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佀化强:合宪性推定与违宪审查的神学起源

——以15-18世纪基督教良心的双重义务为视角

更新时间:2012-06-18 23:10:06
作者: 佀化强  

  

   【摘要】合宪性推定与违宪审查密切相关,二者均源于圣经所确立的两个不同的良心义务,即服从人法的外在义务与服从上帝法的内在义务。圣经中个人良心被视为上帝植入人心中用以感知上帝法并接受上帝命令的接收器。因此,当人法与个人良心冲突时,要选择服从上帝而不是服从人。15-18世纪期间,加尔文与英国神学家和法学家相继将良心的这两个义务发展成为服从人法与抵制人法的义务,继而分别成为合宪性推定与违宪审查的神学起源。

   【关键词】合宪性推定;违宪审查;良心;服从义务;抵制义务

  

   引言

  

   所谓“合宪性推定”,是指“宪法审查机关在对立法机关的立法进行审查的过程中,首先在逻辑上推定立法行为合乎宪法,除非有明显的事实证明其违反了宪法”。[1]合宪性推定其实是对违宪审查的一种必要限制,“以减少因违宪判决可能引起的社会矛盾与社会震动……如没有十分确实、有效的依据认定其违宪时,应尽可能推定其合宪,做出合宪性判断,以避免做出违宪判决。”[2]

   合宪性推定方法最初起源并发展于美国。[3]至于其理论起源,有观点认为应归于塞耶(1831-1902)1893年于《哈佛法律评论》上发表的《美国宪法原则的起源与范围》。[4]其实,违宪审查与合宪性推定的历史起源更早,二者是孪生姐妹。尽管西方学界论述司法审查制度起源的作品汗牛充栋,但是,第一个推翻传统观点并成功揭示司法审查历史起源的是大卫T.鲍尔(David T. Ball)。他成功论证了司法审查源于加尔文主义著名的“抵制专制义务”(也就是我们熟知的西方公民不服从义务);并且,“否决不正义法律”最初乃法官的“义务”而非现在所称之的权力。[5]2008年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授菲利普·汉堡(Philip Hamburger)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即“司法审查源于法官的一项义务”。[6]但是,上述两位作者均未能从良心上挖掘出司法审查的神学起源,对于合宪性推定也丝毫未涉及。

   本文将探讨合宪性的历史起源,揭示其神学基础。由于合宪性推定和违宪审查血肉相连,只有将二者放在一起才能得以清楚地展示。本文指出,二者最初源于圣经所确立的两个不同的良心义务,该义务经过14-18世纪英国清教神学家之手,分别演变为后世的司法审查制度与合宪性推定学说。

  

   一、圣经基础:双重良心义务

  

   你应当顺从,不仅因为惧怕惩罚,更是为了良心的缘故。

   ——罗马书13:5

   我们必须接受上帝的统治,服从上帝而不是服从人。

   ——使徒行传 5:29

  

   (一) 良心含义及其基督教隐喻

  

   良心(conscience)一词在西方有多重含义。古希腊语中指代“良心”的词是“syneidesis”。据学者考察,“古希腊文‘oida’与拉丁文‘scio’ 都表示‘我知道’,因此‘sunoida’与‘conscio’就表示‘我也知道,我和(某人)都知道’”。[7]拉丁文的良心是“conscientia”,具有知悉与道德双重含义,即“一是共同知悉,和他人共知;二是意识到、知悉、感觉,特别是意识到道德意义上的对错。”[8]到了基督教时代,圣徒保罗将良心一词的含义扩展为“知悉上帝之言”,并且,将她和圣灵联系起来。在罗马书5:5中,“我们的希望不会落空,因为上帝之爱已经通过赋予我们的圣灵,植入、浇灌到我们心中”;在罗马书8:9中保罗说道“圣灵注入你的心中”;在加拉太书中,保罗布道说:“上帝已经差遣其子之灵进入你们的心中”;在哥林多前书6:19中保罗主张:“岂不知你们的身体就是圣灵的殿堂吗?你领受的圣灵乃出于上帝,住在你们里面”; [9]在哥林多后书3:3中,保罗坚称:“你们明显是基督的信,籍着我们修成的。她不是用墨水写的,乃是永生的上帝写就的;不是写在石板上,乃是刻在人的心中。”圣灵是上帝植入人心中的律法,通过人的良心来感知。罗马书9:1说道:“我在基督里说真话:我不是撒谎,我的良心通过圣灵已经确证了这一点。”

   因此,个人良心=圣灵=上帝旨意的基督教原则就此确立起了。奥利金(Origen,185-254)说道:

   我坚信,良心是一种神灵(spirit),正如使徒所言,祂居于精神(soul)之中,作为其导师、伴侣和指明灯。其功能是向一个人提出最佳的行动方案,并且对犯有罪孽的人进行谴责。[10]

   迦太基的圣西普里安(St. Cyprian of Carthage,卒于258年)如是说道:

   良心是一位内心的法官,永不判错,无比尊崇,祂的惩罚无人逃脱;一个人的前途命运应该根据他心中良心的状态来判定。这是一位准确、永不腐败的法官,对无辜和有罪做出审判。[11]

   被称为天主教最后一位教父的大马士革的圣约翰(John of Damascus,645 /676 – 749)坚称:

   我心中的律法,即良心,就等于上帝之法……[12]

   16-17世纪英国和欧洲大陆的清教神学家对良心有许多比喻。[13]16世纪最伟大的清教神学家之一、瑞典宗教改革家海因里希·布林格(Heinrich Bullinger,1504-1575)曾与英王亨利八世、伊丽莎白一世以及英国国教神学家等人保持密切的通信联系。他在布道中坚称,“律法=上帝旨意=良心”:

   律法不是别的,正是上帝旨意的宣示……所有善和正义的律法皆源自上帝本人……是良心的指示,正如她是上帝本人置于人大脑和心中的一个明确的指示一样,教导人们什么是应当作的,什么是应当避免的。良心是人的知悉、判断和理性。[14]

   英国神学家约瑟夫·豪尔(Joseph Hall,1547-1656)将良心称为“驻在我们心中的小鸟”;[15] 约翰·伍尔顿(John Woolton,1535-1594)则将其比喻为“每时每刻的内部法官”;安东尼奥(Antonio)称其为“驻在我心中的女神”;[16]凯德·安东尼(Cade Anthony,1564?-1641)称之为“上帝在我们心中的常驻特使(Ambassadour)”;[17]约翰·夏普(John Sharp,1645-1714)将其称为“监控器、引路者”;[18]杰里迈亚·戴克(Jeremiah Dyke,卒于1639)则说道:“良心是被上帝置于人灵魂中的特工(Spy),作为人的监督者和上级,无时不刻、无所不在地与人不可分割……她是上帝的代理人…见证人”。[19]现代学者彼得·霍姆斯(Peter Holmes)将良心比喻为“上帝向每个信众发出命令的电波接收器(radio receiver)”。[20]

  

   (二) 良心的内在义务与外在义务:以圣经为基础

  

   保罗在圣经中为良心确立了两个规则,即服从的义务。首先,无论宗教还是世俗权威,二者皆源于上帝的授权和委托,因此,顺从他们也是上帝的命令,良心的命令。就此保罗说道:

   除了上帝之外,没有任何权威。当下的权威,都源于上帝。因此,任何人反抗他们都是反抗上帝的命令…做官的不是让行善的惧怕,乃是让作恶的惧怕…他是神的仆臣,是伸冤的,惩罚那作恶的,所以你们必须顺从,不仅是因为惧怕惩罚之故,也是因为良心之故。[21]

   其次,既然良心等于人接受上帝命令的接收器,是领受上帝旨意、上帝律法的接收器,那么,如果世俗权威、世俗之法违背上帝之法、违背个人良心时,基督徒个人必须选择服从上帝而不是服从人。这就是使徒行传中彼得所确立的原则:

   我们必须接受上帝的统治,服从上帝而不是服从人。[22]

   这两个服从义务并不相同:前者是世俗法律借助上帝命令才得以约束个人良心,要求人顺从;后者是良心的直接命令,是圣灵、上帝旨意的展示。综合观之,前者是随附义务,只有当世俗法、人法契合上帝法时,才能有约束个人良心的效力,才能要求服从,如违反之则视同违反上帝命令;后者是直接义务,违反良心行事即为违反上帝的直接命令。鉴于二者的差异,我们不妨将前者称为良心的外在义务,而将后者称为良心的内在义务。这两个不同的义务,始终是套在基督徒身上的两幅沉重的枷锁,也是后世神学、法学论述的重点。

  

   二、清教神学家论良心的双重义务

  

   (一)休·拉蒂默

  

   英国国教早期著名的殉道者休·拉蒂默(Hugh Latimer, 1487– 1555)[23] 在谈到个人服从时认为,作为臣民,一个人应当服从世俗之王,并且,这也是上帝的要求:

   万能的上帝曾就世俗权威方面揭示了祂的神意,如何尊重并服从他们……在圣经的许多篇章中他曾经展示了祂的意志,但是,尤其是通过圣彼得“服从世人当局制定的普通法”,就像他曾言,(服从)世俗之王及其最令人尊敬的谘议会和议会制定的(普通法)。上帝说道,服从他们、顺从他们。[24]

   然而,服从世俗君主并非无限制的,唯一的例外就是世俗之王、世俗法律严重违背上帝旨意,违背良心:

   但是这里仅有一个例外是违背了上帝,质言之,当制定的法律违背了上帝、违背上帝之言时,我应当服从上帝而不是服从人。这样,我就怀有一个好的良心拒绝服从。尽管如此,我不能起而反抗世俗权威,也不得制造任何骚乱。因为,如果我这样做了,我犯有致死罪孽:我必须甘心遭受上帝施予我的一切。但是,我不能顺从他们的恶法行事。仅仅在这一情况下,人才可以拒绝服从,在其他任何事项上我们应当顺从。关于外部事情,无论他们制定了何种法律,我们都应当服从,决不能反抗,尽管他们从未如此残酷、如此令人不悦、如此有害;我们的义务是顺从,并且,将所有事项托付于上帝,毫无怀疑;当他们违背其职责和召唤而行事时,我们相信上帝会惩罚他们。[25]

  

   (二)加尔文:一般命令

  

   《基督教要义》是加尔文神学思想的基础,在“论世俗政府”时他说道:“我们已经确证,人类受制于两个政府,对于第一个政府……她统辖着人的灵魂或内心,关注永世的生活。”[26]这个统辖永世生活的权威和政府,就是良心、上帝:

   上帝之法,即我们所称谓的道德律法,恰恰是见证自然的律法,以及上帝镌刻在人灵魂之中的良心。[27]

   在《基督教要义》第四卷第十章中,加尔文谈到了人法与上帝法对良心约束力的区别:

   现在我们谈论人法。如果它们是为了施加宗教上的义务,就好像服从它们本身就是必要的,我们说施加良心上的这一限制是不合法的。我们的良心和人无关,而是仅仅和上帝有关。因此,就有世俗之域和良心之域的区分。……上帝十分满意,存在着良心自由的见证,将良心从人的专制中解救出来。[28]

但是,如何理解保罗在罗马书13:1-6中所言?世俗法、教会法等人法是否约束人的良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4509.html
文章来源:《清华法学》2012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