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北方:谈谈方舟子

更新时间:2012-06-29 21:01:00
作者: 李北方  

  便是他的私敌。

  别人的学历问题比天大,比如他要求李开复出示这样那样的证书和聘书,李开复都照做了,但他们两口子就是不肯出示刘菊花的学历证明。

  他动辄要求别人接受他私设的公堂,公开对质,但现在有一堆人等着他对质,他又不敢了,当然要以轻蔑的姿态来展现其怂。罗胖子都打到眼前了,方舟子却淡定地玩手机,所谓“最大的轻蔑是无言”。

  这样的例子,没有必要去列举了。微博上早有网友整理了“方舟子大战方是民”,大家参考去看便是了。

  无论如何,方舟子的人格早已公开破产了。

  

  六

  

  为了自圆其说,方舟子可以口不择言,可以随意篡改、遮蔽信息,甚至制造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敌人再将其打倒,以显示他的又一次胜利。

  在“土豆公开课”讲转基因时,方舟子煞有介事地称:有人对转基因感到恐慌,是怕吃了转基因食品而被转了自己的基因,其实,转基因食品转的是植物的基因,不是转人的基因……

  简直是荒唐!在所有反转的言论中,我从未见过担心被大米转了人的基因这类说法。方舟子就这样造了一个谣,然后再煞有介事地辟谣。

  在最近反驳《南方周末》对其所谓构陷的博客中,方舟子分明提到两个细节:在发稿前一天晚上,南方周末记者通过微博私信联系了他;在此之前,也通过黄章晋联系他要求采访,他拒绝了。但随即,方舟子便俨然忘记了后面一句,反复声称南方周末直到发稿前一天才联系他,根本没有诚意,就是要构陷他摸黑他,云云。

  最能体现方舟子毫无道德感的事例,莫过于对孙海峰抄袭的指控了。先是孙海峰称,确认刘菊花论文确为抄袭,然后方舟子便一副护花使者的姿态,表态要打孙海峰的假,要找孙抄袭的证据。这已经足以让人惊讶了,原来打假还可以这样:先确定打假的目标,再去找假。(立场、结论先行,如前所述,对中医和转基因问题同样如此)

  一找,还真被方舟子找到了疑似抄袭的证据,并向深圳大学举报了。但孙海峰很快证明,是他早年的一篇未发表习作被他人窃用并先行发表,而他的博士论文也使用了早年习作,发表的时间靠后。而且,窃用孙海峰习作的两位作者已经承认是他们抄袭了孙,不是孙抄袭了他们。

  事实一旦浮出水面,任何一个正常人都应该接受这个合理的解释,收回指控。但是,方舟子可以做到常人所不能,纠缠于孙海峰最初对其指控的反应是如何地不合常理,并坚称孙抄袭。

  恕我词语贫乏,我无法找到何时的感叹词来表达我对此的感受。人,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这太弱了。

  

  七

  

  说说方韩之战。这个事起自春节前,到现在基本上是消停了,方舟子的微博偶尔还在拿韩寒的身高说事,代笔已经不大提及了。

  事情的前一阶段,我跟踪得比较紧,了解较多,到了后面的长篇大论关于代笔的论证没有都看,但足以对此事发表我的观感了。

  我对韩寒素来没有兴趣,没有看过他的小说,也不关心他其他的八卦,只看过他一些影响较大的博客,包括最著名的“韩四篇”。“韩四篇”出来之即,我发了两条微博,表达了我的看法,我的意思是,韩寒还是那个公知范儿,仍旧是个反动的小知识分子,那些对他转变的说法都是扯淡的想当然。微博如下:

  【韩寒与民众】韩寒混乱地使用了民众这个词。<我的2011>前头说他讨好过的“民众”,并非民众,而是所谓的右愤和美分党。因为他还说,“民众”会给批评他的人扣五毛的帽子,而民众是不这么说话的,我相信绝大部分民众根本不知道韩寒是谁。而他的意思实际上是,他从来没讨好过民众,也不在乎民众。

  【韩寒与民众】文章后头说的民众才是民众,也就是他要“杀戮”的群众。韩寒还是那个自以为是的精英姿态,如同敌视权贵一样蔑视民众,所谓思想变化了左转了全是扯淡之谈。或许他说的只是,他要过一个中年男子&父亲的庸俗日子了,连理想主义的包装都懒得要了。

  在方韩之战中,韩寒的表现非常差劲,我也挤兑过这个上海小男人没事时猖狂,有事时孬怂——装逼被雷劈,孬怂人人欺,活该。总之,我对韩寒没有任何的好感,对他被围攻追打不抱任何的同情。

