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武:转型时期我国社会分层结构探析

更新时间:2012-04-16 18:39:51
作者: 丁武  

  同时,适当的分层和差距使社会中下层有了向上攀升的动力,在一定程度上促进社会进步和发展。但如果差距过大,又会造成社会的两极分化,就会影响竞争的公平和社会稳定。因此,必须建立一个公正、合理、开放的现代社会阶层结构。

  1、建立合理的阶层间流动机制

  社会流动,是指社会成员从某一种社会地位转移到另一种社会地位。社会分层与社会流动是一套相互对应的机制,前者保证了社会的有效运转,后者又在一定程度上消减了由此带来的不平等。它可以打破社会阶层之间的壁垒,使各个社会阶层的人员处于不断地更新变换之中,由此缓和社会地位差别造成的冲突,释放由社会不公平的能量形成的社会张力。对每一个社会成员来说,向更高的社会地位爬升,是个人的梦想;而对于国家来说,无数人梦想的集合,则是社会进步的动力。

  随着中国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转变,从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变,一方面,职业地位正在取代政治地位,教育、业绩或能力这样的后致性因素对个人地位的获得具有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表现出中国正在形成一种现代社会流动模式。另一方面,制度和政策安排在社会流动中的作用,仍然相当显著,有的甚至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而社会流动中的一些制度性障碍,如户籍制度、人事制度和劳动就业制度等,至今仍在起到阻隔作用,使社会流动不能畅通运行,也使得处于社会较低阶层的人们,很难上升到较高的阶层。由于种种原因,“士之子常为士,农之子常为农,工之子常为工,商之子常为商”,在当代中国仍然存在。后代常常由于前辈的身份、职业、权力、户籍以及由此带来的财富、生活环境等因素,获得更多的机会,这不能说是公平的。因此消除户籍、就业、人事等方面的制度障碍,调整和创新公共资源配置机制,实现公共资源的公平而合理的配置,建立合理的阶层间流动机制,已成当务之急。

  2、积极培育社会中间阶层

  中间阶层是社会稳定的保障。在任何社会中,中间阶层都是维系社会稳定的主要力量,表现为中间阶层是介于高层和底层的缓冲层,当它成为社会主体时,高层与底层之间的冲突就会受到阻止,社会矛盾就会大大缓解;其次,中间层代表温和、保守的社会意识形态,当这种意识形态占据主导地位时,极端的思想和冲突观念就很难有发展的市场,这是社会稳定的思想原因;第三,这个阶层是引导社会消费的最主要的社会群体,当这个群体在人数上成为社会的多数时,其生活、消费方式就保证了社会有庞大、可持续增长的消费市场,从而拉动经济增长,这是经济增长稳定、持续的有力保障。所以,一个稳定、优良的社会阶层分布是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型”,即中间阶层人数较多,大资本家阶层和社会底层占较小的比例。如此,社会才能保持政治、经济的稳定和持续发展。

  目前我国中间阶层的力量还是比较弱小的,从人数比例上看,构成中产阶层的四大群体,不管是哪一个,与全国就业者、劳动者、工人、农民比较,都显得人数很小,全部加起来不足15%。所以,中国社会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还不可能形成力量雄厚的中间阶层。中间阶层的长期短缺,使得社会“结构紧张”在一段时期内还难以消除。因此,我们必须积极培育形成中间阶层的社会条件,着力提高低收入者收入水平,逐步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有效调节过高收入,使社会结构从“金字塔”型转变为中间阶层占主体的“菱形结构”或“橄榄型结构”。

  3、加快建设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

  因为社会各阶层利益不一致,占有权力资本、经济资本和文化资本的多寡就决定了社会各阶层必然会有强势与弱势之分。相对弱势的社会阶层的利益较容易受到损害,而且他们自己无力保护,所以就必须由国家来进行干预。现实中存在的贫富差距持续扩大、劳资纠纷急剧上升、不同社会群体利益分配日益失衡乃至局部范围的社会对抗等现象,均与缺乏社会保障制度的调节或者调节力度不够直接相关。尤其是在城乡之间,发展失衡的格局其实与社会保障与公共福利资源配置的长期失衡直接相关,导致了庞大的底层社会的形成。事实上,收入的差距是在所难免的,是社会经济增长的表现,问题是如何在提高收入水平的同时促进收入平等。在一个市场经济体制的国家,初始收入分配的差距都是很大的,但是国家通过各种财政税收和福利保障政策,可以大大缩小初始收入分配的差距、提高低收入者的生活水平。例如英国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五年,最上层20%家庭的平均初始年收入是40330英镑/年,与最下层20%家庭年收入2024英镑/年相比,二者收入差距是19.9倍;在考虑货币福利、实物福利和税收后,最终收入分别变为28640英镑/年和7720英镑/年,二者相比为3.7倍。通过税收和社会福利政策,大大缩小了收入的两极分化,缓解了阶层之间的矛盾和冲突。由此可见,社会保障制度是所有工业化国家实践证明了的调节收入分配差距、促进社会公平、实现共享国家发展成果的基本制度安排。其中:社会救助因保障了低收入群体或者困难群体的生活而直接缩小了贫富差距,并缓和着社会阶层矛盾;社会保险因保障了劳动者的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等而调节了劳资利益格局,并极大地化解了劳资冲突;包括老年人福利、残疾人福利、妇女儿童福利、教育福利、住房福利等各项福利事业的发展,则保证了各个社会群体直接参与合理分享国家发展成果。因此,只有加快建设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才能通过制度化的保障机制达到逐渐缩小差距、缓解矛盾与冲突的目标,最终促进整个社会和谐发展。

  

  【参考文献】

  [1]陆学艺 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年

  [2]孙立平 断裂: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中国社会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年

  [3]李强 怎样看待我国社会分层的新变化20070906中国网

  [4]李强 倒“丁”字社会结构与结构紧张社会学研究2005年第3期

  [5]李春玲 断裂与碎片: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的实证分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237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