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小华:对历史本性的若干哲思——附带对中国历史谈些想法

更新时间:2012-06-23 23:30:47
作者: 郭小华  

  便易推出这个观点:若要了解真实的中国历史,一定要信少部分有良心、有智慧的人对历史的重解,绝不可信那些招摇撞骗、不懂装懂或是装糊涂忽悠世人鸿儒们的所谓“正解”。但在现实中,也还是只有少量的人知道要这样行才能认识真实的中国历史。大多数人不知晓这点,因而当接触到少部分有良心、有智慧的重解出的真历史时,竟也从常识来推论。依照他们的常识,他们觉知到这些真历史超出了人的常识,他们不相信故人们过去的生活会是如此黑暗。如此一来,便对真历史持保留态度,仍用自己深信不疑的常识来定位中国历史,并以此向别人和自己的后代说道自己理解的是如何之真。他们之所以坚持用从常识来考证中国历史,根源于自身的中庸思维。孔老夫子教导的不偏不倚的致中和的理念深刻体现在他们身上。但他们不曾追问何为中庸?何为中国常识?先来思考中庸的问题。事实上,中庸智慧也是鼓励追求客观真理的。在实践中,孔夫子是把中庸当成保有某种德性的中立化的手段。中庸本身不具有多么高的道德价值,孔夫子微言大义隐隐期盼的是归于仁。但非常不走运的是,国人时常误读了孔夫子的真道。把中庸置于实践道德价值的首位,以中庸为道德目的,实质显出的却是假仁假义。所以中庸到了俗众手上,就变成了打太极、捂盖子、不计原则的和稀泥。再来思考中国人的常识。事实上,生活在中国社会的每个人都知道,每一天只要自己醒着,便会遭遇大量的欺和瞒。从这点来看,根据中国社会大多数人意见所形成的中国常识,肯定是不可全信的。中国大多常识肯定是从坚持不计原则和稀泥而包装出来的美丽的大谎言。中国人自己也知道,想要在台面上听到真话是绝无可能的,真话只有在私底下密友、死党那里才可获知。既然中国的常识大多不可信,因而要对其进行怀疑甚至是批判。

  从这些分析来看,由于俗众中庸思维和中国常识存有如此多的缺陷,因而便不能从自己习惯的常识来对待中国的真历史。源于历朝历代都采用者欺和瞒来编写历史,因而少部分有良心、有智慧的智者对历史的重解必然与它们所写的历史大不一样,很多真历史肯定会颠覆中国的常识甚至是自己的常识。只有知晓从常识出发来理解中国的历史也是有缺陷的,才会有可能接触到真的中国历史。但很不幸的是,即使是有兴趣了解真历史中国人,自己心中没有这个警觉,导致他们在接触到真历史时也要先从常识上对其进行批判吸收一番。而正如上文所分析的,从常识来理解中国历史是有缺陷的。因而当他们自信满满的用常识对真历史进行批判吸收后,真历史又被假历史打败了。所以在中国,知道真历史的人并不多。即使知道真历史,也很难去和身边的人讲。因为身边的人习惯用常识、用自己旧有的观念去和你争辩。即使已经驳倒了他所坚持的所有论据,但他还是固执己见、深信自己的老一套。在中国社会,大多数时候,还是上文所描述的鸿儒和白丁最为常见。别有用心的鸿儒们用着欺和瞒的方法塑着伪史和秽史,一是讨好掌权者以为自己谋得蝇头小利;二是毒害被压者任管他们自生自灭。白丁们虽熟知自己老是被骗被瞒,但却也找不到自救之法。时间一长,便也对真历史丧失了认知兴趣,纯以玩乐的心思来对待历史。估计他们也知晓要在中国挖出历史是件难事,故对于那些执着于重解中国真历史的智者们也这样挖苦到:知道那么多干嘛?想那么多干嘛?混着过便得了!受这样一种的心态的作用,所以他们过的生活都是扯淡的生活。因为对什么都提不上真兴趣,因而便对一切扯淡。在扯淡中,是非对错,真假黑白不重要,关键在于有谈资可言说,有乐子可汲取。所以,当一个群体习惯过扯淡的生活时,真的东西、好的东西普遍的被漠视甚至是无形的扼杀了。最终的结局就是:自己什么都不信,连自己都不信,以一种犬儒的性格混着过活;无原则、无真理、无正义、走向虚无和毁灭。而白丁们这样的活法,恰是掌权者希望达到的效果。中国历朝历代的掌权者最大的希望便是遮盖真理和正义。为此,他们千方百计修伪史、造神话。而正如适逢所分析的这样,由于中国这个群体习惯于扯淡,无形中他们自己也在遮盖利于自己的真理和正义,本质上是在帮掌权者做活。用鲁迅先生的话讲,帮忙不可怕,这样一种帮闲最为可怕。它使得自己无形中也在用锁链套在自己的头颅上,照着掌权者希望的那一套在奴役自己。所以非常悲哀的就是,很多时候,中国社会的掌权者都用不着自己怎么努力,很多中国人便已在头脑中跪倒在他们面前,自觉的过滤掉和去掉丁点“反动”的思想,帮着掌权者来“管好”自己。这大概是鲁迅先生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观点的一个由来吧。架构一个现代的民主政体易,架构一个独立思考的大脑难。

