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民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现途径

更新时间:2012-07-22 23:41:24
作者: 金民卿  

  认真阅读《共产党宣言》等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接受马克思主义的重要观点,迅速实现世界观的根本转变,坚定地信仰马克思主义。毛泽东自己回忆说,“我一旦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对历史的正确解释以后,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没有动摇过。” [8] 1921 年 1 月,在给蔡和森的信中,完全赞同蔡和森提出的建立共产党的主张,并明确提出“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的根据” [9] ,明确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完全被马克思主义理论所掌握,或者说已经完全马克思主义化了。

  历史事实表明:只有那些真正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坚持马克思主义观点、确立马克思主义信仰、运用马克思主义方法的知识分子,才能真正成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进而成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理论主体。 这就是说,知识分子要真正成为马克思主义者,成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理论主体,首先要有一个自身马克思主义化的转变过程。

  然而,世界上没有天生的马克思主义者,知识分子要真正实现自身的马克思主义化,必须认真学习、真正弄懂、坚定信仰和切实运用马克思主义,这就是马克思主义掌握知识分子的过程。具体来说,就是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真学、真懂、真信、真用。所谓真学,就是认真阅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全面理解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体系,而不是敷衍潦草的、表面肤浅地、浮光掠影地仅仅了解马克思主义。所谓真懂,就是切实把握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系统掌握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科学掌握并真正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而不是仅仅记住马克思的个别话语和词句。所谓真信,就是真正确立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自觉地用马克思主义武装头脑,敢于捍卫马克思主义,乐于宣传马克思主义,真正把马克思主义作为分析社会、理解人生的科学理论指导,而不是表里不一、三心二意、人格分裂的马克思主义者。所谓真用,就是在科学研究和社会实践中真正运用并善于运用马克思主义,而不是教条主义的、脱离实际的马克思主义者。在这个问题上,毛泽东关于理论家的论断富有经典性和启发性,他指出:“我们所要的理论家是什么样的人呢?是要这样的理论家,他们能够依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正确地解释历史中和革命中所发生的实际问题,能够在中国的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种种问题上给予科学的解释,给予理论的说明。我们要的是这样的理论家。假如要作这样的理论家,那就要能够真正领会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实质,真正领会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真正领会列宁斯大林关于殖民地革命和中国革命的学说,并且应用了它去深刻地、科学地分析中国的实际问题,找出它的发展规律,这样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理论家。” [10]

  马克思主义掌握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实现自身的马克思主义化,构成了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第一个逻辑环节,即形成了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可能性的理论主体。由此开始,马克思主义理论就有可能通过马克思主义化的知识分子向社会大众输送,有可能开始由理论家的理论创新成果向社会大众集体意志的飞跃。但是,这也仅仅是第一个环节,仅仅是可能性理论主体的生成,仅仅是开始而不是完成。因为,如果马克思主义化的知识分子不能把自己所掌握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真正输送到社会大众的头脑当中用以武装群众,他们就还不是现实性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理论主体,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运动也就不可能真正展开。

    

  三、现实性过渡环节的构建: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的大众化

    

  由此,我们必须进一步讨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运动的下一个逻辑环节,即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的大众化问题。这个环节是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成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现实性理论主体的必要阶段,同时,也是马克思主义理论走向社会大众的现实性的过渡环节。

  仅仅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理论而不同社会大众发生联系,这样的知识分子同样也不能成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主体。这样的知识分子只是学院化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们把马克思主义写在书本上,存留在头脑中,成为精心赏玩的工具,而不是把马克思主义运用于群众的实践,作为指导群众实践的工具,从而也就不能成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毛泽东曾经对这样的理论家批评道: “我们如果仅仅读了他们的著作,但是没有进一步地根据他们的理论来研究中国的历史实际和革命实际,没有企图在理论上来思考中国的革命实践,我们就不能妄称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如果一个人只知背诵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或哲学,从第一章到第十章都背得烂熟了,但是完全不能应用,这样是不是就算得一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呢?这还是不能算理论家的。” [11]

