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崇敏 李建华:论侵权行为法律责任的重合性及适用规则

——兼论我国《侵权责任法》第4条规定的完善

更新时间:2012-04-20 13:28:51
作者: 王崇敏   李建华  

  不断出现不同类型的新的社会经济关系,为了适应对不同类型社会经济关系的调整,出现了不同的法律部门。不同的法律部门基于其调整的社会关系的特殊性而具有了各自独立的调整对象,同时,不同的法律部门采用独特的调整方法调整属于其调整对象的社会关系。不同的部门法具有独立的调整对象,并采用独特的调整方法,使该部门法成为独立法律部门的标志。尽管不同的部门法具有独立的调整对象和独特的调整方法,但不同法律部门调整的社会经济关系仍可能出现相互交叉的现象。不同法律部门对相互交叉的社会经济关系进行分别和交叉调整,可能会出现不同法律部门对同一社会经济关系或者同一行为予以多重评价,由此会产生不同法律部门对同一社会关系或者同一行为进行评价后果的多重性和差别性,也由此产生了法律责任的多重性。

  在社会活动中,“由于某些行为的重要性,有必要对该行为同时用数个不同性质的法律规范予以调整,”[11]其中,民法规范(包括侵权责任法规范)、行政法规范、刑法规范等是调整社会活动最主要的法律部门。同一主体的同一侵权行为因受到民法规范、行政法规范、刑法规范等的不同评价而出现评价后果的多重性和差异性。法律责任的重合即是不同法律规范对同一侵权行为进行不同法律评价的直接体现和必然结果。“从本质上说,法律责任的重合是现行法律制度区分不同部门法的结果,是当事人具有任意性的行为与高度理性的法律部门划分的法制状况相碰撞的产物。”[12]民法规范、行政法规范、刑法规范等各自都有与之相对应的独立的法律责任形式,即民法与民事责任相对应(其中的侵权责任法与侵权责任相对应)、行政法与行政责任相对应、刑法与刑事责任相对应。民法规范、行政法规范、刑法规范等在对同一侵权行为进行法律评价的过程中,不仅对该侵权行为的违法性进行不同的定性,而且对该侵权行为所违反的不同法律规范确定了不同性质的法律责任形式。民法将其确定为民事违法性,并规定承担民事责任;行政法和经济法将其确定为行政违法性,并规定承担行政责任;刑法直接将其确定为刑事违法性,并规定应承担刑事责任。由此,对于同一侵权行为,由于不同法律部门评价,而形成了三组对应的关系:民法——民事违法性——民事责任(其中侵权责任法——民事违法性——侵权责任);行政法——行政违法性——行政责任;刑法——刑事违法性——刑事责任。

  (四)同一侵权行为可能具有危害后果的多重性

  从严格意义上说,某一行为能否成立法律责任以及成立何种类的法律责任,取决于该行为是否具备不同法律责任的构成要件。或者说,法律责任的构成要件是决定法律责任是否构成以及构成何种法律责任的决定性条件。不同法律责任具有各自不同的构成要件。在不同法律责任的构成要件中,侵权行为所造成的不同危害后果是不同法律责任构成要件中的共同要件,只是不同法律责任构成要件中的危害后果的表现不同、程度不同和要求不同而已。为了实现法律所保护的不同社会关系和不同权利、利益的目的,应追究违法主体的不同法律责任。不同法律责任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对被侵权行为造成的不同危害后果实行法律救济。法律救济的落实和实现,有赖于不同法律责任的承担,由此产生法律责任的重合。

  (五)因对同一侵权行为分别予以评价和调整而产生的不同法律责任具有各自的独立性和非排斥性

  同一侵权行为,若具备不同法律责任的构成要件,则会引起不同性质法律责任的产生。而由同一侵权行为引起的不同性质的法律责任,各自在责任地位、责任功能、目的、责任归责原则、责任构成要件、责任承担形式、责任的减轻或者免除、责任的承担程序等方面各不相同,彼此之间相互独立,不存在彼此的相互排斥。侵权行为同时具备不同法律责任的构成要件时,原则上应根据法律的规定,分别并列承担不同的法律责任形式。而且,同一侵权行为应同时承担不同法律责任存在着直接的法律根据。根据我国现行法律的规定,对不同法律责任的承担原则上应独立适用、独立承担,彼此之间不相互排斥。同一侵权行为具备不同法律责任的构成要件的,该民事主体应并列、分别承担不同的法律责任。

