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蔡禹僧:宇宙本體論

更新时间:2012-04-08 11:09:34
作者: 蔡禹僧  

  

  自 序

  

  去歲(2010年)李德一君邀我至河北一遊,遂往遊秦皇古道、趙州橋、大佛寺諸名勝,得詩十餘首。冬,吾與德一君遊臨濟寺並拜見臨濟寺方丈有明法師,法師年已九十有四,於臥榻上爲我等講《金剛經》四句偈,辭别法師,吾與德一君繞澄靈塔三遭,並交談《心經》、《金剛經》大義,時大日西沉,高雲如浪湧,澄靈塔巍峨壯觀,忽悟佛説與《老子》、《易經》多有相通者,因向德一君演説大旨,不意一遊客插嘴,吾正襟邀彼一辯,彼竟踉蹌而走。歸途於車中望原野覺萬物欣欣如歌,默唸《易經》句,其“生生”之意真浩大境界,感吾華夏先哲之學乃人類諸哲學中之最上乘者,以其與宇宙歷史大化合也,遂發心作宇宙本體論,後成此八卷,非我有靈感,乃靈感以我思出之耳。

  

  德一君見证此因緣,聞我論已成,欣然促成此著出版,真人生之幸事也。近與德一君遊天桂山歸來,滿目桃花未散,草成此序,時庚寅之春,窗外微雨。

  

  

  

  卷一 生命體

  

  夫宇宙者,時間—空間—萬物也,吾人觸目所及,無一存在者不在宇宙之內。然宇宙之整體渺不可見也,故如下歸納常存於唯物主義者之思維中,石頭非生命、星辰非生命、星系非生命、星系團非生命,故由此上溯到宇宙總體曰,宇宙總體非生命。此大謬也,何耶?若宇宙非生命體,則吾人生命體既從宇宙中湧現出,豈非離奇之存在者乎!問者曰,汝既言宇宙為大生命體,敢問天有眼乎、天有耳乎、天有鼻舌身乃至體內之臟器乎?答曰:天無眼、耳、鼻、舌、身、臟器也,然宇宙生命體非生物性生命體,乃形而上學性生命體也,夫形而上學性生命體乃生物性生命體之本原,若無形而上學性生命體,則生物性生命體不可能湧現於宇宙歷史中。何也?宇宙若無光則無有生物之視覺官,宇宙若無聲則無生物之聽覺官,宇宙若無味則無生物之嗅覺、味覺官,宇宙若不存在焉有吾人之身耶!蓋生物性生命體乃形而上學性生命體之歷史性凝聚也,故《易》曰“大哉乾元”,“至哉坤元”,乾坤元元,天地感而萬物化生,猶雌雄交合而生,宇宙生命體之謂也。問者曰,宇宙雖有光聲味形體諸相,然則形而上學之生命體終非生物性生命體之實在也,焉知此非汝之主觀想像乎?汝何以證宇宙生命體之非汝幻象也?曰,宇宙之生命體之證者在乎宇宙歷史乃目的性發展者也,天地生人乃目的性之最高成果,吾人之目的性將天地之目的性顯於一刹,吾人曰吾欲食、欲飲、欲遊彼太山,並起而行之,此皆目的性之顯也;然而宇宙之目的性則非一刹那之顯,宇宙自從無生為有,百五十億年以來以核力造原子核、以引力造星系與星體、以電磁力造分子、高分子乃至細胞結構直至複雜生命體,皆漫長之時間於廣大之空間而竣者,吾人生而不過百年,而宇宙本體卻杳不可見,眾生遂以為宇宙生命體論不過玄言家玄言,無關人生之痛癢也,故常一笑置之,所謂下士聞道大笑之是也,殊不知此既關乎真理,而且並非無涉于眾生之生存也。若言手不甘於腦之統治而造反以司腦,則眾人以為非,蓋自我生命體之有機整體性因切己而無以否定,然則若言勞力者將為勞心者之首,則諸眾囂囂以為是,蓋以為社會結構並非生命體也,此近世苦難之一原因,缺乏宇宙本體論領悟故。其實社會有機體雖非宇宙生命體,然其為宇宙生命體之濃縮猶個體生命體之為宇宙整體生命體之濃縮耳。詰者曰,吾人之目的皆有意為之,而天地之所謂目的汝何以知其有意為之、而不是巧合之成就?曰,汝自知彼自我目的性乃有意之目的性,然而假如爾外星人來客,猛見地球人之活動譬如一人走來,何以知其有意目的性而非巧合之運動也?詰者曰,吾知彼向我走來者而有我之有意目的性,乃因吾觀其舉手投足知彼為吾之同類故,將心比心耳。曰,汝觀天地大化焉固執己見而不將心比心乎!恐詰者弗能應也。

  

