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叶晓锜:概念论9:人类的意识结构

更新时间:2012-06-15 10:24:07
作者: 叶晓锜  

  

  人类的意识结构是经验感知和概念认知的统一,是一种以经验为根基的概念方式加入。

   其中:

   经验感知由反应意识和知性意识建构;

   概念认知由概念意识制作。

  本文着重经验感知和概念认知的特点,以及经验感知和概念认知的互为关系,探讨人类的意识结构。

  为了深入探讨,先简略回顾一下:

   在近代西方哲学史上有经验论和唯理论的不懈之争。经验论认为,一切知识都来源于经验感知,人类以经验感知事物;唯理论则认为普遍必然的知识不是经验的,而是理性的,是理性的建构。

   休谟在他的《人类理解研究》中认为,心灵的全部知觉都是双重的,表现为印象和观念两者。印象来自所经验到的对象对大脑的印制,观念则是印象在大脑中留下的摹本,当大脑运用摹本进行反思时,摹本就成为了头脑的观念,头脑的活动进而把简单的观念组合为复杂的观念,生成人类的思想和知识。

   而唯理论者认为,情况并不是这样的,尽管经验包含着我们的各种能力,可是倘若一切知识都来自经验,那么我们对于“存在”、“永恒”、“无限”、“自由”、“正义”、“幸福”、“上帝”这类观念又如何体会呢?它们是何种经验对象对大脑的印制所留下的摹本呢?唯理论认为,“存在”、“永恒”、“无限”、“自由”、“正义”、“幸福”、“上帝”等等的普遍观念,是不能由经验所印制的,它们只能从理性中获得的。可是,理性是什么呢?它是怎样产生的呢?它是一种怎样的建构呢?理性又是怎么能够获得“存在”、“永恒”、“无限”、“自由”、“正义”、“幸福”、“上帝”等观念的呢?对此,唯理论者并没有给出明白无疑的回答。

   对此,我以为,如果我们从生命意识生成、进化和发展的总体历史进程上勘察,从人类意识结构的本质和由来上进行考察,即人类的意识结构是经验方式和概念方式的统一,那么,哲学史上的经验论和唯理论之争,实际上是人类意识结构方式的导致,并最终在人类的意识结构中获得它们各自的合理所在。这样,我们就将对经验论和唯理论的长久之争,予以新的思想穿越和解读,透彻地了解“存在”、“永恒”、“无限”、“自由”、“正义”、“幸福”、“上帝”这类高度抽象的观念是如何在我们的心灵中生成的。

   我们来讨论人类的意识结构。

   我在《生命意识方式的探讨》中提出了人类的意识结构。认为,对人类意识结构的理解,需要从整个生命意识方式进化的历史过程上进行总体的考察,才能获得真正的穿透和把握。

   人类的意识结构,它的底层是反应意识,中间是知性意识,上层是概念意识。其中反应意识和知性意识生成人类的经验感知,概念意识则形成人类的概念认知。

  对于人类的意识结构来说:

   经验感知是根基性的。这种根基性是由生命意识方式的历史进程所决定的。人类的意识活动在其根基性上和生物、动物的意识活动是一样的,是以触觉为根基,起源于刺激反应的经验感知和多元触觉合成判断的经验感知。

   概念方式则是加入性的。概念方式是一种文化性进化的生成,它对反应意识和知性意识所生成的经验感知进行概念的制作,把经验感知制作和转换为概念认知。以概念运动的普遍必然方式,生成概念方式的观念、思想、知识和自我意识,并在种种概念建构反馈于经验实证的事物化过程中,从自然之物的利用走向概念之物的创造,达到概念方式和经验方式的统一。从经验方式上升到概念方式,再由概念方式反馈于经验方式,在这样的无限循环往复中,人类获得了一种独一无二的概念创造智能。

   经验方式和概念方式共同地建构了人类的意识结构。在这种意识结构中,经验方式具有它的根基性,概念方式具有它的加入性。这样说的道理在于,没有经验根基,没有经验方式的感知,概念方式就无以加入,也无以把经验感知制作和转换为概念认知,更无以获得概念运动的普遍必然方式、概念建构和概念反馈。从经验方式上升到概念方式,从概念方式反馈于经验方式,人类意识结构的这种经验方式和概念方式的统一,是人类意识结构的核心所在和能动所在。