  如前所述,知识分子的马克思主义化,只是他们成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主体的可能性条件,而不是现实性条件。作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理论主体,必须能够在同社会大众的直接联系中,把自己所掌握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传播到社会大众中,同社会大众沟通起来。

  这就存在着一个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同社会大众相结合、实现自身大众化的问题。毛泽东高度重视知识分子的大众化,他认为能否同社会大众相结合以实现自身的大众化,是革命知识分子同反革命知识分子的分界线,也是真假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的分界线:“ 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识分子的最后的分界,看其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民众相结合。 ” [12] 一些人自称信仰马克思主义而不愿意同社会大众相结合,不愿意深入群众实践中去宣传马克思主义,这种人只能说是口是心非的而不是真心实意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一个假马克思主义者还是一个真马克思主义者,只要看他和广大的工农群众的关系如何,就完全清楚了。只有这一个辨别的标准,没有第二个标准。” [13]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江泽民在谈到青年成长道路时也指出,青年人要坚持学习书本知识与投身社会实践的统一,同社会大众的实践相结合,“人民群众的社会实践,是知识常新和发展的源泉,是检验真理的试金石,也是青年锻炼成长的有效途径。” [14] 哲学社会科学知识分子要提出真知灼见,创造学术精品,也必须“深入实践、深入群众,……努力从人民群众广阔而丰富的实践中提炼研究题材,汲取思想养分”。 [15] 可见,知识分子同社会大众相结合以实现自身的大众化,至关重要。

  马克思主义大众化首先就是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自身的大众化。他们必须和社会大众的生活紧密联系,深入群众,学习群众,加强同文化接受者的联系,了解文化接受者的需要,把自己的思想感情和社会大众沟通,在立场上和社会大众实现统一,创作出他们所欢迎的东西。毛泽东指出,大众化“就是我们的文艺工作者的思想感情和工农兵的思想感情打成一片”,在此基础上“去接近工农兵群众,去参加工农兵群众的实际斗争,去表现工农兵群众,去教育工农兵群众”。针对一些作家只是根据自己的想象进行创作而又抱怨群众文化素质太低不能接受自己的作品,毛泽东指出,“如果是不但口头上提倡提倡而且自己真想实行大众化的人,那就要实地跟老百姓去学,否则仍然‘化不了的’。” [16] 瞿秋白也指出,革命的知识分子要真正实现大众化,服务和武装群众,必须真正转变到无产阶级的立场上,深入大众实践,贴近大众生活,反映大众需要,了解群众的生产生活实践和丰富感情,“经验那工人和农民的生活和斗争,真正能够同着他们一块儿感觉到另外一个天地”;通过学习,更好地“在思想上、意识上、情绪上、一般文化问题上,去武装无产阶级和劳动民众”。 [17] 如果做不到这些,大众化就不可能最终成功。毛泽东和瞿秋白的论断虽然着重于文艺大众化问题,但是对于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同样是适用的。 总之,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理论主体,不是高高在上、脱离群众的口头上的理论家,也不是党八股式的、自我封闭自我欣赏的理论家,而是那些既系统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又能同社会大众直接联系起来的大众化的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

  当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实现自身的大众化之后,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要结合社会大众的文化素质和思想理论水平,切实运用大众化的科学方法,真正建立起马克思主义理论同社会大众之间的过渡环节,把马克思主义理论输送到社会大众的思想深处。

