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利民:未来5—10年亚太地缘政治变局与中国

更新时间:2012-07-26 14:52:00
作者: 林利民  

  为此,未来 5 -10 年中国的亚太地缘战略应主动选择和平合作范式,力避“零和范式”,并以积极“塑造”姿态,克服亚太地缘政治关系中的各种消极因素,引导亚太各国普遍以和平合作范式解决相互间的地缘政治分歧,推动亚太地缘政治竞争沿和平合作范式演变。

  首先,调整观念,明确思路,树立把大亚太打造为“战略依托带”的大战略观,并以此种全新的大战略观指导亚太地缘战略及具体政策,摆脱简单的、生意经式的“损益计算”。综观古今战略史,任何大国崛起,都存在一个如何经营战略依托带的问题。在这方面,美国提供了较为成功的例证。美国从世界大国进化为“两超”之一、直至成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并在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中保持胜利方记录,除了其固有的禀赋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后院”相对稳定,有南、北美洲这样一个相对稳定、可靠的战略依托带。美国在打造南、北美战略依托带时,并未拘泥于蝇头小利,而是立足长远。如,美与加拿大、墨西哥的边界是开放的,美也向南、北美国家提供了不少“公共产品”。在手法上,美国对邻国并非一味恃强凌弱,采用武力。如,古巴社会主义政权在美国鼻子底下安全生存了数十年; 查韦斯不断向美国“叫板”,美国并未大动干戈。反观前苏联,1956 年出兵匈牙利、打压波兰,1968 年占领布拉格,1979 年入侵阿富汗,对中国也搞“老子党”,结果其战略依托带解体,成为埋葬前苏联的坟场。中国要接受历史上大国经营战略依托带正反方面的经验与教训,按和平合作原则经营大亚太战略依托带,力争与所有的大周边国家、尤其是与近邻和平解决分歧,建立积极、全面的合作关系,消除相互间的“信任赤字”,争取无敌国。为此,中国在处理与亚太国家关系时,一要在经贸等方面继续坚持长期互利原则; 二要承担起亚太大国的“责任”,依据国力向亚太提供“公共产品”,在亚太国家遇到困难时尤其要发挥崛起中大国的作用; 三要在处理与相关国家的重大分歧时,坚持“有理、有利、有节”传统,从长计议,挡住算计一城一地得失的诱惑; 四要在涉及领土领海主权、容易激起民族主义情绪的问题上沉住气,坚持能合理解决就解决,不能合理解决就“搁置”,既不逆来顺受,也不恃强凌弱。要使民众明白,好的战略不能只进不退,好的外交也不能只赢不输。

  其次,积极推进亚太一体化进程,承担相应的责任,拿出自己的主张。一是在“大亚太”还是“老亚太”问题上,要坚持大亚太观,坚持开放主义,推动建立一个容纳美俄印澳及中亚各国等在内的大亚太区域机制,先虚后实,并努力使之成为建立“和谐亚太”的组织形式。二是在“东盟 + N”机制中,继续支持东盟的主导地位。但在大亚太区域机制中,要设想中美日印俄等如何发挥大国的领军作用。三是处理好次一级区域组织与大亚太区域机制的关系。要继续巩固上合组织及中日韩合作机制,使之成为大亚太区域组织的补充。如能推动“东盟 + N”成为新的大亚太区域组织的框架基础最好,如不能,也要使之成为大亚太区域组织的主要支柱。奥巴马政府已邀请中国参与 TPP。中国可考虑参与谈判,但要谨防美国借 TPP 另起炉灶,垄断亚太一体化主导权、甚至冲垮亚太一体化进程。