  吾人居天地中,不見宇宙之整體,而一人向我走來乃整體生命體向我走來,故高山大壑乃至星辰星系雖巍巍乎廣大,終究宇宙中之極有限部分而已,如人身之膚沫也,吾人之目的性瞬間而現者,而在宇宙則需數億年。在宇宙大化數億年並非長、而數秒亦非短者,相較之謂也,而目的性之顯現非在乎時間之長短與夫空間之巨微耳,不過吾人限於感覺之拙而難以切身體察宇宙萬有短時間內目的性耳,又洞穴假像所限而不能悟本真。倘使細菌有理知,其居人腹中,彼以為吾人之腹內不過供其生存之自然環境,吾人心臟之律動在彼若星辰之週轉,吾人腸胃之運動若江海之奔流,其中之食物乃其取之無禁之寶藏,若問彼所居是否為生命體,彼必以為非也。何耶?井蛙之不可語於海者拘於識也。原子結構適為分子結構之基、分子結構正為前細胞結構之基、前細胞結構正為細胞結構之基、細胞結構正為複雜生命結構之基,此結構之層層基礎之成立,又在乎宏觀結構之大子宮若銀河系、若太陽系、若地球之孕育,而此微觀進化與宏觀進化之能成就生命體者,在乎宇宙大爆炸開始後之對稱性破缺之不斷強化,而當初宇宙大爆炸亦從絕對對稱態發生破缺之故也,如此“巧合”之完備是非巧合也,何者?意志也。而吾人之意志乃此絕大意志之集中體現,故人類個體之生命體乃宇宙整體生命體之濃縮也,識此,領悟宇宙本體之第一意也。然此識之上欲求更高之覺悟,則非究竟宇宙之整體結構不可,譬如吾見一物而判定其為石為木為犬為馬之屬,而于石木犬馬之內在本質一無所知,則非真識此物也。結構之意最要,結構者,整體性結構也,然則整體性有分殊,吾言人類乃宇宙歷史湧現之最高級之整體結構,以至吾人判斷宇宙整體目的性濃縮於人自身,然則一犬一馬亦有所濃縮,只不過非如人類為強耳。以此上溯,雖原子、分子、星體、星系亦有所濃縮,不過非如人身濃縮宇宙整體目的性為量大而已。以宇宙之結構非完全全息性之影射宇宙中結構故,吾人雖不見宇宙之整體但能見宇宙中之整體,識宇宙中整體亦識宇宙之整體也;然影射既有所差別,需識差別之所以然也。而此間之最大愚妄乃以為宇宙結構為完全全息者也,如康托爾無限連續統之論以為一線一面一體之間其質點一一對應即無限全息影射,又一線一面一體中質點與宇宙整體質點一一對應之無限全息性影射,此既違量子論、亦違吾人日常生存之經驗,故其論為幻想也。普朗克早有論,以為能量輻射非無限連續者,若無限連續之輻射則原子結構無以存,而若原子結構無以存則星系、星體結構無以存,則宇宙瞬間塌崩也;然則吾人所在宇宙之非崩塌者全賴宇宙之非無限連續者也,非無限連續性不可狹義觀,以為惟有物質與能量為非完全連續,而時空可以無限連續,須知時空與物質—能量不可分,故能量之非無限連續即時空之非無限連續,而時空之非無限連續即因果關係非無限連續也,此足以證宇宙歷史決然非形式邏輯之演繹者也,此乃上帝設宇宙信息量不斷增長之基,以為靈我作為具體精神者從宇宙歷史中湧現之基,學者當深思此中甚深之意味也。以吾人生存經驗論,細菌之體積雖微,但非無限小,巨鯨之體積雖大,但有限大,在細菌與巨鯨體積間是一系列生命體之羅列,而吾人之體積在一定限度內,故生命體之分佈乃有限分佈,而非無限分佈,宇宙中不存在無限小或無限大之生物,此宇宙之非無限連續性之經驗證明也。故康德以為存在無限連續與非無限連續之二律背反,僅就吾人生存之宇宙而言,非真背也;或曰只有當吾人所居宇宙再度壓縮為無則無中可謂無限連續,然而既然無中無以標誌無限連續性則言無限連續或非無限連續乃純粹觀念之賦予耳。故知宇宙之非完全全息性與宇宙之非完全確定性、非完全對稱性、非完全重演性、非完全循環性互為關聯,學道者不可不察也。非完全對稱性,宇宙之根本屬性也,舉凡宇宙中一切結構之存在皆拜宇宙之非完全對稱性所賜,倘無對稱性之破缺(即非完全對稱性)則宇宙自身便不可能存在,以宇宙中一切存在無不在結構中,而假若無對稱性破缺則任何結構無以形成也;所謂非完全確定性即指宇宙中萬物運動時非嚴守決定律也。牛頓時代以決定論為根本法,時間完全對稱,空間完全對稱,且時間與空間二者獨立無關,故一切運動皆非歷史性運動,盖正演與反演不過算者任取耳,無任何差別。此大謬也,宇宙若嚴守牛頓律,無論至微至大皆以決定論方程表達,則宇宙純粹機械之宇宙耳,此說與吾人類行為之自由大乖者,在乎吾人思維與行為皆非機械決定論所囿,故知自由絕不可為必然律所裝載者也。至相對論與量子力學出,知宇宙絕非如拉普拉斯之想,而人類之自由在物質物世界亦有所蘊涵,何者?非完全確定性也,人類之自由乃宇宙之非完全確定性之歷史性表達,故知古典科學時代以為自然乃完全必然性、而人類之自由無宇宙學之因由,大謬也。所謂非完全重演乃歷史發展迴環往復,新者非全新,乃基礎於舊,舊者非全舊,以其蘊涵新,故舊世界之歷史以更高之形式重演於新世界,譬如人類自由脫胎於物質物世界之非完全確定性是也。然則自由非無秩序之紊亂也,人類所遵守之道德乃超越性重演宇宙物質物世界所遵守之必然性律則也,追溯此超越性重演之源頭在乎宇宙歷史之環環超越性重演耳,分子結構之形成超越性重演原子結構之形成,高分子結構之形成超越性重演分子結構之形成,細胞結構之形成超越性重演高分子結構之形成也,如此歷史性之超越性重演之層層累積,方有人類道德律之對原始物質物世界之力學律之超越性重演。宇宙之歷史如偉大交響曲,雖同一旋律,不斷有所變換,迴環而上升者,非完全循環即超越性循環之意也。故以物理學觀宇宙,即使熵定律亦有所不逮,何耶?物理學家以為熵定律標誌時間箭頭之方向,然僅就宇宙膨脹期論,非也。宇宙自始至目前之歷史乃結構發展之歷史,而非一味結構破毀之歷史,若宇宙熵定律為唯一法,則結構無以成立也,故時間之方向在目前之宇宙乃以結構之發展即信息量增長強於結構之破毀為標誌,當結構之破毀力強于結構之形成力,則宇宙歷史由興轉衰,宇宙歷史之興衰對應宇宙之有無轉換,一如人類之生死輪回耳。非完全全息性之非完全全息程度大有不同,故吾人當時時體察宇宙中不同結構之非完全全息性之差別,譬如原核細胞生物非完全全息真核細胞生物、而真核細胞生物非完全全息多細胞生物、而原始多細胞生物非完全全息原始魚類生物、而原始魚類生物非完全全息爬行類生物,如此以至哺乳類、人類,非完全全息性程度日漸其強者,宇宙歷史之進化也。而由此綜合而言,原核生物非完全全息人類其所無對者,將遠較上述相鄰者無對之量為大也。息者,信息也,然此所謂信息者非人類電子信息技術之謂也,或曰二者有相合者,然不合者更大,何耶?吾人言真核生物有原核生物中無對者,即真核生物有新信息蘊涵焉。同理,多細胞生物有多於真核單細胞生物之蘊涵,哺乳類動物有多於爬行類之蘊涵,等等。然所蘊涵者何?並無明確之量化也,即如基因組之結構,吾人可言高級生物有多於低級生物信息量之蘊涵,然只能質說,而非能完全量說也。