  

  三、侵权行为法律责任重合的适用规则

  

  (一)一般适用规则:同一侵权行为的三种责任应并列存在、分别承担

  侵权行为法律责任的重合,意味着同一侵权行为在同时具备侵权责任、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的构成要件时,由于侵权责任、行政责任、刑事责任是三种性质不同、彼此地位独立、各自功能独特的法律责任形式,该三种法律责任之间并不相互排斥,因此,原则上应根据法律规定并列、分别承担该三种法律责任形式。正因为如此,我国《侵权责任法》第4条第1款规定,侵权人因同一侵权行为而应该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反之亦然。

  (二)特殊适用规则:财产性侵权责任的优先承担规则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4条第2款规定,因同一侵权行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和行政责任、刑事责任,侵权人的财产不足支付的,先承担侵权责任。这就是财产性侵权责任优先承担规则。但该规则不是绝对的、无条件的,而是相对的、有条件的。具体说,该规则应具备以下条件:(1)应以侵权行为既要承担侵权责任,又要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为前提条件。侵权责任的优先承担,是在承担顺序上与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的承担相比较而言的优先。只有在同一侵权行为同时构成侵权责任、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情况下,才能基于对该三种法律责任的比较,确定何者优先承担的问题。若不存在侵权行为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三种法律责任的并列承担,则不存在比较的对象,也就不存在所谓的优先问题。(2)因同一侵权行为而构成的不同法律责任形式,都具有财产性内容或者都属于财产性责任,即该侵权责任的内容属于财产责任,该行政责任的内容属于财产责任,该刑事责任属于财产刑,即两种或者三种法律责任的内容都具有财产性。可见,该原则“并非适用于所有的责任聚合,而只是限于以财产责任为内容的责任的聚合”。(3)侵权人在承担都具有财产性内容的民事责任、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时,其财产不足以同时承担侵权责任、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即由于侵权人的财产数量不足,不足以全部满足承担该三种法律责任的需要,或者说,侵权人在承担都具有财产性内容的侵权责任、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时,因侵权人财产数量的不足,导致其承担该几种法律责任发生了矛盾和冲突。“如果不存在财产责任的冲突”,就不具备该原则的存在前提。

  (三)适用规则的程序:三种法律责任的重合应适用不同的程序

  在同一侵权行为构成侵权责任、行政责任、刑事责任重合的情况下,为了实现该三种不同性质的法律责任制度的功能,需要适用与该三种不同性质法律责任相对应的程序法制度。程序法制度是实现实体法律责任制度的保障和条件。不同性质的法律责任制度,都有与之相对应的程序法制度。具体说,民事责任制度与民事诉讼法制度相对应、行政责任制度与行政程序制度相对应、刑事责任制度与刑事诉讼法制度相对应。基于该三种法律责任制度和三种程序法制度本来是相互独立、相互并列的关系,在构成法律责任重合的情况下,应并列、独立适用相对应的民事诉讼法、行政程序法、刑事诉讼法,由此可能产生不同程序法适用中相互并列、相互交错、相互依存、有先有后、有主有次等多种复杂的关系和状态。

  

  四、《侵权责任法》第4条规定的立法缺陷及其完善建议

  

  (一)《侵权责任法》第4条规定的立法缺陷

  1.对行为人、侵权行为与侵权责任之间关系的表述不合逻辑。

  《侵权责任法》第4条第1款作出的“侵权人因同一行为……”的规定,其表述不合逻辑。任何行为包括侵权行为都是由行为人实施的,但该行为人因实施某种行为是否应成为侵权人,则取决于该行为人实施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行为。换言之,在行为人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行为尚未确定的情况下,不宜先入为主地将行为人称之为“侵权人”,只有在确定行为人的行为已经构成侵权行为的前提下,行为人的身份才应转化为“侵权人”。

