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姜登峰:法律起源的人性分析——以人性冲突为视角

更新时间:2012-07-12 08:46:08
作者: 姜登峰  

  

  【摘要】法律起源是一个复杂的法学理论问题。从人性冲突的视角看法律起源,法律几乎在人类社会的伊始就诞生了。由于人性的矛盾冲突破坏着人类自身生存所必需的基本秩序,因此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法律如影随形地一直担当着调整和规范人性冲突的重任。人性的冲突既是法律起源的推动力,又是法律赖以存在的重要基础。无论是现代国家的治理抑或是法治精神的构筑,人性都始终是法律以肯定或否定的方式解读的重要核心。只有深谙人性情理的法律,才能真正发挥理民治国的重要作用。

  【关键词】法律起源;人性;人性冲突;法律调整

  

  一、法律起源与人性概说

  

  《说文解字》中说:“起,能立也,从走。”这说明,“起”是事物和现象发展过程中的端绪。《辞海》中解释:“源,水泉之本也。”《汉书·礼乐志》也说:“犹浊其源,而求其清流”。从上面三种说法中可以看到,起源,皆指事物或现象产生发展之根由。那么什么是法律的起源呢?“法的起源主要是指原始社会中人类的社会组织和行为规则有什么特征;在什么条件下产生法;法与原始社会的习惯有什么区别等问题。”{1}(P.98)

  从法理学的角度看,“法理学所指的法律的起源,有着更为广泛的内涵和丰富的蕴意。例如,法律究竟是在人类历史发展的哪个阶段孕育的?什么时候产生的?在这一历史阶段,人类社会的发展状况如何?法律产生的根源和动因是什么?法律产生的过程如何?最初的法律表现方式怎样?世界各民族和国家法律产生有何差异?其共同规律又是什么?等等。所有这些,都属于法理学有关法律起源研究的题中之意。”{2}(P.1-2)

  由于任何事物都是“一个具有许多规定和关系的丰富的总体”{3}(P.103),因此,对于法学的研究也应当采取“多面视角与多维思考”{4}(P.8)。把法的起源与人性联系起来的研究范式,是古今中外许多法律思想家共同采用的。因为“一切科学对于人性总是或多或少地有些联系,任何学科不论似乎与人性离得多远,它们总是通过这样或那样的途径回到人性”{5}(P.6)。这对我们研究和理解法律有非常重要的启示。从中国古代的孟子、荀子、韩非子,到古希腊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及近现代的思想家霍布斯、卢梭等人,都对人性与法律的关系问题,有着各自独到而深刻的见解。即使在诸多现代法学流派中,也仍然有以人性与法律的关系为研究对象的学派,如人文主义法学和法人类学派。人文主义法学是指十五、十六世纪以罗马法为主要研究对象、继后期注释法学派兴起的法学派别,因与文艺复兴运动中人文主义思潮相联系而得名。“人文主义法学浸润着人文精神,与神学法学不同。”{6}(P.186)斯金纳认为,法律人文主义对近代政治思想的形成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他在《近代政治思想的基础》一书中指出:“人文主义法学思潮虽没有形成界限明确的法学流派,也没有形成完整的理论体系,但是其光辉溢彩,影响深远。它催生了近代的古典自然法学,它的人文主义法律观发展成为古典自然法学的权利观。实际上,近代以来,人权事业的发展一直依靠人文主义法律思潮的思想滋养”{6}(P.187)

  法人类学家对法起源问题的研究,也让我们发现了法律与人性关系的历史渊源,法律并不简单地如同我们习惯认为的那样,只是国家产生之后的特定产物。事实上,在原始社会中,人类社会就有了我们称之为“刑法”或“民法”的规范。法人类学派的奠基人马林诺夫斯基在《野蛮社会中的犯罪与习惯》一书中指出:现代人类学学者认为,在野蛮社会里只有共信、共行,自动为人们遵守的习惯,没有其他任何法律的观点,与他考察过的美拉尼西亚土著人的生活实际是不相符的。他认为在美拉尼西亚的部落社会,尽管习惯被人们遵守,并成为一种牢固的传统力量,但这习惯仍不能完全遏制人们基于自私的欲望而产生的危害社会和他人的人身、财产的行为。因而在传统的习惯规则之外,还确实存在着一种保障人身安全、财产等等带有制裁性的“刑法”,以及规范各种经济关系的、夫妻和家庭关系的“民法”。由此,马林诺夫斯基进一步指出:“从更广泛、更灵活的法律‘最低定义’出发,人们将发现许多类似美拉尼西亚社会中存在的新的法律现象。”而“相互性,制度性影响,公共和志向将被发现是原始法律约束机制中的主要因素”。{7}(P.189-192)。这就证明在原始人的社会中,人们已经懂得为避免人的自私的欲望危害社会和他人财产的行为,开始学会施行有制裁性的“刑法”和财产保护的“民法”。

