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光国:面子:中国人的权力游戏

更新时间:2005-01-11 19:50:53
作者: 黄光国 (进入专栏)   胡先缙  

  

   “面子”是中国人人际交往中最不可或缺的人情媒介,也许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像中国人这样“爱面子”。在新浪网的一项最新调查中,有83.33%的被调查者认为面子在中国人的社会交往中很重要。

  

   从“给面子”、“留面子”、“死要面子活受罪”,到“打狗还看主人面”,“不看僧面看佛面”,有关面子的种种说法在人们的言语对话里更是随处可见。

  

   有人说,“面子”是中国作为人情社会的典型标志。有人说,“面子”是国人过分强调个人尊严的恶果,导致人际交往常常牺牲原则而使社会凭空具有了一种“虚伪”。

  

   “面子”到底是什么?除去具体的生理意义,它仅仅是一种荣辱观念的具体反映,还是暗含了某种社会行为潜规则。中国人为何对“面子”如此看重?

  

   最近,著名社会心理学家,台湾大学心理系教授黄光国先生《面子:中国人的权力游戏》一书在内地出版,他的研究为我们揭示“面子”背后深层文化内涵打开了一扇天窗。

  

   通常我们会将一个人爱面子理解为其人自尊心强,而当这种自尊心超过一定限度,我们又会将其理解为一种虚荣心。其实,这些仅仅是浅层的表现而已。

  

   黄光国教授认为:“个人的面子是其社会地位或声望的函数。”而这种地位和声望可能来自个人的性别,家世,祖籍,个人努力,也可以“得自非个人因素的地位,诸如财富,权威或社会关系等等”。

  

   在重视人情的中国社会里,人们看重面子是关注别人对自己的社会地位和声望的评价。

  

   同西方社会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契约不同,中国传统社会里非常重视人情。黄光国先生认为,“人情是指人与人进行社会交易时,可以用来馈赠给对方的一种资源。”

  

   “中国社会里,别人有喜事,我送礼物,别人有急难,我给予实质性的帮助。这便被认为是‘做人情’给对方。对方接受了我的礼物,便是欠了我的人情。在‘受人滴水之恩,须当涌泉相报’的社会里,对方如果受了别人的恩惠,欠了别人的人情,也应当时时想办法回报。这就构成了人情法则。”

  

   在实际生活中,每个人都要面对不同层次的社会关系生存,人情法则在不同的情况下表现也并不相同。对于自己的直系亲属,帮助往往出自真诚,根本不以求回报作为“做人情”的第一目的。然而绝大多数的情形之下,一个人面对同学,单位同事,社会朋友等诸多层面的社会关系,这时其“做人情”的出发点就不会像对亲属那样单纯。

  

   “因此,平时必须讲究礼尚往来,以维系彼此间的感情,一旦对方在生活上遇到贫病困厄或其他重大困难时,资源支配者往往会考虑对方可能做出的各种回报,而给予特别的帮助。在这种情况下,受恩者便欠下资源支配者一份人情,而且必须将来伺机回报。”在这样的情况下,人情已经成为一种可以交易的资源。

  

   当一个人回报的能力来自其地位和社会声望,一个人面子的大小也就反映了他可以提供可交易资源的多少。人们看重面子实际上看重的是自己在别人眼中的评价。

  

   一个人面子大小反映其社会关系网络的大小,个人社会关系愈大,权力形象也越大。

  

   决定一个人的身份和社会地位的因素有很多,有的来自先天的家世背景,也有的来自于个人奋斗成果的大小,但黄光国教授特别注意到,“在中国社会里,个人的社会关系是决定个人社会地位的重要因素之一。”

  

   “人们不仅依靠个人本身的属性和能支配的资源来判断其权力的大小,而且还会进一步考虑他所属的社会关系网络。个人的社会关系愈大,其中有权势的人愈多,他在别人心中的权力形象也越大。”

  

   生活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例子,如果张三介绍个人能力非常有限的李四到某公司,该公司因张三的出面而录用了李四,周围的人会说:“公司是看张三的面子才用了李四。”这时,张三依靠其社会关系网络提高了自己的地位。

  

   如果张三的出面没能使李四留在公司,周围的人会说“该公司没给张三面子”,张三

   会因为其社会关系不行而降低在人们心中的地位。

  

   由此我们不难理解,人们为什么在交往中害怕“没面子”。因为很多时候没面子不仅仅伤害了自尊,更重要的是对一个人在利用社会关系能力的否定,进而降低了其社会地位。

  

   资源支配者经常玩弄权力游戏,请托者关系网络中的人物的影响力十分关键。

  

   在意图依靠“面子”达到目的的人际交往中,双方身份地位不同。请托者的愿望要求能否实现,取决于资源支配者对各种因素的衡量。

  

   据黄光国教授的研究,首先资源支配者会考虑付出的代价自己否能够承受,再考虑接受者回报的预期大小,最后还要考虑对方关系网中其他人的回应,对方关系网里的人物的影响力的大小也起到关键作用,如果对方“结交尽权贵,往来无白丁”,其请托被接受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

  

   留美人类学家胡先缙认为:请托者向其有关的资源支配者求人情时,如果被拒绝,他会觉得很没面子。在“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社会规范下,将来一有机会,他也有可能让对方面子上不好看,最后大家都没面子。为避免难堪,资源支配者最好是考虑 “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做“人情”给他。如果资源支配者接受了对方的请托,就等于是肯定了他的社会地位,增加了他的自尊,他觉得“面子上有光彩”而且欠了对方人情,一定要伺机回报,“这样才大家都有面子”。

  

   而当资源支配者思考再三,不能给请求者“面子”的时候,由于意识到“面子”的重要性,往往采用相当委婉的方式加以告之。比如,最近比较忙没有时间顾及,或者已经开始运作现在没有结果等等。

  

   含蓄的暗示几次之后,请托者对于资源支配者的真实意图自然心知肚明。由于没有采用直白的方法,给对方“面子”的伤害也就小的多,这就不至于直接断绝将来交往及合作的可能,无论是否答应请求,主动权都在资源支配者手中。

  

   所以,黄光国教授认为,“面子功夫”影响资源分配者,依照自己的意思改变资源分配的方式,则是中国人常玩的一种权力游戏。

  

   本文引述黄光国教授,胡先缙女士学术观点均选自《面子:中国人的权力游戏》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37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