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力克:哈耶克道德进化论与道德转型问题

更新时间:2005-01-06 18:53:21
作者: 高力克  

  

  内容提要 哈耶克认为,古往今来人类的道德大致可分为两种类型:小社群道德和大社会道德。与目的优先的、特殊主义的传统小社群道德不同,市场秩序的道德是一种规则优先的、普遍主义的大社会道德,它主要由一些抽象性、否定性、互惠性的行为规则所组成。哈氏的道德进化论揭示了市场秩序的道德原理和人类道德演化的趋势,它对于中国道德转型问题具有深刻的启示意义。

  Abstract: In the view of Friedrich Hayek, human morality approximately can be divided into two types: small groups morality and huge society morality. Differing greatly from the first type, which is of end-priority and particularity, the morality of market order, a kind of the second type, is of rule-priority and universalism, and it mainly consists of some abstract, negative and mutual rules of conduct. His moral evolutionism reveals the moral principle of market order and the trend of human morality\'s evolution, which has a profound and revelatory meaning in the problems of Chinese moral transformation.

  关键词:扩展秩序 道德 演化 小社群 大社会

  

  一、人类合作的扩展秩序

  

  \"扩展秩序\"是哈耶克社会理论的核心概念。哈氏在其生前最后出版的一部带有总结性的著作《致命的自负》中,于阐述其社会进化理论时,提出了\"人类合作的扩展秩序\"(the extended order of human cooperation)的概念,以此代替他此前曾长期使用的\"自发秩序\"(spontaneous order)概念。这是哈氏用于概括自由市场秩序的的独特概念。\"人类合作的扩展秩序\"概念具有三层含义:(1)它是一种自发演化而非人为设计的社会秩序;(2)它是一种建基于竞争和普遍交往关系的人类合作秩序;(3)它是一种由简单的小群体而复杂的大社会不断进化的扩展秩序。

  

  哈耶克认为,人类社会是一个有机体,社会秩序和道德秩序的进化,类似于自然界的生物进化。因而进化论与生物学、经济学、伦理学密切相关。扩展秩序的演进,是一种新的行为方式利用习惯的传播过程得以扩散而产生的。一切新开化的群体,都具有一种通过学习某些传统而获得文明的能力。文明和文化的传递,不可能受遗传决定,而是人类通过传统而学会的。[1]现代文明的演进,源于人类合作中不断扩展的秩序。这种扩展秩序并不是人类的设计或意图造成的结果,而是一个自发的进化选择过程的产物。一些人类群体无意之间遵循了某些传统,导致他们共同扩大了其利用一切有价值的信息的机会,从而使其获得了人口和财富的增长。[2]\"扩展秩序\"是人类群体在进化选择中自发形成的,它经历了由小群体(家庭、部落)而大社会(城市、国家、世界)的不断扩展。在古希腊城邦,人类秩序是传令官声音所及范围内的小群体。而现代社会已发展为广土众民、具有复杂交往系统的巨型社会。

  

  扩展秩序产生于交换过程。交换系统是一个未经设计而从人类互动关系中产生的结构。哈耶克强调,按照现代经济学的解释,人类交往的扩展秩序,产生于一个超出人类的视野或设计能力的选择的变异过程。斯密的\"看不见的手\",揭示了处于人们的知识以外而使人类经济合作井然有序的方法。在市场秩序中,人们不自觉地通过市场交换中的价格机制而行事。素不相识的人们相互交换服务,他们既不了解自己所满足的那些需求,也不了解其所获得物品的来源。这些交换活动之所以成为可能,只是因为人们处于一个巨大的经济、法律和道德的制度及传统架构之中,他们通过服从某些自生自发的行为规则,而适应了这个架构。[3]在这种扩展秩序的抽象规则架构内,财产分立而利益殊异的人们通过竞争而达成合作。

  