  在中国二里头文化的墓葬中,人们发现一些骨架残缺不全,或身首异处,或上肢与下肢分置两处,或数具骨架成层叠压埋葬的墓坑。这些人并不是自然死亡,因为他们骨架上有斩割、捆绑的痕迹。这也许就是违法或触刑者的下场。这也说明,在我国的原始社会时期也已经有了类似于现代的刑法。在原始人那里,法律功能基本就是通过“报虐以威”(《尚书·吕刑》)来对人进行调整和控制的。诚如哈耶克所言,早在人类想到自己能够制定或改变法律之前,法律已然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了。“那种在强制性行为规则意义上的法律,无疑是与社会相伴而生的;因为只有服从共同的规则,个人才能在社会中与其他个人和平共处。“{8}(P.113)

  法律的产生是一个十分复杂的法学理论问题,但是从哪一个视角研究法律起源得出结论和启示的价值却是有很大区别的。因为,“我们生活在一种法律的领会中”{9}(P.94),所以,对法律起源的任何一种探索都是必要的。本文从人性冲突的视界研究法律起源,一方面是为揭示法律起源与人性之间的内在关系,表明人性矛盾冲突不仅是法律产生的一种推动力,而且揭示了人性是法律调整的重要内容;另一方面,这种法律起源的研究启示人们,法律与人性在符合程度上的好坏将直接影响到法治能否真正地建立。为了本文研究的需要,笔者将会通过对人性含义及结构的分析来揭示人性的矛盾冲突。人类为了避免这种冲突,就必须借助一种特殊的规范对其进行调整,否则人类根本不可能过上有秩序的社会生活。人类历史发展的实践证明法律就是能够担纲这种职能的特殊规范。这里的法律并非边沁和奥斯丁所说的那样与宗教仪式等事物之间有一条明显的分界线,“研究特罗布里安特岛习惯的马林诺夫斯基表示,习惯能够比‘法律’更可靠、更顺利地发挥作用。习俗就不值得冠以法律的名字吗?”{10}(P.103)“研究美洲印第安人习惯(卢埃林)、研究澳大利亚土著居民习惯(霍贝尔)研究非洲部落习惯(格鲁克曼)的其他人类学家,都提供了令人吃惊的结论。这里有法律一词的各种意义(详尽阐述、约束、通过制衡来给予保护)。”{10}(P.103)。这都表明人类早期社会至少就存在“法律”或法律现象。把人作为自然存在物去看,人是不需要法律的。但是,把人作为社会存在物去看,人是离不开法律的。“就行为是本能这一点来说,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而就行为是有意识的这一点来说,人又超越了自然界。”{10}(P.5)人的这种双重性质,对法律来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但无论怎样,法律的存在都与这双重性有不可分割的联系,法律不仅调整人的行为,它也是人类社会存续和发展的根本保障。从人性的角度看,法律就是人的基本需要之一,这也是法律存在或其被人类创造的原因所在。“从总体上说,法都是适应人的需要而产生的”{11}(P.76)。在人法关系中,人始终是法的主体,而法是人的客体,法作为制度的价值无非是对人的需要满足。

  

  二、“人性”的含义及结构

  

  (一)人性的基本含义

  “人性”一词是由“人”与“性”两个字组成。人是张三、李四、约翰、皮特等的总称。张三是能够独立存在的东西,因而是第一性实体;而“性”是不能独立存在的东西,是依赖附属于实体的东西,因而性又叫“属性”,因此,所谓人性就是人所具有的属性。