  倒方不意味着挺韩,这是不搭界的两码事。

  但,倒方的大势正是在方韩之战中形成的,这并非是因为韩寒影响力大、粉丝多,而是因为方舟子的卑鄙恶劣在他攻击韩寒时最明显地展露了出来。

  首先,我们区别一下抄袭和代笔这两件事在判定方式上的根本不同。

  抄袭,根据对抄袭认定的标准,是任何具备一定识别能力的人都可以做出的,即只要证据确凿,抄袭与否一目了然。所以,我作为一个拥有硕士学历的人,可以负责任地说,刘菊花的硕士论文存在大面积抄袭,孙海峰也有这个权利做出这样的论断。

  代笔则不同,代笔的事实得以认定,需要代笔人站出来,并出示证据。除此之外,所有的怀疑,到头来都只是怀疑,哪怕这种怀疑已经普遍到所有人都对韩寒的写作能力失去了完全的信任,没人再买韩寒的书,但仍然只能是怀疑。各种分析都不构成铁证。

  方舟子一干人等对韩寒的小说进行逐字分析,研究他到底得过什么病,所去的医院到底是什么样子,去看病的是韩寒还是韩寒他爹;他看过什么书,当时书店的陈设如何等等。这是无比荒唐的,小说是虚构的,是可以把其他人的经历写进去的(作家采风就是这个意思)。

  方舟子的这种所谓“文学批评”,是把小说当口供看了。而方舟子和方教众也的确把韩寒当犯人对待了,比如要求韩寒对质、在封闭空间限时表演文学创作等等。难道他们就不懂得反躬自问一句:凭什么要求韩寒这么做?

  重复一遍,怀疑终归是怀疑,你可以从此不再相信他,但方舟子斩钉截铁地称韩寒作品为他人代笔,一干人等欢庆揭发了韩寒的骗局,这确定无疑地构成诽谤。

  只要我们还认同不能虐待俘虏、不可以刑讯逼供这样的底线准则,就不能支持方舟子一干人等以这种方式搞所谓的文学批评。

  可笑的是,很多“正人君子”一下子被方舟子点醒了,认识到了“真相”,从捧韩转而为倒韩了。比如吴法天,还有众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倒韩派。

  我很想问问这些人,你们自己的判断力在哪里?如果熟悉韩寒的作品,为什么早没有疑问?如果不熟悉韩寒的作品,为什么方舟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回到事情的最初,方舟子是带着真正的恶意开始阅读韩寒作品的,跟他干的很多事情一样,没开始的时候结论就已经有了,所谓打谁谁假。这是对韩寒刻毒攻击的报复,韩寒骂了他秃头,于是乎,绕了一大圈,方舟子终于回到了他最终的落脚点:韩寒的身高,“我180,你170都不到!”回到了正题,战斗也就慢慢地收场了。

  还有一点需要说明:把打韩寒看成是公知和南方系受到重创是错误的。韩寒至少有两个属性:文化商品和公知话语的载体。方舟子及其教众无非是对作为商品的韩寒产生了一定的破坏作用,对真正的危害,即公知话语丝毫没有触及。所以韩寒仍要做个臭公知,大小公知该怎么说话还怎么说话,所谓南方系的分裂也是虚妄的,那个叫彭晓芸的,虽然倒韩,但说话不还是一幅公知腔么?

  别想多了,想多了就太抬举方舟子了。

  

  八

  

  再来谈谈方舟子的两个“基金”(资金)。

  涉及到钱的问题,就更直接地与诚信相关,也是最考验方舟子的诚信的时候。可惜的是,方舟子用行动证明了,他毫无诚信可言。

  所谓的打假基金,据说用途有二:替方舟子赔偿输了官司的赔偿款;支持患者跟肖传国打官司,也就是收买医闹。

  顺带在这里谈一下我对方舟子与肖传国之争的简单看法。首先,争执起源于肖传国早年揭发方舟子抄袭,被方舟子得知真实身份后才开始“打假”,同样,这是个先要打假再去找假找不到假也要造假打的狗血事件,是方舟子睚眦必报的另一个例证;其次,肖传国的研究领域是足够尖端的,但这样一个尖端的医学研究竟然要靠方舟子这个无业游民来做最终的评判,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再次,我跟肖传国通过网络有过一点交流,肖是个前怕狼后怕虎宁可自己窝火也不会拿患者说事的敬业的大夫,是个近乎迂腐的书呆子型人物,我希望提示大家从另外一个角度想想:这么一个迂腐的老实人,竟然被方舟子活生生地逼成了“罪犯”,恰恰可以说明。方舟子的恶劣到了何等的程度。

  所谓的安保基金,第一年用掉了59万人民币,不算少了。可是,罗永浩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几步就窜到了总是渲染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方舟子的身边,出来挡的只有狗腿子彭剑。安保在哪里?!

