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刚:新“大字报”时代到来?

更新时间:2012-04-20 14:59:43
作者: 陈刚  

  

  如果任由信息传播无限自由化,乃至不负责任的言论、谣言的横行泛滥,就会出现彻底的“无权威”局面,社会可能陷入长时期的混乱和失序。

  

  人类文明始于各种权威在人类社会中的建立,世俗权威通过暴力、行政和物质财富等手段,管理和领导人群进行有序生产和生活,并借助宗教权威、知识权威、法律权威等巩固其在思想和精神层面的合法性。没有各式权威的存在,很难想象人类的文明史能够摆脱政治学家霍布斯笔下处处充满暴力的“自然状态”,并一步步从野蛮走向先进,实现今天全球化浪潮下的有序与繁荣。

  然而,各式权威能够被建立并存在的前提条件,除了人们会直接想到的暴力与财富基础之外,一个经常被大众忽略掉的重要因素,存在于心理和认知层面,即权威对某些信息的控制和垄断,以及核心问题话语权的掌握。在今天以互联网和移动通讯手段为主导的新媒体大发展时期,全球范围内现存的各种权威,都因逐步失去信息控制权而面临越来越大的合法性挑战。

  

  信息自由化的“无权威时代”

  

  传统政治学家往往认为,信息的日益公开化与既定权威之间的矛盾,主要存在于未实现自由民主制的威权或独裁社会中,西方意义上的民主国家因为已经放松信息管制和保障个人自由,并不存在这一问题。以维基泄密为代表的过往事例表明,这一论点在新形势下是经不起推敲的,以美国为首的政府权威,因维基泄密公布的外交机密而受到极大侵害。这不仅因为即使是民选政府(政府在主权国家组成的国际社会内,仍处于各式权威中的核心地位)亦要通过独占或控制某些信息(包括外交、国防、经济机密乃至历史事件的记录)来维持其合法性和存续状态,更为重要的是,除了政府权威之外,我们今天的社会和国际秩序,还靠许多其他类型的权威(商业权威、法律权威、军事权威、学术权威、宗教权威以及家长权威等)来共同维持,而这些权威同样需要借助控制某些不利于其存在的信息来巩固其地位。

  由于以社交网站为代表的新兴媒体,能够使得各种信息(也包括许多不实信息)、秘密和知识,以极低的成本跨境自由流动,而现有权威建立起来的信息围墙越来越无力阻挡,最终将使所有类型的个人和组织权威,面临终极信用和声誉挑战。以青少年经常面对的老师和家长权威而言,这两者今天在维护权威方面面临着深刻的挑战。

  青少年随时可以通过智能手机上的谷歌搜索,或推特等社交网站寻求不同于老师和家长观点的见解。在大学课堂上,如果一位教授每讲解一个理论,台下的同学就通过网络找出一堆相反的观点和论据来挑战,长期下去,传统形成的教师权威恐怕会大打折扣。

  在公司、非政府组织这样的众人组成的组织架构中,居于上层的领导通过垄断一定组织内部的信息来建立权威,并指挥、管理整个庞大组织的运行。然而在今天,内部特定员工在特定条件下可能成为泄密者,利用上传照片、视频和文字等方式,将足以使组织尴尬和被动的信息以博客、社交网站等方式快速传播出去,甚至可能对组织权威产生毁灭性打击。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不断有前内部职工公开高盛等大型银行的“有毒文化”和“贪婪行为”,对这些财大气粗的公司和集团的内部、外部权威都构成极大负面影响。

  

  中国媒体革命的“新大字报”时代

  

  作为一个传统上对信息和言论严格控制的国家,中国在这一轮信息和技术浪潮中,正迎来前所未有的信息和言论自由。

  尽管网络“防火墙”和过滤、审查手段也不断更新,但互联网、智能手机等新技术手段,已使得信息和言论控制变得日益困难。中国和世界许多其他地方相似的是,各种权威在这样的媒体革命和信息自由时代,正面临着负面信息(有时是谣言或未经核实的猜测)所带来的信用侵蚀和挑战。大学、医院、政府机构、专家、官员等组织或个人权威,在各类媒体、博客、微博的不断曝光下,正丧失应有的声誉和公信力,“怀疑一切”之风在食品安全领域、环境保护领域、腐败等方面,正日渐主导人们的思维。

  虽然信息披露的自由化和个人化是时代发展的潮流,有助于对政府等各类权威产生监督和威慑,确保普通公民权益的实现和保护,然而,如果任由信息传播无限自由化,乃至不负责任的言论、谣言的横行泛滥,就会出现彻底的“无权威”局面,社会可能陷入长时期的混乱和失序。在中国现代史上,就曾出现过“十年文革”的惨痛教训。当时虽然没有各种电子媒体,但“反动权威”和“当权派”纷纷被满天飞的“大字报”斗倒,中国陷入停滞与混乱的十年。

  今天的中国法治化程度仍有待提高,政府和其他权威机构在信息披露上仍然存在透明度不高的问题。从这一点上来看,互联网等新媒介起到了正面推动舆论监督和政治清明的作用。然而由于中国正处社会转型的敏感期,以及后金融危机时代的高风险期,不少舆论和信息在动荡的国际大环境的影响下,呈现日益极端化和情绪化的倾向。如果不加以适当引导和管理,某些博客、微博和网站会成为新形式的电子“大字报”,用情绪代替理智,最终成为各式极端主义的温床。

  由于电子时代的信息自由与管控属于世界级问题,各国尚无处理得特别好的先例可循,而信息技术又在日新月异地不断发展中,传统权威与信息自由的互动仍将继续进行下去,并将深刻改变中国乃至世界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进程。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252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