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学珍:经典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若干问题研究

更新时间:2012-03-29 10:50:01
作者: 赵学珍  

  从我上次访问以来,我们的思想又占据了一些阵地,并且每天都在占领更多的阵地。到处我都碰到一些新近改变信仰的人,他们都在无比热情地讨论和传播共产主义的思想。”[9](P593)

  

  三、经典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经验对策

  

  1.创造适合大众文化水平的理论文本和宣传教育方式

  马克思恩格斯创立自己学说的目的,是为了武装群众、实现无产阶级和人类的彻底解放。理论要面向实践,走进大众,就必须适应人民大众的文化水平。因此,有别于黑格尔等德国古典哲学家创造的纯粹思辨、抽象晦涩难懂的理论体系和文本风格,马克思恩格斯在撰写文章时,尽量做到语言通俗易懂,使人民大众能够更好地理解和掌握。为此,马克思恩格斯非常注意借用形象化的语言、生动的比喻和典故等阐发自己的理论和学说,正如马克思在莱茵报上发表的《雇佣劳动与资本》导言中所说,把文章写得尽可能简单通俗,使工人们易懂。他们还注重对工人大众进行革命理论宣传和政策教育时,充分了解、尊重工人的文化习俗、思维方式和理解能力,注意不长篇大论地高谈抽象的政治原理,而是用摆事实、讲道理的透彻论证,引导工人。如,马克思“发表的演说简洁而有条理,逻辑性很强。他不说一个无用多余的字;一字一句都有深刻的涵义,都是整个论据中不可缺少的一环”[6](P97)。“提出论点时,尽量简短,接着就比较详细地加以解释。他讲的时候,尽量避免使用工人们不懂的话。然后他叫听众提问。如果没有人发问,他就开始考问。考问的技巧从教育学的角度来看,是十分高明的,任何一处不懂或误解的地方,他都能够发现……讲授时他也借助黑板,在这上面写出各种公式,包括我们大家全都熟悉的《资本论》前几页的公式”[6](P170)。恩格斯同样重视理论宣传时大众的承受能力问题。如在1887年,他在给左尔格的信中谈到如何进行理论宣传问题时,提到他曾建议威士涅茨基夫人把《资本论》中最重要的地方改写成若干通俗小册子,而这“新的著作”更便于群众接受。马克思恩格斯都尽可能创造适合大众文化水平的理论文本、以他们听得懂的语言和方式对其进行广泛的理论宣传普及和教育,对经典马克思主义通俗化、大众化的推动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2.建立独立的、用科学理论武装的无产阶级政党作为经典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组织和领导条件

  马克思恩格斯始终认为,工人阶级必须有自己的独立政党,“无产阶级在反对有产阶级联合力量的斗争中,只有把自身组织成为与有产阶级建立的一切旧政党不同的、相对立的政党,才能作为一个阶级来行动”[5](P611)。无产阶级政党必须保持思想理论上的科学性、先进性,才能动员、组织、教育工人阶级和广大群众。因此,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提出了用科学理论武装无产阶级政党的思想,作为无产阶级政党建设的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以及无产阶级政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公开宣布:“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1](P293)“共产党人的理论原理,决不是以这个或那个世界改革家所发明或发现的思想、原则为根据的”。“共产党人同其他无产阶级政党不同的地方(是)……在实践方面,共产党人是各国工人政党中始终起推动作用的部分。在理论方面,他们比其余无产阶级群众优越的地方在于他们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1](P285)。这就揭示了无产阶级政党必须以对“现存的阶级斗争、我们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和武装,才能在理论思想上高于群众、宣传教育群众,从而组织、领导他们完成自身解放的历史使命。恩格斯于1874年在《德国农民战争》第二版序言的补充中提出了工人政党只有为科学的理论所武装才能完成自己的历史任务的重要思想。他指出,工人阶级进行斗争必须包括彼此配合、相互联系的3个方面:理论方面、政治方面和实践经验方面,党的领导人必须努力学习研究社会主义科学,彻底清除旧的世界观的传统影响,并以高度的热情把社会主义意识传播到工人群众中去。

