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铁志:台湾的公民素质来自何处?

更新时间:2012-06-21 16:35:58
作者: 张铁志  

  

  总是听到来台湾的大陆朋友说起台湾的美好:城市乾净,排队秩序井然,人们彼此和善以对、斯文有礼,乐用环保餐具並认真回收垃圾。显然,在开放台湾自由行后,大陆朋友可以在阿里山和日月潭小巷弄中,在更一般市民的生活文化中,发现这些文化。

  对许多人来说,台湾体现了这些中国文化或传统道德美好的一面,而他们痛恨社会主义摧毁了那些素质。

  常常他们把台湾说得好到我都不好意思。因为我们也常常对生活充满了不满与厌恶,我们仍然不时觉得这个城市丑陋而脏乱,並偶尔也会遇到恶意以对的路人或试图诈骗的商家。

  但台湾確实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只是,台湾人这些优良的公民素质是哪里来的呢?

  这当然与经济社会现代化程度有关,但或许,这更是二十多年来民主化的產物。

  首先,民主作为一种制度,確实隱含了某种公民美德作为这个制度的底蕴。例如理性,温和,以及更重要的,对人的尊重。

  民主的根本价值,说到底,就是以人为本,尊重每个人的个体价值,確保每个人基本权利。

  例如,过去台湾民眾去公务机关办事,官僚都是高高在上的姿態,甚至柜台都是高不可攀。但九零年代中期,首任民选台北市长上任后开始大力改革这个文化,降低民眾洽公柜台高度,必须为民眾奉茶,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

  对人的尊重不仅存在於国家和公民之间,也在於公民彼此之间。所以,在民主社会中,会有比较高的社会信任。相对的,在一个专制社会中,因为社会充满著意识形態与谎言,且规范社会秩序的规则不透明,充满了潜规则,所以社会信任度很低。社会信任低当然无法建立良好的公民素质。

  民主社会也可能更遵守某种公共秩序,因为这种秩序是基於自愿服从的原则,而不是强制性的。毕竟,民主的基本原则就是每个人选择之后,服从大家的集体决定。更进一步说,民主社会中的公民们会更主动参与公共事务,而比较不会自扫门前雪。例如台湾的社区运动就是开始於民主化后的九零年代初期,许多基层社区区民开始一起关心社区的歷史、文化与风貌改造。

  从功能性来说,民主制度也使得人们有渠道可以表达並解决他对私人生活或公共社会的不满。他可以打电话投诉官员,可以写报纸批评,可以组织人上街头抗议,可以找议员帮忙,因此可以將低社会的暴戾之气,减低被压抑而隨时等待爆发的愤怒。

  民主也让在经济发展下的弱势,或者被牺牲的原则如环境保护,可以有被伸张的机会。民眾在面对经济开发与环境污染时,他们可以要选择什么,因为这是他们的生活,他们的价值选择。在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公共討论后,会让民眾重新省思GDP主义,不再只是急切地追求发展。

  理想上,民主是尊重缓慢的原则,因为要让所有受影响人有表达机会,然后大家沟通、討论、决策,而不是一昧追求效率。而缓慢,似乎正是许多人对台湾的印象。

  总之,当你踏上台湾的土地,被这个地方的美好人情与公民素质感动时,请记住,民主確实是个好东西。当然,我们还有许多缺陷,距离民主美德的终极理想还有不小的距离,但我们还在努力。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4630.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