   如,当身体被一个硬物刺伤,首先产生刺激反应的经验感知,接着从体觉、视觉的合成判断中生成合成判断的经验感知,进一步在概念方式的加入中,用“痛”这样一个语词符号为中介和表象,生成了一个具有指称和定义、抽象和概括构造的“痛”的概念和“刺伤”的概念。这个过程就是从经验感知到概念认知的过程

   概念方式的加入,使得人类的意识活动,获得了一个崭新特质,同动物的意识活动有了根本性的界分,即,人类的经验感知跟随着概念方式的加入和建构,而动物的经验感知则没有概念方式的加入和建构。

   对于人类的经验活动来说,由于概念方式的加入和建构,其经验活动出现了一个崭新的面貌:即,一方面,使得人类经验活动所获得的一切经验感知都有概念方式加入和制作的紧随;另一方面,使得概念方式加入和制作所生成的种种概念建构,在反馈经验实证的事物化过程中,从自然之物的利用走向了概念之物的创造。如,人类的工具文明、建筑文明、艺术创造、科学实验、商品交换等等的实践活动,已不再是纯粹的经验活动,而是具有概念方式加入的经验活动。当人们在市场上用货币进行商品交换的买卖活动时;当伽利略用他的小球斜面滚动进行惯性的力学实验时,这样的过程已经不再是纯经验的过程,而是一种有着概念方式加入的经验过程。这是人类意识结构的最为精妙的体现和所为,这样的体现和所为,恰恰是动物世界所不具有的。这里我们将进一步敏悟,当我们说实践时,实践并不是一种纯经验的活动,实践在本质上是一种概念方式加入的经验活动。

   经验论和唯理论在近代哲学史上的各执一词和长久争辩,始终得不到解决,出现这样的情况关键在于,哲学在过去的相当时期,没有进行生命意识方式生成、进化和发展的历史进程考察,没有从人类意识结构上进行破解,没有理解人类意识结构是一种概念方式和经验方式的统一。这种概念方式和经验方式的统一,既不是神授的,也不是自我绝对的,它是由生命意识生成、进化和发展的历史进程所造就的。经验论偏执于人类意识结构的经验性一面,唯理论则偏执于人类意识结构的概念性一面。两者都未从更高的综合上看清,人类意识结构是以经验为根基的概念方式加入,人类的智能是以经验为根基的概念创造,只有从人类意识结构的更高综合上,哲学才能赋予经验论和唯理论适当的位置和更大的包括。

   休谟把人类的知觉分为印象和观念两类。他在解释印象和观念的区分时,一直是语焉不清的。休谟告诉我们,印象是一种生动的、活跃的知觉,观念则是一种比较不生动和不活跃的知觉,两者只是强烈程度的不同。休谟还告诉我们,印象最先产生,在心中留下一个摹本,印象停止后,摹本仍然存在,这个摹本的反思就是观念。然而,休谟的这些说法并没有把印象和观念的区分说清。当我们把印象和观念放置于人类意识结构中进行考察,那么,所谓印象就是一种经验方式的生成,所谓观念则是一种概念方式的建构,是可以从人类意识结构的经验方式和概念方式中得到透彻说明的。同样,所谓感性就是经验方式的感知,所谓理性就是概念方式的认知,两者都存在于人类的意识结构中。

   在以上的讨论中,一个很重要的观点是,有两种不同的经验活动,一种是无概念方式加入的经验活动,另一种是有概念方式加入的经验活动。

   无概念方式加入的经验活动是动物世界的,当人类的心灵还未获得概念意识方式时,或者说当人类的心灵还处在与动物为伍的蒙昧时代时,人类和动物一样,具有的是无概念方式加入的经验活动,在这种无概念方式加入的经验活动中,生命意识所获得的种种经验感知是没有它们的指称表述和概念构造的。

   人类在生命意识历史进程的文化性进化中,以符号为中介和表象,通过指称和定义、抽象和概括的构造,获得了一种概念能力,这种概念能力的获得,使得人类进入了一种新的意识结构。在这个新的意识结构中,一方面,种种经验感知因概念方式的紧随加入,被制作和转换为了概念认知,获得了它们的指称表述和概念构造;另一方面,种种概念认知造就的概念建构,进一步反馈于经验活动,在事物化的过程中从自然之物的利用走向概念之物的创造,由此生成人类的概念方式和经验方式相统一的,概念创造的实践活动。