  第三,在坚持“不干预”其他国家事务等固有原则的前提下,可考虑在受邀情况下参与并帮助和平、协商解决大亚太国家、尤其是周边近邻国家间的冲突与分歧,以此作为中国发挥亚太大国作用、提供“公共产品”的重要内容。新中国成立后的相当长一个时期,中国一直坚持“不干预”原则。对周边邻国相互间的分歧、冲突,中国一般是“隔墙观望”。“不干预”由此已经内化为中国战略文化的一部分。当下,中国已经成为亚太主要大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威望日增,亚太不少国家希望中国在亚太发挥更大的作用,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中国自身也需要建设一个“和谐亚太”。因此,中国要做好更多地参与、帮助解决亚太国家间分歧与困难的准备,为解决亚太国家间的“信任赤字”做贡献。如,目前中国已经积极参与并主导解决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今后,如出现印巴冲突、泰柬冲突之类的问题,中国在受邀情况下可考虑发挥调解作用,做“和事佬”。但要避免主动介入,尤其要避免支持一方、打压另一方。

  第四,加强与美俄日印等亚太主要大国的互动合作,力避与任何一个亚太大国、尤其要力避与美国形成对抗关系。中美之间虽然存在不少地缘战略利益冲突因素,但双方的地缘战略合作需求更多。例如,中美两国经济已形成深度相互依赖,美国是中国最大贸易伙伴、最大的出口目的地( 以单个国家计算) ,中国则是美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国和第三大出口目的地。5 - 10 年内,中美将互为最大贸易伙伴。中国还是美国最大的海外债务持有者。在促进亚太稳定、繁荣等方面及在亚太反扩散、反恐怖等问题上,两国也互有所求。美国国内虽然有一些势力强大的利益集团、媒体、舆论及国会议员主张按“冲突范式”处理中美关系,但美国决策层总体上主张中美合作,奥巴马政府及其团体尤其越来越趋向于积极推进中美合作。美国民主党政府最近一方面高规格接待习近平副主席访美,一方面又为尼克松总统 40 年前打开中美关系大门一事举行隆重庆典,甚至不在意尼克松是共和党人,有过“水门事件”污点。这些很能说明美国政府确实重视中美关系。在2012 年 3 月 7 日美国官方举行的庆祝尼克松访华40 周年纪念会上,希拉里国务卿发表长篇讲话,其中提及“中美联手虽然不可能解决全球所有问题,但若没有中美参与,世界上任何问题都不可能得到解决”。她还表示希望中国成为美国“完全的利益攸关方”,积极扮演“全球主要玩家”的角色。鉴此,今后 5 -10 年,中美关系走合作路线不但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如果中美关系果然沿“合作范式”发展,则亚太地缘政治竞争范式也大体会沿“合作范式”演变,而不是相反。

  最后,中国在力推亚太地缘战略竞争沿“合作范式”演变的同时,仍然不能不注意适当加强战略能力建设。其一,大亚太兼陆跨海,纵横万里,地域辽阔,中国如要在亚太发挥建设性大国作用,积极提供“公共产品”,就要努力培育这方面的能力。如,中国要参与亚太地震、海啸等灾祸的救援活动,就要有可靠的远程投放能力,而中国在这方面与美俄等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也与亚太大国身份极不相称。其二,中国虽然力推亚太地缘政治竞争沿合作范式演变,并可望收到预期的积极效应,但和平、合作并非一蹴而就。在国际矛盾极为复杂、仍然盛行现实主义和领土主权至上主义的亚太,并不能保证所有国家都会积极响应以和平合作范式解决地缘政治分歧。“为了和平,就要备战”,古罗马人这句名言仍有其战略价值。为保障和平合作范式受到普遍支持,中国适当加强军事能力建设也是必要的。其三,中国是亚太大国,尽管亚太军备竞赛浪潮主要以中国为指涉对象,但中国军事力量相对于亚太诸中小国家有巨大优势,因而中国适当加强军事能力建设显然不是对当前亚太中小国家搞军备竞赛的回应。美国虽然是中国在亚太的最主要合作对象,但美国也是亚太唯一有能力对中国军事安全构成根本性威胁的国家,中国军事能力建设也主要是为了应对这类战略性威胁。但中国也不应与美国搞军备竞赛,不应像美国那样每年耗费上万亿美元军费,更不应追求类似美军那样无节制的全球投放能力。中国军事能力建设的重点应是在继续加固核威慑能力的同时,适当加强海空能力建设以及加强太空、网络等高新军事能力的建设。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5811.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