  今天的中国也被粉饰成太平盛世,但只要睁眼看看社会的风尚,便可知道倒也没有多大出彩之处。很多人、很多事,又陷入了历史重复的基调之中。到这里,呈现出了中国人对待历史最诡异的现象:虽然中国人是这个星球上最热心于以史为鉴的人群,但在知道故人的历史教训后当自己在做事时却往往犯和故人一样的错误。明知故犯,错而再错,导致中国直到今天仍未走出治乱循环的魔咒。是什么因素造成了中国历史的这等大悲剧,这是值得深思的。个人认为,中国历史之所以如此诡异,根源于中国人对待事实不真诚,不敬畏真实的正当性,稀里糊涂混世、缺乏对真的渴望。中国人一个大毛病就是对大多事物都持实用态度,喜欢那些可带来世俗利益的事物。因而中国人普遍缺乏对纯粹的求知冲动,总以此类知识不能当饭吃的论调来打压少部分对纯粹的追求。中国人对纯粹的科学和信仰很多都是盲目的。研究科学的大多也只为了糊口饭吃,因而有时造假胡夸,缺乏捍卫真理的执着。信宗教的目的也很多是为了祈愿神力给自己此岸的世俗生活带来可见的利益,例如多子多福、身体康健、财源广进、官运亨通等。在面临信仰与世俗利益冲突时,缺乏以生命来捍卫信仰的勇气。纵观古今,中国社会对待事物讲求实用是其普遍特征。这造成:中国人是最会享受的种群,各种吃喝玩乐的乐趣被历朝历代的中国人尝遍了;中国人是最会“做人”的种群,各种为求得自身利益的整人之术为中国人所熟知。但恰是中国社会普遍坚持以实用来看待事物,这也给古今中国人带来了弊端。这些弊端有:中国人因为讲求实用,把什么事物都含糊不清的拢在一起如吃火锅一般,因而缺乏对事物的纯粹认识、逻辑性极差。由此使得中国社会中任何事物都不独立,进而带来一系列恶果。人与人是相互依赖的,因而导致在上者对在下者的奴役;法律与伦理是含混的,因而使得法律成了伪善统治者们奴役百姓的工具。概言之,中国人实用主义思维造成了头脑中的逻辑的混乱,因而对纯粹的真缺乏求知欲,以糊涂的混世方式对待一切。这样的一种生存思维,必然也导致中国人缺乏出于尊重生命的考虑而追求真诚生活的渴望,缺乏为了彰显正义而必须探寻历史真相的冲动。