  问题的焦点在基金的透明度方面。方舟子强调,这两个基金不同于红十字基金会的性质,可以不对公众公开。这是错误的,完全站不住脚的。

  这两个基金虽然没有法律身份,但对外公开银行帐号,性质是对不特定的公众直接募款。国内的基金会分为公募和非公募,区分即在于是否向不特定的公众筹款。方舟子的两个基金毫无疑问具备公募的性质,既然向非特定的公众筹款,就应该向不特定的公众公开透明,也就是向社会公开。

  方舟子还诡辩,基金不是他发起,也不是他管理,所以他本人没有义务回应这些公开的诉求,直接把狗腿子彭剑给卖出去了。这个辩解仍然站不住脚,方舟子是基金的唯一受益人(支持患者维权不过是收买医闹的另一种说法,属于狡辩),可类比的是北大作为北大教育基金会的唯一受益人的关系。如果北大声称对北大教育基金会的资金筹措和资金使用情况不负任何责任,大家会接受吗?如果不接受这个逻辑,那么也就不能接受方舟子的理由。

  跟方舟子相伴随的,总是有一些让人气绝的新奇事件,让人无力吐槽。罗胖子给打假基金捐过1000块钱,因为他提出帐务公开的要求,方舟子的回应是还了罗胖子连本带利2500块。这简直太奇葩了,难以用语言形容此举的创造性和想象力!可是,另一位给基金捐过5万块的人士(@批判性思维启蒙)站出来监督后,方舟子虽一如既往地当作叛徒予以谴责,却没有采取相同的处理方式,即退钱。道理简单的很,按照给罗胖子退钱的标准,他应该退给这个人12.5万。

  于是,就没有下文了。

  

  九

  

  但凡在公共领域内参与交流的人,需要具备最基本的交往理性,这是沟通的前提。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都可能犯错误,犯了错误不可怕,贵在能改正错误,人的理性体现为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能力,这是人类进步之所以可能的原因。

  但是,方舟子是一个极端,一个例外,是非理性的化身。他拒绝承认错误,也拒绝承认他有犯错误的可能性。他的宣言是:让我承认错误,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方舟子将自己等同于正确,等同于真理,等同于正义,然后以正确、真理、正义的姿态去框定一切。不符合他的利益的,全是错误的,是可以当作不存在的;符合他的利益的,没有的也可以创造出来。

  所以,他可以无视一切道德的底线,可以信口雌黄,可以不管有的没的转一个对他人的指控,然后逼迫他人自证清白;

  所以,他可以心安理得地对任何人发起攻击,即便是恶意的,也要打扮得光明正大,要遵循所谓“质疑不问动机”的准则,但其他人对他的批评和指控,就都是“摸黑”和恶意报复;

  所以,他可以不顾被质疑者的辩解,继续重复或者寻找新的把柄,但他自己对批评和质疑的回应,无论多么虚弱都是他人必须接受的;

  所以,他可以践踏一切规范,公然宣称不接受包括法律在内的任何制约,对他有批评的记者是“不良记者”,判定他输官司的法官是“枉法法官”,而且公然不执行判决;

  ……

  方舟子的逻辑无非是,“老子就是王法”。他使得一切理性的交流变得不可能,他以极端的非理性堵塞了沟通的路径。康德认为,战争是最大的非理性。战争是暴力的集中爆发,从这个意义上,只有暴力的非理性才能跟方舟子的非理性沟通和匹配。

  这就是我为什么说,人世间的一切逻辑都对方舟子不起作用,唯一起作用的逻辑,只剩下暴力。

  

  十

  

  方舟子的独特人格,让我时时联想起电影《老无所依》中的那个杀手西格,他可以毫无动机地对人发起攻击,对冒犯了他的人追杀到天涯海角。

  只不过,方舟子的方式并非用直接的暴力,他的邪恶表现为其他的方式。这些都已经昭然若揭了,朋友们,不要说你没有看到,不要再说社会需要这样的人。

  在电影的开头,老警长有一段喃喃自语,说的就是冷血杀手西格式的犯罪:

  “可他告诉我哪有什么激情。他告诉我他从能记事起就开始计划杀人了,他说如果放他出去,他会继续杀人,说知道他会下地狱,马上就要去了。对此我不知作何反应。我确实不知道。现在你所看到的犯罪,重到甚至无法对它量刑。”

  我承认,方舟子这种充盈着邪恶的灵魂是超越了我的理解能力的。这种邪恶的程度远超出了大小公知们,我可以理解公知的逻辑,他们的出发点、他们的诉求、他们为了目的而歪曲事实的手法和程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49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