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倩:当前应对欧洲债务危机的另一种思路

更新时间:2012-03-29 10:50:49
作者: 王倩  

  

  今年2月,中国政府遵守在中欧峰会的承诺,购买了价值为20亿欧元的西班牙国债。鉴于希腊债券的违约风险很高,获得欧盟第二笔援助贷款,只是从时间上拖延希腊主权债务违约的期限,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希腊国家违约的最终结果,如果我国继续加大对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国家的援助,现在该采取什么样的应对策略,颇费思量。

  年初,曾有人提出建议抄底购买希腊国债。笔者认为,从投资的角度,现在继续增持希腊国债是非常不理智的,因为其违约风险极高。对于其他陷入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国家的国债,例如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等,其风险也很高。管理着全球最大债权基金Pimco资产管理公司总裁穆哈迈德就预估说,葡萄牙将在今年步希腊与爱尔兰的后尘,成为又一个依靠欧洲稳定基金保护伞的国家。更严重的是,如果希腊一旦发生违约,欧元区发生系统性信用传染性风险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中国希望以购买主权债券的方式来援助陷入危机的欧洲国家,可以通过合适的方式购买欧洲稳定基金(EFSF)或者是意大利国债。另一个思路是,我们可以参与到欧洲危机国家的国有企业私有化过程中,比如希腊、葡萄牙等,寻找对我国有利、互补的企业,最后达到双赢。

  由于采取紧缩政策,希腊经济陷入了衰退期。如果不能通过自身力量从资本市场上获得贷款,可能需要第三笔援助贷款。2015年,希腊债务规模将达2858亿欧元,而来自欧盟的援助贷款即将在2014年到期。这意味着,自2015年开始,希腊就要靠自身力量从资本市场上融资。依希腊现在的情形估计,到2014年负债水平仍旧很高,完全靠自身能力从资本市场上融资困难很大。并且,其未来的私有化过程、政府机制改革的过程也不会一帆风顺。有一种判断是,希腊经济至少需要整整一代人的时间才能恢复。

  由于货币、金融体系的高度融合,欧元区国家之间的金融传染风险很高。一旦希腊违约,将会导致欧元区国家发生金融传染。目前,希腊的债券敞口,意大利为63亿欧元,法国为710亿欧元,德国为560亿欧元,此外还要加上来自欧盟的风险敞口。如果希腊违约,这些自身陷入主权债务危机的国家势必雪上加霜,进而最终导致整个欧元区的崩溃。

  在这样的情形下,相对于欧洲其他国家的债券来说,EFSF发行的债券有17个欧元区成员国提供担保作支持,并且,依据信用担保程度的不同,EFSF债券的信用级别也有所区别。所以,如果中国考虑以投资EFSF和意大利的债券的方式去援助,选择担保程度较高的债券,通过IWF等国际机构来购买该债券,从而享有优先偿付权,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规避风险。

  在陷入危机的国家中,意大利的情况相对比较好,减缩与改革措施已取得了初步成效。相关研究表明,意大利的经济基本面尚可,赤字率不高,居民储蓄率一直在上升,银行业相对健康,经济总量大,产业多元化水平高,因此意大利政府能实施相应的改革,用三到四年的时间,大量减轻债务负担,实现经济增长。此外,意大利银行的资产结构还是健康的。由美国引发的次贷危机,以及投资银行雷曼的倒闭,都没有对意大利的银行产生过多负面的影响。此外,意大利货币市场的状况渐渐在放松,再融资成本水平已经低到一年半来的最低水平。

  自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欧盟一方对危机国家提供援助,一面仍在推进各危机国家的国有企业私有化过程,例如希腊、葡萄牙和西班牙等,力求使这些国家能增加国家收入,能通过自身的力量渡过危机。而这些国家对外资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在很多领域,希腊经济的发展还是很有前景的。希腊的港口城市是整个地中海地区的门户,它连接了南欧和北非,因而其交通行业非常发达。此外,希腊拥有充足的日照,可以利用其在地中海联盟的地位,加强同南欧与北非的合作关系,参与其太阳能产业的私有化过程。

  在葡萄牙的私有化进程中,2011年,中国三峡集团(CTG)以27亿欧元的价格成功获得了葡萄牙最大的能源企业——葡萄牙电力公司(EDP)21.35%的股权,拓展了其在清洁能源领域的影响力。此外,中国和阿曼也同时在与另外一家能源供应商洽谈。葡萄牙还计划将航空集团TDP,电视台RTP,铁路公司CP,电力销售网络REN,以及银行CGD等其他国有企业实现部分私有化。我国可以利用这些契机,支持我国的企业参与到这些企业的私有化过程中去。通过这种方式,既能有效援助这些危机国家,又能为我国企业开拓新的国际化领域。

  

  作者系同济大学中德学院经管系副教授 Chartered FRM

  来源:上海证券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168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