  如上所述,中国社会缺乏对真的敬畏和求知,因而导致了大多中国人过着混好便可的世俗生活。在大多中国人看来,由于实用才是生存的唯一目的,因而对待一切事物都得从其是否实用来考虑。因而对待眼下社会黑暗的事实,便以“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霜”的实用主义对之置之不理,久而久之整个社会变得冷漠甚至是残忍。因而对过去历史真实,也以“这与我何干、知道这些能当饭吃吗”的论调对其置之不理,久而久之所有的历史都成了谜案,少有人知晓历史的真,也少有人愿意知晓历史的真。所以,中国人对待历史的一个突出特征就是:对历史上出现过的苦难和错误,时间一长便就淡忘了。死的人白死,活的人照活,生死两不干。由此可就不难知晓,为何中国社会缺乏对历史的反思,而中国人又为何容易重蹈历史的覆辙了。事实上,这一切都反映了中国人实用主义态度中的巫术思维。巫术思维中的人神关系体现为:神是被人强制的。在巫术中,人对神灵的敬拜是为着求得人从神那里要得来的世俗利益。当人处于顺境时,便求告神多多赐福于己,使自己的世俗利益能够达到更多。当自己处于逆境时,便求告神快快赶走自己的厄运,使自己重交好运。事实上,只有当神灵均能满足其在顺境与逆境中求告的请求时,他们才会信仰神灵并定期对其进行敬拜。而当神灵未能应验,未能满足人的请求时,便对自己信仰神灵的产生怀疑,以信靠其它神灵或是断绝对神灵的敬拜贡品的方式发泄对神的不满。所以在巫术中,神是被人强制的。事实上,巫术思维下的宗教信仰必然带有泛灵论、偶像崇拜的特性。说的具体些,便是:是人在主观臆想的意志,是人的一厢情愿在强制神的作为。从巫术思维的这些特征来看,不难看出巫术思维对绝对的善恶不会有真认识,也不会产生因害怕惩罚而来的对善的追求与对恶的恐惧。中国传统文化中巫术成分浓厚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对比当下大多中国人信仰体系与上面所描写的巫术思维的特征,便可佐证这一事实。因而存于世界上的大多中国人由于缺乏对善的追以及对恶的恐惧,因而会为着满足眼下的实用利益而颠倒是非善恶,不管不顾的倡导马基雅维利主义。所以在中国社会的历朝历代,大多时候都是恶行蔓地,社会黑压压一片。大多中国人总习惯用尽各种坏手段来满足自己的欲望,因而持着“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的原则无所禁忌的做着各种恶。这导致中国社会总是少部分人对大多数人的奴役,一面是掌权者的物欲横流,一面是被压着的哀嚎遍野。概言之,一切围绕实用而来的巫术思维使得大多中国人对善缺乏追求、对恶缺乏恐惧,这造成中国社会一直停留在互相吃人(鲁迅语)的境遇中,生命的尊严被漠视,事实的真相被遮盖。

  改变中国人对待历史的态度,改变中国历史的走向,很难。但从上面的分析来看,唯一的出路就是革新大多中国人的观念。具体来说,就是要祛除他们头脑中的巫术思维,用纯粹的真信仰拔出他们糊涂的混世信念。而这将是一场漫长的移风易俗的过程。照着笔者对历史本性哲思中的分析:这个世界的存在是由人们头脑中的观念外化而来的。所以要改变中国人对待历史的态度,改变中国历史的走向,必须革新他们的观念。我个人对中国的历史、当下中国的走势,是持悲观态度的。因为直到今天,就我所感知的来看,大多数国人还是在重复先辈们的老路。现在所谓的很多新人、新事,大多是在重复历史的老套路。事实上,历史必然进步的信条只是人类一厢情愿罢了。很多时候,历史的悲剧是重复的,这在中国历史身上尤其明显。对于中国历史,多些怀疑和批判,好过于对最终大团圆喜剧的意淫。中国历史真的要有大进步,个人认为,不经受一场思想的启蒙是断难有出路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467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