   把握两种不同的经验活动,是我们理解人类智能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关键。休谟认为,心灵的全部知觉都是双重的,表现为印象和观念两者。他的见解实际上已从一定的解读上,反映了人类的知觉既具有它的印象性的经验感知,又具有它的观念性的概念认知,其实质在于人类的意识结构在其经验方式的基础上,有着概念方式的加入,是概念方式和经验方式的统一。在休谟那个时代,人们不了解人类的意识结构是一种怎样的构造,也不了解生命意识是一个生成、进化和发展的历史进程。时代的局限使得休谟看不清,人类的意识结构是一种以经验为根基的概念方式加入,是一种概念方式和经验方式的统一。正是概念方式的加入,使得人类的知觉能够由印象的经验感知走向观念的概念认知。在人类的意识结构中,印象是经验的制作,观念是概念的制作,印象和观念的划分并不是两者的强烈程度不同,而是两种不同意识方式的制作,观念并不是印象留在心灵中的摹本,而是概念方式加入对印象的制作,在本质上是概念的构造。

   我们来较为深入讨论无概念方式加入的经验活动和有概念方式加入的经验活动。

   一、无概念方式加入的经验意识活动。

   无概念方式加入的经验意识活动由反应意识和知性意识构建,其主要特征是:

   1、触觉性。

   我在反应意识和知性意识的讨论中,认为它们的生理基础是生命体的触觉,这种触觉生成了单一触觉的刺激反应感知和多元触觉合成的判断感知。纯经验感知的意识活动和它所产生的知觉是以生理过程的触觉为激发和组织机制的。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从性本能这个最为强大的生理激发机制中,揭示了人类的性意识活动和知觉行为,是和性生理的触觉机制密切相关的。

   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的高级神经活动实验和美国行为主义的心理学实验,从“刺激 —— 反应”的行为机制中,考察了生理过程的知觉方式,并由此得出了许多重要的实验成果和发现,并把这些成果和发现广泛地应用于环境营造、教育培训、能力学习、人力配置、性格塑造、精神治疗等方方面面。

   德国格式塔心理学考察了视觉过程的生理组织方式。如,对一个特定图景方式下的不连续的五角星图形,在视觉过程的生理组织方式中,心灵会自我完形地把它组织为一个整体连续的五角星图形。这样的自我完形机制在人类的视觉组织方式中是处处可见的。如,我们观看电影和电视,在视觉过程自我完形的生理组织方式下,那一张张闪过的图片和一行行扫过的帧点,会成为连续的运动表象。又如,投射进我们眼球的物象,按凸透镜的原理是倒立的,但在视觉过程的生理组织方式中则会自我调节为正立的。带上一副凸透镜的眼镜,我们看到的物像都倒立了,可是过不了多久,我们的视觉过程的生理组织方式会把那个倒立的物象调节为正立的物象,而把凸透镜的眼镜摘去,那个正立的物象又倒立了,而再过一段时间,我们的视觉过程的生理组织方式又会自我组织地使那倒立的物象回到正立。

   这样的情况和事例说明,经验意识活动的感知始终是带有它的生理特质的,是和我们的触觉的组织方式和合成方式密切相关的。地球上的众多物种,因它们的触觉方式的种种差异,造就了它们不同的组织方式和合成方式,并生成它们不同的经验感知行为。

   2、经验性。

   经验感知具有它的直观性。无论是刺激反应的经验感知,还是多元触觉合成判断的经验感知,它们都是经验的生成。例如,被硬物刺伤的经验,生成它的刺激反应的经验感知;吃一盘红烧肉,就会因这种吃的经验,生成视觉、嗅觉、味觉,胃觉等多元触觉合成判断的经验感知,等等。

   经验性是经验感知的重要的特质。没有经验,我们是无法获得对象的经验感知的。如,没有阳光照射的经验,我们就不会有阳光照射的经验感知。

   经验性从根基上决定了人类的心灵,以及一切生命体的意识都是以经验感知为根基,以经验感知为真确的,这样的根基亘古至今,始终牢牢根植在人类的意识结构中。

   以经验为根基,造就了生命意识以可经验感知为真确。任何一种概念建构,如得不到可经验感知的实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440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