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鹏程:“喷嚏”入句宋代盛

——宋代诗词中的“喷嚏”

更新时间:2012-04-29 15:20:03
作者: 王鹏程  

  一作阿叱,嚏声也。”解释这个冷热不调的生理反应为离别相思的心理感应:“(情人既不归来,又无音讯,毫不惦念我)我纵使不打嚏频频,亦安能睡得稳也。”以上观之,看来宋人“阿鹊”成风。以“阿鹊”作相思之心理反应,宋人将其演化到极致,但并无俗滥之病。

  

  《别雅》卷四云“容斋洪氏笔录曰:薛道衡空梁落燕泥之句,其诗曰昔昔盐凡十韵,唐趙嘏广之为二十章,按乐苑以为羽调曲,怪录载籧除三娘工唱阿鹊盐,又有突厥盐黄帝盐白鸽盐神雀盐…”由此看来,在宋诗中多用“阿鹊”,是因为最晚唐时已有“阿鹊”调,三娘尤工,宋人诗词中“阿鹊”之盛行,也不是空穴来风。

  

  宋代风俗中,以“喷嚏”为长寿吉庆象征,大概也已蔚然成风。王易的《燕北录》中有记载:“戎主太后喷嚏,近侍臣僚齐声呼‘治夔离’,犹汉人呼‘万岁’也。”因而宋代诗词中多有反映:

  

  山共水,美满一千余里。不避晓行并早起,此情都为你。不怕与人尤殢,只怕被人调戏。因甚无个阿鹊地,没工夫说里。

  

  ——辛弃疾《谒金门·和陈提干》《全宋词》卷二百五十九

  

  好时节,逢场作戏。驱傩爆竹,软饧酥豆,通宵不睡。四海皆兄弟,阿鹊也、同添一岁。愿家家户户,和和顺顺,乐升平世。

  

  ——孙惟信《水龙吟·除夕》《全宋词》卷三三二

  

  今朝结制,事事超诣。问讯烧香,衲僧巴鼻。人事上下,巡堂次第。无位真人,蓦忽喷嚏。布袋头结,吉无不利。 ——释梵琮《偈颂九十三首》《全宋诗》卷一

  

  据坐胡床,风悄悄地。四八痴人夜走,未免落他圈樻。七佛之师,也遭连累。石田当时在傍,只消打个喷嚏。 ——释法薰:《维摩赞》《全宋诗》卷四

  

  以“喷嚏”为长寿吉庆象征,源于印度佛经。印度人以为,打喷嚏时,精气会被近处的药叉吸走,因而得病衰老。若旁边有人祝愿打嚏者“长寿”,遂能去凶化吉。或者左手握一把土,绕嚏者头,然后向外撒土,祝愿说“长寿吉祥”。《根本说一切有部律·杂事》中记载:“……闻夫啑喷,诸苾刍等,无有一人愿言长寿。其妻见已,心生不忍,便以左手握土,绕苾刍头,向外而弃,呪愿长寿。时诸苾刍共观其事。妻前捉臂,恶口骂詈,告言:‘圣子,仁今何故于怨雠内而为出家?此逝多林,常有五百青衣药叉,由我呪愿,令汝长寿!若不尔者,定被药叉吸其精气,不应住此,宜可归家!’即牵共去。”据说有个比丘的亲眷见无僧人祝福打喷嚏的比丘,因此生气,将家人领回(即还俗)。佛知此事后言:“俗人之类,皆乐长寿。若见啑时,应云长寿。”释迦佛也打喷嚏,佛经各律部均有记录。《四分律》卷五十三云:“尔时世尊,在祇桓中,与无数众说法。时世尊啑。诸比丘咒愿言‘长寿’;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亦言‘长寿’。大众遂便闹乱。佛言:‘不应尔’”。据说有一次释迦佛讲经时打了个喷嚏,四众忙祝愿道“长寿吉祥”,乃至梵天亦举声祝词,三界因之沸腾。佛说,不必从俗。

  

  除此之外,宋代诗词中亦有用喷嚏言“人寿”的,如:

  

  年光箭脱无留计。才过立春还守岁。要知一岁已寻侬,听打个惊人喷嚏。椒盘荐寿休辞醉。坐听爆竹浑无寐。明朝末後饮屠苏,白发从渠相点缀。

  

  ——李处全:《玉楼春》《晦庵词》。

  

