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乔纳森·芬比:中国外交有政策吗?

更新时间:2012-06-26 23:35:59
作者: 乔纳森·芬比  

  

  导读:日前,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发布了一个有关中国问题的重要报告,名为《中国的经济地缘战略》,英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乔纳森•芬比负责撰写有关中国外交政策的章节。他认为,换届之年的中国面临着比地球上的任何国家都更广泛的挑战。相较内政,外交在中国处于次要地位,而且政出多门,利益群体影响着外交政策。由此导致的一个结果是,中国的外交政策缺少连贯性,而这与一个复兴大国的地位是极不相称的。主要内容摘译如下:

  

  随着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领导集体换届日益临近,中国面临着比地球上的任何国家都更广泛的挑战。过去30年里中国一直保持着物质增长的高规模和高速度,以致很容易忽视了没有做好的部分,甚至于中国已经做好了争当全球霸主的准备。

  中国例外论创造了一个自我维持的新模式但却有很多缺陷。事实上,一些中国高层领导人,包括即将卸任的总理温家宝都承认其存在的诸多缺陷。这并不会阻止一些人乐见地球上最后一个主要由共产党统治的国家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竞争者。但是,正如居伊•德•容凯尔在他的论文中表明的,必须在全球相互依存的背景下审视中国。

  中国领导人充分意识到了这一点,例如,他们担心欧洲的经济衰退及其对中国出口的影响,但是他们最大的忧虑还是内政。政治改革是能拖就拖,因为进行政改将意味着共产党要受制于外部的管控。在一个法制大于法治、法家严苛的信条已经被置于儒家的柔性之内的国家,法律改革是不大可能有长足进步的。取而代之的主要辩论是关于经济改革,以及在多大程度上需要重塑和再平衡经济会影响既得利益集团现有的结构和地位。

  

  碎片化的政策决策

  

  在这种情况下,外交在中国就处于次要地位,而且政出多门,外交部是被弱化的。利益群体影响着外交政策,包括强大的商务部、国有企业、能源和金属业的游说团体、希望避免"有害的"外国势力影响的安全和意识形态部门,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

  乍一看,中国显得有相当明确的应对世界的方式。它定义了它的"核心利益",包括保全其现有的政治和经济制度,维护包括西藏和新疆在内的领土完整,以及对台湾的主权主张。与此相关,它主张不干涉主权国家的内政事务,奉行一种"资源外交",旨在确保原材料供应。在1978年后经济增长的大部分时期,中国在国际事务中都奉行了邓小平的 "韬光养晦"政策,同时大力推动经济建设,避免在作为出口市场和技术投资来源的发达国家中引发恐慌。

  但这种不同利益的集合存在着内在的矛盾冲突,很难整合为一个大国的外交政策。所有的这一切导致了一个问题:北京是否有一个连贯的外交政策,或者准确地说,北京是否在不同的时期由不同的行为体以不同的方式处理一系列不同的议程。

  在国际安全上,北京在对利比亚的问题上立场摇摆,它拒绝投票反对在利比亚设置禁飞区,但又谴责法国对卡扎菲采取行动。叙利亚成为中国摇摆的外交政策的一个证明,因为它竭力调和其利益和作为一个制定规则的大国的立场。至于资源,目前尚不清楚在矿物和石油供应上谋求达成更多的协议是否战略意义的考量。在某些时候,中国的投资--特别是在非洲,但不过在拉丁美洲也日益凸显--将具有政治考虑,因为当地人对中国的存在提出了质疑。

  

  重返亚太

  

  在过去两年里,中国在东亚地区的作为已然导致与邻国的紧张氛围,华盛顿借机提出"重返亚太"的政策,加强其安全性存在,并寻求更广泛的贸易合作。这不可能对北京的口味,但是中国自身有一系列的麻烦,中国的船只与来自日本、韩国、越南和菲律宾的舰船发生了对抗,加上北京鹰派的激烈言辞和围绕南中国海的小规模军事集结。已经可以预见,奥巴马政府抓住了机遇,提高了美国在太平洋的力量配置,导致了中国的政策调整,然而,在实施正确的政策之前,有迹象表明裂痕已经显现。

  中国显示出了急于加强东亚合作的意向,但是中国的渔船卷入了一连串的与本地区的其他国家的海事事故。一些发生在日本和韩国的近海,而中国与日本就中国东海一些无人居住的岛屿的归属问题发生了争端。