  为了用科学理论武装党,马克思恩格斯刻苦学习,坚持不懈地从经济学、哲学、政治学等领域展开极为广阔的理论研究和批判,著书立说,努力创建党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以此“希望为我们的党取得科学上的胜利”[10](P143),在理论方面给资产阶级一个使它永远也翻不了身的打击。同时,通过领导创建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和将正义者同盟改造为共产主义者同盟两个步骤建立了第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国际无产阶级政党。1864年,在欧洲工人运动和民主运动重新高涨的形势下又创立了国际工人协会(第一国际),马克思和恩格斯通过共产主义者同盟、国际工人协会把科学社会主义思想传播到各国工人中去,加强了各国工人阶级的团结,支持了各国工人阶级和被压迫民族的革命斗争,促进了科学社会主义同各国工人运动的结合,使各国工人逐渐摆脱各种错误思想的影响。到1889年7月第二国际创立时,科学社会主义在欧美已得到广泛传播,陆续建立了群众性工人政党,马克思主义在国际工人运动中取得主导地位。在领导创建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共产主义者同盟、第一国际、第二国际过程中,他们先后发表了《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同盟章程》、《国际工人协会共同章程》等重要纲领和文献,深刻阐明了无产阶级政党的性质、指导思想、历史任务、纲领策略、组织原则等,不仅“推动了工人阶级的精神的发展”[1](P263),实现了哲学和无产阶级、科学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的真正结合,也为组织上、思想上建党奠定了基本原则和理论基础。各国工人政党在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引导下不断成长的同时,将社会主义运动由西欧、北美扩展到东欧、拉美和东亚,成为马克思恩格斯推动经典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重要“助手”。

  3.在同各种错误的社会主义思潮作斗争中推动马克思主义的大众化

  错误的社会主义思潮往往给科学理论的宣传和工人阶级斗争带来很大的危害,为此,马克思和恩格斯在长达半个世纪的岁月中,从来没有停止或放弃对形形色色非科学的、错误的社会主义思潮的批判。可以说,“同资产阶级和各国反动势力关于共产主义幽灵神话的对抗和澄清,科学社会主义同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流派的本质区别,是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学说的主要写作动机”[11](P25)。马克思恩格斯的很多著作、思想因此而产生、发展和完善,并在广大工人及其政党中广泛传播。

  19世纪上半叶,马克思恩格斯同魏特林空想共产主义、德国的或真正的社会主义、蒲鲁东改良主义等错误社会主义思潮展开了激烈的思想和理论斗争。马克思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不给工人以严格的科学思想和正确学说,就同传教士们所玩弄的一套空洞而无耻的把戏没有什么区别。为此,他们致力于科学理论的论证以及对先进工人的宣传教育,先后撰写了《神圣家族,或对批判的批判所做的批判。驳布鲁诺·鲍威尔及其伙伴》、《德意志意识形态。

  对费尔巴哈、布·鲍威尔和施蒂纳所代表的现代德国哲学以及各式各样先知所代表的德国社会主义的批判》、《哲学的贫困。答蒲鲁东先生的〈贫困的哲学〉》、《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等经典著作,从批判青年黑格尔派的思辨唯心主义、奠定科学社会主义的唯物主义基础,到全面批判费尔巴哈和青年黑格尔派的唯心史观、第一次系统阐发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从对蒲鲁东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哲学和错误经济思想进行深刻批判、对科学共产主义进行经济和哲学的论证,进一步阐发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到提出了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等,马克思主义不断得到完善和发展。同时,揭穿了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各种流行思潮的阶级本质,与之彻底划清了界限。经过马克思恩格斯坚持不懈地对错误思潮进行理论批判,使工人大众逐步认识到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空想的实质及其同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联系,各种冒牌社会主义日趋衰落,科学社会主义思想得到了充实和传播,促使国际工人运动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日益紧密结合,在正确的道路上迅速发展。

  19世纪70年代,巴黎公社失败,各国政府加强了对工人运动的镇压,社会主义学说的宣传受到严重限制,各种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思潮如巴枯宁和拉萨尔的机会主义、杜林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等在工人运动中又重新泛滥起来,对马克思主义的传播起到巨大的破坏作用。为反击这些形形色色的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挑战,马克思恩格斯先后撰写了批判巴枯宁无政府主义的《论权威》、《政治冷淡主义》、《巴枯宁〈国家制度和无政府状态〉一书摘要》,反对蒲鲁东主义的《论住宅问题》,清算拉萨尔主义的《哥达纲领批判》和《反杜林论》等著作,“有力地批驳了这些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种种错误观点,……深刻地剖析了他们以抽象的原则和主观的意志作为社会主义的基础,极力把各种预先制定的解决社会问题的现成方案强加给工人运动的空想的特征”[12](P157)。并在总结巴黎公社和整个工人运动经验基础上,深刻阐明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国家观和无产阶级革命及专政的理论和策略,明确提出了过渡时期及共产主义两个阶段的原理,促进了科学社会主义的新发展和广泛传播,捍卫了马克思主义的纯洁性、科学性,并逐步确立了马克思主义在工人运动中的统治地位。