  

  是故宇宙之作為最廣大之形而上學性生命體乃最複雜之生命體,然此生命體非生物性生命體,故運化出生物性生命體以顯現其生命體性。吾人放眼宇宙萬物,只有吾人之生命體最大程度地非完全全息性全息了宇宙生命體信息量,蓋宇宙歷史信息量不斷增長至人類始達一高峰耳。故天人之間互相影射,陸王心學曰,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此中所蘊當有——宇宙便是吾身、吾身便是宇宙,此緣身心一論,故宇宙與吾人,一而二,二而一也。然此質論,而非量論,故不可曰吾人全息宇宙,宇宙只非完全全息於我中,宇宙產生我,而非我產生宇宙也,故宇宙生命體遠較我為大。

  

  

  

  卷二 唯心論(上)

  

  既言天我者一,焉何有“天”與“我”名相之區分?當吾人行文、言語時何不以“吾心”代“宇宙”、以“宇宙”代“吾心”乎?此問皮相之見也。宇宙者何?萬物之運動也,萬物何以運動?曰心動,故六祖慧能法師曰“非風動,非幡動,仁者心動”。仁者,爾我也,然則爾我心動當有大心驅動而動,以爾我之存在非爾我之造就,亦非吾人父母造就,在彼亦被動來到世界中,由此上溯,人類乃至萬物來此娑婆世界非其自主而來,乃是被動而來,故爾我心動亦非原始之動,原始之動者,絕對者心靈之動也,絕對者心靈之動乃宇宙心靈與人類個體自我心靈之動之本原。宇宙之心靈,理性者之心靈也,故莊子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萬物有成理而不說,四時有明法而不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宇宙審美理性之謂也;萬物有成理而不說,宇宙道德理性之謂也;四時有明法而不議,宇宙之思辨理性之謂也。故吾人之三維綜合理性乃宇宙之三維理影射耳,而宇宙之三維理性乃絕對精神者三維理性之影射,故吾人之三維理性乃影射上帝之三維理性者也。

  

  吾人言“我”者何?吾人之髮膚乎、吾人之五官乎、吾人之衣冠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197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