  在扩展秩序中,人们各种努力的相互协调,依靠对未知世界的适应能力。竞争是一个发现的过程,是一种包含所有进化过程的方法,它使人类不知不觉地对新情况作出反应。人们通过进一步的竞争,逐渐提高了效率。为了使竞争造成有利的结果,要求参与者共同遵守统一的规则。惟有这种抽象规则能够结成一种扩展秩序。[5]

  

  哈耶克的\"人类合作的扩展秩序\"概念,是对市场秩序的动态式诠释。它揭示了人类由休戚与共的小社群而演变为具有复杂交往关系的巨型社会的进化过程,以及人类通过竞争而达成合作的规则整合的市场秩序。哈氏所谓以抽象规则代替共同目的的\"扩展秩序\",在黑格尔那里即\"市民社会\"。黑氏关于市民社会之个体的\"特殊性的目的\"与社会活动的\"普遍性的形式\"两大辩证原则[6],深刻概括了以抽象的普遍规则整合多元的特殊利益的市场秩序的基本特征。马克思进而将市场社会这种建基于商品交换关系的人格形态,概括为\"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并且将现代化归结为从\"人的依赖关系\"到\"人的独立性\"的变迁过程。[7]而梅因则将此社会进化过程归结为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8]上述命题所揭示的,正是人类从古代小社群到现代大社会演变的进化过程。哈耶克将此社会变迁归结为\"扩展秩序\"演进的过程。

  

  扩展秩序的演进过程,表现为人类的合作范围由小社群而大社会的扩展,合作机制从共同目的的合作到普遍规则下的竞争的转变,信息机制从面对面传播到通过价格机制收集分散知识的变迁。人类借助本能与理性之间的能力,来克服并超越本能的局限,在选择进化中形成了扩展秩序。

  

  二、从小社群道德到大社会道德

  

  哈耶克的道德哲学是其结构宏伟的社会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哈氏虽然没有写过伦理学专著,但道德问题在其《法律、立法与自由》、《致命的自负》等重要著作中,始终是一个引人注目的中心主题。哈氏的道德进化理论对市场与道德的关系以及古今道德转型问题,作了深刻而独到的理论阐释。

  

  哈耶克的道德进化论是围绕\"扩展秩序\"或\"自发秩序\"概念而建构的。他认为,人类的道德起源于进化。道德既非出自本能,也不是来自理性的创造,而处于本能和理性之间,它能够使人们超越自己的理性能力,而适应各种问题和环境。道德传统是和人类的理性同时发展的。[9]古往今来,人类的道德大致可分为两种类型:小社群道德和大社会道德。小群体道德源于远古时代就已得到充分发展的人类本能,它适用于流动的小部落或群体的生活,人类及其前辈就是在这些群体中演化了数十万年,形成了人类基本的生物学构造。这些由遗传而得以继承的本能,主导着一个狭小社群内的合作,这种合作仅限于相互了解和信任的同胞之间的交往。这些原始人受眼前的共同目标支配,对他们环境中的危险和机会有着相似的感受。在这些小群体中,主要由共同的目标和感受支配着其成员的活动。休戚与共和利他主义的本能,对这些协作方式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这些本能适用于本团体的成员,却不适用于外人。因而对这些小团体中的成员来说,孤立的个人完全不可能生存。霍布斯所谓原始人的个人主义以及\"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纯属无稽之谈。野蛮人并不是孤立的人,他的本能毋宁是集体主义的。[10]哈氏所揭示的古代小社群\"休戚与共\"的集体主义特性,近于马克思关于前工业社会\"人的依赖关系\"的社会形态理论。

  

  按照哈耶克的观点,现代社会则是一种广土众民、普遍交往的巨型市场社会。这种迥异于小社群的大社会的道德,建立在抽象的普遍规则的基础之上。市场秩序作为扩展秩序漫长进化的现代产物,其规模宏大和结构复杂的新秩序的形成,基于一些逐渐演化出来的人类行为规则,特别是有关财产分立、诚信、契约、交换、贸易、竞争、收获和私生活的规则。这些规则不是通过本能,而是经由传统、教育和模仿代代相传。这些社会规则的主要内容,则是一些调整个人行为\"不得如何\"的禁令。人类通过发展和学会遵守一些禁止其按本能行事的规则,逐渐由狭小的部落扩展到更大范围的社会,从而不再依靠对事物的共同感受而建立了文明。这些规则构成了另一种与小社群的\"自然道德\"完全不同的大社会的新道德。[11]