  “人性作为一切入普遍具有的属性,意味着:一个人,只要是人,则不论他是多么小,哪怕他是呱呱坠地的婴儿,他也与其他人同样具有人性:人性是呱呱坠地的婴儿和行将就木的老人共同具有的属性。”{12}(P.9)在中国先秦时代,诸子百家的人性论虽然分歧很大。但是,在认为人性是人生而固有这一点上却是相同的。告子曰:“生之为性。”(《孟子·告子上》)荀子言:“生之所以然者谓之性。”(《荀子·正名》)孟子亦认为,人性的四心“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孟子·告子上》)儒学大师、史学家傅斯年也说,“荀子所谓性恶者,即谓生来本恶也。孟子所谓性善者,亦谓生来本善也。”{13}(P.65)冯友兰在论及人性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后生的时也这样写道:“孟子及亚里士多德以为人之性对于人是与生俱来的。”{14}(P.103)不过说得最清楚的还是埃尔伍德(Charles.A.Ellwood),他在总结西方思想家的人性论时写道:“我们所说的人性,乃是个人生而赋有的性质。”[1]

  人性作为生而固有的普遍性,不仅指自然属性,同时也包括社会属性和精神属性,从严格意义上讲精神属性也属于社会属性,但是它有其自己的独立性。因为,人是社会动物,当然不仅生而固有自然属性,而且生而固有社会本性。

  从一般的意义上讲,人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都是人所固有的,“它们通过生理的、心理的和社会的需要表现”{15}。二者统一在人这一主体之上,不可分割。因为,人首先是从自然界分离出来的,然后才相互结成人类社会。所以,只有自然属性才是人作为有生命的自然存在物所天生具有的,而人的社会性是人作为社会存在物时才具有的属性。自然属性是先在的,是基础,社会属性是建立在自然属性基础上的人的属性,是后在的。正如马克思说:“人直接地是自然的存在物。”{16}(P.79)人的自然属性是受自然支配的。马克思进一步指出:“任何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因此,第一个需要确定的历史事实就是这些人的肉体组织,以及受肉体组织制约的他们与自然的关系。”{17}(第三卷,P.23)人的社会属性是人作为社会存在物具有的,是指人受生产关系、政治关系、伦理关系、阶级关系等制约的属性。人的社会属性还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属性。如果简单把社会属性当成是人的固有属性,那就无疑否定了人的社会性在不同历史时期和不同社会环境下不断变化的事实。马克思说:“……首先要研究人的一般本性,然后要研究在每个时代历史地发生变化的人的本性。”{17}(第一卷,P.293)“这也是研究人性唯一正确的方法,马克思也正是循着这一方法,先研究人的一般本性,然后研究了资本主义形态的具体人性,最终使马克思主义的人性理论成为一门完整的科学。”{18}(P.89)因此,人的社会属性作为一个历史范畴而不断变化的特性,决定了人性本身在社会发展的进程中也具有不断变化的特点。

  (二)人性的构成体系及与法的关系

  一般地讲,人性的构成体系主要有三个内容,即人的自然属性、社会属性和精神属性,并且这三种属性是建立在实践性基础之上的。

  人的自然属性,是指人作为有生命的自然存在物,受自然支配的一切属性的总和,主要包括人作为有生命的自然实体,具有衣、食、住、行,男女性欲等方面的生理需要,具有与生俱来的向上努力,合群倾向,追求感性满足的心理要求,同时受自然界的遗传规律,生命规律制约的属性。“人作为有生命的自然存在物,一方面具有自然力,生命力,是能动的自然存在物,这些力量作为天赋和才能,作为欲望存在于人身上;另一方面,人作为自然的、肉体的、感性的、对象性的存在物,和动物一样是受动的,受限制的和受制约的存在物。也就是说,他的欲望的对象是作为不依赖于他的对象而存在于他之外。但这些对象是他的需要的对象,是表现和确证他的本质力量所不可缺少的、重要的对象。说人是肉体的,有自然力的,有生命的,现实的,感性的,对象性的存在物,这就等于说,人有现实的、感性的对象作为自己的本质即自己生命表现的对象,或者说,人只有凭借现实的、感性的对象才能表现自己的生命。”{16}(P.124、79)自古希腊到近代以来,“西方的自然法学家是从人的本性的角度来理解法律现象的,并把法律视为从属于和服务于人性的一种东西”{19}。西塞罗说:法律“非基于人的意见之上,而是基于本性的”。“我们需要解释法的本质,而这个本质需要从人的本性中寻找。”{20}(P.187)柏拉图更是鲜明地指出:“人类必须有法律并且遵守法律,否则他们的生活将像野蛮的兽类一样。”{21}(P.(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5305.html
文章来源:《政法论坛》2012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