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戴维·皮林:希拉里民主演讲不够严谨

更新时间:2012-07-16 17:17:07
作者: 戴维·皮林  

  

  为了构建因果关系,希拉里犯了想当然的错误。朝鲜和缅甸是政治独裁、经济凋敝的典型例子。中国政府实行威权统治,中国经济增长率在全世界名列前茅,不过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仍在中游徘徊。菲律宾具备了一些民主的皮毛,但该国经济却令人失望。被自由之家评价为“部分自由”的新加坡,人均收入居亚洲第一,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为6万美元。

  

  上周,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取得了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她以中国为主题做了一场演讲,但通篇都没提到“中国”二字。虽然这位美国国务卿没有直接提到中国,但她确实用了“民主”一词。我数了一下,她共有48次提到“民主”。

  希拉里是在蒙古国——在中国“门前台阶外”、或者应该说“门前草地上”的一个国家——发表上述演讲的。希拉里表示,实行“多元民主制度”的蒙古是一个表率。她甚至谈到了“民主共同体”(community of democracies),这个说法我倒是头一回听说。就像英语里用“Parliament of owls”表示一群猫头鹰、用“Murder of crows”表示一群乌鸦,希拉里用“民主共同体”这个词来表示一群民主国家。

  我不是在贬低希拉里的演讲。她倡导个人自由、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个人不会因信仰而受到迫害),这都是对的。她强调女性权利——不幸的是,亚洲一些地区的女性缺乏权利——这也没错。我们只希望她下次访问利雅得(沙特阿拉伯首都)时也能讲讲相同的内容。

  希拉里指出,有些亚洲国家在民主的道路上取得了进步,这也很正确。她引用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话说,过去5年,亚洲国家的进步比世界其他地区都要大。解放广场(Tahrir Square)上的一些常客可能会对这个说法吹毛求疵。但有几个亚洲国家无疑已采取了重要的民主措施。最明显的是缅甸,该国释放了政治犯,放宽了对媒体的限制,并允许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领导的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参选并赢得议会选举。

  还有其他一些例子。在2012年的报告中,“自由之家”特别提到了新加坡和泰国。该组织表示,新加坡已放松了“有控制的民主”(managed democracy),目前反对党候选人也能赢得选举,但“体制仍确保其他派别在议会中的代表不会大幅增加”。去年,泰国政府向英拉•西那瓦(Yingluck Shinawatra)领导的反对派和平地移交权力,受到了“自由之家”的赞扬,对此并非所有泰国人都会认同。孟加拉国尽管去年有所退步,但仍被认为民主化程度在过去5年中有了大幅提高。“自由之家”本来也可以说说马来西亚,该国已初显政治开放迹象。

  在其注定存在争议的排名中,“自由之家”把新加坡、泰国和孟加拉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尼泊尔、斯里兰卡放在一起,列入“部分自由国家(地区)”类别。

  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蒙古国、韩国和台湾被列入“自由国家(地区)”类别。阿富汗、中国、老挝、越南、朝鲜和越南被列入“不自由国家(地区)”类别。尽管缅甸近来取得了进步,但该国仍被列入“不自由国家(地区)”类别。上述分类以衡量选举自由和公民自由的标准为依据。

  希拉里恰切地抨击了“民主与亚洲价值观相悖”的观点。正如韩国和台湾已证明的那样,这种观点可谓无稽之谈。就在这周,前韩国独裁者朴正熙(Park Chung-hee)的女儿朴槿惠(Park Geun-hye)宣布,如今她在已充分民主化的总统选举中取得了候选人资格。

  但在讲话中的某些部分,希拉里讲得有些含混不清。她声称繁荣与政治开放相伴相生,并指出日本、韩国、印尼和台湾便是“取得了巨大经济成就的民主社会”的范例。然而,除日本(美国占领者把民主强加给了该国)以外,其他几个国家(地区)民主转型之后的经济发展速度与独裁时期一样快。例如,韩国和台湾都是在成为中等收入经济体后实现了多元化,我们由此也可以推论是经济繁荣带来了民主,而不是相反。

  为了构建因果关系,希拉里犯了想当然的错误。朝鲜和缅甸是政治独裁、经济凋敝的典型例子。中国政府实行威权统治,中国经济增长率在全世界名列前茅,不过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仍在中游徘徊。菲律宾具备了一些民主的皮毛,但该国经济却令人失望。被自由之家评价为“部分自由”的新加坡,人均收入居亚洲第一,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为6万美元。希拉里还试图证明民主与女性权利直接相关(但没有成功)。这种相关性实际上也并不存在。在除生育权以外(当然,这个例外是非常引人注目的)的所有其他领域,中国女性都享有比亚洲大部分地区女性更多的平等。

  希拉里并未点名提到中国。但希拉里谈到,一些威权政府“限制人民”接触一些思想和信息、关押表达己见的人士、剥夺公民选举权,显然,这里的“一些威权政府”包括中国。这三条中国全中。因此,该国理应受到谴责。就在本月,中国四川省一些抗议者受到殴打,尽管地方官员确实根据他们的要求做出了妥协,终止了一个金属精炼厂项目。上个月,陕西省一名怀孕7个月的孕妇被强行引产,因为交不出4万元人民币(合6300美元)的超生(第二胎)罚款。

  但中国的自由程度确实在不断提高,这一点在希拉里的讲话中却未能得到体现。从很多方面来看,当今的中国跟二三十年前有天壤之别:人们可以更容易地获取一些信息,更自由地旅行,甚至可以在某些问题上更自由地抗议。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和胡锦涛时代的中国,会在“自由之家”那里获得同样的评级:“不自由”。但希拉里可以(也应该)更加敏锐。如民主一样,独裁也有程度上的差别。下一次,希拉里应该把“中国”两个字说出口,并且更加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本文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主编 戴维•皮林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5460.html
文章来源:金融时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