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卢建平:“有组织的暴力性犯罪”辨析

更新时间:2012-06-12 08:51:33
作者: 卢建平  

  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组织犯罪、邪教组织犯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恶势力犯罪、故意危害公共安全犯罪等严重危害国家政权稳固和社会治安的犯罪,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强奸、绑架、拐卖妇女儿童、抢劫、重大抢夺、重大盗窃等严重暴力犯罪和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的犯罪,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等毒害人民健康的犯罪,要作为严惩的重点,依法从重处罚。尤其对于极端仇视国家和社会,以不特定人为侵害对象,所犯罪行特别严重的犯罪分子,该重判的要坚决依法重判,该判处死刑的要坚决依法判处死刑。”

  对比分析发现,无论是“高检意见”还是“高法意见”,均倾向于将有组织犯罪和严重暴力犯罪分开表述,但各自的内容有所不同:关于严重暴力性犯罪,“高检意见”涉及“杀人、爆炸、抢劫、强奸、绑架、投放危险物质等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刑事犯罪”,而“高法意见”中则包括“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强奸、绑架、拐卖妇女儿童、抢劫、重大抢夺、重大盗窃等严重暴力犯罪和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的犯罪”;关于“有组织犯罪”,“高检意见”似乎涵盖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恐怖犯罪、毒品犯罪”,而“高法意见”则更为具体地指向了“恐怖组织犯罪、邪教组织犯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恶势力犯罪”。

  以上仅是在“有组织”和“暴力性”分离的情况下,实践和政策文本对于有组织犯罪和暴力性犯罪的不同理解。而两者结合以后的“有组织的暴力性犯罪”,其内涵究竟如何,则需要在理论上加以认真甄别。

  

  三、相关概念的理论甄别

  

  “有组织的暴力性犯罪”是组合词,结合了“有组织”和“暴力性”两个定语,与犯罪可分别组合成“有组织犯罪”与“暴力性犯罪”两个概念,而这两个概念通常被认为是犯罪学中常用的术语,刑法学上借用来对犯罪进行理论分类,我国刑法典中很少使用,而结合使用则是前所未有的。因此,对于这样的立法创新,需要在词源学上进行探讨。

  (一)有组织犯罪

  有组织犯罪在犯罪学和刑法学上的指向是不同的。

  有组织犯罪是犯罪学通用的概念,对应于单个人的或无组织的犯罪。然而国内外犯罪学界对于什么是“有组织犯罪”,至今未有一个得到普遍认同的定义。国外学者关于有组织犯罪的定义,存在行为概念说、功能概念说、结构概念说以及广狭义概念说等观点。我国犯罪学界对有组织犯罪问题的研究起步较晚,但在有组织犯罪的概念问题上也是众说纷纭。据有学者统计,主要有八种较具代表性的观点;[8]也有学者按各种定义所辖范围的不同,将其分为最广义说、广义说和狭义说三类。[9]

  从犯罪学的角度,有组织犯罪应界定为三人以上故意实施的一切有组织的共同犯罪活动。这一概念揭示的内涵和外延是:(1)作为有组织犯罪,其主观罪过必须是故意;(2)作为有组织犯罪而言,主体数量必须在三人以上;(3)作为有组织犯罪,必须具有一定的组织形式,即是“有组织的”。

  在犯罪学中用以描述有组织犯罪现象的概念有六个,均可包括在共同犯罪之列。如果按照组织化程度的由低到高排序,其概念顺序应为:简单共同犯罪、结伙犯罪、团伙犯罪、集团犯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黑社会组织犯罪。

  简单共同犯罪,是指两人以上为实施犯罪暂时结合,无特殊组织名称和形式,犯罪实施完毕,结合即告终止的共同故意犯罪。

  结伙犯罪,指两人以上结帮成伙,实施一次或数次犯罪,但没有固定的组织形式的共同犯罪。结伙犯罪是否属于有组织犯罪,要看主体是否在三人以上,有无组织行为存在。如果该结伙犯罪在三人以上且有组织犯罪行为存在的,可视为有组织犯罪;若不具备上述要求的结伙犯罪,则不能视为有组织犯罪。

  团伙犯罪,是指三人以上结成一定组织或结合比较松散的共同犯罪形式。该术语是一种非法律术语,其性质和范围在我国犯罪学界、刑法学界成为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在司法实践中,为公安机关所常用。团伙犯罪可视为有组织犯罪的初级形态。这种初级形态的有组织犯罪若没有受到及时的打击,就会逐渐稳定下来,向着有组织犯罪的较高形态发展。

