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海霞:当代资本主义的深刻矛盾与危机——对“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反思

更新时间:2012-06-14 23:15:47
作者: 刘海霞  

  41%的受访美国民众表示他们的“美国梦”已经失落。

  其次,美国社会两极分化严重,中间阶层地位动摇,社会结构发生改变。美国在发达国家中贫富差距居于前列,根据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的统计报告,2009年美国最富有1%家庭的收入占所有家庭收入的21.2%,10%最富有家庭的收入占全部家庭收入的47.1%,余下90%家庭的收入只占全部家庭收入的52.9%。被沃勒斯坦称为“全球体系中的政治基石、福利国家的引擎、稳定发展的主要力量”的中间阶层并没有在美国长时段的经济繁荣中得到好处。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长期以来在该为富人减税还是增税、是否为中产阶级永久性减税以及降低公司税而争论不休,却并没有改变中产阶层的处境。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2012年4月1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接近1/4的百万富翁所缴税率低于年收入10万至25万美元的中产阶层。一言以蔽之,金融危机造成了美国中产阶层的日益分化,上层越来越富,很多中下层却掉入了社会底层而日益拮据,甚至成为无家可归者。以前让美国人引以为豪的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型”社会结构正在变成两头大中间小的沙漏型社会。“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抗议者还打出了“中产阶级,中年人,也愤怒”的标语。

  2、解决国际矛盾的机制日益受到质疑,谎言背后的真相令民意出现分裂

  发达国家积极主张的“民族自决”、“人权高于主权”只不过是“新干涉主义”的幌子,结果是使边缘国家内外战争不断。波黑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以及帮助利比亚反政府武装的战争莫不如此。这些战争造成大量平民伤亡,维基揭秘网站2010年10月2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03年3月至2009年底在伊拉克战争中丧生的10.9万人中有63%为平民。而这些冲突的背后是美国公司的巨大利益。英国《独立报》报道,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合同为美国石油巨头哈利伯顿公司带来了超过160亿美元的收入。厌战情绪在美国逐渐蔓延,“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口号中不乏反战内容,示威者发出的“要工作、不要战争”、“伊拉克战争,失业。阿富汗战争,谁在赚钱?华尔街的投机分子”的呼声,揭示了战争与华尔街、石油、金融之间的紧密联系。

  发达国家对第三世界的“发展援助”计划被认为几乎是一场灾难,且官方援助大多是杯水车薪,口惠而实不至。2004年美国政府对外发展援助的开支仅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0.17%,远远低于联合国规定的0.7%。联合国《2005年人类发展报告》将美国和日本列入“最吝啬国家”之列,并指责美欧的贸易政策使许多发展中国家更加贫困。“占领华尔街”运动中也提出“为什么会出现第三世界?”“占领华尔街是为了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等响亮口号。

  随着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全球矛盾的深化,资本主义国家调节的限度已近极限,体系渐趋分裂。在资本主义国内、国际调节机制双失灵的情况下,民心必乱,“占领华尔街”运动及其在全球的蔓延就是这种民意分裂的表现。

    

  三、资本主义精神的光环逐渐褪色,陷入资本主义文明危机和地缘文化困境

    

  “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抗议者最直接针对的就是华尔街的贪婪和巨大的债务问题,不过,金融的贪婪和民众的巨额负债不能仅仅归因于个人的道德问题,而是整个资本主义精神和文化层面出现了断裂。

  1、消费模式的杠杆化导致资本主义精神单翼化

  与“新教伦理”联系在一起的资本主义精神曾被认为是西方文化与其他民族文化的一个根本区别,其最核心的部分就是理性精神和宗教约束力。马克斯·韦伯这样概括二者的关系,“一个人对天职负有责任乃是资产阶级文化的社会伦理中最具代表性的东西,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说,它是资产阶级文化的根本基础。”([德]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三联书店1987年版,第38页)相对于韦伯从禁欲苦行主义角度阐述资本主义的起源,桑巴特则论述了它的反面——贪婪攫取性,丹尼尔·贝尔曾对此进行过详细而深入的论述。禁欲苦行和贪婪攫取就像资本主义精神的正反面,一直此消彼长地胶着在一起,随着资本主义物质的日渐丰裕,量入为出、勤奋节俭的一面逐渐消退,而入不敷出、贪婪攫取的一面逐渐成为主流。“近50年来,由于宗教伦理遭受严重侵蚀,个人收入的自由支配部分大幅度增加,致使文化掌握了倡导变革的主动权,而经济领域日益被动员起来去满足新的欲求。”([美]丹尼尔·贝尔:《资本主义文化矛盾》,三联书店1989年版,第35页)

  当前金融危机及其引发的社会危机很大程度上既源于也反映了资本主义禁欲精神丧失、资本主义精神的两面只剩下了“贪婪攫取性”的事实。昔日曾起约束作用的资本主义精神已经被“经济冲动力”取代,而新的价值体系并未建立起来。消费模式的杠杆化和去杠杆化的博弈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一过程不仅体现在金钱和财富上,更体现在人的心灵和精神层面。“占领华尔街运动”提出“重塑美国”,号召大家直面整个消费体系的弊端,这或许可以看作是反思资本主义文化矛盾的一个重要契机。

  2、“普遍主义——种族主义/性别主义”矛盾加剧,地缘文化危机凸显

  资本主义所宣称的“普遍主义”从未真正实现过。占美国人口16.3%的拉美裔和12.3%的非洲裔美国人等少数族裔的不利处境真实地展现了普遍主义与种族主义/性别主义的对立。少数族裔不仅在次贷危机中损失惨重,失业率也普遍较高。经济的缓慢复苏并未给少数族裔带来就业市场的繁荣,美国劳工部最新数据显示,2012年1月美国黑人13.6%的失业率、拉美裔美国人10.5%的失业率远高于白人7.4%的失业率。少数族裔的贫困率更是居高不下。近年来,随着右翼势力的抬头,不同种族相互融合的问题变得更为严峻。

  但是,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中这些少数族裔的表现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么积极。根据美国著名的《快速公司》杂志所做的调查,“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参加者中81.2%是白人,拉美裔为6.8%,亚裔2.8%,非洲裔仅占1.6%。这一现象并不是因为他们所受的剥削少,就像2011年11月26日《华盛顿邮报》刊文指出的,“美国黑人针对收入不公的战斗不是在华尔街上,而是每天都在为生存而战。他们更需要为房东的驱赶、警察的残暴和街头犯罪而抗争。”

  从目前来看,“占领华尔街”运动尚待形成一支诉求统一、组织严密、阶级意识明确的变革力量,但“大风起于青萍之末”,若资本主义体系依然按照当下的模式来运转,那么“占领华尔街”运动的“蝴蝶效应”就将发展成为动摇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大地震。即使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进行调整,也只能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权宜之计。因为,“体系可能会通过减慢某些使之精力耗尽的活动以延长其寿命,但死亡的幽影总在地平线某处显现。”([美]沃勒斯坦:《历史资本主义》,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55页)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4368.html
文章来源:红旗文稿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