  2.对引起法律责任重合的侵权行为的外延没有给予必要的限定。

  如前所述,根据《侵权责任法》第6条、第7条的规定,侵权行为的外延,不仅包括过错侵权行为,而且包括无过错侵权行为以及依法律的特别规定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其他损害行为。无论何种侵权行为,都应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承担侵权责任,即行为人因侵权行为而承担侵权责任具有必然性。由于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都强调行为人的主观过错,主观过错是构成和承担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不可缺少的要件之一,因此,只有过错侵权行为可能会引起侵权责任、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的重合,无过错侵权责任不可能产生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也就不可能引起该三种法律责任的重合。《侵权责任法》第4条在规定侵权行为法律责任的重合时,没有对引起法律责任重合的侵权行为的外延给予限定,即没有排除不可能引起法律责任重合的无过错侵权行为。

  3.没有对侵权行为法律责任重合制度作出明确、科学、完整的规定。

  《侵权责任法》第4条第1款的“……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没有对侵权行为法律责任重合制度作出明确、科学、完整的规定。首先,该条规定没有突出侵权行为法律责任重合中侵权责任的必然性、前提性以及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的或然性。该条规定先对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作出规定,然后再规定“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没有强调出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的必然性以及侵权责任是构成法律责任重合的前提条件,没有体现侵权行为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的或然性,而是将侵权责任置于与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的并列地位,甚至是次要地位,不符合立法原意。其次,该条规定没有全面规定侵权行为法律责任重合的类型。侵权行为侵权责任、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的重合具有不同的情形,“既可能是两种责任的聚合,也可能是三种责任的聚合”,但该条中的“……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规定,排除了三种法律责任重合的情形,而且该条第1款的“……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规定与第2款的“……承担侵权责任和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的规定相互矛盾。再次,该条规定对三种法律责任重合的适用规则规定不明确。尽管从该条规定的内容中可以推导出侵权行为法律责任重合的适用规则,但该条对法律责任重合的适用规则仍显得不够直接、明确。

  4.对侵权责任的优先承担规则缺乏限定,且其规定的用语和概念不准确。

  《侵权责任法》第4条第2款规定的“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和行政责任、刑事责任,侵权人的财产不足以支付的,先承担侵权责任”的内容缺乏必要的限定,且其用语和概念不准确。该款是对侵权责任优先承担规则的规定,但该款规定存在缺陷:其一,该款规定缺乏对侵权责任优先承担的必要限制。从法律责任承担的内容来说,侵权行为的侵权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可分为财产性责任和非财产性责任。对此,在立法上应区分情况、分别作出不同的处理:对于侵权行为的三种法律责任中的非财产性责任,侵权人应并列、分别承担三种法律责任,不适用责任承担顺序先后的规则;对于其中的财产性责任,当侵权人的财产不足以同时承担三种财产性责任时,应优先承担财产性侵权责任。但是,该款规定没有对侵权责任优先承担,没有限定于财产性责任优先承担;其二,该款中的“财产不足以支付”概念不准确。在侵权人承担的财产性侵权责任、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的承担形式中,既包括金钱支付的承担形式,如赔偿损失、罚款、罚金等,也包括财产交付或者财产收缴的承担形式,如返还财产、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非法财物、没收财产等,但该款规定中使用的“财产不足以支付”的用语和概念,显然不适用于财产交付或者财产收缴的承担形式。

  (二)《侵权责任法》第4条规定的完善建议及其论证

  建议将第4条第1款修改为:

  行为人因过错而实施的同一侵权行为同时具备侵权责任、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的构成要件的,行为人应分别承担侵权责任和(或者)行政责任、刑事责任。

  建议将第4条第2款修改为:

  行为人在分别承担侵权责任和(或者)行政责任、刑事责任时,其财产不足以同时承担财产性侵权责任和(或者)财产性行政责任、财产性刑事责任时,应优先承担财产性侵权责任。但非财产性责任不在此限。

  本文对上述完善建议作出以下方面的论证:

  1.对第4条第1款修改建议的论证

  其一,将“侵权人”建议修改为“行为人”的说明。任何行为都是由行为人实施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252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