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光洪:坚持现有宏观调控方向不易

更新时间:2012-07-17 21:07:31
作者: 许光洪  

  

  如果放大到更长周期来看,以成功抵御亚洲金融危机、实施西部大开发、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国有企业全面扭亏脱困、召开党的十六大为标志的2002年前后算起,中国经济走过了“黄金十年”,经济增速保持10%,经济总量跃居全球第二,那么到了新的节点,中国经济增速将步入7-8%的运行通道。如果说包括过去黄金十年在内的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经济增速靠量的扩张,靠中西部市场的拓展,那么2012年这个标志起点,应该保持在7—8%增速通道中,着重质量和效益的提高,着重转方式和结构调整。其实,7月中央的科技创新工作大会,已经有全新的部署。

  

  当然,中国宏观经济调控政策能否坚持在7-8%通道上达成转方式、调结构所愿,难度既来自外部影响,也来自内部压力。外部影响,主要在于欧盟主权债务危机和美国次贷危机不能过分恶化,同时印度巴西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要尽快走出缓增长、高通胀的阴影,以弥补欧美日发达经济体的不景气。从目前欧美债务化解进程及其经济运行看,欧美经济稳固复苏回升绝非两三年的时间。尽管历史上的经济萧条复苏周期在3—5年,但如今的状况与历史比较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导致周期波动或者说经济危机的因素,不是来自工业大生产,而是来自虚拟经济,来自纠缠不清的债务,其消除难度更大更复杂;二是提振的经济空间,目前已大大压缩,欧美日经济体自身市场过于饱和,全球市场中最大的中国市场正面临升级,潜在的大市场包括印度、非洲等的启动尚需时日。再者,通过工业生产等实体经济来消解债务,对欧美来讲,其实体渠道或者手段因为自身实体产业的转移难以完成,只能依靠货币,而货币的波动反过来又将恶化市场。从这个角度讲,目前这轮债务导致的经济危机,与历史上的工业大生产危机有本质区别。因此,要走出经济萧条,全球经济实现过去10、20年的复苏性增长,不仅所需时间更长,关键是充满变数,继庞大的美国次贷之后,庞大的欧盟主权债务添加进来,下一步有可能是庞大的能源债务、庞大的难民人口、庞大的美国社保债务,诸如此类,老问题没有解决前新因素又加入,虚拟的和实体的、经济的和非经济的,相互交织,悲观地看,这轮危机周期可能持续10、20年。因此,中国要坚持现在的转方式、调结构宏观调控政策,需要的不仅是毅力,更是对大势的把握。

  

  内部压力,不只是来自地方对GDP的冲动,不只是就业岗位的需求,主要有三个问题,一是西部大开发实施10多年来,中国内部的市场空间正在压缩,经济增量越来越小;二是要在存量基础上做增量,也就是扩大消费需求,难点在于收入差距过大,正在抑制消费。过去黄金十年,中国城镇居民基本上完成了爆发式的住房消费和汽车消费,这两大宗消费的新增量越来越小,取代的是改善型消费。而农村居民或者说通过城镇化途径完成住房和汽车消费,不可能是爆发式的,毕竟收入差距太大;三是诸多社会矛盾的不化解,必然影响经济持续增长。从这个角度讲,转方式、调结构,就是在适度的、持续的经济增长过程中,真正实现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但前提,投资结构优化,不能再向基础设施倾斜,再向房地产倾斜,而是转向教育卫生等公共服务设施,转向物流商贸等功能性设施。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550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