  

  哈耶克强调,抽象规则在大多数特定事实不为人所知的现代世界里具有行动指南的意义。在大社会中,人数众多的社会成员所达成共识的东西必定是一般而抽象的。只有在小规模的、彼此相识的\"熟人社会\"(face-to-face-society)里,社会成员所共同知道和理解的东西才主要是某些特定的事物。社会规模越大,其成员所拥有的共同知识也就越可能是相关事物或行为的抽象特征。而且,大社会成员思维的共同要素也是抽象的,因而指导大社会成员的行动的,只能是对社会中抽象规则的遵奉。人们之所以能够成为同一文明的成员并且和睦相处,是因为他们在追求各自目的的过程中,其金钱驱动力受到社会的抽象规则的指导和约束。在多元的大社会中,人们特定的、具体的、个别的行动,是由社会的、一般的、抽象的规则来指导的。个人间关系之所以能够得以协调并被融入一个共同且持久的社会模式之中,原因在于他们是根据同样的抽象规则而行动的。[12]在市场秩序这一高度非人格化的交换系统中,人类合作超越个人知识界限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这种追求的范围越来越不受共同目标的支配,而受抽象行为规则的支配。遵守这些规则,使人们越来越服务于陌生人的需求,同时陌生人也满足了他们的需求。[13]大社会的这种特定目的与抽象规则的张力结构,体现了黑格尔所谓市民社会之个体的\"特殊性目的\"与交往的\"普遍性形式\"两大辩证原则。

  

  现代公民社会的道德规则具有否定性的特征。哈耶克强调,在大社会中,正当行为规则和检验其正义与否的标准都是否定性的。随着从目的相关(end-connected)的部族社会向规则相关(rule-connected)的开放社会的演化,这些规则必然会逐渐摆脱其对具体目的的依附,并且在达致这一标准以后渐渐变成抽象的和否定性的规则。[14]几乎所有正当行为规则都是否定性的,它们通常不向任何个人施加小社群式的肯定性的义务。正当行为规则之所以必须成为否定性的规则,是由于规则不断扩展其适用范围,而超越了那种能够共享甚或能够意识到共同目的的生活共同体。[15]哈氏的规则虽然包括道德规则和法律规则,但抽象性和否定性无疑也是现代公民社会的道德规则的主要特征。这种否定性的道德规则,亦即规范人的行为的基本道德或底线道德。

  

  在哈耶克看来,互惠性或自他两利是大社会道德的又一基本特征。大社会是一种不存在单一共同的特定目的的多元社会。这也正是大社会的优势所在。大社会的兴起,源于一项可能是人类迄今为止最伟大的发现,即人们无须就其各自追求的特定目的达成共识,而只须通过抽象行为规则的约束,就有可能和睦相处而且互惠互利。这种和平的合作秩序是由市场交换方式所奠定的。这种非人格化的交换方式使每一个人为了实现其目的而去做有助于其他人实现其目的的事情,尽管人们彼此并不知道或赞同他人的目的。此即大社会的力量源泉之所在。正是商品交换方式的引入,才使得不同的个人有可能在无须就终极目的达成共识的情况下达致互惠互利。作为偶合秩序的市场的关键之处在于,它会对各种不同的知识和不同的目的进行协调。市场秩序优于任何人为建构的组织之处在于,人们在追求各自利益的同时,无论其利己或利他,都会有助于许多其他人的目的,尽管大家互不相识。这种抽象秩序本身虽然没有任何具体目的,但却会拓展所有人实现其各自目的的前景,并且把追求不同目的的个人和群体整合进一个和平秩序之中。[16]市场交换系统的这种互惠性,产生了一种新型的利他主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26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