  4.在与各国的具体革命实际和文化相结合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大众化

  马克思恩格斯在创建科学社会主义以及推动其不断大众化的过程中,基于解放全人类的理论价值目标和国际性视野,将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从一国延伸到多国,从欧洲拓展到美洲及世界各地。但是,各国工人及其政党在接受科学社会主义后,并不都能自觉地坚持和正确地运用科学的理论及其原则。于是,马克思恩格斯在努力促进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国际工人运动的结合过程中,多次强调要反对教条主义,对各国工人政党提出了传播、宣传和运用科学社会主义要与每个国家的具体实际情况和文化相结合的要求。

  马克思始终强调:“正确的理论必须结合具体情况并根据现存条件加以阐明和发挥。”[13](P433)“理论在一个国家实现的程度,总是决定于理论满足这个国家的需要的程度”[1](P11)。每个国家无产阶级及其政党运用马克思主义,都不能照搬已有的结论,不能用它裁剪客观实际,必须与工人运动的实际相结合,根据各国革命运动的具体情况而去灵活运用。因而,在《共产党宣言》中,他们根据法国、德国、波兰、瑞士等不同国家的工人运动所处的不同阶段给无产阶级确定了不同的任务。针对在德国和英美等国出现的各种教条主义错误,马克思恩格斯予以严厉的批评和纠正。19世纪70年代,恩格斯批评由大多数德国移民组成的美国社会劳工党不善于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同美国工人运动的实践相结合,而是企图把自己也没弄懂的理论当作教条硬塞给美国工人,活动难以取得积极的成效。要求他们“越少从外面把这种理论硬灌输给美国人,而越多由他们通过自己亲身的经验(在德国人的帮助下)去检验它,它就越会深入他们的心坎”[3](P681)。19世纪80年代,恩格斯给俄国早期的马克思主义宣传家查苏利奇写信时指出:“马克思的历史理论是任何坚定不移和始终一贯的革命策略的基本条件;为了找到这种策略,需要的只是把这一理论应用于本国的经济条件和政治条件。”[3](P669)1884年2月,恩格斯对法国工人党政论家杰维尔的《卡尔·马克思的〈资本论〉》一书提出了批评:“他的主要错误在于:他把马克思认为只在一定条件下起作用的一些原理解释成绝对的原理。杰维尔删去了这些条件,因此那些原理看来就不正确了。”[3](P659)可见,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理论只有和具体实际相结合,才能发挥其应有的正确作用——指导实践走向成功,也才能得到大众的认同、理解和掌握。

  马克思和恩格斯还非常重视在传播、宣传、运用马克思主义过程中与各国或各民族的文化相结合,认为“本土化”、“民族化”是理论大众化的基础。所以,他们克服一切困难,推动《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经典著作以各种语言文本出版,方便各国或各民族的工人阶级、广大公众都能够直接阅读和学习,易于被工人阶级理解和接受。1877年,恩格斯在《卡尔·马克思》一文中谈到《共产党宣言》的传播情况时说,它在1848年二月革命前不久第一次发表,后来被译成欧洲几乎所有的文字。仅从马克思恩格斯在从1872年到1893年的12年里,就为《共产党宣言》的不同版本写下了7篇序言来看,“本土化”、“民族化”语言文字的运用在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与国际工人运动不断结合方面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马克思恩格斯曾告诫美国社会劳工党“必须完全脱下它的外国服,必须成为彻底美国化的党。它不能期待美国人向自己靠。它是少数,又是移自外域,因此,应当向绝大多数本地的国人靠拢”[3](P394)。既是要求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运用与本国实际结合,又表明传播普及马克思主义,必须与本民族文化相适应,穿起本民族文化的服装,这是掌握本国“绝大多数”人民群众的重要前提。

  总之,马克思恩格斯为我们提供了经典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理论与实践的双重版本,对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和实践价值。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4.

  [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7.

  [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6]海因里希·格姆科夫。马克思传[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78.

  [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

  [8]列宁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10]马克思恩格斯《资本论》书信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6.

  [11]王平,赵维娜.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用科学理论武装党的重要性和时机研究[J].东北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2009,(6).

  [12]刘佩弦.科学社会主义史纲[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4.

  [1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作者单位:天津外国语大学

  来源:《云南社会科学》2011年第2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1682.html
收藏