  集团犯罪,是指三人以上建立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经常纠集在一起进行一种或数种严重的刑事犯罪活动的共同犯罪形式。集团犯罪可视为有组织犯罪的中级形态。

  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是指称霸一方,为非作歹,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的犯罪组织以暴力威胁或者其它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的共同犯罪形式。从大量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现象来看,已超过一般集团犯罪,但又不及典型的黑社会犯罪,其犯罪组织结构、手段、能量、危害等方面或多或少具备了黑社会犯罪的性质。它是集团犯罪与黑社会犯罪之间的中间过渡形式,可视为有组织犯罪的高级形态。

  黑社会犯罪,是指有复杂而严密的组织系统和行动准则,组织内部等级森严,重要成员基本固定的黑社会组织及其成员实施的危害社会的行为。黑社会犯罪从政治、经济、文化、甚至武装诸方面对社会进行全面渗透。黑社会组织具有“适应”社会的生存能力、抗衡社会的能力和进行大规模犯罪的能力。黑社会犯罪是有组织犯罪的最高形态。

  而刑法学上的有组织犯罪概念是一种规范、静态的概念。它注重有组织犯罪的法律特征的设定,并以此建构惩治有组织犯罪的刑事法网,要求极高的确定性和可操作性。分析中国现行刑法对有组织犯罪的规定,有组织犯罪应包括有组织行为的共同犯罪、共同犯罪中的聚众犯罪、集团犯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黑社会犯罪及其他根据其具体行为的具体内容确定的犯罪组织所实施的犯罪、有组织犯罪的下游犯罪--洗钱罪等:

  (1)有组织行为的共同犯罪。这是成员之间存在组织与被组织的关系的共同犯罪。如盗窃罪、抢劫罪、放火罪、故意杀人罪等大多数犯罪,在由有组织的形式完成时,其中的组织者,称为组织犯,他(他们)一般在事前拉拢、勾结他人,出谋划策;实施犯罪时积极协调他人的行为;事后还进行策划掩盖罪行,组织成员逃避惩罚。

  (2)共同犯罪中的聚众犯罪。即三人以上合伙实施的、首要分子作为犯罪构成必要要件的聚众性犯罪。在这类聚众犯罪中也有组织犯,即其中一人或多人从事聚集多人进行犯罪的行为。但是,因为这类犯罪具有临时性,一次犯罪或几次犯罪之后又自动解散,所以尚不具备犯罪集团的特征。

  (3)集团犯罪。即我国《刑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三人以上,在较长时间内为了实施某种或多种犯罪而建立起来的具有相对稳定性的犯罪组织。

  (4)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和黑社会犯罪。我国刑法分则第二百九十四条规定了三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罪名,并提出了黑社会的概念。

  (5)其他法定的犯罪组织实施的犯罪。这主要是指根据其犯罪行为的具体内容确定的犯罪组织实施的犯罪,如恐怖组织犯罪、会道门犯罪、邪教组织犯罪等。当然这样的一些特定组织犯罪是否都归入有组织犯罪,各国的认识和做法不一。比利时的立法就将其排除在有组织犯罪之外。

  (6)有组织犯罪的下游犯罪--洗钱罪。这是针对有组织犯罪的事后帮助行为而在《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单独规定的一个罪名,以使打击有组织犯罪在方法上能更加有力,更加严密。

  按照刑法的规定,前三种犯罪既可以是无组织的行为,也可以是犯罪组织实施的犯罪,当其以有组织的形式完成时,就是有组织犯罪,可以称之为“不纯正有组织犯罪”。后三种有组织犯罪,除洗钱罪外,其余两种,刑法规定必须“有组织”才能构成,即必须有组织行为或形成犯罪组织,可以称之为“纯正有组织犯罪”。洗钱罪是有组织犯罪的下游犯罪,因而也被纳入有组织犯罪的范围。[10]

  2000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第二条(术语的使用)规定:“有组织犯罪集团”系指由三人或多人所组成的、在一定时期内存在的、为了实施一项或多项严重犯罪或根据本公约确立的犯罪以直接或间接获得金钱或其他物质利益而一致行动的有组织结构的集团。根据这一规定,我国刑法中的犯罪集团、黑社会性质组织或黑社会组织、其他法定的犯罪组织、洗钱犯罪均可归入“有组织犯罪”之列。

