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叶晓锜:概念论11:心理学的基础理论

更新时间:2012-06-22 16:33:39
作者: 叶晓锜  

  

  美国学者墨顿•亨特在他的《心理学的故事》的结尾中,不无遗憾地说:“相对论并没有推翻牛顿物理,而只是吸收了它,并超过它来处理一些牛顿没有看到的现象。现代进化论并没有推翻达尔文主义,而只是增加了更多的细节、例外和能够解释达尔文不了解的证据的复杂情况。反过来,心理学却产生了许多特别的学说,这些学说要么后来被推翻了,或者被证明只能应用于如此有限的现象领域,以至于不能为更大和更有包括性的理论提供一个基础。”

  我们能不能为心理学提供一个具有更大包括性的理论基础呢?这是我的这篇文章的立意所在,并企求给出一个解决的方案。

  心理学所研究的对象是生命体的意识行为。这种研究,力求使生命体的意识行为得到剖析,使人类最终了解意识行为的由来,它在我们的感官、神经和大脑中的构成方式,它所遵循的普遍必然的原则,进而造就人类知识对意识行为结构方式的知晓,使人类能够在意识行为结构方式的自我明了中,获得对意识行为的控制、调节和再造,并按照人类自我完善的设计得到有效的、至善的提升和完美。

  心理学在西方数千年间一直为哲学所包括。近代以来,随着科学的发展,特别是生理学、神经学、行为学、人类学、动物学等等的发展,心理学逐步从哲学的包容中挣脱了出来,逐渐成为了一门独立的学科。

  然而,心理学的发展,面对意识这颗迷幻之果,始终感到它的难以透析和捉摸。

  按照心理学的一般定义,凡大脑中发生的一切活动都是意识行为的活动,大脑是意识的中枢处理机关。可是意识这样东西,似乎并不全在大脑的中枢中。以生理学为基础的心理学家们,从生理学的种种可以直接观测和实验的现象中发现:

  一方面,动物和人类的意识行为在许多方面既和大脑中枢处理相关,又和身体、感官、神经的原发驱动相关的,在这方面,人类的意识行为和动物的意识行为在许多地方是共同的,可以共同地从大脑中枢处理和身体、感官、神经的原发驱动中得到解释。这样的事实使得心理学家们,特别是行为主义心理学家们一度意气风发和踌躇满志地认为,可以通过大脑和身体、感官、神经的原发驱动,直接地、原发地、全部地揭示意识行为的一切形式和内容,包括刺激、反应、性格、意志、情绪、喜厌、快乐、痛苦、判断、寻求、策略、选择等等都可以从身体、感官、神经的原发驱动和大脑的中枢处理中得到揭示、解释和说明。

  另一方面,越是深入的研究,心理学家们越是感到对于人类意识行为中的观念能力、语言能力,文字能力、数学能力,知识能力、自由想象能力、艺术能力、哲学能力、宗教能力和自我意识能力,是难以通过纯大脑的中枢构造,以及身体、感官和神经的原发驱动来进行实验观测和求证的。以致一些心理学家力不从心地感到,应当把观念能力、语言能力、文字能力、数学能力,知识能力、自由想象能力、哲学能力、宗教能力,自我意识能力等,排除于意识行为和心理学之外。

  此外,心理学家在长期研究中感到,生命体的许多意识行为既和大脑中枢的控制管理相关,又和身体、感官、神经的原发驱动相关。这些由身体、感官和神经所原发驱动的行为,既受大脑中枢的控制管理,更为它们的身体、感官和神经的自组织方式的原发驱动所左右。这种由身体、感官和神经的自组织方式原发驱动,既是底层的又是极为强大的,例如,性欲的驱动、生殖的驱动、饥饿的驱动、疼感的驱动、强健的驱动、衰弱的驱动、困乏的驱动,等等,与其说是一种受大脑控制和管理的行为,更不如说是一种受身体、感官和神经所原发驱动的自组织行为。

  于是,心理学家们把生命体的意识行为分成了两类,一类是由大脑中枢控制管理的意识行为;另一类是由身体、感官和神经自组织原发驱动的无意识行为。

  这样,心理学孕生了一个被称之为“无意识行为”的原发驱动的重要概念,并就生命体的意识行为进行了意识行为和无意识行为的划分。当然,“无意识行为”对生命体来说也是的一种意识行为,是由身体、感官和神经原发驱动的自组织意识行为,这种“无意识意识行为”亦会传递到大脑的中枢控制管理,发展为大脑的有意识的行为。例如,性的冲动、激奋和快乐,既是身体、感官和神经原发驱动的自组织意识行为,会传递到大脑中枢的控制管理,生成有意识的爱的追求和营造,以及抑制和隐蔽。又如,寒冷的冬天,躺在避风、和煦温暖的阳光之下,人感到很舒适,这样的舒适,既是一种身体的、感官的和神经的原发驱动的自组织感知,亦会传递到大脑中枢的控制管理,生成有意识的环境寻找和营造。

