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库普乾:21世纪,美国模式面临意识形态竞争

更新时间:2012-07-03 14:45:28
作者: 库普乾  

  

  美国又到了大选时间,总统席位的竞选者正竭力向选民保证,美国仍处于全球秩序的巅峰。共和党候选人的竞争者罗姆尼近日宣称:这个世纪必定是美国人的世纪。不甘落后的奥巴马则在演讲中说:“任何告诉你美国正在衰退的人,都不知道他们自己在说什么。”

  罗姆尼和奥巴马说的有点绝对,但他们大体上没错。虽有两次让人心力交瘁的战争、经济萧条、从西方到中国的权力转移以及经济增长停滞,美国还将在几十年内保持或接近领导地位。

  但是,罗姆尼和奥巴马没说到重点。对美国领导权最大的挑战,不是来自全球权力的重新分配,而来自一种细微的变化:由中国和其他崛起国家所构造的新统治模式和资本主义经营模式。

  

  美国模式的普遍性受到了哪些挑战

  

  民主、世俗化和自由市场模式,同西方国家对世界的领导地位一样,正受到中国、俄罗斯以及波斯湾酋长国的国家资本主义的挑战。随着民主在中东传播,政治伊斯兰化正在不断推进;从印度到巴西,左翼政党正在逐步稳固。这些崛起中的国家并不愿遵循西方发展道路并接受自己在现有国际秩序中的位置,而是努力塑造自己独有的现代化模式,并抵制西方意识形态入侵。

  随着21世纪的展开,维持美国力量将是比较容易的任务,而更难的任务,是适应美国意识形态统治地位丧失的现状,并与日益多元化的世界达成妥协、和解。

  如果美国领导人仍忽视这种现实,并期待其他国家迎合西方的价值观,那么他们将不仅误解新兴势力,还会与许多厌倦了西方标准的国家相悖离。

  从美国建国以来,美国精英和普通民众都相信美国模式的普遍性。冷战的结束更加深了这一信念,苏联解体后,民主制度下的资本主义似乎成了各国的唯一选择。但假想中的“历史终结”并未持续太久。最近,许多发展中国家已经获得了足以维持自身现代化模式的经济和政治资源。这些都成了美国模式的替代选择。

  例如,在过去30年里,中国的发展与欧美曾经的发展道路大相径庭。而在全球化经济快速流动的今天,由国家资本主义对经济进行控制有着显著优势,这恰恰是俄罗斯、越南和其他国家正在遵循中国式发展道路的原因。

  中东同样破坏了美国的期待。该地区开始允许广泛的政治参与,但在穆斯林世界,大多数人认为神圣领域和世俗没有区别。随着强权政治的溃败,政治伊斯兰主义正在逐步复苏。去年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埃及人希望民法能严格依附《古兰经》。

  阿拉伯之春已经表明,民主化并不等同于西方化。而对华盛顿来说,想要重新考虑与当地世俗化政党结盟为时已晚。

  

  美国需要做好哪些心理准备

  

  诚然,像印度、巴西这样的新兴大国的世俗化民主,似乎遵循着西方模式。但这两个国家实现民主化时,中产阶级很少,社会构成以城市、农村的贫困人口为主。结果,这两个国家都流行着左翼对自由市场和代议制政府的疑虑,因为这两样东西看上去只会给特权精英阶层带来好处。

  在外交政策上,新崛起民主国家也遵循自己的道路,这破坏了美国把印度转变成战略合作伙伴的策略。无论是阿富汗问题还是气候变化问题,新德里与华盛顿始终存在冲突,当美国加紧制裁伊朗时,新德里正在深化与伊朗的贸易关系。

  长期以来,华盛顿都认为全世界民主国家必然与美国结成同盟,而所谓共同价值可以带来共同利益。但是,只要印度和巴西以及任何正在崛起的民主国家有制定自己计划的迹象,那么这世界就会慢慢变得不再被西方世界掌控。

  在21世纪,世界的主要强国会接受完全不同的政治和商业模型,这在历史上并不是第一次。17世纪,神圣罗马帝国、奥斯曼帝国、清帝国等,都根据其独特的规则和文化进行统治。

  但是在17世纪,这些国家很大程度上是独立的,相互之间交流很少,因而也不需要达成一套共同标准来约束彼此关系。而在目前这个拥有多元化的秩序的世纪,各国共存于相互关联的世界中。西方国家将无法主宰世界,多个权力中心及其代表的模式,将在一个更公平的平台上竞争,有效的全球化治理,需要权力分配和意识形态多样性中寻求一个契合点。

  就这点来看,华盛顿应意识到,美国标榜的资本主义和现有的民主政治,需要在意识形态市场中竞争。

  

  作者系乔治城大学国际关系教授,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

  摘编自《纽约时报》 来源: 青年参考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502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