的人口所占比例较高。如美国和韩国,25~64 岁人口中具有高中及以上受教育水平者比例分别占 87%和 66%。其中,接受过高等教育的 人口比例分别占 35%和 23%。 相比之下, 中国 2000 年25~64 岁人口中受高中及以上教育水平者只占 18%;受初中以下教育水平的占 82%; 受小学及小学以下教育水平者比例高达 42%。 每百人中受大专及以上教育的人不足 5 人。 高中文化程度人口比重偏低,成为我国人力资源素质提高的瓶颈。 专家们对我国目前初中毕业生升学率仅为 52.6%十分忧虑, 尤其是中部地区一些人口大省的初中毕业生,升学率多年徘徊在 45%左右[11]。 近半数合格初中毕业生无法升学, 就意味着他们将直接参与就业或在家待业,长此以往,我国将会积聚大批初中及以下受教育水平的劳动者, 对我国人力资源整体素质的提升形成不利影响。 要缓解我国国民受教育状况长期低水平徘徊的窘境,想方设法为高校“扩招”创造条件,最大限度保障更多的人接受高等教育是唯一的出路。

  3.2 高校“扩招”符合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

  高学历人才的需要与宏观经济的大环境息息相关。相关研究表明,一个落后国家一般要经过三个追赶阶段:第一阶段是由资本积累以及劳动投入推动经济增长;第二阶段以技术模仿取代资本积累推动经济增长; 第三阶段是以技术创新推动经济增长。 专家们认为中国现在正 处于第二追赶阶段的起始期, 培养大批高层次的创新人才和大批中等技术与技能人才, 为我国完成第二阶段追赶及顺利进入第三阶段追赶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2000 年,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世界银行曾在 《发展中国家的高等教育: 危机与出路》 一文中得出结论: 没有更多更高质量的高等教育, 发展中国家将会越来越难以从全球性知识经济中受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5939.html
文章来源:《重庆电子工程职业学院学报》2010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