  “无意识行为”的揭示和概念确立,是心理学的一个极为重要的贡献,它表明生命体的意识行为既受到大脑中枢的控制管理,更有身体、感官和神经的自组织原发驱动,它揭示了意识和肉体之间的直接的、原发的关联,这种关联是可以通过生理学的可观测的实验而予以证明的。这样,关于意识的自我绝对,灵魂的自我绝对,及独立存在的种种见解和猜测,在生理学的意义上被科学破除了。

  心理学以它的实验观测和科学张力认为:

  1、可以通过生理实验的可观性和可证性来研究,意识行为是如何由身体、感官、神经的自组织原发驱动和大脑的中枢处理所生成的,也就是说意识行为是如何为机体的生理结构和生理性状所操作的。人类可以通过科学实验的揭示,由身体、感官、神经的自组织原发驱动和大脑中枢处理所造就的心理结构,以及这个心理结构是如何造就人类和生命体的意识行为的。

  2、可以为人类历史和现实中的种种非理性的意识行为找到一种无意识的原发驱动,并使这种无意识的原发驱动获得由科学支撑的理论解说、认可和知晓。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就以身体、感官、神经的无意识的原发的驱动为依据,解释了性欲在人类和动物世界的原发性、本能性和底蕴性,以此揭示了普遍存在的心灵的快乐原则。这种揭示使我们理解为何在人类的神话中、宗教中、艺术中,历史中和现实中,性始终是一种根深蒂固、经久不息的强大力量。例如,《诗经》开篇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希腊神话中万神之王宙斯对女性的引诱和交合;中国神话中的七仙女下凡;聊斋中的美丽善良狐狸精;西湖畔情深义至的白蛇传;古印度神庙中栩栩如生的生殖浮雕;美丽非凡的爱神维纳斯雕塑;莎士比亚悲剧中的罗密欧和朱丽叶;中国戏曲中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历史上帝王后宫的三千宠爱;帝王们的游龙戏凤、君子的怜香惜玉、文人骚客的寻花问柳、世俗小人的偷鸡摸狗;以及现实生活中的情人、小蜜、性解放、色情业、权钱色交易等等,无不反映了这种到处注入的、难以抗拒的形形色色的以性欲为原发驱动的强大力量。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从无意识的身体机能的原发驱动的解蔽上,为人们敞开了一种新的说法和揭示,从而给予了西方社会和文学艺术一种革命性的冲击和震撼,并认为性和宗教一样是上帝赐予男人和女人通往永恒的金光大道:人类通过性的欲望而获得快乐和肉体的永恒,通过宗教的信仰而获得灵魂的价值和永恒。

  3、可以由此获得一种科学的能力,即通过机体的自组织原发驱动和大脑的中枢构造,揭示意识行为的心理结构。进而通过心理学的设计和加入,使得人类的心理结构从它最底蕴的自组织的原发驱动和中枢构造上,进行改进和提高,获得更高质量,更加符合人类幸福和美满的至善需要,同时,使得人类的种种精神疾病和精神缺陷在心理学的治疗中获得缓解和消除。

  心理学的发展,在身体、感官、神经的自组织原发驱动和大脑中枢构造的研究上取得了大量的成果。例如:

  (1)两性为基础的“性欲”机制。

  这是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核心所在,弗洛伊德把性欲作为原发驱动的核心所在和最强大的无意识力量。尽管他的学说有所偏执,但他最为深刻地从性欲的角度,提出了身体自组织的原发驱动的无意识概念。

  (2)集体历史为基础的“原型”机制。

  在心理学家荣格看来,每个物种都有着它们各自集体历史所造就的原发驱动的“原型”。这种“原型”是各个物种在它们祖先世世代代的经验历史积累中形成的。“原型”决定了物种的本能所在,即每个物种都按照其“原型”的原发驱动而对外部环境和外部刺激作出它的独特的、原发的本能行为。不同的集体历史积累所生成的“原型”产生不同的原发驱动和本能行为。