  中国1947年的地图,坚持认为,它拥有整个南中国海的主权。然而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以及新加坡和台湾也各有说法。主要的对抗发生在中越和中菲之间。

  中国海军的三个舰队去年首次在南海举行了联合演习。在北方中日有主权争议的是黄海水域的群岛,日本、台湾和美国都认为中国潜艇的续航能力增强。

  在外交方面,中国暂时中止了与日本高层的接触,2010年与日本海岸警卫队冲突的中国渔船船长被捕后,中国继续限制稀土矿产品出口日本。

  

  中国的军事集结

  

  这些冲突使得解放军军费开支的年度预算正以两位数的态势稳步增长。中国军费占全球军费开支的6.2%,而技术远远领先的美国占全球的43%。中国人民解放军正致力于隐形飞机、反卫星火箭和通讯系统的改善,但是它的主要精力还是大幅扩张海上力量。

  虽然大陆坚持其"和平崛起"的政策,选择以"不对称"战略应对与美国的军备竞赛,但解放军鹰派仍津津乐道于"亮剑"。总后政委,同时也是中共中央委员的刘源将军,去年曾撰文称"历史由血腥和屠杀写就"。民族主义的发声阵地,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曾警告越南和菲律宾等"小国",如果他们质疑中国对中国南海的主权,就"应对东亚的海面上响起一些炮声有思想准备。"这篇头条社论中说"中国也不能只会谈判,必要时应当'杀一儆百'。"

  任何人都不应怀疑中国的愿望——扩大其在东亚的海军存在和突破从日本南部通过台湾到菲律宾的岛链。

  这将导致一些美国评论家,如新美国安全中心的罗伯特•卡普兰,把中国描绘成类似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扩张权力的德国,因为美国的衰落而投射出其力量。现实是,中国知道其军事的局限性,并越来越认识到,从软外交中获得的经济利益。

  

  重返美国

  

  奥巴马政府的政策走向表明,中国自信的做法被证明适得其反,用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话说,"21世纪将是美国的太平洋世纪"。它加强了与越南和菲律宾的军事合作,并开始在澳大利亚的达尔文建立军事基地。

  所有这三个国家在这一年的年底都采取措施与中国的庇护国缅甸改善了关系,包括希拉里•克林顿访问缅甸,这是美国国务卿50年来首次到访这个国家。

  

  冲突链

  

  中国将在习近平的领导之下,他不能够背离民族主义的情绪,而且总是存在军事误判的可能。由于对西方的出口可能下降,北京将不愿意做任何可能危及扩大与东亚的经济联系的事情。然而,与此同时,中国却纠结于自己的言论,尤其是2012年春天与菲律宾的冲突中对南海的主张。尽管早前可以看到外交努力,但在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呼吁东盟国家对北京采取共同立场并警告东盟各国都应当担心中国在海洋主张方面"正在暴露的阴谋"之后,事态迅速升级。

  持续的自信和策略性的外交退缩的混合表明这种外交政策受制于各方面的压力而似乎缺乏一个大方向。有些人可能认为上述例子不多,纯粹是地区性时间性问题,无损其全球布局。但他们认为,甚至在自己的后院,北京都缺乏连贯性的战略。这可能会让那些担心中国采取统一的坚定立场国家感到放心,但这也增加了误判的可能性,就此而言,他国在处理与中国的问题时变得更加困难。尽管几个世纪以来中国在治国方略方面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但是这一点,无论如何不能作为一个成熟的复兴超级大国的标志。

  

  作者乔纳森•芬比(Jonathan Fenby):现任伦敦信源研究(Trusted Sources)公司中国研究部总监,该公司主要致力于研究新兴经济体的经济与政策分析。此前,他曾在香港《南华早报》、英国《观察家报》和路透社世界新闻部任职,也曾在《经济学家》杂志、英国《独立报》和《卫报》担任高级编辑。他的十本著作中有五本是关于中国的,其中包括最近出版的《企鹅丛书之现代中国史》。 原文"Does China have a Foreign Policy? Domestic Pressures and China's Strategy",刊登于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网站。本文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思想报告(LSE IDEAS)之《中国的地缘经济战略》(China's Geoeconomic Strategy)报告的一部分。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482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