  具体来说,大众化的方法论主要包括如下一些方面。第一,重点突出,内容明确。一定要真正把握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基本内涵,明确宣传内容,明了群众需要、熟悉服务对象,这样才能做到方向明确、重点突出、心中有数、有的放矢,才能切实有效地宣传教育社会大众。第二,语言通俗易懂。必须用社会大众熟悉的、通俗易懂的语言来写作,而那种生僻古怪的党八股式的语言是必须坚决反对的。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语言运用问题,而是一个基本的、初步的、先决的问题,搞不好甚至会造成丧失对象、失去群众的严重后果。正如瞿秋白在讲到文艺大众化时所说的,“大众文艺应当用什么话来写,……是一切问题的先决问题”,“革命的大众文艺,尤其应当从运用最浅近的无产阶级的普通话开始。” [18] 用这种话来写,就可以写出人民群众都能够看得明白、听得懂的文艺作品,就能够让劳苦大众有自己的文化享受。马克思主义理论宣传教育也是如此。第三,形式简明多样。必须运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简明而不复杂的文化形式。大众化的目的用马克思主义来武装人民头脑,提高他们的马克思主义水平,为此目的,必须利用一切人民群众所可以接受并乐于接受的文化形式。第四,正确处理普及和提高的关系。相对而言,社会大众的文化水平比较低,接受能力不如知识分子,为此,大众化首先必须适应群众的需要,创造他们所能够接受的比较浅显的、“雪中送炭”式作品,把先进理论以大众化的形式传播渗透到社会大众的头脑和行动当中,引导他们接受先进理论的武装,逐渐提高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在群众的文化素质有所提高之后再提供“阳春白雪”式的作品,最终消除理论和大众之间的区隔。

  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的大众化,使得他们不仅在可能性上而且在现实性上成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理论主体,通过运用大众化的方法技巧,马克思主义理论同社会大众之间联系的桥梁、过渡的环节得以真正建构起来。那么,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进程是不是至此就完成了呢?还不是,因为如果社会大众还没有真正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或者说马克思主义理论还没有真正武装起社会大众的头脑,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目标就仍然没有实现。

    

  四、科学理论向群众意志的转化:社会大众的马克思主义化

    

  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理论主体,必须把自己所掌握的理论传播到社会大众的头脑当中,实现社会大众的马克思主义化,而后通过社会大众的实践实现马克思主义从理论向实践的飞跃,在实现 马克思主义理论向社会大众集体意志飞跃的同时,进一步实现马克思主义由理论向实践的飞跃,这才真正实现了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目的。

  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直接目标是把马克思主义传播到人民群众的思想当中,实现马克思主义对人民群众的掌握,并通过人民群众的社会实践把马克思主义理论转化为强大的物质力量。正如马克思所说,“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 [19] 。实现自身的马克思主义化是社会大众实现自身解放的内在需求。从中国的情况来看, 近代以来中国的主要矛盾就是人民大众同封建主义的矛盾、中华民族同帝国主义的矛盾,这样的社会矛盾决定了中国人民革命的历史任务就是反帝反封建,实现中华民族的民族解放,把自身从封建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政治压迫、精神压迫下解放出来,获得政治解放、精神解放和人身解放。这个解放的历史主体是中国的社会大众,其中绝大多数人是农民阶级,而工人阶级成为这个解放的领导阶级。但是,中国工人阶级必须在先进的科学理论指导下,才能由自在阶级转变为自为阶级,才能成为现实的中国革命的领导阶级。这种先进的科学的理论不可能是封建主义文化,也不可能是资产阶级文化,因为这两种文化都是封建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的维护性力量。中国工人阶级所需要的先进的科学的理论,只能是同时能够克服这两种社会制度的更先进的文化即马克思主义理论。

  但是,工人阶级不能自发地产生马克思主义。在同自发论进行斗争的过程中,列宁针对“工人阶级自发地倾向于社会主义”的说法曾明确指出,工人阶级的阶级意识和社会主义思想 不能自动产生,而只能从外面灌输进去。“ 工人本来也不可能有社会民主主义的意识。这种意识只能从外面灌输进去,各国的历史都证明:工人阶级单靠自己本身的力量,只能形成工联主义的意识” [20],(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5675.html
文章来源:《前线》2012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