  (3)个人经历为基础的“情结”机制。

  弗洛伊德认为,个人经历会因某些影响深刻的事件,在个体的心灵中留下“情结”。这些由个人经历所造就的“情结”在心灵记忆的深处隐藏着,当它被某些类似的刺激或梦境所唤醒和释放时,就会以某种独特的行为方式,以及梦的方式而显现出来。心理治疗和梦的解析的关键就是要抓住这种个人经历所造就的“情结”,找到原发驱动所在,据此制定治疗方案。

  (4)刺激为基础的“行为”机制。

  桑代克、巴甫洛夫、沃森、纳金斯等,他们通过精心设计的猫、狗、老鼠等动物的生理实验,认为完全可以依靠可观的、可测量的现象来建构一门新的心理学。他们认为心理学的内容是行为而不是意识,意识是不可捉摸的,而行为的规则是可以通过神经刺激的行为反应来求证的。以“刺激 —— 反应”为核心的行为主义曾一度在美国大行其道,被开发出了许多实用性的功能。例如智能的测量,人力资源的分配,职业技能的培训、环境压力的营造等等。

  (5)分子为基础的“参与”机制。

  医学、药理学、生理学的实验和研究,揭示了人体内部存在着种种微量元素和高分子,这些微量元素和高分子的参与对于人体活动有着极为重要作用,其数量在人体中的多一点或少一点,不仅直接关系到机体的生理功能和健康,亦关系到人体的性格和精神行为。某些微量元素如,钙、镁、锌、铁、碘、硒等元素,以及各种各样的酶、维生素、胰岛素、肾上腺素等高分子在身体中的含量缺失或改变,就会从生理上极大地改变一个人的性格、精神行为,包括体表形象。

  (6)感官为基础的“自组织”机制。

  按照德国格式塔心理学的见解,我们的知觉意识以其自组织方式造就外部对象的感知和形象。如,当外部对象的信息进入我们的视觉意识,就会被视觉的自组织方式所格式而生成视觉样式。视觉意识的自组织方式大体有:图形与背景的关系原则;接近或邻近原则;相似原则;封闭的原则;好图形的原则;共方向原则;简单性原则;连续性原则等。

  (7)大脑为基础的“中枢”机制。

  脑的生理解剖和实验,揭示了人类的意识行为同大脑中枢的构造相关,如皮层、脑沟、灰质、白质、垂体、脑桥、嗅球、颞叶等等的构造是与意识行为的控制管理密切相关的。当大脑的某些部位发生损缺、萎缩和退行性病变时,就会使得相应的控制管理功能发生变化,造成人的意识行为的种种失常。如意识能力、记忆能力、语言能力、方向能力、注视能力、辨别能力、意志能力、学习能力、平衡能力,等等的变化和丧失。

  以上,我们看到,心理学作为一门独立的科学,在西方学术界是力求从身体、感官、神经的自组织的原发驱动和大脑中枢的构造上,揭示动物和人类的意识行为,并由此摘取意识行为终极破解的金苹果。

  心理学家们通过身体、感官、神经的原发驱动和大脑中枢控制的实验研究,揭示了许许多多发生在动物身上,同时也发生在人类身上的意识行为,使得心理学从哲学的怀抱中分离了出来,成为了一门独立发展的实验科学。心理学的发展和研究所取得的种种科研成果,有助于我们从心理结构的原发构造上,揭示动物和人类的意识行为,对如何以心理结构的调节、治疗和改善,解决人类的心理问题,提高和完善人类的心理行为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心理学对心理结构的研究和揭示,有几点非常值得我们重视:

  第一,心理学的研究既需要哲学的内省方式,又需要生理的、行为的和病理的实验方式,两者都是心理学研究所不可偏废的基本方式。这种情况亦说明了心理学的研究既是科学的任务,也是哲学的任务,需要两者联手共担。

  第二,心理学的研究揭示了无论是动物的意识行为还是人类的意识行为,如刺激反应、集体原型、个人情结、分子参与、自组织方式等等,都是建立在主体和客体的相互关系上的。因此,心理学的研究,既不能把意识行为归结为纯主体造就,也不能归结为纯客体作用,而应从主客相互关系和主客共建的经验历史进程中去观察和探讨生命体的心理结构和意识行为。

  第三,心理学对身体、感官、神经的自组织原发驱动和大脑中枢控制的揭示,使得生命体的意识行为有了有意识和无意识的划分。这种划分,使得我们对生命体的意识行为有了两种重要的概念确立和互为联系。

  第四,心理学的研究始终感到人类的语言能力、文字能力、数学能力、观念能力、知识能力、想象能力、哲学能力、宗教能力、艺术能力和自我意识能力等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465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