  宋人以为打喷嚏就是有人在“说我”或者有不祥之兆的,诗词中亦有证可佐。如:

  

  一滴不息,两滴三滴。滴滴沥沥,连朝至夕。变作滂沱勿奈何,山河大地衮风波。总不出衲僧喷嚏一激,直得云开日出。朗朗晴空吞八极,若还依旧水漉漉,浑家飘堕罗刹国。稽首释迦,南无弥勒。能救世间苦,观音妙智力。——如静《偈颂三十四首》《全宋诗》卷二

  

  河鲤献鲙材,江橙解包贡。蟹擘鹅子黄,酒倾琥珀冻。举觞遥酌我,发嚏知见颂。行行鞭箠倦,短句烦屡讽。 ——黄庭坚《薛乐道自南阳来入都留宿会饮作诗饯行》《全宋诗》卷十九

  

  以为打喷嚏就是有人在“说我”或者有不祥之兆,应该也是源于佛经。《根有杂事》卷十记载:“佛在劫比罗城多根树园……于时世尊忽然啑喷。时大世主乔答弥而白佛言:‘唯愿世尊寿命长远,住过劫数!’其五百苾刍尼闻大世主说此语时,咸即同声如世主所愿。有地上药叉鬼神,闻五百苾刍尼说此语时,皆共同声,咸说斯愿。虚空药叉神闻声,亦说斯愿。如是四天王宫,及三十三天、夜摩天、都史多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乃至梵天,互相闻声,咸说斯语:‘唯愿世尊,寿命长远,住过劫数。’尔时世尊告大世主乔答弥苾刍尼曰:‘汝今与一切众生作大障碍。由汝斯语,五百苾刍尼,及地上、空中,乃至梵天,闻汝此说。佛处不应如是恭敬,如是恭敬者,不名为善。大世主曰:“大德世尊,云何于如来处,申其恭敬得名为善?’佛言:‘乔答弥,于如来处,应作是语:‘愿佛及僧,久住于世,常为和合,犹如水乳,于大师教,令得光显。’乔答弥,若作如是恭敬无上正等觉者,是名善礼。”

  

  宋洪迈《容斋随笔》卷四:“今人喷嚏不止者,必噀唾祝云:‘有人说我’,妇人尤甚。予按终风诗寤言不寐愿言则嚏,郑氏笺云,我其忧悼而不能寐,女思我心如是我则也。今俗人云人道我,此古之遗语也,乃知此风自古以来有之”。宋马永卿《懒真子》卷三:“俗说以人嚏喷为人说。”因为有人说我而要吐口水念咒语,可见这个“说我”应理解为“说我坏话(或闲话)”。元康进之《李逵负荆》杂剧中,有住在梁山泊附近的两个光棍冒充宋江、鲁智深,强抢卖酒老汉王林的女儿满堂娇,等到真相被梁山好汉揭穿并准备惩罚冒名行凶者时,光棍连打喷嚏道“打嚏耳朵热,一定有人说”。由此可见以为打喷嚏就是有人在“说我”或者有不祥之兆影响之深。

  

  宋代在思想文化方面,以禅宗为象征的佛教真正地与世俗结合,佛教被彻底中国化。同时,由于宋代文人地位的提升,士大夫们重振儒学的信心被大大激发,儒学孕育着“理学”的新变。佛教的中国化和儒学的理学化发生冲突,引发了排佛风潮。正是这种矛盾,使得一批文人士子为排佛而接触佛理,其中一些又因为对佛理的解悟而信入佛教,成为居士。所以诗词中难免会引涉到佛经的内容,“喷嚏”、“阿鹊”即是最显著的例子。正是由于宋初文坛力矫唐五代的绮靡华丽之风,再加之上述宋代复杂的社会文化思想状况,“喷嚏”才由不登大雅之堂的俗鄙之物入诗入词,使宋代诗词更为丰富和多元。

  

  (原刊《名作欣赏》2009年第16期)

  

  ————————————

  

  ①钱锺书.宋诗选注[M].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22.

  

  ②葛兆光.禅宗与中国文化[M].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163.

  

  ③[宋]程颢.程颐.二程集·河南程氏遗书(卷一)[M].北京:中华书局,1981.

  

  ④季羡林.说喷嚏[J].文史知识,1990.1.

  

  ⑤钱锺书.宋诗选注[M].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22—23.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279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