  (二)暴力性犯罪

  与有组织犯罪一样,暴力性犯罪或暴力犯罪也是一个犯罪学中常用的概念,对应于非暴力犯罪。所谓的暴力犯罪原本并不是刑法上的概念,而是犯罪学中的概念。目前在各国刑法中,尚无哪一个国家在刑法典中系统、集中规定暴力犯罪,暴力犯罪泛指以暴力作为犯罪手段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行为。例如,日本学者即认为暴力犯罪“是指伴随行使暴力的犯罪,典型的如强盗、暴行、伤害等。所谓暴力,包含暴行以及威胁行使暴行。”[11]我国学者对暴力犯罪的研究主要在于两个层次:一是从刑法学角度,以犯罪的实质来界定暴力犯罪。具有代表性的观点如:“暴力犯罪,是指行为人故意以强暴手段,侵害他人的人身和公私财产,应受到刑罚惩罚的行为。”[12]二是从犯罪学角度,以刑事立法和司法实际为依据界定暴力犯罪,其代表性观点认为:“所谓暴力犯罪,通常是指犯罪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胁迫而实施的犯罪。从刑法学的角度看,凡是刑法分则规定的以暴力为特征作为犯罪构成要件的各种犯罪都应该认为是暴力犯罪。”[13]

  对暴力犯罪的界定,重要的并不在于刑法分则条文本身是否明文规定以暴力为犯罪构成要件,而在于行为人在实施犯罪时所采取的是否为暴力(包括以暴力相威胁的胁迫手段)行为。不宜说所有规定有暴力为犯罪成立的要件的犯罪,都是暴力犯罪,只有法律对犯罪有规定,并且行为人事实上是以暴力行为实施犯罪的,才可能归入暴力犯罪的范畴或称其为暴力犯罪。据此,所谓暴力犯罪,是指行为人以暴力或者以暴力胁迫为手段,非法侵犯他人人身或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犯罪行为。从我国刑法对实施暴力的犯罪的规定来看,暴力的表现形式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种:

  直接规定“暴力”为犯罪的要件。如《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规定的暴力危及飞行安全罪、第二百零二条抗税罪、第二百二十六条强迫交易罪、第二百三十六条强奸罪、第二百三十七条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第二百五十七条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第二百六十三条抢劫罪、第二百七十七条妨害公务罪、第三百零七条妨害作证罪、第三百三十三条强迫卖血罪等等。这类犯罪除少数只以暴力为要件外,多数犯罪还规定可以以胁迫、其他方法、手段构成犯罪。

  虽然没有直接规定“暴力”,但法律用语事实上指该种犯罪是以暴力(包括以暴力为胁迫内容)的行为实施的,刑法上则以“叛乱”“暴乱”“强制”“绑架”“殴打”“聚众扰乱”“聚众斗殴”“劫夺”“暴动越狱”“强迫”“阻碍”等等来表示。如第一百零四条的武装叛乱、暴乱罪,第二百三十九条绑架罪,第三百一十六条第二款劫夺被押解人员罪,第三百一十七条第二款暴动越狱、聚众持械劫狱罪,第三百五十八条强迫卖淫罪等。

  既没有直接规定暴力为要件,法律用语也并不意味着该类犯罪只能以暴力行为实施,但实践中该类犯罪通常是以暴力行为实施的,传统观念及理论上也认为该类犯罪就是暴力犯罪。如第一百一十四条爆炸罪、放火罪、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罪等犯罪。

  虽然不具有上述的各种特征或者特点,但是法律将以暴力实施犯罪的规定为从重处罚的情节,或者按照刑法所规定的相应犯罪论处。如刑法第一百二十条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第二款,第一百五十七条(犯各种走私罪)第二款,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罪第二款,第二百四十条拐卖妇女、儿童罪第一款第五项,第二百四十一条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第二款和第三款等。

  从我国刑法规定的特点看,也可以将暴力分为广义、狭义和最狭义的三种。

  (1)广义的暴力。是指非法实施有形物理力的所有类型,包括威胁使用暴力的加害内容。具体说,暴力行为的对象,既可以是人,也可以是物;可以是针对被害人本人,也可以是针对在场的其他人;暴力的内容,可包括从一般的殴打、轻微伤害到最严重的故意杀人、故意伤害。例如,我国《刑法》第一百零四条的武装叛乱、暴乱罪、第二百七十七条妨害公务罪、第三百零五条妨害作证罪等犯罪中的暴力和胁迫,就属于广义的暴力。这种广义的暴力,不以达到直接抑制被害人的反抗程度为判断的标准。但根据刑法理论,虽然这类犯罪的暴力可以包括所有非法实行的有形物理力,然而,在认定犯罪性质上根据刑法的规定则有不同的要求。具体说,有些犯罪可以包括最严重的暴力,如《刑法》第一百零四条的武装叛乱、暴乱罪,可以包括诸如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抢劫、强奸等不特定的暴力犯罪行为;换言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4227.html
文章来源:《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2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